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赌局!
    这个变化可让云扬始料不及,那九尊府的云雾,居然不敢接近天意之刃。
  
      “这把刀竟然还有这样的好处。”
  
      云扬瞬间就想到了其他方面:“若是此能对世间所有云相雾相烟相气相的物事神效,那些终年云雾不散的神秘所在,那些瘴气弥漫的玄异地域……岂不是只要拿着这把刀,就等于是一片光明坦途?”
  
      云扬心中大喜,但天意之刀对于气相物事的作用尚需进一步验证,眼下还是赶紧收拾那六头玄兽的遗骸是正经。
  
      云扬持刀在手,迅速将玄兽玄丹取出,然后用玄气烘干外层,然后又再简单处理一下,原本被玄兽血肉包裹的玄丹,悉数变成了圆溜滚滚、干干净净。
  
      貌似对于这等事,云扬处理得格外熟练,而且兴致盎然。
  
      这……这可都是财富啊。
  
      不过这玄丹,到底应该怎么应用呢?
  
      是直接交给绿绿进补?还是交给四大公子让他们去拍卖,换取自己和绿绿的修炼资源?
  
      平心而论,自然是交给四大公子拍卖,收获才是更大,有益于长远。
  
      但,云扬却自感应到意识空间里绿绿的移动,一个劲的扭来扭去,嫩嫩的“啊呀呀”的叫声,尽是求投喂的乞求,云扬明知利弊,却还是没忍住,给了绿绿一半。
  
      绿绿欢喜鼓舞地接过玄丹,径自将玄丹,安置在自己的根部,用藤蔓刨了个坑埋了下去,再过片刻,却是欢喜更甚。
  
      两片叶子一起摇晃,碧绿的藤蔓漫天挥舞,扭来扭去,啊呀呀啊呀呀的叫个不停。
  
      就像是突然得到了好吃的的小孩子,欢欣雀跃至极。
  
      穷鬼云扬虽然很败家的将刚入手的大笔收获一下子就散出去一半,然而感应到绿绿欢欣的他,只觉心底一片柔软,呵呵一笑之余,即时回归。
  
      等下,还将有一场饕餮盛宴将临,只要一切顺利,相信又会有大笔的钱财进账,助自己一举摆脱穷光蛋的雅号!
  
      ……
  
      “老大请我们去赌博?”冬天冷抓着信,一脸的惊诧莫名,还有不可思议。这事儿有些奇怪,让我们去赌博,而且许赢不许输……
  
      “去啊!怎么不去!”春晚风两眼发光:“这几天在这里闲得蛋疼……”
  
      夏冰川:“你真有蛋么?”
  
      秋云山:“那个老太监怎么都没动静了?当初可是说好了给我们送龙虎膏的……这老混蛋到底咋回事儿?要不要和老大说一声,咱们直接去皇宫里面找他?龙虎膏那玩意可是大事!还有老大的那一份呢。”
  
      所有人一起斜眼,冬天冷吊着嗓子:“哟,秋公子对那龙虎膏很是迫切嘛……啧啧,据说那玩意儿对男人好……啧啧,秋公子这么急,啧啧,是不是……嗯哼?”
  
      春晚风:“秋公子不行啦!”
  
      夏冰川:“原来秋公子不行啦……”
  
      秋云山勃然大怒:“谁说的!谁说的!你们一个个的少胡说八道,咱们今晚上还要去给老大撑场子,你们说说,咱们要怎么赢那帮家伙才对?具体带多少银子过去?还有,需要规定暗号么……”
  
      冬天冷哈哈大笑:“秋云山又开始岔开话题哇哈啊哈……看来这家伙真是不行了,我的天哪,秋少,你才多大啊……这就……哎,我突然感觉跟你在一起很没有格调……”
  
      春晚风亦道:“人都说近墨者黑,近猪者臭,近那啥不行的会不会也那啥了呢?要不秋少您离我们远点……”
  
      夏冰川赞同道:“就是就是,此言正合我心!”
  
      秋云山面红耳赤,大怒叫道:“你才不行了,你们全都不行了,我只不过是想要给大家一起争取一些福利罢了,谁想你们一个个的尽都心思诡谲,还要点脸么……”
  
      冬天冷拍着桌子笑得死去活来:“哇哈哈哈……原来秋云山真正不行了……哈哈哈哈,秋云山真正不行了……”
  
      冬天冷声音洪亮、震耳欲聋,传播甚远。
  
      秋云山脸色都变成了酱紫色。
  
      冲上来捂住他的嘴:“哥,你是我亲哥还不行么……你小点声……”
  
      ……
  
      一直等到了凌风阁,春夏冬三大公子的三张嘴兀自笑得好似脸盆一般,郎朗的哈哈笑声几条街都听得到……
  
      秋云山焉头搭脑跟在后面,一脸菜色。
  
      水无音看着这几个家伙,翻翻白眼。
  
      之前隔着三条街,就听到三个疯子哈哈大笑,结果笑声越来越近,居然直接进入了凌风阁。
  
      而且进入了凌风阁之后还在笑、三人被集体点了笑穴了?!
  
      “哈哈哈……这是赌场哈哈哈?”
  
      “哈哈哈……这里的环境不错哈哈哈……”
  
      “哈哈哈……怎么老大还没来哈哈哈哈?”
  
