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败坏名声
    现在某黑锅之黑老元帅正在皇宫里,唉声叹气。
  
      “谁能想到这些家伙居然没有在铁铮婚宴结束之后的第一时间离开,居然留了下来,他们想要干什么?目的绝不单纯,必然另有用心。”
  
      此刻的秋剑寒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在笼子里转来转去、张牙舞爪,直欲噬人。
  
      “这一点,岂不是早就在我们的计算之中么?”
  
      皇帝陛下有些失笑的看着秋剑寒;“他们好不容易来一次,或者还可能是他们仅有一次进入玉唐国都的机会,又怎么可能就这么双手空空的回去?”
  
      “这些人亡我玉唐之心不死,肯定要有动作,多半是要物色暗桩、安插眼线,最少最少也得是窃取情报。”秋老元帅一脸不忿。
  
      “任由他们去吧。”皇帝陛下很是看得开:“咱们玉唐现在千疮百孔,他们的细作早已遍布了整个玉唐;又有什么情报是他们不知道的?”
  
      “任他们施为,又能更多几分损害?朕倒是希望,他们在这里呆得久了,若是当真不想回去了,就此在这里安家落户,安居乐业;才是好事。”
  
      皇帝陛下心宽到这等地步,也是让老元帅一阵瞠然:“不得不说陛下想得实在是太美好了,连我都不敢有这样的奢望,这得多大的脑洞啊!”
  
      皇帝陛下哈哈一笑:“总而言之一句话,随他们去,不过,他们别人没有点名,出人意料的点了云扬陪伴,让朕都不禁有些好奇,这帮将军能被云扬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说起这点,老元帅登时就是有些想笑:“据说那臭小子提出来要给他们包个妓院,让所有人在里面大嫖十天……”
  
      “妓院……大……大嫖十天……”皇帝陛下的眼睛一下子瞪得圆圆的,突然连声呛咳:“咳咳咳咳……哈哈哈哈哈……他么的!这个小子的为人处世之道,哈哈哈……端的是大快朕心!”
  
      一时间,皇帝陛下笑得前仰后合,突然发现秋剑寒瞪着眼睛看着自己,顿时想起自己刚才那句话很是不妥,作为一国之君,居然爆粗口……
  
      这也太有损为君形象了。
  
      急忙补救道:“朕实在是感觉很意外,忍不住就想骂几句他么的,就是痛快痛快嘴……”
  
      噗!
  
      皇帝陛下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秋剑寒顿时也绷不住了,哈哈大笑:“陛下这三个字正是道出了老臣的心声哈哈哈……”
  
      “老臣只要一想到寒山河逛妓院的样子,就想哈哈大笑,我真希望云扬更能耐一些,让寒老儿真个去大嫖十天……”秋剑寒一脸的幸灾乐祸。
  
      ……
  
      不过,老元帅与皇帝陛下的期许起码在今天是会失望的。
  
      因为云扬已经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九尊府而去。
  
      这一路之上,云大少大展舌灿莲花的口才,不断地介绍沿途景色、侃侃而谈,信手拈来,如数家珍,就算他介绍的打开方式很是与众不同——
  
      “看到这座房子了么?这房子可是大有来历滴;当年,太祖陛下建国,这里,就是当时的丞相的老丈人的小舅子的姐夫的小姨子的姘头住的地方,为什么这么出名呢?实在是因为,这位丞相的小舅子的姐夫的……”
  
      听了这么一串曲折介绍的战歌再也沉不住气,怒道:“这位丞相的小舅子的姐夫,不就是那时候的丞相大人?丞相的小舅子的姐夫的小姨子,不就是丞相的小姨子?这么简单的关系你饶了八个圈……小姨子的姘头……”
  
      云扬这个始作俑者居然被战歌的复述给绕晕了,眨眨眼才道:“咳,这事儿,有些复杂,你记忆力真好……”
  
      众人都用鄙视万分的目光看着他。
  
      “看看哪里,看到这棵树了么?你们看,那么的盘根错节,树冠宏大,这棵树的来历可就更大了,传说,当年这棵树可是得道的树精;在此地保佑一方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有呼风唤雨、移山倒海之能,但你们可知道,这棵树在这一百多年里,经历过多少次雷劈吗?”云扬一脸神秘。
  
      “多少次?”那黑脸少年不想理他,但却忍不住要问问题、
  
      “一次都没有!”云扬正色道。
  
      “……”黑脸少年瞪着眼睛如欲吃人。
  
      “这么大的一棵树,这么多年下来居然一次都没有被雷劈过……”云扬道:“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让人惊奇的事情。”
  
      一个满脸胡子将军不满的反驳道:“这棵树充其量不过碗口粗细,说是有十年树龄都算是多数了,谈何经历了百多年风雨……再说了,就算是拥有百多年树龄的树也算不上是古树……你小子这般东拉西扯的想要干什么?”
  
