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无解之毒!
    “但不管对他如何反感也好,这个太子虽然看来是因为养在深宫而不知道外间疾苦,但也还算是有几分城府的样子。”云扬心中想着:“且看他怎么做吧!”
  
      “最好是不要来烦我,但若当真是贴上来,我也正好顺水推舟。”
  
      ……
  
      秋府。
  
      跟云扬分开一共没几天的秋剑寒直接瘦了一大圈。
  
      云扬说的话是一回事,证实了皇帝陛下中了毒也是一回事。但是……这件事情到底事关重大,老元帅在和皇帝陛下商议之后,还是决定稳妥处理,总不能听云扬一个后辈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你说状况危急如斯,情况就这么危急了?万一是云扬夸大其词,只是在彰显自身的重要性呢?!
  
      这个方向无论皇帝陛下还是老元帅都有想到过,所谓功高莫过于救驾,帮助皇上舒缓状态与救下皇帝一条性命,那可是完完全全的两重概念!
  
      是以在云扬满心疑惑的那几天的时间里,玉唐第一神医来到了元帅府。
  
      圣手仁心游铁心。
  
      不过,世人却是尊敬地称他为:游三寸。
  
      三寸金针,度生断死。
  
      三寸之间,便可度人生死,断人生死,救人生死。
  
      老神医金针度世,妙手悬壶,济世救人已愈七十载,须发全白。
  
      此老乃是秋剑寒的结拜兄弟,亦是秋剑寒在这世上最信任的几个人之一。
  
      此次若非有秋老元帅的这层关系,仅凭皇帝陛下本人当真未必能够请动游老,纵然游老愿来,也不会来得这么迅速、
  
      此刻,皇帝陛下正自躺在面前床上,老元帅紧张地看着坐在床前的游铁心。
  
      游铁心此际的脸色沉重到了极点,天医问道心法全面展开,一股充满了生命力的独特玄气,在皇帝陛下经脉中持续游走。
  
      良久,游老收回玄气,轻轻叹了口气。
  
      随即,右手一挥,刷的一声,合共一百零八枚金针已然插满了皇帝陛下从头到脚。
  
      几乎就是这一瞬间的时间,皇帝陛下就变成了一只人形刺猬。
  
      游铁心深深地长吸了一口气,不过这片刻之间,神医脸上尽是细密的汗珠,就只是刚才这一瞬间的动针,便已经消耗掉了他超过九成半的玄气!
  
      若依常理,此刻的游老合该静坐调息,平复自身状态,瞬间消耗超过九成玄气,任何修者也不免元气大伤,就算游老所修炼的玄功更注重养生,也不例外。
  
      然而游神医却自强行提一口气,十根手指瞬间就化作了一团幻影。
  
      在皇帝陛下身上,不断的点,挑,拨,抖,颤……
  
      一百零八针与之搭配的一百零八种手法全然循环一遭。
  
      幻影突然消失,游铁心呼呼喘息更剧,却仍旧全无不怠慢,右手又自再现一根金,寒光一闪,无声无息地刺破了皇帝陛下左手食指指尖。
  
      嗡嗡嗡……
  
      原本静止不动的一百零八根金针在游老最后一根金针刺落之余,恍如应和一般地在皇帝陛下身上齐齐颤抖着,发出嗡鸣之声。
  
      随即,一道肉眼可见的黑线,顺着皇帝陛下的左手经脉,向着食指涌动而来,速度很快。
  
      终于。
  
      一滴黑血径自冲出体外。
  
      游铁心急速的用一枚只有手指头肚大小的小小玉瓶将之接住。
  
      金针陡然再颤,然而那黑线却蓦然停止,再无动静,不,如此僵持了片刻之后,居然又开始缓慢后退。
  
      再一瞬间之后,那黑线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肌肤亦恢复了原本的色泽,全无异样。
  
      金针持续的嗡鸣仍旧,但皇帝陛下的身体却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良久良久之后……
  
      金针彻底平静下来。
  
      游铁心此际气空力尽,浑身大汗淋漓,呼吸如牛,两眼视物都有些模糊了,这却是其在大量消耗自身玄气之余,又勉力支持持续施针的后遗症,老神医仍自强行控制自己,将皇帝陛下身上的所有金针一一取下,甚至来不及收进盒子,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汗出如浆,脸色惨白。
  
      刚刚取下来的金针,直接散落了一地。
  
      秋剑寒大吃一惊。
  
      急忙上前扶住,更将一股精纯玄气,徐徐渡入了游铁心的经脉。
  
      老元帅所修的玄功路数与游老迥异,无法在游老施针的时候输功相助,但老元帅功力精湛,于此际相助,虽然事倍功半,却总能稍补游老伤损的元气。
  
      半晌之后,游铁心终于恢复平静。
  
      皇帝陛下也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凝目注视着游铁心。
  
      眼神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黯然。他虽然努力的想要做出来毫不在意的样子,但,却又实在是做不到。
  
      纵然他是千古一帝。
  
      但,这重来自宫廷内部的毒害侵害,仍旧让这位雄才大略英明神武的一代帝王,感受到了切骨之刺,锥心之痛!
  
