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四处煽风,火烧何府!
    围观的人越听脸色越是怪异。
  
      是啊,若是抛开“我刚刚进入皇宫”此事不提,貌似眼前这位云公子为人所知的标签就只得闲人一名,又或者是纨绔一个,有什么事情是有必要跟他商量的,果然是耐人寻味、启人疑窦啊!
  
      位高权重的人找一个纨绔商量事情,那么,唯一的目的就只能有一个:这纨绔身后的力量。
  
      韩无非脸色渐渐地变了,他发现,再在这个话题上兜缠下去,恐怕最终太子殿下谋反这种话都会从云扬嘴里吐出来。
  
      “云公子何必这般砌词狡辩,此事可是悠关太子殿下的声名,莫要自误!”韩无非冷喝。
  
      “还是莫要自误吗?!有没有点新鲜的威胁了?敢问,如果我不是刚从皇宫出来,太子殿下就派你来找我,那我却要如何狡辩?”云扬冷笑:“如今你们找我,红口白牙的威胁我,逼我就范,还不准我说话,只要我开口辩驳,就变成了狡辩,是这么说的吗?是啊,只要我辩解,果然就是污了太子声名,果然是辩驳不得的,当真是太有道理了!”
  
      韩无非只气的七窍生烟,咬牙道:“真是贼咬一口,入骨三分。”
  
      云扬惊讶道:“现在我又成了贼?就算我咬你们一口,请问,你若是不找我的话,我如何让你入骨三分?”
  
      韩无非直想破口大骂:“太子殿下一番诚意……”
  
      云扬持续惊讶:“一番诚意的来威胁我?这样的诚意真是够诚的啊!”
  
      韩无非忍无可忍:“闭嘴!云扬,只要你再多说一句话,本座便将你……”
  
      “你这个本座便要将我怎么样?”云扬截口大怒:“难道你还敢杀了我?”
  
      韩无非气往上冲:“你以为我不敢吗?!”
  
      口气森然,显然是真正地动了杀机。
  
      云扬嘿嘿一笑:“你又威胁我!这次直接用生死威逼了,要是我不就范的话,看来是真要有生命危险了!”
  
      话题绕了一圈,又绕回来了威胁处。
  
      韩无非脑袋都气晕了:“我何时威胁过你?你不要胡说,这是关乎太子声名,莫要自误!”
  
      “嘘……”
  
      四周一片嘘声。
  
      很多人看着韩无非,都如同是在看着一个傻子。
  
      你刚刚那么大声要杀了人家,居然接着就一句:“我何时威胁过你?”
  
      你确定你真的在乎太子声名吗?你的搞事,分明就是在败坏太子声名!
  
      卧槽!这人真是极品!
  
      我看莫要自误的是他本人才是!
  
      韩无非亦是练达之辈,迅速反应过来,气急之下口不择言:“但我刚才没有威胁过你!”
  
      云扬做哭笑不得状:“那你说你到底想怎样?”
  
      “我……”
  
      韩无非怒道:“太子殿下让我来请你……”
  
      云扬一头黑线:“啊?你们家请人就是这么来请的吗?”
  
      四周的人都是眼神怪异:太子殿下居然派出这样的一个人来请人,真真是……
  
      这是要……请啊,还是要…得罪人啊?
  
      韩无非刹那间只感觉脑海中一片混沌。
  
      云扬怜悯的看着他:“回去吧,第一,我不会去;第二,就以你的身份,就这么来请我,你还不够格。我云扬,毕竟也是天外云侯后人,岂能让人这么呼来喝去,第三,你自始至终一直在威胁我,我不知道是你的意思还是太子的意思。如果是你的意思,那么,让太子殿下换个人来请我吧;如果是太子殿下的意思,试问我又怎么敢去。”
  
      “还有……云侯一脉,从不涉及朝堂大事。综上所述,请回吧。”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转身就走。闪婚之老公还是原配好
  
      韩无非大怒道:“云扬!”叫声响亮。
  
      但云扬头也不回,已经渐行渐远了。
  
      身遭无数人的脸上神色都是极其精彩。
  
      今天也真没想到,居然会看到这样一场"kouhuo"大戏啊!
  
      嗯,应该是一方单虐另一方的大戏,堪称经典!
  
      云扬脚步轻松异常,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从头到尾,他都没想与太子作对,韩无非有一句话说得好,太子是君,余者尽皆是臣,若非必要,云扬不想跟国之储君正面为敌,一旦正面敌对,动静必大,极可能动摇国本,这非是九尊乐见,对于现在玉唐国的形势来说,更加不能这么做。
  
      然而云扬现如今的做法却是打算将局面搞得更加的扑朔迷离;既然太子这边派了韩无非过来,那么无妨就用他开刀。
  
      皇宫前面听到这场大戏的人等,基本都不是等闲货色;自己这么一闹,势必会将所有的目光都注意到太子身上去。
  
      至少在短时间之内,太子殿下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再三的考虑才是。
  
      而这,还只是一个漩涡的起点。
  
      云扬当天晚上,径自化作一阵轻风进入了三皇子的府邸。
  
      将事先准备的一份假材料,扔了进去。
  
      “太子密谋造反,证据确凿。以下是……”
  
      很快,三皇子府上下整整一夜皆是戒备森严,所有谋臣进进出出,密谋商量……
  
      然后云扬又去了四皇子府上,这次却是将一份机密材料放在了四皇子书房桌子上。
  
      “老三和老五已经合作,密谋先搞掉四殿下,然后两人合力,对付太子。里面是证据……”
  
