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零七章 幕后黑手是谁?
    王玉堂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也变得空前惨然。
  
      还有其他几位位高权重的将军脸色也是变得异常凝重,还有极致愤怒随即升腾而起!
  
      其中一位将军愤然道:“若是末将没有记错的话……貌似一直跟着寒山河的那个穿黑衣服的阴森森的小子,就是春秋山门中人!”
  
      另一位将军鼻中咻咻喘气,暴怒道:“不错不错,记得那天,有人去赌博了,咱们陪着几位老大人聊天,分明听寒山河说过这件事,当时他还一副很是荣耀的模样……哼!”
  
      “春秋山门的锁魂针,怎么到了我们身上?”
  
      王玉堂眉头紧皱。
  
      “那还用说?”一个将军暴躁地说道:“定然是寒山河包藏祸心,暗下毒手,哼,所谓的一代军神,居然是这么来的……”
  
      “卑鄙无耻!”
  
      “先回国,末将定要秉明陛下,发兵东玄,讨回公道!”
  
      “对,定要抓住那卑鄙小人寒山河,为元帅报仇雪恨!”将军们一阵鼓噪,人人心情激烈,怒火万丈!
  
      当前变故,若是玉唐帝国所为,众人虽然生气,但却也不至于这么生气。
  
      毕竟双方份属敌对,早已注定不共戴天,对付敌人出任何卑鄙手段,或者下作、或者罔顾廉耻,总有因缘可循;但始作俑者竟若是作为盟友关系的寒山河所为,性质可就截然不同了!
  
      这就等于是在战场上没有死在敌人手里,却死在来自背后的自己人所发射的暗箭之下一般!
  
      被自己的同盟战友算计的事情,正是军人最为痛心疾首的战场大忌,这个结果不禁让所有将军、将领人人都气炸了肺!
  
      王玉堂大声道:“大家暂时还不要冲动,眼下的当务之急不是怎么想把那寒山河如何如之何;一切皆以保住元帅和兄弟们性命为首要,万事等回到京城再说;若是有人脉的,赶紧想办法取得那锁魂针的解药……对了,大家还要仔细检查一下自身,以那寒山河的狡诈,未必就只有这一层算计,或者还有更多的蹊跷,千万小心!”
  
      王玉堂白须飘扬:“至少在当前,任何人都不得妄动,就算是真的要报仇,妄动也只会增添我们自己的伤亡,徒然乱了己方阵脚,于事无补!”
  
      “寒山河既然敢干出这等事,势必提早布置,贸然动作,只会陷入他布下的更深陷阱,当前一动不如一静,筹谋完善,才是正确的反击路数!”
  
      “大家都是身经百战,都明白这一点,相信不需要我再多说了吧!”
  
      王玉堂白须飘扬:“先回去!用最快的速度赶回都城,救治中毒之人。”
  
      “是!”
  
      紫幽帝国一行人,急如星火的往回疾奔。
  
      王玉堂就在颠簸到随时可能会散架的马车上,直接咬破手指,在一片白绢上,血字书写。
  
      “启奏陛下;紫元帅之毒……”
  
      众人一路飞奔,真真有如流星赶月,日夜兼程。
  
      殊不知那四位医师此际却是心中诧异莫名。
  
      尝闻这锁魂针根本没有解药可言,中之必死,中毒者在十天之内,必定毒素爆发,纵使不曾攻心,也要焚经蚀骨,败血残筋,殒身而亡;但元帅等人现在虽然身体僵直,肉体更尽呈灰绿色,五脏六腑也已被毒素侵蚀,情况危殆,却又没有即时身死的征兆,至少可保十天半月性命无虞。
  
      难道这锁魂针,只是虚有其名、盛名难复!?
  
      还有,那吞天豹在临走之前那一声叫唤。
  
      “喵……”
  
      四个医师当时离得并不远,听得清清楚楚。
  
      是吞天豹无疑!
  
      但是……喵?
  
      啥意思?
  
      不仅仅是四个医师,还有那位紫幽帝国的带队高手,最为大圆满的宗师高手,耳聪目明那是必须的。
  
      他也听到了那一声叫唤,却是感觉到了匪夷所思。
  
      几乎认为自己听错了……
  
      吞天豹,怎么会喵……呢?
  
      这事儿有些奇怪啊。
  
      ……
  
      此时,大元帝国的回程人马,也正走到一片山林之间,亦是有三个人先后毒发,跌落尘埃。
  
      而众人一阵惊慌之后,也都查了出来。
  
      锁魂针!
  
      大元老帅脸色难看至极。
  
      “寒山河!你带着春秋山门之人乃是大家都看到的,为何却要对盟军下此毒手?缘何如此的不留余地?难道当日主张帝国联袂针对玉唐,也是他的布局……是了是了,此行玉唐,我大元受损最重,连梁大先生都殒身于九尊府中,但诸国之中,以东玄损失最轻,诸国众人尽都同时离开,唯有他寒山河独留,若非早有算计,岂会如此,岂会如此?!”
  
      众将军也都悲愤得无以言表,怒火盈心。
  
      而就在众人陷入一片骚乱、手忙脚乱地救治中毒者的时候,一头吞天豹骤然从山林间冒了出来,强势冲进了人群之中。
  
      一阵大肆屠杀!
  
