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七十章 我们的!
    十月十九日!
  
      从傍晚开始,玉唐方面的大军开始动作,从四面八方而来,齐齐向着天唐城南门汇聚!
  
      便如是一道道钢铁河流,在向着大海,不断地聚集而来。
  
      人人脸色肃穆,盔明甲亮,纵使是士兵的衣袍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一个个大老粗,今天都将自己拾掇的干干净净、立立正正。
  
      甚至,绝大多数的士兵都刮了胡子。
  
      在接近南门的那一大片广阔地界的时候,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止步,又再度很是细心地互相检查一番,连战马马蹄上的尘土都擦了一遍,更不要说是自己的衣帽鞋子。
  
      然后才列着整整齐齐的队形去往规定好的扎营地。
  
      正西方,大军十万,整整齐齐,十员大将,率领队伍,成十列纵队,缓缓而来。大旗在长空风中猎猎作响,十面大旗,没有将领的本身旗号,都是四个大字。
  
      “玉唐西军!”
  
      随着一声虎啸也似的呼喝声骤起,一连串号角声突然整齐响起、久久不息。
  
      三军同时站定。
  
      轰!
  
      十万人尽都将手中长枪下顿,却就只发出一个整齐的声响。
  
      一声之后,唯余寂静无声、满场肃然!
  
      十位将军面对着高台上的各国将领,恍如视若不见,径自挥手下令。
  
      “我们的!”
  
      只是三个字!
  
      各自的纵队之中,各有五千人出动,去搬桌子,搬椅子,搬那些早已经摆放在中间、堆积如山的大量美酒。
  
      这十位将军下令的意思看似只是:“将我们的桌子板凳和酒搬过来。”
  
      然而高台上的所有敌国将领,却尽都是听出来了另外的意思。
  
      我们的!
  
      这里,是我们的!
  
      我们的!!
  
      只不过半个时辰,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响动,十万西军已经全数分列至各自的桌子旁边,平均十个人一张桌子,齐齐围着站立,不动如山。
  
      然后又是一声呼啸震空响起——
  
      “坐!”
  
      这一声恍如空中乍响了一个霹雳,却是十万大军同时大喝一声:“坐!”
  
      话音未落,声犹在耳,西军全员上下已然齐齐坐下,人人背脊挺直,坐的端端正正,包括领军的十位将军,全都是坐得规规矩矩,一丝不苟。
  
      坐下,就不再动!
  
      便如是十万雕像,悉数静止到了这里。
  
      十万西军所展现的精锐表现,令到与会的各国将领尽都是脸色微变、却又不得不在心下暗道一个“服”字。
  
      ……
  
      北方号角响起,同样的十万大军,如林推进。
  
      同样的十列纵队,十位将军!同样的盔明甲亮,同样的精神饱满。
  
      “玉唐北军!”
  
      旌旗招展,人人都是气定神闲,连马匹,也极尽从容。
  
      “我们的!”
  
      北军将领同时一声大喝。
  
      “坐!”
  
      同样的阵容,同样的姿势,同样的,大地上,又多了十万雕像!
  
      每一桌上,全都就只是放了一坛酒!
  
      足矣!
  
      ……
  
      南方,奔腾的声音响起,随即,停止;在收拾自己行装;随即,同样的十万人,十位大将,十列纵队;十万雕像坐下!
  
      ……
  
      东方。
  
      玉唐东军乃是铁铮的本军,亦是此会的主阵。
  
      随着呼啸秋风越来越显肆虐,因为那数十万动作而掀起的漫天尘烟,尽都被凛冽秋风卷上高空,却是显现出东方早已经列阵整整齐齐的十万铁骑!
  
      仍是一声号角响过,十万铁骑同时推进前行。
  
      同样的十列纵队,十位大将。
  
      铿锵的声音,越来越近,比之其他各军多出来的那十万战马,居然也保持了步调的完全一致;全然听不出一点杂音!那种厚重,那种凛然,那种视死如归的气势,就这么自然而然展现无遗。
  
      “我们的!”
  
      十位大将军同时一声断喝,那声音中,充满了自豪,充满了一种舍我其谁的豪情壮志!
  
      寒山河等人尽都站在高台上,默默注视、心下忌惮之意更甚刚才。
  
      作为当世有数名将的他们,敏锐地发现了东军与其他三面部队的不同。
  
      在将领们齐声大喝“我们的”这三个字之后,十万铁骑,同时挺起了胸膛,抬起了头!
  
      每个人的眼中,都散出着慑人的光彩!
  
      在这一刻,十万铁骑的眼中,全是狼一般的光芒。
  
      甚至,就连他们胯下的战马,也都因之变得狰狞了起来!
  
      “玉唐四方军队……果然是以东军最强!”寒山河悠悠说道。
  
      各国将领此际尽都是神情凝重,凝神观视着四面大军,一个个都在心中默默地与自己所率领的军队作出比较。
  
      玉唐四方军队合共四十万大军,整整齐齐规规矩矩,从傍晚开始,一直到凌晨,一动未动!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兵士们非但没有出现任何困倦之意,反而越来越见情绪激昂。
  
      而各国将领身处在玉唐四十万大军的包围之中;却也是一个个神色自若,不以为意。神色潇洒,尽显大将风度。
  
      凌晨时分!
  