      游铁心终于睁开眼睛,眼神中,仍旧满盈着强烈的疲倦。
  
      “如何?”秋剑寒充满了希冀。
  
      游铁心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握住那个小小的玉瓶,浑身上下,开始冒出来白雾,天医问道的独特医道玄气,再次倾力发动!
  
      片刻之后,他放下玉瓶。
  
      秋剑寒与皇帝陛下注目看去,只见玉瓶中那一滴血液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乃是好几种颜色的一条条雾气,在玉瓶中氤氲。
  
      看着玉瓶中雾气的颜色光泽,游铁心的脸色越来越显沉重。
  
      “一共是十二种颜色……”游铁心终于确定毒素成分,却是先叹了一口气。
  
      “这……”老元帅纳闷道:“什么意思?”
  
      “若是此瓶中只得一种颜色,代表此人没有中毒,那是为人者应该拥有的颜色。而颜色越多,则说明……身上所中毒的种类越多。”
  
      游铁心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换言之,陛下所中的毒素非只一种,更属混毒之毒;该当是那种只服用一种或者几种对身体都没有什么害处、或者还有益处的药石物事,然而当这十二种药石物事,全部综合在一处,且经过长年累月融合之后,却演变成了现如今这种足以致命的可怕毒素……”
  
      老元帅和皇帝陛下的脸色同时变了。
  
      “这也就是说,陛下要经过最少十一道工序,才能够中毒;而且还必须是长年累月的服用,才会如此。”游铁心摇摇头:“在皇宫内院,怎么会有这等离谱的事情发生?匪夷所思,难以想象!”
  
      老元帅与皇帝陛下相顾无言。
  
      两人同时脸上变色,正是因为这件事情,以及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若是只有一处地方下毒,那么,还情有可原。但现在……十一处!
  
      这太可怕了!
  
      又或者说……太恐怖了!
  
      “至少十一种药石物事,若只单独一样,根本算不得什么,但,这十一种药石物事全数聚合在一起,所形成的毒素效能,竟是比号称天下最毒的无影之毒……还要可怕!以陛下修为,就算是不小心中了那无影之毒,只要救应及时,处理得当,犹有回旋余地,可是此毒……”
  
      游铁心叹息。
  
      秋剑寒的脸色猛的就变了。
  
      变得惨白。
  
      传说中的无影之毒,中之无影,无影无踪、无迹可寻,没有任何的发现就中毒了;此毒在全面爆发之余,会令中毒者浑身上下悉数化作一团烟雾,从此在这世上无影无踪。
  
      是为无影之毒。
  
      也是天玄大陆强者们闻名色变的剧毒!
  
      亦因此缔造了此毒在天玄大陆毒道的不二地位!
  
      然而即便是如此绝毒,竟也比不得皇帝陛下现在所中之毒?!
  
      这……
  
      “能治么?”老元帅声音在颤抖。
  
      连无影之毒犹有一定应对手段的玉唐第一神医,不会真的全无对策吧!
  
      游铁心脸上露出来心力交瘁的神色:“不能。”
  
      噗!
  
      秋剑寒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呆呆怔怔。
  
      “非但不能治,而且,还有一点……”游铁心道:“这种毒素之复杂,堪称已经去到了巧夺天工的地步,若是抛开立场,老夫对于此毒都要觊觎万分,然而正因为于此,单只是这份秘方,便绝不是等闲人物所能拥有!”
  
      “能够拥有这种秘方,而且能够使用的……”游铁心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老夫……无法想象……会是什么势力。”
  
      皇帝陛下的脸上一直古井无波,即便是此刻,仍旧一片平静。
  
      他静静地站起身来,淡淡道:“……死,朕并不怕。虽然有些可惜,但,命该如此,也只能作罢。”
  
      “只是此际唯一让朕感觉到锥心之痛的,反倒是那下毒的人。”
  
      皇帝陛下脸上露出来一种悲惨到了极点的笑容:“能够这么做、且有能力做到的那个人,必然是……朕最亲近,最信任的人……其中之一。”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玉唐!”
  
      “外有兵灾,内有巨奸;西方赤地千里,颗粒无收,大旱成灾;南方洪水滔天,百姓流离失所。眼看着这个国家就要支离破碎,朕,如何能放心就这么撒手而去,朕的这双眼睛,如何甘愿就此闭下!”
  
      皇帝陛下眼中,全是怅然。
  
      “当真无药可医?连试一试的余地都没有吗?”老元帅满眼尽是绝望的望着游铁心,只感觉一颗心都在颤抖。
  
      …………
  
    lt;五更!来几张月票吧。>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