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有要紧事
    “这些,只怕都要亲自去摸一摸才行……”云扬打定主意,捡着要紧的消息回了几条,然后就将九天令放在一边。
  
      又开始潜心练功,增强实力。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
  
      对于云扬这段时间的沉默已经习惯了的方墨非和老梅,此际正自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自己的事情。
  
      只是偶尔看向云扬的房间,目光中却是充满了担心。
  
      或许举世之间,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现在自家公子心里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那绝对是超出所有人想象的沉重。
  
      及至云扬再度走出房门的时候,一眼便看到方墨非欲言又止的望着自己。
  
      “什么事情?”云扬斜了他一眼:“尽管说无妨。”
  
      方墨非嗫嚅了许久,终于道:“没什么事情。”
  
      云扬皱皱眉,拿过一块毛巾擦擦脸,平静的道:“是你那三个姓胡的结拜兄弟找上了你,还是森罗庭方面找上了你?”
  
      方墨非苦笑一声。
  
      云扬点点头:“恩,森罗庭是吧?是让你杀人?还是让你离开我这边重归江湖?”
  
      方墨非深深叹了一口气,道:“这一次是十殿大王之一到了天唐这一块,也不知道是怎么就找到了我,让我……离开这里。”
  
      云扬神色不动:“你自己的意思呢?”
  
      “我当然不会离开公子!”方墨非纠结的说道:“但是……秦广王大人手段通天彻地,我怕,会给公子带来麻烦。”
  
      云扬淡然道:“等你那位秦广王大人到了,告诉他,我想见他一面。”
  
      方墨非都:“是。”
  
      也不知怎地,云扬这么一说,方墨非心中就猛地安定了下来。
  
      虽然公子的玄功还很弱,但不知为何,方墨非就是突然间安心了。对这位自家公子,充满了无尽的信心。
  
      公子说行,就必然行!公子有把握,就必然能办成!
  
      “今天你们不用跟着我,我要单独去一个地方。”云扬道:“你们自己在家练功就好。越早突破八重山,越好。”
  
      “是,公子,您是不是已经突破……”方墨非看着云扬脸上内蕴的神光,惊疑不定的问道:“……五重山了?”
  
      云扬淡淡的一笑,并不回答,出门而去。
  
      五重山……这个层次云扬早在几天之前就已经突破了;而且这段时间以来,云雾、玄风、星火等三套秘法都已经突破到了第五层;还有惊雷决和血煞大法,目前也已经突破至第三层。
  
      这些奇门功法、秘术正是云扬当前最大的倚仗。
  
      然而促成这些尽展的代价就是……之前积累的所有修炼资源,再一次消耗一空!
  
      玄石,玄晶,美玉……玄丹,天才地宝……
  
      现在云扬感觉自己,就是一标准的穷光蛋,除了金票银票,一无所有!
  
      穷得就只剩下钱了!
  
      ……
  
      云扬出门。
  
      一阵微微清风吹过,悄然进入皇宫大内。
  
      然后,他再一次出现,这次却是又转回自己的云府之中。
  
      云扬皱着眉头,思虑了半晌,终于咬咬牙,再次出门,径自奔向帅府。
  
      在这一路上,他曾经数次感应到,似乎有人在跟踪自己,然而纵使是用尽了万般手段,却也没有找出来跟踪之人。
  
      云府距离秋帅府邸的路程并不是很远,不过小半个时辰,云扬便已经来到了元帅府门前。
  
      “还请禀报一下,就说云侯之子云扬,感激老大人几次关心,今日特地前来,登门拜谢。”
  
      云扬表现得彬彬有礼,一派斯文。
  
      “云公子稍等。”门卫回应得同样很是尊敬。
  
      毕竟,现在天唐城云公子的大名,当真已经是名动玉唐,响彻天下,脍炙人口,谁不知道?
  
      若是换做别人,或者会感觉只是凭借着凌霄醉的威名自己来狐假虎威心里会有些不得劲儿;但云扬是什么人。
  
      他可是根本就不曾感觉到半点的不得劲儿;反而更盼望另有奇遇,若是再来一个让自己能够扯虎皮的,才更好呢。
  
      比如独孤愁啊,又比如谁谁谁啊,这样的高人强者传说传奇神话,每天来他个十个八个那也是半点不嫌多的!
  
      你们用名声给我镇压住这些邪魔鬼祟,我才有时间运筹我的事情呀。
  
      “这混蛋居然还敢来!”
  
      一听云扬的名字,秋老元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几天里在朝堂憋屈的怒火,正自无处发泄,这货送上门来,倒是个上好的出气筒!
  
