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生死九杯酒
    “第五杯酒!”
  
      铁铮虎目一扫:“敬玉唐所有战场上伤残的兄弟!”
  
      “身虽残,志未残;若有战事,还能披甲!这些兄弟,每一个,都是好样的,每一个,都是英雄!”
  
      “兄弟们,我铁铮敬你们!干杯!”
  
      “大帅……”在每一个残兵家庭里,每一位残兵都是热泪盈眶,无论身负何种残疾,无论能不能饮酒,该不该饮酒的,尽都捧着一碗英雄血,流着泪,将酒一饮而尽。
  
      一时间,只觉心中壮怀激烈、感慨万千。
  
      “第六杯酒!”铁铮震声大喝:“敬,九尊大人!”
  
      铁铮一饮而尽。
  
      所有军人,亦告同时敬礼。
  
      此际,各国名将却都是心头一震,还有在台后的云扬,心中也是一震。
  
      “第七杯酒!”铁铮大声道:“敬天下英雄!敬八方敌军!敬,普天之下,所有的,还在战斗的军人!”
  
      寒山河等人同时跨步而出,大陆所有名将,并肩而立,面色肃然,恭领这一杯酒。
  
      “干了这杯酒,战死毫无怨念,战胜应有荣光;兄弟身为军人,便是钢铁脊梁!醉卧沙场含笑;马革裹尸何妨!今日举杯共饮,明朝刀剑相向;天下军人宿命,你我共同担当!”
  
      寒山河的声音,饱含感情,抑扬顿挫,声传千里。
  
      北风卷大旗,呼啸天空。
  
      万众肃穆,久久无声。
  
      各国名将,各国将士,同时举杯!
  
      一口饮尽之余,无数人泪光闪烁。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有人开始随之低声念诵,而跟着一起念诵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众,到了最后,直接就是四十多万人同时大声念诵。
  
      人人皆是神光湛然,各个尽都神情肃然。
  
      “……战死毫无怨念,战胜应有荣光;兄弟身为军人,便是钢铁脊梁;……醉卧沙场含笑,马革裹尸何妨;今日举杯共饮,明朝刀剑相向,天下军人宿命,你我共同担当!”
  
      声音如同滚雷,在大地上半空中滚滚向前。
  
      “第八杯酒!”
  
      铁铮大喝:“敬,普天之下,战死沙场的军人兄弟!此一杯酒,共荣耀;此一杯酒,泯恩仇!此一杯酒,来生再聚为兄弟!此一杯酒,来生再战再为敌!”
  
      轰!
  
      整个现场,至此整个燃了起来。
  
      无数人扯着嗓子大叫:“来生再聚为兄弟!来生再战再为敌!”
  
      一个个声嘶力竭,一个个两眼通红!
  
      寒山河等名将也是红着眼睛,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感受着炽热的酒力,在血脉中奔流,寒山河等人也是一阵热血沸腾!
  
      这,是军人的酒!
  
      这,才是军人的酒!
  
      这半辈子以来喝过的酒早已不知道多少,但,唯有这一次,才感觉,这酒喝到了心里!
  
      不管是生是死是伤是残……只要曾经军旅、只要曾经疆场,不论现在在还是不在,军旅的所有兄弟,大家,都有份!
  
      “英雄血!”寒山河拿过一坛酒,凝目注视好久,长叹一声:“好酒!”
  
      倒了一碗,眼睛一闭,两颗泪珠沁出眼角,一饮而尽:“当真是好酒啊……”
  
      “以后,这英雄血便是我东玄军中专供!”寒山河下定决心:“不管那帮混蛋想什么办法,但,我以后军中用酒,就只喝这英雄血!”
  
      “因为,这才是天下军人,该饮的酒!”
  
      “生死胜败所有军人,共喝一碗酒。”
  
      “同有英雄血,同流英雄血;同饮英雄血,才是英雄血!”
  
      另外几位老将,也都觉回味无穷、余韵无尽。
  
      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位高权重之辈,一生之中喝过的美酒,当真是数不胜数、难以数计。今日这英雄血的酒,虽说非是凡品,但骨子里也不是什么太上档次的级数。
  
      但,所有人对这个酒都是赞不绝口,回味无穷。
  
      因为喝过这顿酒的人,都不禁生出一种感觉:以后再与军中兄弟喝酒,若是不喝这英雄血……还有什么意思?
  
      “第九杯酒!”
  
      铁铮闭了闭眼睛:“敬,敬天下的军人妻子,天下的军人母亲。同时,也敬我妻子,我也想,与我妻子天长地久,我也想,夫妻二人一同老去,坐看儿孙满堂,我也想,天下太平,人人安康、家家美满。”
  
      军人们突然静寂了下来。
  
      “但我未必能做到;我是一个玉唐军人。国家风雨飘摇,我不知何时就会突然上战场;我不知道何时,就会永远的倒在战场上。”
  
      铁铮仰起头:“但我心不悔!这杯酒,敬我新婚妻子,敬普天之下,所有军人家属!你们,辛苦了!我们活着,你们提心吊胆,望眼欲穿;我们死了,你们苦苦煎熬,撑持家庭,无论我们生死,你们都是最累的人、不但身累,更是心累!”
  
