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举手之劳
方墨非嘴角抽了抽。
  
  若是只得云扬在里面,说不定他还会担心云扬吃亏,毕竟对方乃是皇子。
  
  但……现在,方墨非唯一感觉到的就只有滑稽。
  
  径自转头禀报道:“老爷,公子,外面有四皇子的人求见。”
  
  那锦衣大汉听他说“求见”这两个字,脸色登时就是一寒。
  
  求见?
  
  他么的,你们以为你们是什么东西了?
  
  云扬翻翻白眼,下了马车,道:“问问是什么事情?”
  
  那锦衣大汉满眼尽是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俊秀的小年轻,狐疑道:“小子,你能做的了主么?还是叫里面那老头出来吧。”
  
  云扬本想出来发一通火,直接将这几个家伙搞得灰头土脸的回去,但听这大汉一句话之后,顿时眼珠一转,扭头道:“凌老,看来此事您才是由头,所以还得您出马才是啊。”
  
  说罢便一转身,径自钻回去了马车。
  
  里面。
  
  凌霄醉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钻进来的云扬,苦笑不得的点了点云扬额头,骂道:“你这小子简直是坏得能流脓了!”
  
  云扬一摊手:“您老差不多得了,能不能讲点理,人家摆明就是找你,我瞎掺和什么?跟我有一文钱的关系吗?”
  
  凌霄醉哼了一声。
  
  下一刻,云扬只见眼前一闪,凌霄醉已经从车厢里消失,旋即外面传来凌霄醉淡漠的声音:“你们家主子要找我做什么?”
  
  那锦衣大汉的声音:“老丈,这几天,你一直在百丈湖钓鱼,昼夜不停,这一点,咱们都看在眼里了。而今天下午,你早早收杆,想必是有所收获吧?据说,你搞到了一些颜色很鲜亮的鱼?”
  
  他矜持的笑了笑:“四皇子殿下让我来问问你老,将那鱼匀给我们一些,怎么样?”
  
  凌霄醉闻言之下,登时也有些懵了。
  
  钓到鱼的,是云扬那小子吧?你们就这么来找我要,怎么感觉这么怪异?
  
  最关键的是,谁说我们有收获了,那些鱼明明全都放了好么?!
  
  你们若是真的一直注意着我们,岂能会看不清楚?
  
  “匀给你们一些?”随即凌霄醉就被这句话吸引了心神:“不匀。”
  
  “老家伙!”锦衣中年人跨前一步,面目阴森:“你最好想清楚,这话是四皇子殿下让问的。”
  
  啪!
  
  没人看到凌霄醉动手,那大汉早已经满口鲜血的飞了出去。
  
  跟随大汉一起到来的,乃是四皇子府的高手,看到这老头居然敢动手,顿时一声怒喝,五条人影,同时飞身而来。
  
  然后,啪啪啪……一连串声音响起,五个人同时倒飞出去。
  
  先后飞出去的六个人,并排躺在地上,人人都好似浑身瘫痪一般,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满脸惊恐地看着面前负手而立,衣袂飘飘的老头,人人脑海中都是一片浆糊。
  
  这老头……是什么妖孽?
  
  怎地连看都没有看清,就倒下了。
  
  尤其是领头的那位高手,更加是震骇莫名。
  
  自己可是已臻七重山的高手,乃是四皇子府上第一高手。
  
  对上此老……仍是毫无还手之力!
  
  不,又岂止是毫无还手之力,根本连那老者如何出手的都没看清楚,全无知觉!
  
  这老头,是谁?
  
  怎地恐怖至斯?!
  
  凌霄醉拍拍手,一挥衣袖,一股狂风过去,登时将这六个人从路中间卷到一边,旋即回身上车。
  
  “走。”
  
  马车辘辘开过。
  
  地面上,六个人仍旧齐刷刷并排躺着,一动不动。
  
  良久良久之后,才在众人异样的目光里,一个个恢复了点力气,从地上爬起来,面面相觑,人人都是面如土色。
  
  “这件事,回去禀报四皇子吧。”
  
  锦衣大汉呲牙咧嘴的扶着自己的后腰,一边脸高高肿起。眼中一丝冷芒闪过:“咱们的人跟上去没有?”
  
  “跟上去了。”
  
  “嗯,查清楚那老头到底是哪一家的,马车去了哪里。”锦衣大汉面容阴狠:“只要他还在这天唐城里,哪怕他武力惊天,又能如何?”
  
  为首的那位武士高手嘴唇动了动,感觉着脸上火辣辣的,又停住了嘴。
  
  他本想说,有些高端的江湖人物,真不是区区一个皇子能够招惹得起;更别说你只是四皇子的舅舅……
  
  ……
  
  “老头,你不厚道啊。”云扬大是不满的看着凌霄醉。
  
  “怎么?”凌霄醉翻着眼皮反问道。
  
  “你干嘛不除恶务尽?”云扬怒道:“直接全杀掉就好,然后亮出你的名号,扬长而去,谁敢乱动?为你人间神话,此世传说再添一篇传奇,你现在的做法却是招惹了一个大麻烦,然后自己拍拍屁股走了,把后患全都留给我……哪有你这样办事儿的?”
  
