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抓逃犯!
一大清早。
  
  云府大门这边来了一队人马,赫然是四皇子手下之人,
  
  四皇子这次派出的人手当真不少,五百名盔甲鲜明的禁卫浩荡而临,大张旗鼓地直接堵住了云府的大门。
  
  而昨天铩羽而归那几个人则在位于最前面。
  
  虽然乍看起来对方气势汹汹,但是,却也没有敢直接硬闯。
  
  就只是在大门外等着。
  
  但这幅架势,却是态度鲜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不少人从这里经过,不约而同地加快脚步,唯恐惹事上身,胆大的也不过匆匆看上两眼,也都赶紧跑路。
  
  看这样子,云侯府这次只怕是惹上大麻烦了啊……
  
  便在这时,几个声音暴躁的响了起来。
  
  “让开,让开!这拉帮结伙一大群人是怎么回事?”
  
  “这是要干嘛,一大早晨在这里排队操练啊?让让让让,别挡了爷的路,好狗还不挡路呢!”
  
  “说你们挡路说错了么?你们一个个的没有堵着人家的门么?咋地,你还朝我瞪眼,信不信我……”
  
  “老大,我是冬天冷啊,我来看探望您啦。”
  
  “老大,我是秋云山,我来和你同甘共苦,荣辱与共,福祸共担啊……”
  
  “老大……”
  
  四位公子晃着膀子,横冲直撞,直接从五百禁卫的阵营中,冲到了云府大门前。
  
  四个人嘴上骂骂咧咧,脸上却尽都是一片平静,一副满不在乎的款。
  
  就算真有什么大事儿,还能我们这么多人抱成团都扛不住的?
  
  那除非是天塌了!
  
  老梅打开门,看了一眼外面的五百兵马,同样的一脸镇定,似乎全然没有看到,热情的迎客:“呀,是四位公子来了?快请进,我家公子还没起,昨晚上喝大了……”
  
  冬天冷一脸好奇:“喝大了?和谁喝的?谁这么牛逼?居然能把老大也给喝大了,肯定是乘人之危,承着老大大病初愈,端的卑鄙小人……”
  
  “就是就是,把他叫出来,我们要帮老大报仇!”秋云山摩拳擦掌:“居然敢把老大喝的起不来床,看我自己一个人就把他弄趴下!”
  
  “还是我来吧。”夏冰川阴阳怪气:“秋云山你别喝多了又被人忽悠了……兄弟几个还得帮你擦屁股……他么的,说好的龙虎膏到现在都没信儿,这都几天了?说好了的人跟人之间的信任呢,现在的人哪!”
  
  “人家是耍着秋云山玩耍出心得了……”春晚风在一边补刀:“我倒是庆幸那玩意儿没来,要是来了,说不定秋云山要被人玩成啥样儿,本少羞与之为伍……”
  
  秋云山气的脸都青了:“这个梗儿你们是不是过不去了?他么的谁再说一句我跟他绝交!你们三个纨绔子弟,天天拿着别人的伤疤逗乐有瘾吗,看我不向老大揭开尔等的丑恶嘴脸……”
  
  四个人吵吵闹闹,鱼贯而进。
  
  外面,四皇子方面的人人人都是一脸怒色。
  
  没看到这边大兵压境、气势汹汹吗?
  
  你们玩得这么欢乐是要搞哪样?
  
  “梅管家!”带队的那中年汉子一脸严肃:“还请管家禀报,我等奉命缉拿逃犯,还请云公子打开大门,莫要耽误了我等缉凶。”
  
  逃犯!
  
  这两个字,让四大公子也是震了一下。
  
  老大这里私藏了逃犯?
  
  这是什么展开方式?!
  
  老梅道:“嗯,关于此事我会跟公子汇报,还请诸位少安毋躁。”
  
  啪的一声,又将大门关上了。
  
  外面的人无可奈何,只能继续耐心等待。
  
  云侯府与别的侯府可不一样,云侯府有尚方宝剑镇宅,若是擅闯,真敢砍你,而且真把你宰了,那也是白宰,找谁都找不回这个公道……
  
  但这件事,却又非做不可。
  
  “老大,您这不是已经起来了?端的精神抖擞。”冬天冷很亲切的凑上来:“身体大好了吧?”
  
  “老大,冬天冷这混蛋真不会说话,套近乎都不会,老大又何止是精神抖擞,分明就是神采奕奕,神完气足,就像刚玩了三个小姑娘那般的神清气爽……”夏冰川。
  
  “你就知道小姑娘!滚一边!老大你真是越来越帅了,有时候跟老大在一起站着,我都感觉自己还是个女的比较好,那样就可以给老大当小妾,省得看得到碰不着……”秋云山。
  
  “老大最好了!”春晚风。
  
  云扬听得一脸菜色,哪里有半点的精神爽利。
  
  “你们几个先等一下。”说着对着旁边正在缓缓打拳活动身体的凌霄醉:“凌兄,外面有来抓逃犯的,你这个逃犯赶紧出去处理一下吧。”
  
  凌霄醉一头黑线:你才是逃犯!
  
  你全家都逃犯!
  
  不过这位四皇子……也貌似是太有些不依不饶了吧?
  
  凌霄醉纵使再如何的真性情,再好的脾气,也被撩拨起来了。
  
  冬天冷四人则齐齐的一阵愕然。
  
  人家在你家里,合该受你庇护,你不说出面解决一下事情,居然让人家一个逃犯自己去处理?
  
