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可怕的人!

  云扬吸了一口气,开始自主调动身体内的生生不息神功的力量……
  半刻钟之后。
  当老梅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云扬已经进入了修行内照之境,浑身上下,尽都有层层雾霭缓缓升腾萦绕……
  老梅乃是修行行家,知道自己不能打扰,却也更松了一口气,缓缓退出门。
  无声无息的走到门口坐了下来。
  那四头小家伙,同样很识趣地没有去占便宜,而是,每一个都是选了一个窗子蹲在了那里,最后一个,嗖的一声就上了房顶,慢悠悠的蹲坐。
  八只小耳朵,同时扑棱棱的直了起来,八只小眼睛,都是鼓溜溜的转,警惕万分!
  ……
  月上中天。
  云扬又再度醒来,坐起身来。
  试着伸腿下床,却觉双脚虚软,难以为继,又再尝试了几次之后,这才扶着床站了起来,活动了片刻之后,才重生脚踏实地之感,又再加大活动量,浑身上下的骨骼咔嚓咔嚓的响了一阵,竟如炒豆一般。
  “公子终于无恙了。”方墨非和老梅都是满脸笑意。
  “这次辛苦你们了。”云扬轻轻地笑了笑,认真道。
  “能够为公子效劳,乃是我们八辈子也求不来的福分。”方墨非和老梅尊敬的说道:“些许辛苦,算不得什么。”
  方墨非迟疑了一下,终于小心地问道:“公子,这一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扬轻轻叹了口气。
  这一次,当真是九死一生。
  更准确一点说……根本就是捡回了一条命!
  这一趟变故的凶险之处,甚至优胜天玄崖那遭!
  就在那个老者抬头的那一瞬间,云扬灵台有感,敏感的意识到,自己竟是被锁定;就在那片刻之间,云扬所化之风直直往上升了五十丈。
  然后就看到那老者一扬手,一股前所未有、充满毁灭性感觉的攻势,蓦然将自己包围。
  若不是自己见机得早,将彼此距离拉远许多,只怕这一次就算是再有十条命,就算是化云化风,也无可避免魂走九泉之途!
  那一瞬间的恐怖感觉,纵使是云扬现想来,仍旧是心有余悸,不寒而栗。
  太强大了!
  太恐怖了!
  根本全无抗衡余地!
  云扬直到此刻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化作秋风在天空徜徉的自己,竟然会被发现了!?
  大抵还是因为自己当前的修为境界不够,不了解那些高深修行者的境界,以及他们所能够做出来的反应吧!
  总之就是在那一击之下,自己几乎当场解体!
  如果不是刚刚突破,自身玄风诀的修为已臻第四层,如果不是绿绿适时的给予支援,令到云扬最后一点元气不绝,勉力将风之形态维持下来,只怕就真正的要死了,而且还是功散魂消人亡神灭的那种死法,死的不能再死!!
  承受攻击之后,身受重创的云扬,很想马上离开,逃得远远的,可是云扬知道,那老者定然不会就这么算了,所以一直坚持着,勉力维持着风之形态,继续在空中徜徉,呼啸;果然,这个恐怖的老者,居然试探了自己整整一夜!
  到了最后,云扬本身力量全数耗尽,完全是靠绿绿的支援才能撑到回家之刻。
  这个过程中但凡有一点疏漏,仍旧难脱灰飞烟灭、神魂不复之局!
  在此之前,云扬不是不知道太子府中的这个老者,然而从头到尾就只以为是一个老学究,是一个谋士,顶多就是颇有几分人生阅历、还有智慧而已,仅此而已。
  看他一脸的老人斑,走路也几乎走不动的样子,总感觉这老家伙没几年好活了。
  结果一出手,居然是如此一个惊天动地的强悍存在!
  一直到黎明,当那老者终于放弃,收回自身气势,回到那个院子里面去的时候,云扬已经感觉自己真的要支撑不住了。
  而即便是在那个时候,那老者竟然还说了一句话来哄骗,充满了至极的蛊惑意味。
  这是有多么不信任,这又是有多么自信。
  对那个老者,云扬心中有一种判定:此老绝对不是什么五重山六重山七重山的武者。
  就算是当初的云侯,还有那在小屋子里一直等着兄弟几个人的老独孤,给自己的感觉都没有如何老这般的恐怖!
  这个人,绝对是一个超越了十成大圆满的存在!
  完全没有任何准备,没有任何预料,如此猝不及防的打击,让云扬只差一丝,就要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万劫不复!
  这样可怕的人,如何对付?现在,根本不能力敌。哪怕是有妙计千条,但面对这样绝对的力量,也是绝对的无济于事。
  云扬紧紧皱起眉头。
  现在,在天唐城,足足有两个敌人,是自己现在的实力完全无法应付!
