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九十章 将门之仇!
    王玉堂脸上露出来惭愧之色:“最初并非是结义兄弟……而是,当初元帅呕血而死,元帅之子派遣国内高手,潜入玉唐,绑走了上官无敌的妻儿……”
  
      此言一出,各国将军都是露出来鄙视之色。
  
      战场决杀,无所不用其极,任何卑鄙手段都可用,都能用,向来胜者为王,然而最忌施展战阵之外的盘外招,掳人威胁之法,乃是最下乘亦最不入流的下作手段,任何将领一旦施出此法,无论他之前有多少风采,是役取得了何等战果,此后又有如何功绩,都再无资格列入大陆名将之林,累及妻儿,乃是兵家大忌!
  
      而以如此卑鄙手段,对付一代英雄,更是令人发指、齿冷不已!
  
      “上官无敌得信,若是如约冲阵,最终死于阵中,则放回他的妻子儿子;若是能够救得走,前仇也就此作罢。但是……上官无敌的妻子在知道自己被用来要挟丈夫之后,立即自尽而死;怀中幼子,也被那女子亲手杀死!”
  
      “当时那女子说道:卑贱之命,怎地我夫君万一;夫君冲阵,必死无疑,我若去,留子存活,待他长大成人,知道父亲乃是因他而死,也要惭愧终生,不如就跟为娘一道共走九泉。今生娘对不住你父子,愿来生,能补偿。”
  
      “说罢杀死爱子,旋即自尽身亡,唇边尤自笑颜。”
  
      “上官无敌冲阵到后来,终于得知妻儿已死的事实,伤心万状,这才决意战死于万马军中,只因,他自己也不想活了……”
  
      一侧。
  
      上官灵秀冰冷的声音说道:“无敌先祖逝去,乃是上官家一大耻辱;从那之后,上官家族发誓,若不能报此血仇,了此因果,便一直以供奉结义兄弟之名为掩!”
  
      “只等血仇得偿,祖母与小叔祖灵位才会回归。这是无敌先祖临死之前,以丹田之气立下的血誓,上官后人,谨记于心!”
  
      众位将军登时齐齐一阵肃然。
  
      “也是从那以后,大陆军人才立下了一个新的规矩,战场如何厮杀,施展何种手段,都属应有之义,但不得以盘外招为难对手家眷妻儿!”
  
      上官灵秀的声音,如同一串冰珠洒落地面。
  
      云扬在一边问道:“如何才算是报仇?”
  
      紫幽帝国老元帅王玉堂黯然闭上了眼睛。
  
      上官灵秀淡淡道:“当时的紫幽帝国元帅,乃是紫恒忠;在他死后做下这等下作事情的,乃是他的儿子紫毅成;后来紫毅成发动兵变,将当时的紫幽帝国皇帝赶下宝座,自己一家,成为皇族……一直延续到如今……”
  
      “若说了结此仇,须得将紫幽帝国灭国,将紫幽皇族斩尽杀绝,才算终结!”
  
      紫幽帝国元帅紫元龙脸色变幻,难看之极。
  
      他亦是紫幽帝国皇家血脉,面对这一段掌故公案之时,也不禁心中动荡。
  
      上官灵秀看了看他,冷冷道:“紫元帅可以放心,我们不会在你在玉唐的时候对付你;要杀你,亦需在战阵之上;覆灭紫幽,也要堂堂正正的打破紫幽阵,冲进紫天城,堂堂正正,在天下英雄见证之下,铲除你们紫皇氏的所有血脉!”
  
      上官灵秀淡淡道:“大陆军旅恩怨,各国公认的,就只剩下了先祖这一桩!其他的,无论生死胜败,尽皆无恩无仇!”
  
      “后来所谓的无恩无仇,无敌一诺;便是由此而来。”
  
      上官灵秀的脸色很是平静冷静。
  
      但云扬闻言之下,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将紫幽灭国,屠尽皇族!
  
      这个仇……貌似很难报啊。
  
      云扬从来不是一个妄自菲薄之人,甚至可以说很狂,自视极高,但说到能凭一家一族灭尽一国皇室,云扬暂时还没有这样的规划,毕竟是太难了一些!
  
      “上官家族,世世代代,不死不休,必将完成这个心愿,纵使一切代价,也要让无敌先祖一家,地下团聚,九泉聚首!”
  
      上官灵秀说完,淡淡道:“我们上官家先祖,凡是位列在面前牌位的,十之五六,都有这么一段无敌故事……各位若是要一个个参拜,缅怀;恐怕……时间未免拖得太长了。”
  
      这显然是在下逐客令了。
  
      但,面对上官家族的逐客令,就连寒山河,也绝对不敢说半个不字!
  
      那密密麻麻的牌位,其中,有多少人都要比自己的战功要煊赫的多?
  
      那其中,又有多少人乃是天下军人一生的偶像?!
  
