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们跟我们没法比
    寒山河沉默了良久之后,才终于沉声说道:“刚才,诸位可有发现什么吗?!”
  
      身边,三位老帅默然点头。
  
      发现啥了?
  
      云扬心下不禁疑惑,连我都没发现有甚古怪?
  
      你们倒是看出来了?
  
      倒要听听你们看出了什么!
  
      寒山河道:“刚才,老夫仔细观察,笼罩再九尊府的浓密云雾始终存在,这一点,或者可以忽略;因为,九尊府自始至终,始终就是这样子,无论变故前后都没有什么改变,大抵是九天阵的根基所在,亦有最大限度遮蔽视线之意。”
  
      “然而刚才雷电纵横,血光闪耀,风声凄厉,乃至大火冲霄,合力围剿侵入之人,固然触目惊心,丧魂动魄……”
  
      寒山河很谨慎的低声说道:“但,其余诸如土,水,木,云,金……等诸相之威却都没有出现助战,这内中喻义就耐人寻味了……”
  
      寒山河这句话普一说出来,在场所有人都是目光猛然一闪。
  
      “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九尊之中,还有四个人活着?”寒山河感觉自己的声音也干涩了起来:“雷尊,风尊,血尊,火尊,这四尊尚存于世!?”
  
      “没有出现的那些能量,就可以理解为……那些,都已经死了?”
  
      所有人同时一阵静默。
  
      就算这么理解,九尊,也最少还有四个人活着啊。
  
      就只是这四个人,也足以撑起玉唐了。只不过,他们现在在哪里?
  
      ……
  
      沙沙的扫地声又再度响起,那些老兵又开始一如之前一般的一丝不苟清扫;其中一把大扫帚已经快要扫到了众人脚下。
  
      “看完了吧?看够了么?”那位老兵拄着大扫帚,眼中乃是一片嘲讽,蔑视,淡淡道:“若是看完了,就赶紧走吧。若是还想再探,也请赶早,你们走了之后,我们还要将这片地清扫一下,还要用水刷干净。”
  
      云扬纳闷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这片地,脏了,被玷污了。”老兵淡漠的说着,又自开始用力扫地。
  
      脏了?玷污了
  
      大陆名将们登时一时哑然。
  
      我们不过只是在这里站了站,怎地这块地就脏了?玷污了?
  
      这是什么说法?
  
      难道是被我们玷污了?!
  
      众人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却见几个独臂汉子正自拎了几桶水,随着哗啦一声径自冲在众人刚才站过的地面上。
  
      随即,七八个老兵俯下身子,用力揉搓地面,仔细清洗着。
  
      跟着,又是一桶水……
  
      一干将军眼中都露出怒火,这……欺人太甚!
  
      云扬悠悠说道:“无谓少见多怪,这就是玉唐人对九尊大人的尊敬,这份尊敬,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九尊大人们纵然现在不在了,但,这里,仍旧不容任何人亵渎,依我说,光是泼水净地,已经是对你们最大的客气,没直接上去干你们,真真是莫大的容忍了,人哪,千万要知足,知足者常乐,不足者……嘿嘿……”
  
      云扬抱着手臂,满面尽是傲然地对着面前包括寒山河在内的所有将军,嘿然道:“各位将军大可扪心自问,谁可以有自信,谁敢说一句,在他死了之后,仍旧会有这么多人,能够为了他这么做?”
  
      “有没有人有这个自信,敢说在他死了几年之后,仍旧有这么……嘿嘿……”
  
      云扬并没有说下去,只是以一声冷笑,结束了自己的话。
  
      彼方阵营中的几位将军,突然面红耳赤。
  
      看着云扬的睥睨目光,纵然是那几位老将亦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无地自容的微妙感觉。自己这一生的成就,与眼前沉默的九尊府相比,真的就只是太仓一粟,无可比较。
  
      “九尊当然足够厉害的,要不然我们这些人也不会专门前来拜祭。”
  
      那黑衣少年冷冷看着云扬:“但是,你骄傲个什么劲?看你这神态,简直就跟自己是九尊之一似的。”
  
      “我们先来说你第一个问题。你说,拜祭。”
  
      云扬一脸嘲讽:“小子,原来你们家拜祭祖先的时候,都先要琢磨怎么挖掉?又或者是请动大能者对祖宗坟墓来一番试探是么?真没想到列国的风俗竟与我玉唐相差如此之远,今日竟是又多开了一次耳界,此行不虚,此行不虚!但你们那种拜祭方法,会不会太不尊重你们的先人了呢,反正我的子孙后代要是敢这么招待先人,打不死就算是他好彩,”
  
      黑衣少年登时语塞,满脸通红,目中如欲喷出火光:“……你!”
  
      “我什么我?”云扬毫不留情说道:“反正我就是一个导游,还要禁止我说话吗?!这可抱歉了,你可以不管我吃饭,但想要不让我说话,绝对不行啊?”
  