      还有五皇子的府邸云扬也没有放过,五皇子府在后半夜莫名走水,却是被云扬摸进去放了一把大火。
  
      这一场火,火势滔天,赤光冲天而起,几乎染红了半个京城的夜空。
  
      再之后,举凡太尉府,太师府,靖王府……等各个府邸,尽都接到了不同的东西。有几家,同样是烈火冲天起。
  
      整个京城人喊马嘶,乱作一团。
  
      最后,云扬又去了何府一趟。
  
      所有地方都去了,这里自然更加不能放过。
  
      何老何汉青此际正在密室之中打坐,他的周遭尽都是堆积如山的玄晶,似乎是摆了一个奇妙的阵势,希图藉由从玄晶中抽取能量,用来疗伤。
  
      此刻的何老重伤未愈,已经不能动用高阶玄气自我疗复,唯有以此等法门疗伤。
  
      素喜玩弄心机之人,同样忌惮别人算计自己,惯常将自己设身处地置最险恶的地点而换位思考,自然不敢在外面运功疗伤!万一被人阴一下,就算对方不能动手,就只是扰乱了自己的疗伤,或者说激起自己的火气,甚至是调动一下自己的玄气,都会造成非常可怕、非常危险的后果。
  
      只是,他不在外面疗伤的小心举动,却正是方便了云扬。
  
      云扬在何府化作一阵悠悠的清风,四处飘来飘去,想要寻找一些什么东西,但,云扬惊讶的发现,何老的府上,无论是什么地方,都是一点违禁的东西都没有。
  
      更准确一点说,应该是连任何一点敏感的东西都没有。
  
      就连他自己的书房,除了挂着几幅字画之外,什么都没有,不但没有书、甚至连他自己的笔迹都没有!
  
      云扬不信邪地搜遍了整个何府地上的所有建筑,任何东西,任何财物,任何珍宝,以上种种竟也是完全没有的。
  
      地上遍寻无果,还有地下密室。,可何老的地下密室那边,云扬纵使是化身为风,修为亦复大进,却仍是不敢进去。
  
      因为,在何汉青的密室周围,隐隐有八股强大的气势环绕,在四周盘旋隐匿。慕南枝
  
      这八股气势,其中的每一股都不比当初的米空群差!
  
      甚至,其中有那么几股力量,比米空群还要强大的多。
  
      虽然明知道何汉青的秘密就在地下,但云扬却不敢下去。
  
      但就这么走了,云扬怎么甘心。一时间心头火起:“老子少了你的王八窝!杀不了老王八,就先将小王八和虾兵蟹将干掉!”
  
      于是,深更半夜;何老的府邸,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大火冲天而起!
  
      这一场大火,与之前几家的不同。
  
      几乎是刚刚开始燃烧,整个府邸就已经全部着了起来。
  
      烈焰升腾,直上半空百丈!
  
      在火焰刚刚升腾的时候,就已经证明,这一场大火,绝对无法扑灭。
  
      除非燃烧殆尽!
  
      密室中的何汉青正在疗伤,守卫的几位高手突然同时脸色一动,然后一人迅速飘了出去。
  
      接着回来,脸色难看:“何府大火!”
  
      留下两个人守护,其余六人一起出去。
  
      出去的时候,正看到外面大火冲天,一团火焰,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兴高采烈的来回翻滚在何府之中来回的窜,窜到哪里,那里就是火光冲天!
  
      几个人同时大喝冲上去,只是一招,就将火焰打散。但,火焰散掉之后,却是什么都没有。一阵风过,毫无痕迹。
  
      随即空中猛然间大风呼啸!
  
      风助火势,何府连地面都燃烧了起来!
  
      几个人脸色极为难看的进来密室。
  
      地面大火,已经无法遏制!
  
      过一会,等到燃烧的差不多了,才强行用玄气完全扑灭,但,整个何府却已经变作了一片灰烬!府中家人,竟无一人逃脱!一个个,都已经烧成了焦炭!
  
      在这一刻,所有守卫心中都是猛然升起来一个人的名字。
  
      火尊!
  
      难道,真是这位火中精灵没有死?
  
      阵势之中,何汉青脸色一变,突然间猛地一张口,哇的一声,连吐两口鲜血。
  
      阵势之中,数百块玄晶啪的一声,化为齑粉。
  
      何汉青脸色惨白。
  
      刚才心绪动荡,一个不稳,竟然险些走火入魔。内伤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一层!地面上,还有何汉青的家人啊……
  
      此刻,也统统葬身火窟!
  
      一个也没有剩下!
  
      “火尊!”何汉青虚弱的吐出两个字:“老夫定然与你……势不两立!”
  
      周围八人面面相觑。
  
      火尊,果然没有死?
  
      再说……你差点将人家兄弟几个人全部灭掉,势不两立是必然的了,那是不用说的。
  
      ……
  
      这一通小心寻觅,却是几乎累趴下了云扬自己。
  
      但云扬心下却反而充满了佩服,像何汉青这样子什么痕迹都不留的坏人,云扬今生今世,还是第一次见!
  
      太干净了!
  
      所有的所有的……都收拾得无懈可击!
  
      甚至在云扬回去的路上,仍旧在疑惑。
  
      …………
  
      求月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