      ……
  
      水无音非常想要大吼一声:哈哈你妹!有什么事情值得笑成这样?一个个简直就是神经……
  
      时间不长。
  
      大队人马在云扬的率领之下,浩浩荡荡而来。
  
      诸国赌客合共足有六十多人。
  
      各国将领这一次可真是来了不少;那些在客栈里不出来的,大多数都是老成持重之辈;而云扬带来的这些,基本都是四十岁之下的。
  
      众人普一进入凌风阁,顿时齐齐眼前一亮。
  
      从进门三尺开始,两侧的墙壁,地上铺的,天花板上挂着的,赫然都是禁玄石。
  
      而大厅里面许多赌桌下面,禁玄石都是排布得密密麻麻,甚至赌桌的边缘,都镶嵌着隐隐散发红光的禁玄石。
  
      那赫然是极品禁玄石。
  
      不说别的,就只是当前这个架势,就算是十成大圆满的宗师到来,想要动用玄气作弊,那也是有所不可;就算大家没发觉,但极品禁玄石也会自行发出白光警告!
  
      “还真是不错的地方。”
  
      那络腮胡子军官眼睛顿时就亮了:“我最是喜欢公平竞争了!这家赌场,当真是我见过的禁玄石最多的地方!”
  
      四位纨绔同时站起来:“哇,老大,好久不见。”
  
      云扬哈哈大笑,热情介绍。
  
      各位将军一听这一声老大,顿时脸色都阴沉了半天,搞半天都是这家伙的小弟?
  
      之前光是琢磨只要云扬不落场,就能最大限度规避某人出千耍鬼,但那几个都是他的小弟,背后搞鬼的几率又大了许多。
  
      但大多数人看着云扬的脸色,更多的还是好奇:这四大家族的四个公子,居然都称呼这家伙为老大?
  
      这……这是咋回事呢?
  
      许多人不禁开始重新审视云扬了。
  
      毕竟大家都知道,四大家族的公子哥儿一个个乃是何等的心高气傲之辈?哪怕是不学无术的纨绔,那眼界也绝对的高。
  
      岂能轻易的叫人老大?
  
      要么,就是被彻底折服了。
  
      要么,就是被彻底打服气;
  
      再或者,那就是这人身上隐藏有惊天的利益!
  
      除了这几种可能之外,再不会又其他的可能。
  
      而云扬不管是具有哪一种的能力,都是必须值得人正眼相看,然后,彻底警惕的危险人物。
  
      可是大家却又很快就被赌桌吸引了心神。
  
      云扬再危险,那也是今天之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亦不为迟,今朝有赌今朝尽兴,问题人物明天再说!
  
      “来到赌桌上,大家都是兄弟,来来来,咱们这里只认金子银子,哇哈哈,也认天才地宝,还认玄石玄晶……”
  
      冬天冷跳到桌子上大吼:“来来来,都想玩什么?骰子好不好?牌九行不行?实在有特殊爱好的,那边还有麻将桌……靠,这赌场档次够高的,什么赌具都有,好好好,太好了,来来来,就冲这个,这一桌本公子先来推一庄,哇殴吼~~~~来挖来挖来挖……冬冬龙帝枪……咔咔咔!”
  
      所有人闻言之下无不侧目。
  
      这位冬家的公子,不会是冒牌货吧?
  
      传说中的世家公子……竟然是酱紫的?
  
      但,大家今天还真都是来玩的,先是观望一轮是正经,大家都是老赌徒,一圈之后,基本上对于作弊与否,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显然,这冬天冷、乃至四大公子,全都是羊牯,至少是没盘外招的货色!
  
      顿时大家一拥而上。
  
      四大公子,暂时先是每个人一个台子坐庄,将原本的赌场庄家全都赶了下去,瞬间就是吆五喝六,金子银子银票子满天飞……
  
      十来人,去一边另外的桌上安静的打麻将……
  
      这是需要谈事情的?
  
      水无音沉着冷静招呼,各个桌子围着查看,背着手,踱来踱去,脸上含着淡淡的笑容。
  
      眼看大家都已经玩的不亦乐乎……
  
      “今天好热闹啊,好多的生面孔,让我也来玩一铺如何?”一个声音静悄悄的在门口出现。
  
      一个白衣人,突然间一尘不染的出现在赌场中。
  
      云扬皱皱眉,看了水无音一眼。
  
      水无音也是一阵诧异。
  
      一众羊牯进来之后,赌场就直接关闭了,这个人又是怎么进来的?
  
      水无音脸上神色不动,淡然无波,和声微笑道:“朋友贵姓?”
  
      白衣人冷淡的说道:“朋友?不敢当,我只是一个赌客,阁下打开门做生意,不会不欢迎来捧场的客人吧?!”
  
      水无音笑的愈发温柔,语气愈发的柔和,柔声道:“四海之中皆朋友;朋友既然来到了这地界,那就是水某人的贵客,具体如何称呼又有什么关系?”
  
      白衣人的脸上却俨如笼罩着一层冰霜面具,道:“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的朋友,你更加不是我的朋友。”
  
      云扬在一边观视着这个不速之客,越来越是感觉,这白衣人居然很有些熟悉的感觉。
  
      但这个人的面目,自己分明没有见过啊……
  
      等等……
  
      云扬忽而一念清明,蓦然想起来那一天晚上,一殿秦广王穷追不舍的那道白色身影!
  
      ……
  
      <我继续码字第二更。大家给点月票作动力。>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