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永远不要再来!

  “老梅快来!”
  方墨非这下子可是吓坏了,差点魂飞魄散。
  老梅也是心急如焚,三步并作一步的飞过来,看了一眼就几乎吓晕了过去,急得团团转:“你先送公子进房小心安置我去找丹药对了记得用玄气帮公子稳住心脉,无论如何都要稳住啊丹药丹药放在哪来着我他奶奶滴对了你用玄气查一下还有没有没吐出的淤血有的话就尝试逼出来没有的话你就……”
  老梅说着话一溜烟就跑了,砰地一声居然将他自己居住的房间撞了一个大洞,随即就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
  也亏了他这么长一段话好几件事情居然丝毫也没有半点停顿的一气呵成就说出来了。
  反倒是方墨非听得险些窒息。
  总算这段时间下来,心理素质提高极多,勉力维持心思沉静,赶紧送云扬回房上床。
  ……
  云扬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断成了一节一节的,脑子里面更似乎是同时有亿万根钢针在不停穿刺。
  那份痛彻心扉且全无间断、连绵不绝的极致疼痛,端的是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甚至连自己的神识灵魂,也就像是被切成了千万块碎片,纵使醒转,仍旧昏昏晕晕,什么都思考不了,就如一个白痴一般,看什么都是云里雾里……
  一直到了晚上;这种情况才稍稍有所改善。
  脑子里仍旧好似有数万钢针在不断地穿刺……连眼皮也似乎不是自己的一般,眨眨眼都做不到,更不要说是动一动手指头这样高难度的动作。
  此际的云扬仍旧迷蒙,唯一的感觉也就只有自己似乎是喝了点什么,又被某人强行掰开自己的嘴巴,塞了什么丹药进去?
  再然后,再然后云扬就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连这短暂的醒转,明明已经用尽了全部力量,却仍旧没有能睁开眼皮。
  昏昏沉沉的云扬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在云里雾里不断飘荡……
  眼前,更似乎有一条明亮前路,不自觉的就往这条路上走去。
  前面,似乎有几个人正在说说笑笑的往前走。
  云扬一眼就认了出来。
  几条身影尽都是身材颀长,走路如同闲庭信步,说不出的闲逸潇洒。
  “大哥!二哥!四哥……”
  一念入心,云扬激动得胸膛几乎要爆炸,快步追上前去!
  几个人一起回头,英俊的脸上,都是一片惊疑:“老九?你怎么来了?”
  云扬欢喜得几乎流下泪:“真好,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眼前这几个人,都没有带着九尊的面具,但云扬看着这几张脸,却是丝毫也不觉陌生,他能准确地判断出谁是土尊,谁是水尊,谁是……
  那份熟悉,就好像已经熟稔了几万年!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融进骨子里面的亲切和信赖。
  “八哥他们呢?”云扬欢喜的问着。
  为首的土尊却自皱起眉头,看着云扬:“老九,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云扬迷惘:“我难道不能来么?”
  突然想起来:“我已经知道了害死我们的是谁,我还知道了……”
  土尊瞪起眼睛:“你知道了?你去报仇了!?”
  云扬:“我……”
  兄弟几人一起笑骂:“既然大仇未报,国家犹自四面皆敌,就仅余你这根砥柱中流,你居然跑到了这里!想干什么?”
  几个人同时一脚踢过来,土尊一声怒喝:“滚回去!永远不要再来!”
  云扬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被踢得凌空而起,急疾的往回飞去。
  眼前所见迅速变化,原本尽入眼底的土尊等人,刹那间笼罩进了一层迷雾之中。
  “啊~~我不回去!我不回去!”
  云扬大叫一声:“我不回去,为什么你们非要丢下我!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们还丢下我,我不要跟你们分开……”
  心下焦急万状的云扬猛地睁开了眼睛。
  清醒一刻,却蓦然感觉无边无际的疼痛,好似潮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的侵袭过来,忍不住闷哼一声,浑身上下刹那间就出了一身大汗。
  “老大,老大……”一个声音如同梦幻一般,在耳边喊着。
  云扬努力了许久,这才勉强看到在自己面前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在看着自己。
  又是半天之后,这才艰难的认出来,这张脸的主人赫然是冬天冷。
  云扬忍着头脑中好似爆裂的剧痛,勉强控制着脸上肌肉,露出一个微笑。
  随即便又闭上了眼睛。
  虽然疼,虽然痛,终究是醒了,一念清明,迷蒙不复。
  然而清醒了之后,却是痛苦更甚,却又非止于肉体的痛苦,或者应该说,源自心底的那份痛楚直透神魂,比之肉体痛苦更甚多多!