      那不是一个个牌位,那分明就是一道道军魂英灵!
  
      举凡是军人来到这里,便是朝圣!
  
      这个说法,这个形容,是一点也不夸张的。
  
      “各位请吧。”
  
      云扬叫了起来:“夙愿得偿就够了,参拜了将门英灵就该知足了,还赖在这里干什么?走了走了,难道你们如此无耻,还非要在这里赖上一顿饭吃不成?”
  
      他一边叫,一边往外推搡,竟是将各国一百多位名将,如同赶鸭子一般,生生地赶了出去。
  
      上官灵秀杏仁眼诧异的看了云扬一眼。
  
      自从认识云扬,不管其原本名声如何,但云扬给她的印象,向来是彬彬有礼,温文儒雅,潇洒写意,玉树临风,似乎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能改变云扬身上的那种与生自来浑然天成的雅量高致。
  
      然而此刻的云扬,却赫然是上官灵秀从未见过的另一面。
  
      丝毫不给人面子,非常的不客气,还有些无赖气质……
  
      看来这就是云扬在面对敌人的一面吗?
  
      上官灵秀眼睛微微的弯了弯,道:“各位请。”
  
      ……
  
      一行人出了上官将门,每个人都是感觉心中异常沉重。
  
      在感受过祠堂之中的那份凝重,沉重之后,心头到现在似乎还沉甸甸的不好受。
  
      英魂纵使已经逝去多年,但在自己面对的时候,仍旧是如山如岳,森严壁垒,威武盖世!
  
      哪怕只是牌位在前,威严仍旧!
  
      走出来大门的时候,迎面正有一缕夕阳余晖照在脸上,众人一阵悚然。
  
      貌似也没感觉在将门待了多少时间,怎么出来就已经是夕阳晚照了?
  
      “今夜无事,老朽便不做其他安排,众人早早休息,明天上午去断刀阁;下午去忠魂堂祭拜一下老对手……然后,想要回国的,就可以回去了。”寒山河如是道。
  
      寒山河这只言片语之间,直接将既定行程时间压缩了将近一半,但各国名将都没有异议。
  
      毕竟众人来到这里最大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军人之酒,一个是九尊府探秘。
  
      如今酒已经喝过,九尊府……也已经努力探过了。
  
      别的,也就真的没啥必须要干的要事了。
  
      与其呆在这里,感受举国上下看着自己的都是敌意的眼神,这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更别说还有云扬这个导游在旁腻腻歪歪,叽叽喳喳的滋扰,早走早好才是正理!
  
      此外,此次九尊府探秘,除了东玄之外,各国均有高端战力受损,保守估计也要折损本国高端综合战力的一成,这一成损失必须要早早设法弥补,否则必然遗留隐患!
  
      所以说,赶紧回国才是正经!
  
      “没事儿就好。那我今天晚上可就回家不陪你们了,这两天可是把我累坏了,这差事真他么的不好做,可得多喝点水补补。”云扬貌似松了一口气。
  
      殊不知诸国将领才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众人真怕这家伙再来一通的嘴把式,真心不好受!但一个个也是心中腹诽:“你要多喝点水补补?你口渴都是骂我们骂的……这混蛋!”
  
      寒山河淡淡笑道:“云小侯爷辛苦。”
  
      “应该的应该的。”云扬打了个哈哈:“回客栈的路,你们都知道吧?我估计你们也没什么赌钱玩的兴致了,干脆就取消既定的行程吧?”
  
      大元的几位将军哼了一声道:“难道赌钱耍着玩的小钱,在你们玉唐也禁止么?”
  
      云扬摸摸鼻子,道:“这玩意肯定是不禁止的,我主要就是怕……你们进去之后,他们都针对你们,令你们生出如临大敌的感觉,不免不爽,难以尽兴……尤其是发生了类似输打赢要的状况,出了人命什么的,却是埋骨异乡,难得归返!”
  
      “靠!”
  
      那几个将领齐齐在心底发出一声呐喊,我们干什么了,怎么输打赢要了?还要埋骨异乡,难得归返?真不该幻想这家伙能说出什么好词,不糟践我们的话!
  
      其中一个大元将领一时忍耐无能,反唇相讥道:“怎见得不是我们大杀四方?你们输打赢要,赔掉裤子呢?你就说能不能找个地方赌几把吧,无谓整那些有的没的!”
  
      云扬嘿嘿一笑:“这么想玩么?若然你们是真正想要玩,我可以给你们这帮子组织一个单场,你们看怎么样?”
  
      “单场?”众位将军一听,就觉得这小子又在捣鬼、埋下陷阱:“什么单场?怎么个单场?你要亲自落场么?”说话声音中,已经是充满了警惕。
  
      这小子实在是一肚子坏水,不得不防,他要亲自落场,焉知他不会暗中作手,诸如弄鬼出老千等种种勾当,众将临笃定云扬能干出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