  一个是皇宫里面的米空群。
  一个是这位何老!
  怎样,才能干掉他们?
  “我昏迷了几天?”云扬虚弱问道。
  “算上今天,已经整整四天四夜!”方墨非眼中仍旧满满的尽是后怕。
  当初看到云扬从空中就那么掉下来的时候,自己真的是吓得三魂七魄没了一半!
  “已经过去四天了么?”云扬轻轻的舒了一口气,道:“在这四天四夜里面,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倒是没听说外界有什么大事,或许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怎么出去。”老梅道:“不过,春夏秋冬等四位公子基本上每天都会过来好几次。还有他们带来的很多灵药……”
  云扬点点头。
  危急时刻的帮助,就算是有目的,也需要牢记!
  “秋剑寒老元帅又来了一次。”老梅咧咧嘴:“不过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怒气冲冲而来,一看到你的状况就直接傻眼了……然后就走了……之后又送来了一些药……”
  云扬顿时来了精神:“这老头……又来了?”
  老头……
  方墨非与老梅都是面面相觑。
  普天之下,敢这么叫秋老元帅的,眼前这位怕是独一份儿吧?
  不知怎地,若是在知道云扬就是云尊之前,两人会对此诟病,可是这会,顶多也就是略略腹诽而已,尤其现在云扬说话语气流畅,更开始开玩笑了,想必身体就没多大问题了,更令两人欣慰,一直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殊不知云扬这一次受的伤,远比想象中还要严重,真正痊愈谈何容易。
  又是两天过去,云扬仍旧感觉浑身无力,虽然自身状况持续好转,甚至这种好转速度,已经足够令到所有知情人瞪大眼睛喊天,但是云扬却又怎么会满足?
  陆续收取九天令方面传来的消息,让云扬越来越是感觉,四季楼的动作,正在加快。
  “太子府方面开始收缩防御,手下谋士们更开始四处串联,联系官员将领的动作异常频率,比上月增加了足足三倍。”
  “三皇子府方面同样开始联系官员,而且,在处心积虑的联系九天令所属之人,虽然现在并没有发现联系到什么,但,兆头很不好。”
  “四皇子府亦然。”
  “五皇子亦然。”
  “太师这段时间暧昧不明,与冷刀吟将军据说曾有争执,但具体原因暂时打探不出。”
  “铁铮元帅这段时间在四处借钱,筹备婚礼诸般事宜……”
  “御史言官们仍旧在针对军部,弹劾一切可以弹劾的军方诸事,秋老元帅将之全都顶了回去,皇帝陛下态度鲜明。”
  “属下打探,皇帝陛下这段时间身体似是并非很好……应该是宫中出了某些问题,可我们鞭长莫及,难以了解更详细的内情,更无法介入……”
  “文武双方分歧增大,文方官员认为,既然太平国书已经签署,至少在短期内再无战事可言,完全可以借机与各国罢战言和,争取到相当的时间进行休养生息,发展民生,繁荣百业,适当裁撤军队,省下钱粮,治理河道乃属该然……”
  “但武将一方持截然相反意见,认为玉唐与大陆诸国的矛盾无可调和,国家存亡之战,就在眼前,所谓签署太平国书云云,不过是和平假象,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奏……就算大家都来喝铁铮的喜酒,也不过是战书而已。双方争执不下;几大皇子之中,太子和五皇子,站在武将一方;而三皇子四皇子六皇子,则是站在文方……”
  “太尉府常年关闭,但日前秋剑寒老元帅曾经进去,与太尉长谈,谈话内容不详。据传闻,太尉身体越来越差,寿元将尽。”
  “靖王府与太子府联系往来在近段时间比以往增加;与其他皇子也有交集,但与太子府往来仍属最频;属下分析,靖王应该已经做出决定。”
  “镇北王依然在北方,镇守草原;并没有任何音讯传回……”
  “各国来贺将领有些已经走至中途……铁元帅婚礼,窃以为必是一场龙虎风云斗,八方风雨汇天唐,最终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乃属莫测。”
  “最近十天,天唐城江湖人物进入并不频繁,密度相比较前段时间来说,还少了很多。”
  “属下查探消息时,发现百丈湖有人垂钓,但连续几天都无鱼上钩,垂钓者,貌似是一位高手,后续动向莫名。此消息不知是否有用……”
  最后这条消息,明显有些忐忑的意味了。
  查探消息,所有异常都要报告,但这钓鱼的消息……也实在是有些平常。
  ……
  接二连三的消息,在在证明现在的玉唐国就像是一滩浆糊,乱成一锅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