      “让那小子给老夫圆溜溜地滚进来!”老元帅一声怒喝。
  
      这句话,让传报的侍卫几乎笑出声。
  
      云扬滚进来的还是很从容的:“见过老大人,那日一别,许久不见,老大人风采更胜往昔,端的可喜可贺,此乃玉唐幸事,天下幸事!”
  
      秋老元帅黑着脸,被这一句恭维话气得差点喘不过气:“老子还没被你气死就是好的!”
  
      这混蛋,也好意思说好久不见?
  
      老夫去了三次。第一次你避而不见,第二次第三次你都死在床上连眼睛都睁不开,让老夫怎么见?
  
      亏你说的出口!
  
      还有那什么什么幸事,老夫健在于玉唐是幸事,于天下怎么也是幸事了,除了玉唐帝国之外的大陆帝国,哪一国之人不盼着老夫早死呢!
  
      “你小子来干啥?!”秋老元帅一偏身子,坐在了太师椅上,斜着眼看着这小子,越看越觉得这家伙一张俊脸可恶得很。
  
      忍不住恶狠狠的说道:“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却长这么一张比女人还嫩的小白脸儿,也好意思天天挺着出来招摇过市!”
  
      云扬咧咧嘴:“您说的对,我也觉得我长得太好看了一些,令太多人自惭形秽、自叹不如,不过这个也不能怪我是吧……说句实在话,不怕您老人家笑话,我其实早就想毁容了!”
  
      老元帅为之气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嗯哼,我这就放……”云扬嘿嘿一笑,随即脸色就变得空前严肃起来。
  
      老元帅看到他此际的脸色,心下登时沉重了起来。
  
      看这样子,这小子……难道竟是真的有事情?
  
      “是这样,老元帅,不知道您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现咱们的皇帝陛下有些不大对劲儿呢?”云扬斟酌了一下措词,这才出声问道。
  
      “什么?!”老元帅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目光瞬间变得如同鹰隼一般尖锐。一瞬不瞬的看着云扬:“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云扬咳嗽一声:“不是我想要说……而是……”
  
      说到这里,云扬左看右看,看着房门。
  
      老元帅啼笑皆非,你先前一句话已经暴露了太多,现在才想起要保密吗?
  
      “老夫这里,还没有人敢偷听!”
  
      秋剑寒哼了一声。
  
      什么事情这家伙表现得如此神秘?一念及此,老元帅心里也不禁紧张了起来。
  
      “是这样,前些天,那凌霄醉不是进了一趟皇宫么……”云扬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将凌霄醉推出来最好。
  
      这货的名头,天生就是用来背黑锅的首选。
  
      尤其还是在这么个节骨眼上,而他又刚刚才进入了皇宫一次,还跟自己有很好的情谊,正是恰如其分,顺理成章、珠联璧合。
  
      “恩?”老元帅很上道,神色瞬间紧张起来:“他发现了什么?”
  
      “他回去之后告诉我,虽然只是见了皇帝陛下一面,却能看得出来,皇帝陛下的身体十分不好……若是不能及早……恐怕,生死就在数月之间……”
  
      云扬压低了声音。
  
      轰隆!
  
      老元帅一惊之下直接一脚蹬翻了椅子,整个人几乎坐在地上,一张老脸变得煞白,目光直直的看着云扬,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老元帅不可激动,这是凌霄醉说的,又不是我说的。”云扬慌忙解释。
  
      “此言当真?!”秋剑寒一字字问道,身上,突然间一股尸山血海一般的杀气,奔涌而出:“难怪陛下这段时间里脸色发灰,老夫还以为是劳累所致……哼,好大的胆子!”
  
      云扬低着头,不说话了。
  
      这个时候说多错多,还是缄默一点的好
  
      “凌先生既然看了出来,那么……”老元帅一把抓住了云扬的手,急切地问道。
  
      “他留下了三颗药,却不曾说一定能够有效,毕竟只是惊鸿一瞥,所得太浅……”云扬有些忐忑的说道:“可是这事情的后果事关重大……我也实在很难找到别人商量……”
  
      “这事你居然还想找别人商量?”秋剑寒两眼一瞪,沉着脸在房内踱了两步,终于一挥手,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走,你随我立即进宫!”
  
      云扬吓了一跳:“这……我……”
  
      “你不进宫也不行!”老元帅沉着脸:“凌霄醉的话,到底说没说过,药,到底是真是假,甚至你所言的三颗药,究竟是药是毒,全都着落在你身上!你想撒手就走,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不可能!”
  
      云扬苦着脸:“我就说不掺和这事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哎,这次可是被那老家伙害苦了……”
  
      说话间,已经被秋剑寒拉出了大厅,一连串的只听到命令。
  
      “备马!不对,备轿!进宫!”
  
      “快快快!”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