  凌霄醉翻着白眼:“你说什么?让我出去杀了他们,还要丢下我的名字,那个传奇再添什么的咱们两说,反正从此以后,你肯定是可以扛着我的大旗,在这天唐城里想干啥就干啥对不对呢?这才是你最想要的结果吧?”
  
  云扬理直气壮的说道:“作为朋友,难道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吗?”
  
  这句话,让外面的方墨非直接一阵汗颜。
  
  厚脸皮能够厚到这种地步,也真是没谁了。
  
  但是,公子说得好有道理,这样的靠山,我也想要啊!
  
  足足走了半个时辰,马车终于回到了云府。
  
  暗中跟着的四皇子府人也悄悄折返,回去汇报了。
  
  而凌霄醉与方墨非对此都没有什么动作;汇报就汇报呗,能有啥大不了的?
  
  “今晚上摆酒设宴,招待人间神话。”云扬殷勤的将凌霄醉请下来,道:“咱们不醉不归。”
  
  凌霄醉有些奇异的眼神看着云扬的脸,洒然一笑,迈步进门。
  
  与这小子在一起,当真是有些感觉奇妙呢。以我的身份,不管走到哪里,哪怕是各大帮派的掌门、主事者,甚至是一国君王,或者说是江湖名门大派的执掌者,无不是恭恭敬敬,客气有礼。
  
  然而眼前这小子的修为就只如蝼蚁一般,身份地位背景与自己相比也是天上地下,但偏偏这么的一个家伙,在自己面前却始终不卑不亢,挥洒自如。
  
  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是,这货绝对不是装的,直指本心,不存虚妄!
  
  这也是奇了……
  
  看这小子行事井井有条,步步为营,心思慎密,智慧超卓的样子,也不象那种心大到了没心没肺的人……
  
  此外,这家伙还从来都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我留下你,就是想要利用你。利用你的武力,利用你的名声,利用你的一切,来为我整好处!
  
  但,这一切全都做得坦坦荡荡,光明正大!
  
  这个状况不禁让凌霄醉对于云扬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你小子到底是有什么自信,去到可以与我平起平坐分庭抗礼的地步?
  
  月上中天。
  
  花架下,两人对酌。
  
  一个从容潇洒,一个悠闲洒脱。
  
  谈话内容,也是天马行空。
  
  这让在一边侍候、旁听的老梅和方墨非都是一阵阵的打哆嗦。
  
  公子啊,您这说话可真是……
  
  您对面的可是天下第一的传奇啊!妥妥的人间神话啊!
  
  神话传说在前,您……您这也太随意了吧?
  
  “其实在见到你老之前,我对您有许多的猜测;不过见到你之后,发现真人与传言不大一样。”云扬随口道。
  
  “有什么不一样?”凌霄醉喝了一口酒,笑眯眯的问道,眼中全是好奇。
  
  “传说中的你嫉恶如仇,高不可攀,还高处不胜寒云云,尤其是你的天下第一更是脍炙人口,还有你……”云扬扳着手指头、如数家珍。
  
  凌霄醉大摇其头:“传说终究是传说,肯定有夸张和臆想的成分,直接说你见了我本人之后有啥具体感觉?”
  
  老梅与方墨非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可是关键时刻。
  
  公子您可要好好回答啊。
  
  “见到你之后……”云扬道:“大抵就只感觉……你率直,率真,而且,有些童稚之气,随心所欲,没有顾忌,却又能恪守一些东西……总而言之,见到之后,感觉凌霄醉这三个字,也不是那么的神秘,至少很难跟传说神话什么的联系起来。”
  
  老梅与方墨非登时出了一身汗。
  
  率直可以,但,率真、童稚……这些你能用来形容凌霄醉?
  
  活得不耐烦了吧?
  
  人家怎么就跟传说神话联系不起来呢,人家是举世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啊,那不就是人间神话吗?!
  
  “哈哈……”凌霄醉畅快地大笑了起来,意态悠然快意。
  
  云扬沉吟道:“若是我猜得没有错,那么……凌老主修的功法,应该是相关于心性方面的吧?……”
  
  凌霄醉沉吟了一下,突然摇头失笑,道:“想说便说,嗯,正是赤子天心功法,后来虽然有些演变,配合了身体体质,修炼水魂天冰,不过总体来说,还是那一路数。”
  
  云扬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果然如此。”
  
  赤子天心,永远保持一颗童心,随心所欲,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无拘无束,一颗心永远活泼泼的……
  
  对于这种人,玩弄心计,全都不过是极为可笑更可能导致很可悲的后果。
  
  你跟我玩,就好好玩,玩弄心计的话,我拔脚就走,想走就走。
  
  严重一些,我想杀就杀,想屠就屠。
  
  所以,真的很容易导致很可悲的情况出现!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