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还是又被坑了
    想到这里,白衣雪心中也是一阵无语。
  
      自己刚才还在心里笑话一殿秦广王猪脑子,但,自己与一殿秦广王又有什么分别?甚至还不如人家呢。
  
      起码一殿秦广王乃是被动被坑的;但自己,却是主动找上门被坑的!
  
      “因为一殿秦广王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且驻留一段时间,目的就是要杀死你啊!”
  
      云扬轻轻笑了笑:“而你之所以来到天唐城,也是因为躲避一殿秦广王的死亡追杀。这事儿没错吧。”
  
      白衣雪挠挠头:“这事儿没错,但是,我们俩与你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云扬哼了一声,道:“很简单很单纯的逻辑推理,之前你被他追杀,被追得狼狈四窜、惶惶不可终日;怎么就突然间有时间闲逛,不但有时间去赌钱,还能接受我的委托,去帮我做事情;那些就已经说明,一殿秦广王在这段时间不在天唐城,应该是有了什么意外的突发事件,离开了。”
  
      “所以你才能如此潇洒,因为你的大对头离开了,你暂时安全了。否则,你哪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怎么敢这么毫无顾忌的到处晃荡?”
  
      “但反过来也说明了,一殿秦广王对天唐城的其他人全然没有兴趣;尤其是……你刺杀何汉青的事情,他并不知情。”
  
      云扬道。
  
      “这跟我刺杀何汉青还有关系?”白衣雪嘴角一阵抽搐,能不能不要提这件事情?
  
      “当然有关系,太有关系了!他若是知道你刺杀何汉青不成甚至还吃了亏,那么这个生意他就多半不会接,至少要斟酌犹豫,全盘确定目标的身份背景,而且就算最终接下,他所要的代价也必然是一个极端恐怖的数目,我很大机会没能力支付。”
  
      “而你这件事情,在天唐城知道的人并不少!所以,秦广王只要回来了,那么,只要给他一点点时间,他就能知道。”
  
      云扬道:“所以……这个时间我不能给他。所以我在他回到天唐城的第一时间,我就找上了他。”
  
      “不给他了解这段时间里天唐城发生事情的时间。他就不知道他接下来的买卖是什么……”
  
      “而且我也是在赌,赌何汉青的身份;何汉青春寒尊主的身份,有很大可能是森罗廷不能接的;但是,那么多人的名单,我赌秦广王只记住了春寒尊主,却未必能记得住何汉青这三个字。”
  
      “若是他记住了,这件事,根本没希望。但若是他万一没有记住,那么,就是我的机会。”
  
      “正如你所看到听到的,我的机会,就这么把握住了。”
  
      “在此之前,我自己也想过,未必能成;但我只是想:不管成不成,何妨试一试呢?万一运气好,不就成了?所以,我就试了一试。”
  
      云扬微笑,道:“所以,这件事,也就这么成了。真的要感谢你是他的头号目标,更在之前被他重创,他的绝大部分注意力都在你身上,否则这件事绝难成事!”
  
      “我明白,等一殿秦广王真正知道这件事情严重性的时候,已经无法回头。契约已经签订!违背天道见证的反噬,他承受不起,就算不甘,就算愤怒,也要履约!”白衣雪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白衣雪此生没有佩服过什么人,也从不认为,有什么事是用剑解决不了的,但一直到现在才知道,最能杀人的不是剑,而是计算!”
  
      白衣雪叹息一声:“今日之事让我知道,哪怕是没有一丝武力,也能计算得自己修为高强的仇家家破人亡!”
  
      云扬脸上却没有什么得意之情,淡然道:“这等计算,自然是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且,也能够在短时间之内,获取更大的好处,但是……骨子里却尽是卑鄙下作,若有选择,我实不愿为。”
  
      “一切,只因实力不足。”
  
      云扬道:“森罗庭这一次想要完成任务,伤亡必然会很大。这件事情,是我利用了一殿秦广王对我的好感,我卑鄙,我下作,我承认……但如果事情重新来过,我还是会这么做。”
  
      白衣雪撇撇嘴,道:“那不知云公子是否有对我的歉疚呢?你同样也是这么坑了我。!”
  
      云扬展颜一笑,道:“所以,我准备补偿你呀。”
  
      白衣雪注目云扬,沉声道:“如何补偿我?”
  
      云扬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下,道:“我会多多的补偿你,我可以保证你从现在开始,下半生衣食无忧!你的衣食住行,你的所有一切,我都包了!而作为这所有福利的代价,你以后偶尔的帮我做几件事情就好了。”
  
      白衣雪鄙夷道:“你真当我傻啊?做你的春秋大梦!!”
  
