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五十章 太子拦路!
    众女也是一个个的脸色苍白。
  
      计灵犀娇躯晃了一晃,却是还没忘记伸手扶住月如兰:“兰姐!”
  
      月如兰的眼神已经是一片黯然。
  
      她喃喃的说道:“计凌风,你到底……在哪里?!”
  
      那月如兰普一说完这句话,突然一声咳嗽,一口殷红的血从娇艳的红唇喷出来,其人就此晕了过去。这么长久的寻找,月如兰早已经心力交瘁。
  
      之所以还能勉力支持,未曾崩溃,就只是因为,心中还有一个渺茫的希望。
  
      但,一个个消息都被证实是假的,一个个希望如同泡沫一般的粉碎,月如兰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半个大陆,却始终没有任何收获。
  
      这一次的希望破灭,更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再也支撑不下去。
  
      计灵犀眼圈都红了,哥哥,你到底在哪里?
  
      为什么找遍了世界,却也找不到你?
  
      “现在,我们要怎么办?”玉香儿颤声问道。
  
      众女齐齐一阵沉默,半晌无语。
  
      计灵犀娇躯僵直的站着,心头唯有一片空白。
  
      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软弱。
  
      长久以来,自从哥哥失踪之后,一直陪伴着自己,安慰着自己的如兰姐姐,也已经倒了下去。茫茫然的她突然生出有一种天地虽大,却无一人可以依靠的颓废感觉,近乎本能的呓语道:“该怎么办?我们要到哪里去?……”
  
      心中蓦然一酸,泪水涔涔而落。
  
      玉香儿嗫嚅道:“咱们都出来时间这么久了……本来这一次,家族就让我直接回去……要不,灵犀,你和兰姐到我家去玩一段时间吧?我们慢慢的想办法,总会有转机的……”
  
      夏雨寒也是低声道:“我家里也想让我回去,之前催了好几次了……灵犀,咱们这么漫无目的的寻找也不是个事儿啊……”
  
      怀中的月如兰悠悠醒来,疲倦地叹了口气,道:“其实姐妹们已经帮忙很多了……咳咳……这一次,你们就先回去吧,等有了消息,我们再找;或者,抽个时间,姐妹们再聚。”
  
      “你们不用太担心我和灵犀,这次我们也回去。”月如兰无力地说道:“我们有这么多护卫跟着,都是高手……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玉香儿不放心的说道:“可是你们……要回哪里去?”
  
      月如兰眼中闪出执着的光,轻轻的咬了咬银牙,道:“之前传出确切消息的地方,一个,是这位凌风公子,而另一个,则是天唐城。”
  
      月如兰坚决地说道:“既然确认不是前者,那我们就回天唐城!”
  
      听到天唐城三个字,计灵犀的眼睛里,突然猛地爆出来一团亮光。
  
      天唐城!
  
      当夜无话。
  
      第二日清晨,众姐妹洒泪而别,玉香儿抱着计灵犀,呜呜的哭了好久,才终于被劝走了。
  
      计灵犀与月如兰两人带着四五十名护卫,开始返程。
  
      然而这一路这,却尽是沉默的。
  
      唯有月如兰心底却是近乎坚决地打定了一个主意。
  
      在确认了那边的凌风公子并不是计凌风之后,月如兰心中已经是一片死灰;那是一种彻底的心如死灰,生无可恋的感觉;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提出来,要回去天唐城。
  
      因为那里,还有云扬。
  
      云公子。
  
      一个计灵犀喜欢的人。
  
      既然我已经尝到了这种永失我爱的滋味,是这样的摧心断肠,那么,我就想要办法,不能让灵犀,也尝到这种滋味。
  
      凌风,就算我这一生永远都找不到你,我仍旧会用一生去寻找,还有我的来生,也要继续寻找。
  
      但,就算是永远都找不到你,我也会照顾好你的妹妹。
  
      你唯一的妹妹!
  
      风中,月如兰的发丝与白衣随风飘扬,俏脸上,竟是一片难言的平静。
  
      计凌风,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那句话吗?
  
      纵然你凌风千万里,天下无所踪,但月光依然亘古存在,生生世世。温柔缠绵,天长地久不变。
  
      就算是空谷幽兰,空守一生,但我也要默默地等待,那个能够闻到我兰香的人。
  
      ……
  
      离去的姐妹们,也都是人人叹息。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回家,但,唯独是计灵犀和月如兰不能回家。
  
      回去,就将遭遇逼婚,而且,还是绝对反抗不了的那种。
  
      “唯有祝福你们,能够找得到凌风哥哥……”
  
      玉香儿回头,遥望着关山万里,泪光莹然。
  
      “若有什么难处,千万不要忘记……来找我们。”
  
      ……
  
      云扬隐隐然间感觉到不对劲儿。
  
      他在这几天里一直在等,等老元帅带着皇帝来找自己,但却是一直没有等到。
  
      这到底怎么回事呢?
  
