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四大作死!
    凌霄醉呵呵一笑,道:“你这小子,若是你不死,能够闯得出那地网天罗,相信彼时,我们终究还会有再见的一天。”
  
      云扬点点头:“承蒙吉言,江湖再见。我欠你一个人情。”
  
      云扬心中很清楚。
  
      凌霄醉这一次委实是卖了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
  
      今日之后,凌霄醉曾经在云府做客,与自己相谈甚欢的事情,必然会大肆传扬出去。
  
      届时,就等于是在自己身上加了一层护身符。
  
      此举虽然有利有弊,但至少在短时间之内,只要自己真正身份不曾暴露,那就是利大于弊!
  
      然后今日一事之后,凌霄醉必然会即时离开;而只要他从自己这云府之中走出去,再想见他一次,当真要比登天还难!
  
      秋云山在一边,哼哼唧唧,翻着白眼,越看这老头越觉得不顺眼,吊着眼睛问道:“这位……嗯,凌兄是吧?敢问尊姓大名?”
  
      冬天冷春晚风夏冰川三人也都是斜着眼睛看过来。
  
      这个看起来有些天真的家伙貌似年龄也不小了,不会是活得傻了吧?
  
      怎地敢如此拿乔?
  
      谁看到我们四大家族的公子出来,不得恭恭敬敬?哪怕是心里有啥,脸上起码的客气态度也是要有的!
  
      纵然是那位宫中的米掌柜,权倾朝野,不也照样要客客气气不敢造次吗?虽然那龙虎膏还没送来咳咳……
  
      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
  
      对我们的态度,那都不是不卑不亢,而是全然的不看在眼里,这态度,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眼见凌霄醉与云扬的言谈隐隐有话别之意,不禁出面搭茬。
  
      凌霄醉闻言,抬头看了看秋云山等四人,不着痕迹的斜了云扬一眼。
  
      云扬低头品茶,装作没看到的样子。
  
      凌霄醉淡淡的笑了笑:“这位公子是……”
  
      秋云山仰着脖子说道:“在下秋家之人,秋云山,老先生定然是没有听说过的。”
  
      冬天冷晃着脖子:“爷叫冬天冷,你听说过爷的名字么?”
  
      爷?
  
      凌霄醉的目光在冬天冷脸上多转了一圈。
  
      夏冰川:“在下夏冰川,夏家的人,小家族,不足挂齿呵呵。”
  
      “我是春家的,春晚风。”春晚风笑的很矜持:“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一个。呵呵……”
  
      四大公子笑的很假。
  
      我们对云扬客气,甚至口头上以他为尊,那可是有原因的,可非是你这老家伙也可以轻视的。四大家族,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是足以举足轻重地存在!
  
      看你这老家伙震撼不震撼!
  
      知道是我们,还不纳头便拜,更待何时?!
  
      凌霄醉迷惘的眼睛看了一圈,道:“春夏秋冬四家吗?的确是没有听说过,籍籍无名,名副其实……”
  
      四大公子顿时只感觉一股恶气从心底陡然冲了上来,却听到凌霄醉道:“不过相关春夏秋冬姓氏之辈,我大抵还记得几个旧识……嗯,春水遥,夏江海,秋开天,冬寒月……这几个人恰好与你等同宗……你们可认识么?”
  
      四大公子的脸上登时一阵抽搐。
  
      认识么?
  
      说实话,这四位四大公子真不认识!
  
      但是,这四个名字,却是四大家族现在还硕果仅存的最高一辈的老祖宗……大名固然如雷贯耳,却仅限于听说过,无缘得见本尊真容。
  
      云扬微笑,淡淡道:“凌大哥,你就不要吓唬他们了。”
  
      凌霄醉淡淡道:“他们几个胆量大得很呢!如他们刚才这般跟我说话的口气,就算是我刚才提到的那四个旧识捆在一起……也是万万不敢的。”
  
      冬天冷只感觉头皮一阵阵的发麻,道:“那,那……敢问前辈……”
  
      凌霄醉手中轻轻转着茶杯,淡淡道:“我再重复一次,你们四个的名字,我当真没有听说过,不过……我叫凌霄醉,你们……可有听说过吗?”
  
      凌霄醉单独的看着冬天冷:“这位……爷?你听过吗?”
  
      ……
  
      云扬和凌霄醉继续对坐喝茶,谈笑风生,气氛融洽之极。
  
      四大公子每个人都是一脸的如丧考妣,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伺候喝茶斟水。
  
      一个个脸都是青的。
  
      今天真是出门遇到鬼了!
  
      凌霄醉!
  
      这家伙居然就是举世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
  
      老大刚才分明有出言提醒过自己等人,而且也为自己等人求过情,结果自己还是把人得罪了……
  
      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一想起自己曾经仰着脖子问凌霄醉:“爷叫冬天冷,你听说过爷的名字么?”
  
      冬天冷就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止不住的往外流,就想直接将自己揍死!
  
      丢人……真没这么丢的!
  
      得罪人,也实在在没有这么得罪的!
  
      就在普一听到凌霄醉的名字的那一刻,四大公子集体傻了!
  
      手中茶杯掉在地上都不知道。
  
      一个个张着嘴傻呵呵的看着面前这个“一把岁数还装纯真太令人恶心”的小老头,都是感觉天都塌了!
  