      云扬这会正在云府休息;铁铮的婚礼,应该是出不了什么事情了;这几天里云扬忙的要死,这会还是赶紧休息一会儿正经。
  
      毕竟再过一会儿,还要去参加婚礼呢……
  
      不意此际却乍然听见大门口有动静,一个声音说道:“云公子!”
  
      这一声叫,登时让云扬的脑袋为之一麻。
  
      这……
  
      这不是铁铮的声音?
  
      在这个微妙时刻,这货作为新郎官,不去急着婚礼,他来到这里做什么?
  
      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但就算是真发生了什么意外,他也不该来这里啊,因为这里是天外云侯府邸,府中只有云扬,一个纨绔,再无他人!
  
      但铁铮终究是亲身来到,无论来意为何,云扬都不敢等闲视之,身形瞬动,呼的一一下子便来到了大门口,方墨非已经更早一步站在那里,正要打开大门。
  
      大门开。
  
      云扬循声看去,却见铁铮披红挂彩,高高的个子,就如同一尊铁塔,此际站在云府门前,满脸尽是认真。
  
      “铁元帅怎地这个时候来到寒舍……”云扬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吗?”
  
      铁铮闻言一愣,随即就知道云扬误会了,哈哈一笑:“铁某此来自然是邀请云公子,前去参加我的婚礼!共饮一杯喜酒。”
  
      云扬亦是一愣,傻不愣登的指着自己鼻子,有些纳闷:“你怎么会想到……来请我?”
  
      左思右想,似乎自己现在的身份,怎么也不应该有这种待遇才是。
  
      铁铮,铁大元帅,玉唐军方仅次于秋剑寒冷刀吟两大老帅的第三号人物,今天婚礼的新郎官,亲身前来,邀请一个名声在外的纨绔子弟去赴婚宴,这真是太给面子!
  
      铁铮踏前一步,一脸的感激,压低了声音说道:“三千万两,如何不值得上门请邀一杯喜酒!”
  
      云扬嘴角抽搐了一下,苦笑一声:“我就知道……那家伙大嘴巴守不住秘密!”
  
      这才是合理,以马公子那家伙,如何能撑得住铁铮的问话?自然是将自己卖了。
  
      云扬脸上苦笑,心中也是有些欣慰。
  
      自己一番心意啊。
  
      铁铮哈哈一笑,一伸手:“云公子,请!”
  
      ……
  
      此际,天唐城城头方向突然爆发出震撼天地的欢呼声。
  
      但见两队骑兵分作左右,同时纵马而出,大红地毯便如翻滚的浪潮;呼呼向前,宽有十丈,一路铺了过去,一直铺到高台。
  
      随即!
  
      铁铮纵马而出;在他身边,还有一匹马,上面,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正自紧张的骑在马背上;一双小手,紧紧地攥住缰绳,大红衣裙,头上还罩着大红色的蒙头巾。
  
      在那新娘身边尚有另一名女子,正是上官灵秀,身着一袭粉红色衣裙的上官灵秀,在英气勃勃之中,尤多了几分婉约。
  
      而陪伴在铁铮这边的男士,却是云扬,云大公子此际身着的仍旧是其近乎标志性的那身紫衣,骑在马背上,也很有些热血沸腾的款。
  
      新郎新娘伴郎伴娘同时出现,自然引起一阵阵的震天欢呼。
  
      在旁边的一位年轻英俊的副将满眼尽是嫉妒地望着云扬。
  
      说起来,眼前这一幕倒也颇有几分因缘;让上官灵秀当伴娘,可是铁铮亲自去上官府求了老夫人好几次才求得来的缘法;其间,还有秋剑寒和冷刀吟也去帮忙说项,这才得以促成;但是让云扬当伴郎……却是实实在在的临时起意。
  
      铁铮对于云大公子的大手笔送金,真真的满心感激,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答谢,直至刚才忽而灵光一闪,云大公子最脍炙人口津津乐道的地方就是纨绔,但凡是纨绔就没有不爱出风头,而当前仅次于自己这个新郎官的风头,再莫过于当自己的伴郎了吧?!
  
      于是乎就临阵换将,将早已预定当伴郎的那位副将给撤换了……
  
      要知道那位副将亦是大好青年、军中颇有名气的后起之秀,更是追求上官灵秀已经追求了好几年,如今有这么一个机会与心中的女神共同走上婚礼高台的莫大机缘;虽然是借了铁铮婚礼的光,但怎么也觉得激动莫名。
  
      不管是谁的婚礼,但,毕竟我们并肩出现在了婚礼上是吧?以后万一追求不到,这段记忆也足够美好不是……
  
      谁能想到,临了临了,眼看马上都要举行仪式,铁铮通知他换人,他的莫大机缘被横空出现的云扬抢走了……
  
      那副将能不怨念深重吗,此际当真是欲哭无泪,情天遗憾。
  
      …………
  
    lt;提前更新。我从今天下午开始码字,一直码字到明天,看看能写多少。明天我想爆发……但素又怕你们不给我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