      云扬确信,自己的生生不息神功可以缓解皇帝陛下的毒患,乃至身体状况,更是当前唯一一个不会对其有任何不利的人,相信无论皇帝陛下本人还有老元帅也都明白知道此点,但为什么没有来找自己,光是皇帝陛下倒也罢了,可老元帅也全无后续音讯,这就令人费解了!
  
      还有就是,凌风阁的水无音,云扬这段时间前前后后去了十几次凌风阁,但主持者水无音却不见踪影,亦无消息。
  
      水无音去了哪里?
  
      云扬很确定,水无音定然就在天唐城,而且,就在暗处注意着凌风阁。但,自己却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他。
  
      这一点,云扬也是感觉奇怪了。不愧是八哥风尊的左膀右臂,自己这样子找都找不到,也算是人才一个啊!
  
      ……
  
      这一天,云扬走在去青云坊的路上的时候,前面,正有一队人马,迎面而来。
  
      太子府的人。
  
      云扬一眼就看到了韩无非。
  
      这家伙此际正自一脸憋屈地注目着自己,手指头还在哪里指指点点。
  
      而在他身边的四个一身黑衣中年人同时转头看来,目光亦在云扬身上聚焦。
  
      云扬在一瞬间就清晰地感受到,如同有四支利箭同时射到了自己脸上。
  
      一时间,脸上居然生出了实在的疼感。
  
      这四人尽都是高手,一等一的高手!
  
      一念及此,云扬登时停住了前行的脚步,目光看向对面的一众人等。
  
      这几个家伙,来势不善啊。
  
      却见对方一众人等蓦然左右一分,一身着明黄色袍服的青年,背负双手,施施然走了出来,一派龙行虎步,气度雍容。
  
      此人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让任何人一看到皆要生出一种如沐春风的舒服感觉。
  
      而其身上流溢的那份自然而然的尊贵雍容,更让他显现出一种高高在上,俯瞰天下的超凡气势。
  
      面前之人赫然便是当今太子。
  
      皇帝陛下的第二个儿子。
  
      玉成龙!
  
      太子一出来,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慑人威仪,已经让之前蠢蠢欲动的一干人等尽都一个个噤若寒蝉地退了下去,并无一人胆敢造次。
  
      “久闻云公子大名,孤恨不得早日一见,不意直到今日才得以见到了云公子的尊容,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
  
      太子微笑道:“云公子的超逸风采,果然是冠绝天唐,独步天下!”
  
      云扬静静地观视着眼前这张脸,心下感觉竟是越看越不对味!
  
      因为他看着眼前之人,本能地回想起自己重伤时候,魂梦中所看到的那张脸。
  
      如果这张脸能够更成熟一些,更加的亲切一些,肤色更黑一些,眉毛不是这么浓的话,几乎就是老大土尊活生生显临在眼前。
  
      但就是这些并不大的差异,却营造出异乎寻常的不对味!
  
      云扬强自忍住内心的波澜,淡淡道:“太子殿下的皇家风范,才是更让云扬心折不已。久闻太子殿下乃是谦谦君子,求才若渴,待人接物,从无半分架子,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这才是真正的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
  
      太子殿下爽朗的笑了笑,道:“这天下乃是天下人之天下,所谓皇家,不过是替天巡狩,代万民做主的主持者而已,何来架子之说?云公子说笑了。”
  
      云扬哈哈一笑,道:“不过太子殿下这么拦住在下,却不知道又有何贵干?!”
  
      太子满脸尽是真挚的说道:“孤一直想与云公子一见,所以前日派人去请;没有想到无非却是误解了我的意思,对云公子有所得罪,此事于公子无错,亦怪不得无非,一切只怪孤没有把话说清楚。今日既然有缘相遇,孤自然要向云公子赔个不是,解释前事之尤。”
  
      说着,居然肃容站立,声音清朗道:“云公子,对不住。前日之事,全然是孤的不对。”
  
      一边,韩无非脸上悚然动容。
  
      虽然他心中另有所属,并非真的给太子卖命;但此际看到太子的这一番做派,却仍旧控制不住的心中感激。
  
      就算明知道太子爷是在装模作样、收买人心,但眼前所见的这份低姿态,作为一国太子能够装出来,却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端的能人所不能、忍人所不忍!
  
      云扬将身子一侧,道:“太子殿下这话却是言重了,便如太子所言,那天从头到尾就只是一个小小误会,何须如此的郑重其事,大张旗鼓。”
  
      太子脸上微笑,心中却自腹诽不已:小小误会?就是你那小小误会,让孤这几天里难受之极,文武百官看着孤的脸色,都是带着几分猜疑和揣测……
  
      几乎是将孤架在火上烤了。
  
      你这小小误会倒是说得很轻松,可是孤能不谨慎对待么?就是要大张旗鼓,郑重其事才能显得出孤的气度,和孤的全然没有坏心!
  
      腹诽归腹诽,面色仍旧蔼然,爽朗一笑之余又道:“既然云公子不见怪,那么,相逢不如偶遇,云公子可有雅兴与孤共饮一杯?”
  
      …………
  
    lt;我继续去写第四更!好久没这么拼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