  土尊等人的面貌,依然是在眼前,那笑骂声,似乎还在耳边回荡;那充满了爱护的一脚,云扬感觉自己的小腹,依然保留着那清晰的感觉……
  “滚回去!永远不要再来!”
  云扬偏过头去。
  紧紧闭住了眼睛。
  身边传来说话的声音。
  “老大你总算是醒了,这三天下来可是真悬,困死我了。”这是冬天冷的声音在说话:“这是已经进入鬼门关了吧……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得了这种重病?”
  方墨非的声音:“我们也不知道,那天就听见公子一声大叫,就这样了……想必是练功出了岔子……”
  “恩,反正我带着的几颗疗复丹药,全都喂进去了……”冬天冷如释重负的声音:“若是再不行,我也没办法了……”
  “多谢冬公子仗义援手!”
  “哪里话,这是我老大!你们不懂,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不要说几颗丹药,就算是老大要我老婆……”
  “咳咳咳……”
  云扬纵使如何困倦,仍旧忍不住嘴角牵动了一下。
  这贱货!
  然后,他就又再次晕了过去,与之前不同的是,他体内的生生不息神功,终于开始自动运转,自我修复了……
  云扬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又是晚上。
  孤灯如豆。
  映着无边的夜色,竟颇有几分凄凉之意。
  怀中暖暖的,三只吞天豹,一只闪电猫,全都乖乖的蜷缩在他怀里,拼命地想要将自己小小躯体上的温度传给他。
  云扬醒来之际,第一时间便发现,一只嫩嫩的小爪子,以小心翼翼的方式扒着自己的眼皮,云扬猛地张开眼睛,这小爪子明显是吓了一跳,本能地一爪子抓了下去。幸亏及时收住,停在了云扬眼前。
  险些就破了相。
  随即,一声充满欢欣意味的喵呜声响了起来。
  四颗雪白雪白的小脑袋,同时伸长了脖子看过来。
  确认云扬当真是睁开了眼睛,又是齐刷刷的哇呜一声,四个小家伙“嗖”的一下子集体跳了起来,直接在空中来回转圈。大尾巴疯狂的甩来甩去,欢喜之情,全方位的溢于言表,仿佛是要爆炸了一般。
  其中一个,更是再又一声喵呜之余,箭一般窜出门。
  然后就看到方墨非被那只离开的吞天豹咬着头发揪了进来,一边走一边求饶:“小祖宗,我这不是来了……别揪了……别揪了……掉了啊……公子您醒了?”
  云扬微笑着眼皮眨了眨。
  云扬清晰的感受到自身情况在好转,浑身上下的疼痛已经减轻了一大半,虽然仍是痛苦难当,却不至于再需要用昏迷回避。身体里面,也有生生不息的功力在运转,丹田之中,也开始了自动的吐纳……
  云扬还感受到,神识空间之中的绿绿空前萎靡,以极缓慢的频率收回了藤蔓,进而蜷成了一团,耷拉着叶子,开始转而吸取空间里面的力量,反哺自身。
  看得出来,自己能够撑过这关,绿绿才是最大的功臣,然而这会的绿绿也已经去到精疲力竭的程度,元气大伤。
  方墨非将云扬扶起来,小心的端过一碗药膏:“这是秋云山今早晨送过来的五百年血灵芝;配合春晚风拿来的御灵液熬得,公子赶紧喝了,眼下补充元气是关键。”
  云扬小口小口吞咽着。
  药膏普一入腹,顿时感觉有一股澎湃的灵力,强势冲向四肢百骸,丹田之中的点滴内元,也随之增加;慢慢的,充斥于四肢的麻痹感觉,也随之渐渐消失……
  精神登时为之一振。
  闭着眼,轻声道:“这碗药功效非凡,我已经没事了。”
  连说话亦是口齿清晰了许多。
  方墨非惊喜之极,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去通知老梅,这几天这家伙差点将自己折腾死……”匆匆走了出去。
  云扬闭着眼睛,静静躺着,然而其心底却是很不平静。
  这一次,自己突如其来的一伤,可是欠下了不少人情;光是春夏秋冬这四个家伙,只怕就都掏出了压箱底的好东西。
  所谓见微知著,就只是那五百年的血灵芝与御灵液,就已经极不寻常。
  五百年的灵芝还好踅摸,但是血灵芝……不要说是五百年,就算是只得百年火候的,便已经可算是罕见佳品。
  至于御灵液,更是上上之乘的妙药。
  还有之前冬天冷给出的丹药……
  这些想必都是四大家族给这四个人带在身上,关键时候保命用的东西……
  还有,这一伤,也彻底证实了方墨非与老梅的可靠。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