      等到护卫高手群起反击的时候,吞天豹那牛犊子大小的身体,早已飘然上了树顶,在茂密丛林之间,以白驹过隙之事,闪电般离开了,远扬千里。
  
      面对一片狼藉,以及被吞天豹弄死的十来个人,大元帝国的众位将军只觉痛彻肝肠,却又欲哭无泪。
  
      谁能想得到,即将回家的这个当口,在一个世世代代公认的安全所在,居然会跳出来九品玄兽袭击?
  
      “回去。立即向寒山河讨要解药!”
  
      “若是不给,宁可开战!”
  
      “还要他磕头赔罪,否则决不罢休!”
  
      ……
  
      还有天赐帝国那边,同样未能避免承厄。
  
      与大元紫幽两国的情况,基本是相同的;同样是三个人中了锁魂针之毒!同样有一头吞天豹现身、来袭。
  
      但天赐方面的伤亡却是三国之中最轻微,概因天赐帝国方面的接应部队,早早就在这一片等候。吞天豹虽然是九品玄兽,却也绝对不是大军的对手。
  
      只是进行了轻微的骚扰,便即离去了。
  
      但天赐帝国军人的暴怒,却是如同燎原之火,熊熊而起,难以抑制。
  
      “寒山河!!!”
  
      “卑鄙小人,竟然敢下毒!”
  
      三大帝国都是一样,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根本盖不住。关于寒山河阴谋陷害的言论,立即就是甚嚣尘上,军方众怒沸腾。
  
      ……
  
      不过,三大帝国虽然是伤亡惨重,但毕竟是绝大多数人都安全返回了。
  
      可是寒山河等人在归返东玄的这一路上,却真真正正是风云色变、风起云涌!
  
      东玄方面这次派往玉唐合共五千人马,战歌等人走的时候,为了确保寒山河的安危,只是带走了其中的一千人马。
  
      寒山河带着其余的四千人马,连同隐藏在军队之中的高手护卫,按说实力是相当强悍的,若非有正牌军队拦截,等闲势力根本难撄其锋,可是寒山河部自从离开天唐城开始,就一路昼夜急行、日夜兼程,可是从第二天晚上开始,就遭遇了接连不断的骚扰和袭击。
  
      更要命的还在于,寒山河很迅速的得出结论,这种程度的骚扰和袭击,绝对不是出自玉唐官方之手!
  
      因为来袭与之人,全部都是江湖人!
  
      各种杀手,各种帮派,各种势力,各种团体,各种……
  
      有时候,只有一个人,就这么冲进来斩杀一阵,旋即便扬长而去。
  
      有时候,三五成群的冲进大军,前出后进,大杀特杀。
  
      最离谱的是,居然有山贼山寨直接在必经之路上设下路卡;专门拦截寒山河的大军。
  
      这一路归去,真真正正的是一寸山河一寸血,寸血不过寸山河!
  
      四千人走的路途还没有一半,便已经减员了三千三百余众!
  
      原本四千人规模的队伍,仅余不足七百人。
  
      这种战损,让寒山河这等久经沙场的老将都是心中冒凉气;他心中隐隐知道,这样的沿途刺杀,根本不会有别人布置,绝对就是玉唐城内那个老儒生何汉青搞出来的阵仗!
  
      可是寒山河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明白,那个老儒生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能够在江湖上拥有这样高的影响力?
  
      除了那老家伙自身影响力之外,居然还不惜血本的雇佣了顶级杀手来袭!
  
      这一路上,无情楼方面的人手已经先后出现了三次;还有森罗庭的人,接二连三的出现了好几次!
  
      至于地方出动的战力,也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这些来袭人员所形成的杀伤力,其恐怖程度,根本不是一般的军队所能抵挡的!
  
      当然,这些人再厉害,也绝不会是法度森严军阵战法的对手,但问题是……寒山河手头上的可用兵力太少了。
  
      “若是给我两万人马,这一路上,不管是什么样子的高手、杀手,本帅都有把握将他们全部埋葬在森森军阵之中……只可惜……”
  
      寒山河仰天长叹。
  
      这句话,说的原本没错。
  
      一个江湖人对一个士兵,可谓必胜!
  
      但,一千江湖人对阵一千士兵,却是基本必败!
  
      哪怕是修为高出士兵许多,也难有例外。
  
      甚至就算是十成大圆满的宗师,若是落入了数千精锐兵马的包围,再有一位寒山河这样的统帅调度指挥,那么这位宗师也只有饮恨军阵之中一条死路而已!
  
      但这一路上,所有来袭之人都不是与寒山河的军队正面交战。
  
      杀几个人我立即就走,绝不恋战,更加不会深入。
  
      一路上,就如同是一群野狼,在对付一头雄狮;咬一口,占到便宜,我就走;然后接下来,继续有新的狼群上去一口一口的咬!
  
      面对这样的局面,就算是寒山河有通天之能,也是无能为力、徒叹奈何。
  
      群狼竞狮,雄狮纵猛,终究力疲,一旦势穷,终将葬身狼口!
  
      “那个何汉青到底是什么人?他的势力怎会浩大至斯?”寒山河一张脸已经变得铁青一片:“还有,到底是谁指使的白衣雪……”
  
      “这一切,都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推动!”
  
      “但这个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