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抓起来了
    云扬亲切微笑:“其实我请你帮手的这件事,对你来说相信并不难。此外,关于你另外的事情,我也可以出力帮忙,等你办完事再来找我,我们仔细商量。”
  
      “我没什么事情是需要你帮忙的。”
  
      白衣人几乎要将牙齿咬碎:“打从事情办完的那一刻开始,咱们素不相识,桥归桥路归路,井水不犯河水,再无瓜葛。”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说事情。”
  
      “恩,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只是需要如此如此……”
  
      白衣人听完,目露诧异之色:“但你最终目的,却只有那一个。我的承诺,何等贵重,你居然只是让我杀一个人而已?”
  
      云扬亲切微笑:“你听的没错。这件事,并不是很容易。当然,那是对我来说。”
  
      白衣人脸上露出来不屑之色:“杀个人有什么难……”
  
      “恩,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若是你在办事情的过程中,将我暴露出去了,那么这件事情可就不算了。”
  
      云扬亲切提醒:“这是友情提醒哦,不管是任何时候,任何情况,只要是泄露了,那么……你的债务,无论这口剑,还是这些东西,都还是我的!”
  
      白衣人只感觉肝火一阵阵的往上冲:“理所该然。”
  
      云扬将玉佩,以及各种金属什么的全都拿了出来,放到了桌上:“请……”
  
      刚说了一个请字,云扬突然猛地住了嘴。
  
      这些玉佩,奇异金属,虽然看起来还都是原来的样子,但云扬分明能够感觉得出来,内中所蕴的所有灵气,十成至少去了九成半!
  
      云扬登时一阵牙疼。
  
      不过是放在自己怀里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已经被绿绿偷吃了……
  
      但白衣人这会明显已经被气疯了,看也没看,径自将所有的东西哗啦一声扫进了怀里,道:“从此两不相欠!告辞!”
  
      云扬松了一口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不相欠,两不相欠;你可要记住你说的话!”
  
      白衣人怒道:“我白衣雪,岂能是那种没有口齿、出尔反尔之人。”
  
      话音未落,径自转头扬长而去。
  
      云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我的天,真悬哪!”
  
      以云扬判断,这个白衣人的级数至少要在日前所见的云海神龙梁云奇之上,若是此君恼羞成怒,正面直对自己,那自己的乐子可就真的大了!
  
      “绿绿!绿绿!”
  
      云扬黑着脸进入了神识空间:“你……”
  
      “啊呀呀……”
  
      绿绿此际显然是知道自己闯了祸,柔嫩的藤蔓缠绕着云扬,一阵嫩嫩的撒娇;用柔柔的藤蔓尖端讨好的在云扬身上绕来绕去,居然钻进了云扬的胳肢窝里。
  
      就像是一个知道做错了事情,拼命讨好自己父亲的小女儿,各种撒娇,各种卖萌,各种讨好,各种乖巧,总之就是各种动作无所不用其极的轮番上阵……
  
      “……败给你了……”顿时感觉一阵酥酥的,满腔怒气不知道飘到了那里去,毫无威慑力的警告道:“以后可不能这么干了,知道了吧?乖。”
  
      “啊呀呀……”
  
      绿绿挥舞滕蔓,亲昵的在云扬身上脸上蹭来蹭去。
  
      “绿绿,我还差多少又能升一级了?”
  
      “啊呀呀……”
  
      “还差几十个人?这么少了?”
  
      “啊呀呀……”
  
      云扬只感觉满心温柔的退出空间,一脸笑容,浑身轻松,然后才发现,刚才明明怒火填胸的自己居然连一点点火都没发出去,就这么被化解于无形了……
  
      绿绿的灭火手段,端的一绝!
  
      至此,白衣人引发的变故告一段落,云扬自然又将精力放回到赌桌上那边。
  
      相比较于突如其来的白衣人,各国将领才是今天的真实目标!
  
      只是,云扬已经对这边的赌注再无兴趣,不,或者应该说云扬从来就没有把各国将军所持有的筹码、银票当一回事!
  
      全都是已经进口袋的猎物,不过早一步晚一步猎杀的事!
  
      在过片刻,某人给水无音递了个眼色。
  
      水无音不动声色,微微点头。
  
      接下来……
  
      四大公子的赌技人品同时大爆发,好像有精密计算过一般,基本每一铺都是赢多赔少,大把大把的银子如同潮水一般流入腰包;只赢得各国将领鬼哭狼嚎,抱怨声不断。
  
      “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哥就是这么牛!”
  
      冬天冷连续赢,早已经忘乎所以:“兔崽子们,你们都给我记住了,记清楚了,哥今后就是天玄大陆第一赌神,以后,不要再叫我冬天冷,冬公子什么的,请叫我小名,冬连赢!”
  
