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卑劣之人!
    米空群死了。
  
      当皇宫宫人发现米空群的尸体,已经是事发的第二天下午。
  
      看着米空群血肉模糊的尸体,大内总管姜中勃然大怒,责令彻查。
  
      而这个消息,令到整个皇宫亦为之震动。
  
      米空群可不是等闲内侍,抛开其皇室内柜身份之外,更有八重山巅峰修为在身,之前与四大公子之间的争斗,以及后来承受凌霄醉一剑尤能不死的实力,早已令皇室有所忌惮,而这样的强者,竟然死得这般无声无息,岂不令人胆寒,人人自危,人同此心之下,无论于公于私,尽都通力彻查!
  
      云扬二度来到了刑部尚书吴烈家里。
  
      “恭喜吴大人。”云扬仔细查了一番,道:“现在令郎的身体,已经可算是完全恢复了,可享常人之寿。”
  
      吴烈喜形于色,连声道谢。
  
      “不过……令郎体弱多年,伤了本源,再加上先天禀赋并不是很好……”
  
      云扬斟酌着说道:“此后只能在文才学问造诣方面……加以深造;万万不可修炼玄气,加剧身体损耗……”
  
      吴烈满足到了极点的说道:“我明白,我明白,只要我儿能有常人寿命就好,这已经很好,极好,太好的事情了,老夫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哪里还敢再有其他的奢求。”
  
      他微笑了一下,道:“再说了,常言道穷文富武,想要练武,不仅需要天赋,还需要大量的财富,而我们家……不说一贫如洗也差不多,哪里支撑得起一个玄气修者的成长,小儿能够安安稳稳做一个问心无愧的书生……已经是之前做梦都想不到的美事,老夫已经心满意足啦。”
  
      云扬道:“吴大人心胸光风霁月,在下心悦诚服。”
  
      吴烈充满了感激的说道:“是吴某该多谢风尊大人才是,风尊大人对我吴家的恩情,天高地厚,老夫……老夫……实在是无以为报。”
  
      吴烈此际是真的感激涕零。
  
      但以他的性格,却又实在是说不出‘今后但有差遣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这样的话。
  
      因为……他不会用自己的权力,做任何的承诺!
  
      这是他的立世之本,处世之道,做人原则,不违初心。
  
      云扬哈哈一笑,道:“大人安好,玉唐刑律,便是安好。不必客气。”
  
      吴烈感激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儿的拉着云扬的手,连连摇晃。
  
      “不过有一件事,却是需要吴大人给一点资料。”云扬道。
  
      “什么事情?”吴烈说道:“但凡是吴某能够做到的,并不违反国家律条的,吴某绝无二话。”
  
      云扬道:“就是……沈玉石这个人,吴大人了解多少?”
  
      吴烈闻言之下,登时皱起了眉头。
  
      沈玉石乃是刑部侍郎;乃是吴烈之下的刑部第一人;但此人之为人行事却一直很低调,简直就像是一个影子一般,固然尽心尽力做事,却从来不露面张扬。
  
      有关于这个人的记载,可谓极少。
  
      事实上,九天之令关于沈玉石的资料记载,也完全看不出异样,若非米空群道破,怎么也难以将这个人与四季楼奸细联系到一起;云扬对此,委实颇有些疑虑的。
  
      总不能……米空群说谁是自己就去杀谁吧?万一杀错了好人怎么办?
  
      吴烈沉吟了一下,道:“沈玉石……敢问风尊大人何以问起这个人?此人有什么蹊跷之处吗?”
  
      云扬道:“不瞒吴大人,我怀疑此人与我们天玄崖中伏遇袭之事情有关。”
  
      吴烈神色震动了一下,道:“原来风尊大人也在怀疑这个人……大人真是用心良苦了。”
  
      “也?”云扬沉声道:“吴大人的意思是?”
  
      吴烈苦涩的摇摇头:“沈玉石为人谨慎低调;显山露水的事情从来不做,无论做任何事情都不贪功冒进;即便有功勋在手,亦是能让则让,所以在同僚之中,名声可谓极好的。”
  
      “同僚之间,即便有人踩着他上位,他也毫无怨言,一个位置坐下来,数年不动,也是平静温和;不急不躁;偶尔受人牵连,降了官职,也从无抱怨……这个人,与其说一个没有任何脾气的老好人,莫如说是一个人中圣贤。”
  
      吴烈道:“然而老夫一直怀疑,这个人的身上隐藏有巨大的秘密。”
  
      “何以见得?”
  