      尤其是后来凌霄醉还说了一句话:“真不知道这么多年,春夏秋冬四大家族居然会有这么杰出的青年才俊,胆气端的可嘉。过几天,定要登门拜访,免得得罪了四大家族,大祸临头尤自未知……”
  
      这段话之后,四大公子只感觉自己心都凉了。
  
      若是让家族知道自己代表家族得罪了凌霄醉……若是被凌霄醉找上门去……
  
      当真就是大祸临头,无可避免了!
  
      恐怕,家主会亲自出马抓拿自己,然后放在门楼子上风干了,希图个侥幸,不连累家族……
  
      此际,四个人如同四只乖巧的小猫,毕恭毕敬的站着服侍;人手一把茶壶,斟茶续水唯恐落后,当真是殷勤到了极点……
  
      “凌大哥,算了吧。”云扬打圆场道:“这几个都是我的小兄弟,年轻气盛,谁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再说,不知者不为罪啊。”
  
      凌霄醉淡淡道:“我并未怪罪他们。只不过,我那几个旧识成名不易,穷极一生心力,将基业打拼到现在何等艰难,似这等纨绔,迟早有一天会招惹来真正弥天大祸,这份提醒,还是要的,我此举可是好心!”
  
      他淡淡笑了笑:“说到底,当年春夏秋冬等四人也曾经与我有过一段过往……”
  
      四人更加的面如土色。
  
      感情凌霄醉跟四位老祖宗还不止旧识那么简单,是旧友,还是老朋友?!
  
      云扬道:“不如这样,凌大哥闲云野鹤的出尘之人,就不必操心这个了,有时间,小弟替你走一趟,也就完了。”
  
      凌霄醉迟疑一下,道:“嗯?”
  
      四个人心中一跳,期盼的眼神看着云扬。
  
      大哥救命啊……
  
      “就当给小弟一个面子了……”云扬从容微笑:“你看你,来到我这里,我管吃管住管玩的……这点面子向凌大哥讨要一下,还是有的吧。”
  
      凌霄醉哼了一声,道:“罢了!”
  
      云扬沉下脸,转过头对着四个人:“还不斟茶赔罪?!”
  
      四个人如奉纶音,正要上前,却听凌霄醉说道:“老夫还没这么肚量狭小,赔什么罪。此际酒足饭饱,这次来天唐,认识小兄弟,诚为人生一段善缘,我还有些事情未了,不便在此久留,这便告辞了,山高水长,他朝江湖再会。”
  
      不等云扬说话,凌霄醉原本保持不动的坐姿身影,随着一阵风过后,竟自完全消失,再不见任何踪迹!
  
      无影无踪!
  
      纵使凌霄醉的身影已经消逝了,四大公子仍旧是一脸的谦卑恭敬,满满的高山仰止,
  
      又过了良久良久,四大公子之中的春晚风首先一屁股坐在地上,仿佛骨牌效应一般,余下三大公子亦随之坐倒在地,四人尽都是满头冷汗涔涔而下,脸色煞白,非是他们不想坚持,只是他们现在的那两条腿,当真就如同面条一般,酥软得一塌糊涂。
  
      这四人体质类似,修为档次亦复相若,连当前承受的压力也是一样,第一个的双腿首告承受不住之后,自然连锁带动其他三人一般状态。
  
      “娘啊……”
  
      四个人心思恢复清明,同时叫唤一声。
  
      刚才那一会,真真是吓坏宝宝了!
  
      这个世界上第一块天牌,就被自己四人一头撞了上去。
  
      而且还是自寻烦恼,自惹麻烦,端的妥妥的自寻死路!
  
      要不是有老大在这里……也许今天直接就交代在这了!
  
      就算凌霄醉不当面收拾自己几个,只要嘴稍微那么一歪歪,对自己几个表示那么一点点的不满,再让自己家里知道,仍旧是妥妥的干掉自己四个,给人家凌大神话赔罪,求饶恕,求放过!
  
      一念及此,四个人满满感激的目光锁定了云扬,一个个泪汪汪的:“老大……这次多亏了你……”
  
      云扬没好气的翻着白眼道:“现在知道厉害了?以后还敢不敢随便耍贱了?你们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四大家族的牌子多坚挺,碰到真正狠的,你们那点依仗就是个屁!”
  
      若非今日,四大公子对于云扬的训示只会嗤之以鼻,顶多也就是嘴上答应敷衍,但此际,却好似听闻暮鼓晨钟、醍醐灌顶,大彻大悟……
  
      “不敢了不敢了,哪里还敢啊!”四人面如土色。
  
      云扬看着冬天冷,戏谑道:“这位爷,以后还敢不敢自称爷了?”
  
      冬天冷面色如土,摇头如拨浪鼓。
  
      其他三人纵然心事重重,但想起冬天冷刚才那不可一世的样子,说的那句话,顿时也不由得笑喷。
  
      这四个家伙心思虽然恢复了清明,但又过了良久还兀自惊魂未定,冬天冷端起茶杯喝水压惊,更是很干脆地直接倒在了自己脸上……
  
      而秋云山表现得尤其不堪,只如魂不附体也似,浑身打摆子打个不停,脸上的肌肉都快痉挛了。
  
      传闻中,云醉月可是凌霄醉罩着的,现在凌霄醉来了、真正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这这……
  
      想起自己居然曾经想要纳云醉月为妾……
  
      秋云山只感觉自己眼前一片灰暗,哪有光明可言。
  
      “我真是猪油蒙了心了……”
  
      “我看以后你们别叫四大公子了,叫四大作死吧……”云扬咂咂嘴,突然感觉这个外号真是……太契合这四个家伙了!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