      他气愤愤的说道:“之前就只是一件事情,我就差点儿丢了性命,你还几件事……这分明是要收我做手下!想得美!”
  
      云扬悠悠道:“白衣雪,若是你不同意,以后,你一定会后悔的,悔不当初,可是彼时,却是纵悔亦迟!”
  
      白衣雪嗤之以鼻。
  
      自己已经洞悉了云扬的本心,如何还会上当,再上当中计入坑,自己岂非就真的是白痴了!
  
      但他转身走了几步,却顿时浑身一震,彻底呆住了!
  
      僵硬的转回头,看着云扬。
  
      云扬微笑示意。
  
      “我还是被你坑了……”白衣雪惨嚎一声:“……我又被你坑了!”
  
      他终于想明白了。
  
      云扬自从对自己说出来春寒尊主那四个字开始,自己就没有了退路。
  
      不知道敌人是谁,还可以安慰自己,但现在明白知道了;更加清楚四季楼的可怕。正如云扬先前所说,你现在怕了也回不去,出卖了我也回不了头……
  
      就算自己不成为云扬的手下;但不管自己在哪里,四季楼都不会放过自己!而四季楼对付自己的同时,就等于……自己也一直在对付四季楼!
  
      这间接的就是在为云扬办事!
  
      这个小混蛋!
  
      白衣雪彻底无语!
  
      你能不能不要将我算计的这么死?!这一辈子,你能不能让我脱身了?
  
      水无音在一边微笑,始终没有做声,对于这一次云扬成功的将森罗庭拉进来这个乱局,水无音只感觉叹为观止,太帅了!
  
      对于水无音而言,可根本没有云扬那种“卑鄙下作”的心理负担,绝对的乐见其成,道:“公子这一手玩得实在是太超妙了,有了森罗庭介入这件事,我们的后续计划,将会顺畅许多;若是将来能够将其他的类似超级帮派也拉进来,再布置针对何汉青的狙杀计划,再不是奢望……”
  
      白衣雪翻翻白眼,终于听不下去,转身回去了。
  
      这俩货实在是有些不知死活。
  
      你们以为森罗庭这样的组织,会很高兴的被你们坑一把?
  
      想得太多了吧!
  
      等到这件事成之后,来自森罗庭的报复,必然将是你们根本无法想象的恐怖残酷。
  
      希望到那时候,你们还能够笑得出来。
  
      不冲别的,就光冲这一点,打死老子也是不会加入到你们这边的!但,又想起来,其实云扬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他已经得罪了四季楼,还在乎什么森罗廷?
  
      左右都是死而已……
  
      想到这里,白衣雪慨然长叹。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莫名其妙的就被卷进了这样一个天下第一恐怖的大漩涡里面……
  
      白衣雪能够想到事情,云扬自然不会想不到,眼见白衣雪离开之后,悠然不复,皱着眉头,满脸尽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水无音道:“公子是在担心森罗庭的后续报复吧?”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森罗庭的综合实力,就算逊色于四季楼,却也不会相差太多,如此一个庞然大物,被我们设计了一下,就算他们不得不顾契约牵绊;但未来的麻烦却是必然不会少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这次的算计,很大程度上是得不偿失的,甚至有作法自毙的嫌疑。”
  
      水无音道:“关于这一节,我心里倒是有个主意,不过后续还要看这一次森罗庭出动的人手,以及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才能定案,现在说有些为时过早,计划总没有变化来得快!”
  
      云扬叹了口气。
  
      他并没有矫情;当真是心中并没有为因为成功算计而感到高兴。
  
      他的心中,绝对没有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般轻松。
  
      森罗廷,四季楼。
  
      两个江湖中的庞然大物。
  
      森罗廷也是暗中行事,而四季楼则完全的隐匿;一个是杀手组织,一个是神秘组织。
  
      只要一殿秦广王接了这个任务,那么,何汉青基本上是必死无疑的。
  
      以森罗廷的实力底蕴,杀死一个春寒尊主,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只要何汉青一死,就算能够因而挑动两大帮派的战斗,但自己的麻烦,也会陆续到来。
  
      毕竟自己才是双方这场争斗的幕后推手,两家公敌!
  
      更关键的还在于……自己这一次行事,可是用的云扬本来面目,而一殿秦广王有见过自己的云相功体,若是其串联前后,未必不会得出自己就是云尊的结论!
  
      其实云扬也不是没想过易容改扮,促成此局,但一殿秦广王却有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角色?除了自己的本尊出马,换个人,只怕他连理会都不会理会!
  
      “眼下之计……必须未雨绸缪,早下备手。”云扬目光闪动。
  
      ……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