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二十章 何老、重伤

  他一边说,众人一边点头,一边沉思。
  “不过,除了所有明面上的人之外,我还有一个怀疑方向。”白须老者顿了一段才淡淡的道:“我怀疑,此事亦有可能是九尊所为。”
  “九尊?”
  所有人同时愣了一下。
  太子脸色亦是瞬变,急匆匆的追问道:“为何有此一说?”
  白须老者脸上露出来一丝迟疑,道:“这件事情……老朽也只是猜测,并没有任何证据可言。所以,也只是姑且一说。”
  太子的脸色,慢慢地沉了下去,眼中目光闪动,意味复杂难明。
  半晌之后,太子突然低声的说道:“若是真有九尊势力介入,那他们为何参与到这件事里面来?总得有个理由吧,还有,他们能够籍此事取得何种利益?!”
  对于太子的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无法解释。
  因为若是这么想下去的话,后续未免就太恐怖了!
  这种说法的最终延展,且不是说九尊要对付太子!
  “此论暂且按下,毕竟就目前位置,并没有任何证据和征兆能够说明九尊当真插手此事了。”太子喃喃道,似乎在开解自己。
  白须老者捋须微笑说道:“暂时按下也好,说到底这只是老朽的一种感觉,老朽自己也没有任何凭据,说到嫌疑,乃至相关利益,九尊方面确实嫌疑最轻。”
  但他越是这么说,太子心中反而越发的打鼓起来。
  是不是九尊真的出手了?
  九尊处事,貌似从来就不以利益为着眼点,所谓嫌疑最轻,根本没有意义!
  ……
  类似的秘密谈话,在几个皇子府中也几乎每天都有进行。
  各种各样的猜测层出不穷,花样百出,却始终难以定论,毕竟,没有实质证据,谈何真相!
  但,不知道为何,所有的讨论,到最后到了九尊这一层次,就会截止。
  一片静默。
  天空中一缕秋风兀自游荡来去,云扬找遍了那十处目标所在的所有角落,都仍旧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他并没有因此而气馁,而是更加的认真起来。
  四季楼的精心布置,若是被自己这么轻易的就查了出来,那才是咄咄怪事。
  对付四季楼,必须要有更大的耐心。
  而就在他结束了今天的寻觅,要回去云府的时候。
  突然间有所觉……
  一股异常强大的气息,似乎在自己右后方出现,但,却又一闪而逝。
  云扬顿时感觉不寻常,本能的向着那边,清风吹拂而去……
  秋高云淡。
  秋风习************府今日议事已毕;那白须老者脚步蹒跚的走出来。
  韩无非在身后相随:“我送何老回去,顺便也是感谢何老今夜为我兄弟仗义执言、慷慨陈词。”
  这位何老呵呵一笑,老态龙钟的说道:“那就麻烦韩大人了……老朽也的确是有些疲累了。正可顺便和韩大人一路上说说话,议事厅里的氛围终究还是沉重了些。”
  太子见到两人如此说,遂打消了让人护送的念头,遂道:“如此,两位一路顺风。此夜安枕。”
  实则太子也已困倦的狠了,只是要保持礼贤下士的风度这才勉力支持,眼见众人皆去,下意识地打了个呵欠,径自回去休息。
  何老两人走出太子府,沿着大街往前徐徐前行,一路沉默无言。
  星光照耀之下,何老脸上的老人斑,也是清清楚楚。走路的时候,两条腿,似乎也在打颤。
  风烛残年,一览无遗。
  良久,一直来到了那何老家门前之时,韩无非才终于压着声音低低地说了一句话:“何老,现在抛出九尊的话题,会不会太早?”
  何老目光中精光一闪,淡淡道:“韩无非!”
  这三个字,一字一顿。
  此老骤现一股凛然气势,虽然一发即收,转瞬即逝,但其中的威严却是让韩无非浑身冷汗涔涔,瑟瑟发抖。
  而也正是这股强大气势的乍现即敛……惊动了正在空中的云扬。
  “是,是属下冒失,不过……属下始终认为,现在就对太子这边抛出这件事…弊大于利…到底是没有凭据……”韩无非慌忙解释,道:“一个不好……只怕反而会打草惊蛇……”
  柔柔的秋风,在天空中徐徐刮过,风过无痕。
  白须老者淡淡说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自有……”
  话说半截之际,那何老说到这里突然间停住了口,浑身一股火山爆发一般的的庞大气势,猛然升腾,霍然抬头,断喝一声道:“下来!”