  冬天冷眼珠一转,大咧咧的道:“这位……额,朋友,要不,我来帮你?”
  
  凌霄醉正一肚子闷气,淡淡道:“不劳费心!”
  
  说罢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四大公子却是齐齐的不乐意了。
  
  冬天冷撇撇嘴,道:“老大,这谁啊?怎地这么吊?”
  
  春晚风:“看起来架子蛮大的……自视很高嘛。”
  
  夏冰川:“啧,有点意思。”
  
  秋云山:“我看这家伙就是不知道世道险恶,欠教训、少修理。”
  
  云扬咳嗽两声,并不搭理,道:“来来来,喝茶喝茶。”
  
  四个家伙想要打听凌霄醉的底子,态度再怎么地出格云扬也看得出来四个人的真正心思。但云扬最讨厌的就是……在自己面前玩这种心眼。
  
  你要是直接问,我或者还会告诉你真相。
  
  但四大公子这般给他们自己挖坑等着云扬去埋了他们的作态,却是云扬不喜欢的。
  
  若是之前,云扬会喜欢。
  
  但经过重伤,四大公子不惜代价救治之后,云扬就有些不喜欢这种方式了。
  
  (这里我就不解释了啊。)
  
  此刻,门口一阵骚乱的动静传来。
  
  然后,出去的凌霄醉似乎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对方似乎是不依不饶……
  
  于是,一股压抑的气势,猛然爆发了。
  
  凌霄醉对领头的军官用传音入密的方式只说了一句话。
  
  那位军官突然间就是目瞪口呆地愣住了。
  
  然后凌霄醉再无废话,径自转身往回走。
  
  后面,尤有几个人想要冲上来缉拿要犯;但那位领头的军官却突然好似发了疯一般冲上来几个大嘴巴子将几个家伙拍倒在地,间接着又发出一连串的号令!
  
  “收兵!收兵!”
  
  “赶紧收兵!”
  
  “快!快!撤了……你还在叫我让你叫让你叫让你叫……”说话间,当真发疯一般将自己的副手抡起马鞭打得半死不活。
  
  及至整军全员撤走的时候,这位军官一马当先,如同身后有满山的老虎在追一般,几乎就是屁滚尿流地逃了回去……
  
  据说,一直回到了四皇子府上的时候,这位军官还是一脸的惊恐!一头汗水,控制不住的往外冒。
  
  跟着雄赳赳的去,然后稀里糊涂回来的一干人等,自然是集体的一头雾水,不满情绪满盈胸怀;唯有这位军官却是惨白着一张脸,一句话也不肯多说。
  
  一直到了见到四皇子本人。
  
  “我让你去拿的七鳞神仙呢?怎么……”四皇子的表情堆满了诧异。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这位军官,意思很明显:问他!我们哪里知道是咋回事!
  
  这军官浑身上下依然在抑制不住的哆嗦,凑上去,凑到四皇子耳朵边上,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声音轻微到众人都没有听到具体说了点什么。
  
  然后大家就同时看到,原本一脸红润踌躇满志几乎具备了君临天下势头的四皇子,在听完这几字之后,居然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原本红扑扑的一张脸,瞬时变成了煞白色。一双眼睛里,满满的尽都是恐惧,连手脚,都颤抖了起来,体似筛糠。
  
  那位中年汉子,也就是四皇子的舅舅大人,兀自不满的上前告状道:“殿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七鳞神仙可是关系到……”
  
  “关系到个屁!”四皇子突然爆发了,跳起来,劈头盖脸就对自己的舅舅一顿揍:“你知道你这次惹了多大的麻烦么?我……我是被你害死了……”
  
  良久良久,四皇子殿下一通发泄之余,放开了被他打得好似血葫芦一般的舅舅,魂不守舍的喃喃道:“现在……怎么办?”
  
  竟然是完全失去了主意。
  
  想到自己居然给凌霄醉冠以逃犯的名字,居然还派人去抓,四皇子就感觉,眼前的天都黑了……
  
  这等滑稽的事情居然是自己做出来的?
  
  凌霄醉是逃犯?这事情若是传了出去,自己这位皇子的名声,可真是要永垂不朽了。永远沦为整个天下间永远的笑柄!
  
  “殿下。”那位带队的将军上前一步,低声道:“为今之计……这赔礼道歉乃属必须,要不然,后患无穷啊……”
  
  四皇子满脸的凄惶,无力地说道:“这……可怎么是好?……”
  
  ……
  
  冬天冷等人一杯茶水还未入口,就看到从门口处,那位“逃犯”居然已经施施然的回来了。
  
  “解决了?”云扬问道,口气很随意。
  
  对方只不过是隶属于四皇子的五百禁卫,这点区区之数能对凌霄醉造成什么困扰?所以他全不担心。
  
  “解决了。”凌霄醉也很淡漠,眉宇间,还有些无奈和哭笑不得。
  
  这等滑稽事,自己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喝茶,请。”云扬呵呵一笑:“与凌兄难得一聚,今日之缘,也不知道今后能否重续,这几日,定要尽欢。”
  
  …………
  
  求月票、订阅、推荐票。第二更码字中。昨天存货一股脑儿都给你们了,今天稍稍有些后悔ing……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