      “还有啊,我骄傲,那是因为,九尊在玉唐!是玉唐人!你何妨问问那些个老兵,他们是不是跟我一样的骄傲,我们和九尊一样,都是玉唐人。”
  
      云扬仰起脖子,道:“而且,玉唐可不仅有九尊,还有上官将门!还有忠魂堂!”
  
      “你们有什么?”云扬快意的笑一声:“我们尊重英雄到这等地步,发自我们的真心;但你们几个……呵呵,我就不说了……”
  
      黑衣少年怒道:“你说下去啊!我们怎么了?”
  
      “你们?自家人最知自家事,真想让外人侃侃而谈吗?”
  
      云扬冷冷道:“罢了,我本不想揭开你们的伤疤,但是你既然这么想听,那我就说。”
  
      他顿了顿,道:“就先从你们东玄帝国说起好了,嗯……索性就先从你们的一代军神寒山河说起吧,他可是你们东玄人的骄傲了吧?可惜这位于东玄功绩如山的寒大元帅对于我们来说,却是血债累累的大仇人!可是呢,你们的寒大元帅,现在在你们国内被皇室猜忌到了什么地步呢,这个真的要我说吗!?”
  
      云扬淡淡道:“不说别的,就只说寒大元帅一朝不测、一命归阴,且不说能不能拥有我们这边上官将门或者九尊这样的待遇,我就只问寒山河大帅一句:当你百年之后,你认为你的家族还能存在几天?”
  
      “你敢跟我说句内心的心里话吗?”
  
      云扬目光如刀,言词亦如刀,当真是刀刀见血、直指要害
  
      寒山河脸色一阵发白,半晌无语,因为云扬的这句话,赫然是说到了他的痛处。
  
      寒山河若是死去,家族失去了这把擎天大伞,恐怕……覆灭只在旦夕之间。这是整个大陆都看得到的,根本无法否认。
  
      云扬不等寒山河回答,转头又看向另外三个国家的老帅:“天赐帝国萧云天萧元帅,您认为,你在天赐帝国的地位处境,与寒大元帅相比可有什么不同么?或许您可以自信的说,您的处境比寒大元帅要强,但,这个强,到底能强是几何?有没有一头发丝?”
  
      萧云天白须颤动,亦是无言回应。
  
      “那边晕倒的老元帅,是大元帝国的吧,您的处境肯定要比寒大元帅或者萧元帅要好,应该是要好太多……”
  
      云扬淡然道:“现在大元君臣相得,足堪无忧;但,这个无忧貌似也是有限度的,又或者说是暂时的,因为本公子听说……大元帝国的皇帝陛下为人精明、老当益壮,几年前还添了一个小公主,但如今终究七十五岁了吧?前前后后貌似废了三四个太子了,现在的太子,也已经当了十几年太子,好像快四十了……据说对大位挺着急的。”
  
      云扬淡淡的说道:“以上都只是皇室内部之事,原本与老元帅无涉,但我还听说,老元帅与这位没有成为太子之时的太子殿下,曾经有过龌龊;当时……还是皇子的太子殿下看上了老元帅的孙女,老元帅坚决不同意;到后来,贵孙女却在一次出游之后,莫名其妙的回家自尽而死……据说老元帅为了此事,闯进皇宫,将当时还是皇子的太子殿下打成昏迷……”
  
      云扬道:“就不知道,这位太子殿下登基之后,老元帅一家,能有多少好果子吃,或许那位太子殿下英明神武、不计旧恶,那也不是不可能的是吧……”
  
      “其实这些八卦,也没个真凭实据,我原本不想提起,也不该提起。但你们为何要如此对待我们国家的英雄?那可就怪不得我了,总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吧!”
  
      云扬的目光看在最后一位老元帅身上,淡淡道:“阁下想必就是紫幽帝国紫元帅当面了吧,我之所以最后才说您,实在是因为您的处境最是安稳,基本没啥可说的;毕竟紫元帅身具皇家血脉,又是皇帝陛下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当真可谓安稳如山。不过呢……有些事情,老元帅,是否用我直白的明说呢?”
  
      紫元帅咬了咬牙,道:“那就不必说。”
  
      云扬转身,看着九尊府,淡淡道:“我们玉唐帝国;皇帝陛下春秋鼎盛、更有一身深湛修为,再怎么说,再执政个三十年也只如等闲;你们那边的事情,在我们这边基本不会发生,这一点,几位总无能否认吧?”
  
      “另外,这一百多年来,玉唐帝国军方大将,每一代都是掌握军权,在帝国将军手中的兵权,超过七成。但,历代皇帝何曾怀疑猜忌过任何一人?”
  
      …………
  
      <订阅是作者的命脉,还是希望有条件的兄弟姐妹,能够订阅支持。感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