      “敬你们!”
  
      铁铮一仰头,一饮而尽!
  
      这一次,他并没有发出号令,也没有事先演练;但,所有台上名将,所有老帅,所有的将士,又再度齐齐站起身来,同时敬礼、同时举杯、一饮而尽!
  
      “敬,普天之下,军人家眷!”
  
      秋风呼啸着在高空掠过,除了呼啸风声之外,四野一片静寂。
  
      上官老夫人长长叹息,看着高台上,穿着大红衣裙的新娘倩儿羞涩地依偎在铁铮身边,脸上全是幸福满足与值得。
  
      不由得轻轻闭上了眼睛。
  
      傻闺女,只怕你已经会被这番话感动,觉得自己找了一个有担当对自己体贴的好夫婿。但是,你却没有听出来,铁铮这番话,说的全都是真话。
  
      更多的……是愧疚啊!
  
      ……
  
      至此,这场新婚典礼仪式算是告一段落。
  
      皇帝陛下和上官老夫人等人,尽都先一步离开了。
  
      还有四方兵马,也都次递撤离。
  
      新郎官铁铮铁大帅,手里拿着厚厚一大把银票,有一种一下子成为大富豪的微妙感觉。
  
      来贺喜的将军们前来喝酒,又明知道铁铮这军人盛事办的艰难,岂能空手而来?
  
      哪怕是敌人,但就这份贺礼,却是谁也不会少,而且还不会少给。
  
      纵使送出礼金最少的东玄帝国,也给出了足足两百万两银子的酒钱!
  
      “这都是军中同僚你一分我一两凑得,与家国立场无关!只是军中男儿,庆祝铁大帅婚礼,自发凑得酒钱,不得拒绝。”
  
      “今日能够饮到这杯酒,于我们是幸事,却更是叨扰,这光沾了、自然也该有所回报;所以说,铁大帅若是执意不收,便是故意为难我等,难道说是想让我们欠下这份人情,他日战场之上,借此取机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堪称是软硬兼施,铁铮真的没法了,铁铮沉吟半晌,终于接过礼金,却自慨然道:“今日共醉,情谊就止于今日,日后疆场相见,仍是你死我活,不存余地,这才是军人本色。”
  
      最终,铁铮手里收到了合共超过两千万两银子的礼金,秋冷两位元帅一番商量之余,命铁铮自行留下两百万,而剩余的九成礼金,一半归入国库,另外四成则分给了伤残和烈士家眷。
  
      “干嘛还要给我,我要这么多钱有何用?!都分出去,岂不可以救助许多伤亡军士!”铁铮对于这个结果显然很不满意,大声嚷嚷不已。
  
      秋剑寒怜悯的看了看这个愣头青,叹口气。
  
      那边,铁铮的老丈人吏部尚书脸色铁青,目光森然的盯着某人;甚至连新娶的新娘子,也自满眼紧张地望着铁铮。
  
      拿出了酒钱,然后又采办婚礼一应所用,还要包括边关那边的许多东西,现在铁铮的身家,说句好听是捉襟见肘,说难听一点,根本就是一贫如洗、穷光蛋一个!
  
      这个形容可一点不掺假,若是当真按照铁铮分配礼金的方法,那这货回去之后,当天晚上吃饭问题就得去各位将军家里打秋风解决,要不就是舔着脸蹭媳妇的嫁妆填饱肚子……
  
      也亏了这货一直到了现在还在喊:我要这么多钱有何用?
  
      “让你拿就拿着,你他么的费什么话!”秋剑寒一瞪眼。
  
      铁铮脸上抽了抽,将银票接过来,拿在手里,很是觉得烫手,赶紧又塞给了新娘子:“夫人,以后在家,你管钱。”
  
      倩儿顿时面红过耳,心中暗道一声,好一个混货,当着这么多人就把家庭大权拱手相让……
  
      可是,我心里怎么就这么的欢喜呢!
  
      倩儿嫩手抓着银票,满脸通红的低下头去。
  
      “哈哈哈……”
  
      不分敌我,各国将军见到此情此景无不都一阵大笑。
  
      “第一天新婚,就将财政大权交出去了,哈哈,今后妻管严阵容之中,又多了一位绝世统帅!值得庆贺、端的可喜可贺!”一干老货笑得见眉不见眼,纷纷自掏腰包,又以个人名义,给新人贺礼。
  
      每个人都祝福诚恳,情感真挚。
  
      倩儿和铁铮礼貌的一一道谢,全都收下。
  
      大家都笑的非常开心。但是,不管是那一个,心里都很清楚,别看现在的气氛如何融洽、好像顷刻如故的交情一般,但一旦转过身去,这些人在战场上再度彼此面对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手下留情。
  
      …………
  
    lt;整整一夜,就写了这些;大家先看着,别忘了给几张月票推荐票。
  
      我先去睡会觉,下午起来再写。晚上应该还有。>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