      云扬故意低声道:“你们看……就是街口那个人,一脸猥琐,看到咱们立即闪身而走、行迹万分可疑……那是不是东玄帝国派来的刺客?想要籍此制造争端?我们可是要为各位的安全考虑,万万不容有失……万一各位在我们玉唐帝国出现什么三长两短身首异处,啧啧……那就是两国邦交的大事情啊。”
  
      一干将军尽都是一头黑线。
  
      这个混蛋咒人还真是狠毒——随便一个普通人看到这么多大佬结伴同行,第一反应肯定就是赶紧躲开,怎么在你嘴里就变成了刺客,而且还扯出我们三长两短身首异处了,之前说我们什么时日无多、还要上路云云,我们都忍了,看这架势,分明就是玩上瘾了……
  
      “你才三长两短!”
  
      “你才身首异处!”
  
      “你小子才时日无多,这就该上路了!”
  
      有些脾气暴躁的将军已经开始骂了起来。
  
      “你们骂我!你们居然骂我?”
  
      云扬勃然大怒:“我好心好意为你们当向导,事无巨细的照看,自问尽心竭力,只盼睦邻友好,不想你们居然骂我……你们还有没有良心,还有没有一点身为客人的自觉?还有没有一点……”
  
      各国将军一头黑线,骂你?到底谁先骂的谁?顿时就有几个脾性暴躁要冲上去理论。
  
      “你们骂我!”
  
      “我晚上不带你们去妓院了!”
  
      “我还实话告诉你们,你们想要去妓院,就此没门了!”
  
      “我憋不死你们!”
  
      “我非但不带你们去妓院,我还要在你们饭菜里下春药!下了春药还要叫几个姑娘来跳舞,就不让你们碰得到!”
  
      “敢骂我……”
  
      “敢骂我就要承受后果!”
  
      “后果那是很非常相当特别的严重滴!”
  
      “打死也不去了,你们在房间里互相玩吧!菊花残,满腚伤去吧!”
  
      “居然敢骂我……还有没有点道理、公理、天理了,端的岂有此理,将老子的一片好心当作了驴肝肺……本少爷一腔热忱,好心好意给你们找妓院……你们不思回报就算了,居然还骂我!”
  
      云扬口齿伶俐,别人说一句,他那边至少已经回说了三句、端的嘴炮了得。
  
      一口一个妓院,一口一个憋死你,说的这些位高权重的将军们一个个都好像是憋了多少年的老光棍,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一时间大路上骂声震天,大家齐齐开火,彼此对骂。
  
      一干将军心中愤愤,他么的我们万里而来,就为了来你们玉唐逛个妓院?
  
      这混蛋小子的说词简直能把死人气得在棺材里蹦蹦跳!
  
      路人无不侧目,看着这一群衣着光鲜分明是大佬的家伙都在粗言秽语,一口一个妓院,一口一个妓女,一口一个春药,一口一个菊那个花……
  
      真真是不堪入耳!
  
      端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云扬面对群骂,丝毫不见示弱,舌战全大陆将军,左右开弓,逮谁骂谁;骂不过的就直接一句:我不带你去妓院了!我憋死你!让你们自己玩自己,菊花残、满腚伤!
  
      这句话简直是神来之笔,只气得在场一干将军们青筋暴跳头晕目眩。
  
      尤其是到了最后,云扬更上升到地图炮模式:“你们这是如何了?一个个的就想像要吃了我一般……难道你们这几个国家的当官的将军们就只想着女人了?你们除了女人还有点儿别的追求么……就不能自己稍稍解决一下吗,就算自己做不到,请身边人帮手也行啊!”
  
      “怪不得你们年年都和我们打仗,骨子里就是因为我们玉唐的姑娘长得漂亮是吧?你说说你们,在自己的国家都没找到媳妇吧?要不怎么一听说铁帅娶妻,就巴巴的赶过来了,原来是为了过过眼瘾,现在是不是对我们铁帅羡慕嫉妒恨啊,我现在真真是看清楚你们这些人的真面目了,大陆名将,真不愧是大陆名将,这嘴脸,心思诡谲,远超凡人哪!”
  
      所有匆匆而过听到一言半句的人都是心头一阵阵的愤怒。
  
      这些家伙居然会生出这等……心思!
  
      哼……
  
      众人脑补之下,所有外国将领就全成了憋了十几年的色中饿鬼、还是荤素不忌、什么都可的那种……端的龌龊!
  
      更将之一传十十传百的传播出去……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