  两个字。
  便如是晴空响了两道惊雷。
  他枯瘦的手掌一翻,向天打出。
  无数道锐利的劲风席卷而出,瞬时间便组成了恍如天罗地网的层层锐劲,向着天空中猛然间飞了过去。
  何老这一出手,非但势道强猛,攻击范围更广,足足笼罩了十几丈方圆空间。
  呜的一声,似乎连天空的秋风,也被这一掌打散。
  天空之中,竟然在其攻击瞬间出现了一个极其深邃邪恶的黑洞!似乎,能够吞噬人世间的一切。
  那份已臻极致的阴森恐怖,正自从这黑洞里弥漫。
  秋风风势锐灭,却依然存在,在高空中若有若无……
  一阵阵秋凉,兀自沁人心脾。
  人力纵使强横,却又如何灭得了自然之风?!
  这位何老脸色空前凝重地在门前站了足足一刻钟,一双耳朵始终在注意着空中的动静,良久之后,眼中显出狐疑的神色,哼了一声,道:“……难道不是?”
  在这位何老出手的同时,韩无非亦迅速后退三步,整个身体便好似利箭在弦一般,随时都能一射而出,全力狙击。
  而在何老收了气势的同一时间,韩无非亦再度凑将过来,声音低低的:“何老……可是有什么发现?”
  何老皱着眉头,目光依然在天空中游弋,轻声的道:“很古怪……刚才我发觉这风声似乎有些不寻常的变化……更有一种隐隐被人窥视的微妙感觉……为策万全,即时出手试探……然而试探之下,却又没有发现异常……”
  韩无非心头一跳,声音更压低了三分,道:“何老的意思是……风尊?”
  这两个字,声音更加是细不可闻。
  能够在周遭全无任何痕迹的状况下,近身窥伺,纵观天下,也确实就只得风尊的风行秘术!
  何老皱着眉头,沉默了半晌,脸色越来越是阴沉,道:“若是那风尊没死……那我刚才便不是错觉……”
  韩无非脸色都变了。
  “永远不要小觑了他们的异术化相之力……”何老脸色凝重:“以后要更加处处小心,说话做事,都要在心中思量一番才能动,能不动,则不动!懂么?”
  “除非是……真正到了万无一失的那一天……”
  何老那似乎已经老眼昏花的双眼之中,现在却全是一种黝黑的深邃,宛如之前乍现的那个邪恶黑洞。
  “是。”
  “以后在任何场合,能不提起这几个字,就不要再提起。”何老再次警告了一次。
  “是。”
  何老依然没有进门,仍旧在门口负手而立,皱眉深思,眼睛,不时的抬头看看天空,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
  良久良久之后,连韩无非都感觉自己站得有些疲累的时候,何老终于说道:“……看来……应该……嗯,回去吧。”
  衣袖一拂,转身进入了这个府邸。
  韩无非这才如蒙大赦,拱手行了一礼,径自转身快步离去,再走出数丈后,展开身法,如同一抹青烟,急速消失在道路尽头。
  风声仍旧细细,似乎能够以如此无休无止的方式在空中恒久吹拂……
  如是有过了半晌之后,那何老苍老的身体再度出现在门口,抬头凝望,久久不动。
  又过了好久,一直到东方破晓,天际露出一丝鱼白,天地之间,渐次开始明亮了起来,那何老才终于转身,慢吞吞地一步一步向着府内走去。
  口中,依然在喃喃自语,或者说,在说给什么人听。
  “风尊大人……若是你没死,老夫当焚香感谢苍天……玉唐危在旦夕,大陆各国虎视眈眈……真的不能少了九位大人啊……”
  声音虔诚。
  就彷如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对着苍天真诚祷告,许下自己最盼望的愿望……
  ……
  天色微微地亮了起来。
  方墨非与老梅正在府中认真练功、潜心提升。
  突然间,噗的一声传来,跟着半空中一个人径自摔了下来。
  方墨非大吃一惊,闪电般前冲,将摔下来的人接在手中,那人紫衣紫袍,不是云扬又是那个。
  只是这会的云扬面如金纸,呼吸断断续续,差不多就是一副随时都可能会一命呜呼的样子。连瞳孔都放大了……
  在看清楚方墨非的面孔之后,云扬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突然一张口,哇哇哇的连续吐出来七八口鲜血……
  随即竟然来不及说一句话,径自头一歪,整个人晕了过去。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