      “你丫的叫谁兔崽子呢?”
  
      一干军中将军们本来输得肝火旺盛,兜里干干的,便如是遭遇了大旱一般;再听到这般无差别覆盖式嘴炮,当真就好似十年久旱逢雹子,现在哪里还忍得住,即刻反唇相讥。
  
      冬天冷嘿嘿笑:“谁反驳谁就是兔崽子,嗯……这么多人都有反应么,那就更简单了,在座的诸位,全部都是兔崽子,还都是垃圾。”
  
      “揍这混蛋!”
  
      输急眼的众人恼羞成怒,一拥而上、群起而攻之。
  
      四大公子毫不示弱,合身迎上:“来啊来啊……”
  
      这一场架,打得端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四大公子一边固然是人人鼻青脸肿,但各国将军也一个个的尽都是满身狼藉。
  
      大家都知道这是赌徒之间的战斗,并没有人当真下死手,毕竟彼此知道彼此的来历,若是当真把对方打坏了,后续的麻烦很不小。
  
      所以大家出手都比较克制、很非常相当的克制。
  
      但再如何的克制也好,凌风阁赌场这会却早已经变得满目疮痍,就算众人没出真力,但些许余波也足以令到赌场七零八落,不复原貌!
  
      这个结果本来不算多出人意料,可是接下来的变故却是大大出乎在场所有人的预料,或者应该说随之而来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是懵逼了。
  
      轰隆一声巨响之余,一群人急匆匆地冲进了赌场,手中刀枪闪烁着寒光、杀气腾腾:“全都不许动!”
  
      居然是城卫军。
  
      水无音一头冷汗:“我们这里就是自己人跟自己人开玩笑,没事儿……没事儿……”
  
      但这帮城卫军全然不肯听解释,直接下令:“把所有人都给我绑了,全部带回去严加审问!”
  
      众将军空前惊愕间,城卫军们已经如狼似虎的冲了上来。
  
      十几个对付一个,对方还要投鼠忌器,不敢当真放对,情势自然一面倒的倾颓,很快,包括四大公子、各国将领在内的所有闹事者全员五花大绑,宛如绑成了粽子一样,浩浩荡荡的押解出去。
  
      “云扬呢?云公子呢?”
  
      被押解出来的众位将军此刻方始回神,却早已不见了刚才还在门口的云大公子!
  
      ……
  
      云扬一路狂奔,一口气回转接天楼,砰地一声推开门,将里面正坐着商议事情的几个老将军都是吓了一大跳:“怎么回事?”
  
      “不好了……不不不……不好了……”云扬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几位将军在赌场里赌钱,输急眼跟人家打了起来……闹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了,结果城卫军出动,将他们全都抓走了……”
  
      静!
  
      一片死寂也似的静。
  
      所有人都是眼珠子几乎飞了出来一般看着云扬,在消化着云扬带来的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大家现在真正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见的描述。
  
      “那么……多人……都被城卫军抓走了?”紫幽帝国老元帅胡子都在颤抖:“城卫军……啥时候开始管这些琐碎事了?”
  
      云扬焦急的拍着屁股:“各位可得赶紧想办法啊……救救他们啊……这可糟糕啊了……”
  
      寒山河在震惊之余,旋即便恢复了镇定,噙着微笑看着云扬:“云公子你将人带出去,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抓走了?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又或者说这是玉唐帝国的待客之道?”
  
      云扬冤枉的叫起来:“寒老元帅你不要胡乱扣帽子好不好?这跟我有啥关系?事情的起因是他们闹事好不好?城卫军要抓人,份属该然,别说我无官无职的,就是一介纨绔……就算我是朝中大员,也不能埋没良心的强行拦阻人家执法吧?”
  
      这话说得真是漂亮,光明正大,正气凛然,非但将自身完美置身事外,还不忘一个劲的抬高自己,顺带表明了玉唐官员的刚正不阿,这……简直了……
  
      我草,这家伙当人一面被人一面,什么话都让他给说了!
  
      各位老将军人人心里怒骂。
  
      这个混蛋!
  
      没出事的时候,他拍着胸口就跟天下第一能人似得,啥也能干;有他在,啥事都木有;一旦出了事,张口就是:“我只是一个纨绔……”
  
      万事一推二六五,全都不行啊!
  
      你奶奶的!
  
      每个人都是心中雪亮:这件事的根源,绝对就是云扬这小子搞出来的!也唯有这个缺德冒烟的家伙,才能搞出来这样子的事情。
  
      请客居然将人请到了监狱里去……这也真是没谁了。
  
      …………
  
      <上午写好了要更新的时候感觉不对,重新推翻了重写……上午没能更新,抱歉。>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