      云扬问道,从吴烈的描述中,云扬已经隐隐猜到吴烈的疑心所在,但却还需要更进一步的佐证。
  
      “老夫从事刑律工作这么多年,深深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人就会犯错,就会有弱点。可是这位沈玉石沈侍郎,却表现得太完美了。”
  
      “他不贪图官职,不贪图财富,不贪图名声,不贪图为民做事……”
  
      吴烈道:“他就像是万能的…做什么事情,从来不愿意做出成绩,就算是做出了成绩,也拼命的往别人身上推……不贪图升官发财……”
  
      “我也曾想过他或许是光风霁月,只知为民造福,不求名利,然而在某些事情上,却又发现并非如此。”
  
      “那么有时候我就想,这个人为官这么多年,不为名利,也不为黎民苍生,那他究竟是为什么呢?”
  
      吴烈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没有任何目标的官员吗?而且还是一位朝廷大员?”
  
      云扬沉思着,道:“大人曾经调查过此人?”
  
      “是。”吴烈惨笑一声,道:“当年沈玉石给我做副手,老夫一向谨慎,岂能不查一查自己的副手有没有问题?所以……开始查。”
  
      “但是查了一个半月之后,老夫派出去的刑部人员,无一例外的全部死于非命。”
  
      “而老夫的妻子,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无缘无故的惨遭毒手。”
  
      吴烈眼中流露有强烈的愤怒不甘之色。
  
      “但沈玉石还是我的副手,对我毕恭毕敬;若有差遣,还是全力以赴……所有死去的人,都各自有一个必死的理由,或者巧合,或者被强人杀死,或者……反正是,任何一个人的死,与这位沈大人都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老夫自己悉心调查之下,确认这些人唯一共同点就只有调查沈玉石而已。”
  
      “老夫为此上报朝廷,并且请军部的太尉大人协助调查……”
  
      吴烈脸上肌肉一阵抽搐,目光中流露出深切恨意道:“然而就在当天晚上,老夫的儿子就遭了厄运。”
  
      “仍旧没有任何证据。但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么多年以来,他就在老夫的眼皮子底下,老夫升一级,他就跟着升一级,一直都在做老夫的副手……”
  
      吴烈闪过强烈的无奈之色:“老夫甚至故意犯错,自请贬谪,想要下去做地方官,籍此摆脱此人;然而他居然隔几天之后就变成了我的师爷,一切手续都是名正言顺,全无疏漏……”
  
      “等老夫受不了,正好皇帝陛下用人,老夫重回刑部任职,但只隔了三天,他便跟着调了回来,还是担任老夫副手……陛下天恩浩荡,升任老夫为刑部尚书,但那沈玉石,也跟着就成了刑部侍郎……”
  
      “所有的事情,全都查不出有任何的人为操纵痕迹。以老夫的阅历所见,这件事情实在匪夷所思,若非一切尽都是老夫亲身所历,而由第三者转述,我绝不会信……”
  
      吴烈一脸的纠结,道:“老夫心里明知道;一直在我身前寸步不离,毕恭毕敬的那个人,就是害我妻子,害我儿子的不共戴天的大仇人;而且是肆意践踏帝国法纪,无法无天的凶徒,可是我,却拿他没有任何办法。躲也躲不开,拿也拿不下,查也查不明,杀更杀不死……”
  
      “就只能一天天看着他一直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哪怕是个人想喝醉了借着发酒疯打他一顿,却也打不过他……老夫手无缚鸡之力……”
  
      吴烈深深叹气:“不知道风尊大人明白不明白老夫的这种感觉?”
  
      云扬都忍不住的伸手在自己脸上搓了搓。
  
      同样也是一脸无语。
  
      听到这里,自己都替吴烈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这位沈玉石,也真可算得上一号奇葩了,而且,做人居然能够恶毒到这等地步……
  
      真真也是没谁了。
  
      我害了你老婆,害了你儿子;然后,我就天天在你面前晃荡;你走到哪我跟到哪,我就喜欢看你对我恨之入骨,但却对我毫无办法的模样……
  
      云扬瞬间就下定了决心。
  
      这个沈玉石,我杀定了!
  
      这个世界上,或者有人会说谎话,会借刀杀人,但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吴烈!
  
      吴烈既然说这个人有问题,那么,这个人就是必然的有问题!
  
      对于这一点,云扬毫不保留的信任这位吴烈大人!
  
      就冲这一点,这个沈玉石是否是四季楼中人,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看来这位沈玉石,真的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云扬沉吟着。
  
      吴烈道:“此人有问题是肯定的,但是,我手里没有任何证据,可以佐证此人,却又拿他有什么办法?我更相信,我们要是妄图制裁此人,对方能够拿得出无数证据,人证、物证、时间证明,证明我们是错的!而且他身后,也有无数朝廷大员肯为他作证!”
  
      云扬淡淡的笑道:“吴大人乃是做刑律的,讲究证据这个无可厚非,但我……却不是秉刑律而行之人啊!”
  
      他看着吴烈,轻声笑道:“我杀人,不必有证据的!”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