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四面军动!
    铁铮奋力挣开,大声怒斥道:“就是你们这种贪生怕死的货色太多,才让凶徒逍遥法外!事情都这么清晰明白了,你们居然还要在那里装糊涂,哼!有种的,就跟我去平了征北元帅府!”
  
      两个将军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真心不敢再跟这二货说下去了,再说下去,恐怕就真的要被他拉着去征北元帅府拼命了……
  
      但两人在路上也是窃窃私语。
  
      “铁帅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
  
      “谁说他说的没有道理了,就是有道理也不能说得那么明白啊,毕竟杨波涛的身份在那摆着呢!”
  
      “身份高又如何,我可是早觉得杨波涛不对劲了。”
  
      “拉倒吧,这话错开今天,你真敢这么说?!”
  
      “咱不说这个……嗯,你说,昨天出现的那位风尊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希望是真的。”
  
      “我还希望是真的,但如果是真的,那杨波涛……可就彻底完蛋了。”
  
      “杨波涛完蛋就完蛋,只要风尊大人还活着,杨波涛又算得了什么。”
  
      “对,若是风尊大人还活着,也许火尊大人也活着呢,还有土尊、水尊他们,没准都健在呢!”
  
      “希望如此……”
  
      ……
  
      杨波涛脚步沉重地回到府中,只感觉前路一片茫然,满目尽是黯然。
  
      他现在已经能够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末日已经到来,近在咫尺。
  
      没有当朝羁押自己,已经是看在自己这么多年劳苦功高的份上。
  
      其实在今日早朝之前,这份感觉便已经萦绕心头,只不过有昨夜侥幸震住数百弑神弓弓手的事例在前,有做下几重备手,希望能够搏个侥幸,但眼前事实证明,九尊对于玉唐帝国实在太重要了,他们的一句话,便已足堪凌驾于自己累积的无数功勋之上!
  
      这是令人绝望的事实与现实!
  
      “召集令!议事!”
  
      ……
  
      铁铮回到府中,同样命令:“召集令!”
  
      “即刻调集五万大军,集结完成之后立即开拔包围征北元帅府四面!在不影响正常生活的情况下,不准任何人进出!”
  
      “传我号令,玉唐城四门紧闭,从今天开始戒严!只准进,不准出!”
  
      “调集军中高手!所有五品以上修者的全员待命!”
  
      “调集弑神弓弓手,目标征北元帅府!妄图入内者格杀勿论,就算是来自于外界的一只鸟,也不许其进入!”
  
      铁铮的命令一条条下达。
  
      “大帅,这……这,没有陛下圣旨,也没有虎符,这……擅自调动军马,可是重罪!”铁铮的幕僚忧心忡忡,自从跟了这位东军之帅后,简直就是一日三惊,惊诧不断有来。
  
      铁铮这货的胆大妄为程度,简直去到了令人发指级数!
  
      不知道什么时候脾气上来,转眼就是不管不顾,直接爆发,全无理智判断而言。
  
      “有什么后果,本帅一力承担!你等只管做事就是,啰嗦什么?!”
  
      铁铮暴烈的说道。
  
      果然,又是这一句。
  
      幕僚心中哀叹不已。
  
      错非皇帝陛下的胸怀宽广远超常人,如铁铮这样的;就算是有再大的功劳傍身,但凡皇帝心胸狭小那么一丢丢的话,早就被砍头抄家不下六十次了……
  
      “好,我马上安排人手!”
  
      “宁可犯下欺君之罪,铁某也绝对不让谋害九尊大人的人逍遥法外!”
  
      铁铮一声厉喝:“传令全军,摆上九尊大人的祭坛!一旦动手,滚滚人头便是祭品!”
  
      与此同时。
  
      西军驻守京城的军官,也同时行动。
  
      “封锁城门!”
  
      “密切注意动向!”
  
      “弑神弓全员准备!”
  
      “高手集结,随时准备行动!”
  
      南军。
  
      “集结集结!”
  
      “从现在开始,战时条例!任何人,哪怕是上茅厕,也要事前报告!哪怕是家里死了人,也不准回家!”
  
      “军营全面禁严,随时准备行动!”
  
      “弑神弓,全员准备!玄铁箭,一弓十箭,确认到位!”
  
      ……
  
      玉唐城周遭的一干军营之中,满目尽是一片肃杀之意!
  
      将士们一个个尽都是杀气腾腾,满面冷峻,森寒杀机满盈。
  
      一幅幅九尊画像,尽都被摆了出来,恭恭敬敬的贴在墙上。
  
      画像之前摆设有两张大桌子,其中一张桌上摆满了瓜果祭品。而另一张桌子,仅仅铺上了白布,再没有摆设其他物事,全然空置。
  
      那是准备用来摆人头的。
  
      一面面大旗,突然异常招摇地从各个军营之中竖立起来。
  
      “玉唐九尊,英雄不朽!”
  
      每一个经过大旗的兵士,全都自发的注目敬礼,脚步铿锵。
  
      无数将士,每个人的情绪都尽显激烈澎湃,一边默默的擦拭刀剑,一边竖着耳朵,听着,留意着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唯恐有行动命令下达,自己慢了一点点一些些一微微。
  
      每一个人,都如同是绷紧了的弓弦一般。
  
      只需要一声令下,就能立即离弦而出,疾射目标之地。
  
      更有许多的将士,眼眶已显湿润。
  
      这不是悲伤,而是激动。
  
      九尊大人,我们……终于能够为你们做一点事。
  
      “一旦消息确定,拼却千刀万剐,也要为九尊大人报仇!”
  
      这一口气,已经憋了一年多!
  
      一旦宣泄,岂同小可?!
  
      ……
  
      与其他驻守军营动静冏然的乃是北军京城驻守军营。
  
      此刻的北军军营,满目尽是一片乱腾腾的喧闹。
  
      无数将军士官都在气急败坏地镇压着军中乍然升腾的莫名骚乱情绪;只可惜,他们的安抚、怀柔乃是强力镇压,全都无济于事,非是收效甚微,而是全无半点功效!
  
      不断的有一些个老兵油子一脸冷峻的凑到军帐门口:“将军,元帅谋害九尊大人,是不是真的?”
  
      “将军,昨夜之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给兄弟们一句痛快话成不!”
  
      “到底是不是?”
  
      将军们焦头烂额,却又知道这话怎么说都不对,只得全力安抚。
  
      “这件事还在调查当中,军中三大军头联袂动作,连老太尉都惊动了,尔等等待消息就是,军中万不能乱!”
  
      “全都回去,老实等着!有了确切消息难道还能瞒着你们不成?”
  
      “该干嘛干嘛去,有消息自然会通知的。”
  
      ……
  
      “据说风尊在元帅家里出现了。说元帅就是凶手……这件事,是真的么?”
  
      “赶紧回去!你,就说你呢,赶紧给老子回去!”
  
      “凶什么凶?!我就问这件事是不是真的!你杀了我头我也要问!”
  
      一个老兵瞪着眼睛,眼中血丝密布,一只手按在刀柄上:“这么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你少他么在我面前摆谱,我就要一句实话!是不是?到底是不是?”
  
      “放肆!你这是什么态度?还知道自己个的身份不?难不成你还要对我拔刀逼问么?!”将军怒吼。
  
      “我就是想听一句真话,怎么一句真话我都听不得了吗!?”老兵梗着脖子,青筋暴起:“到底是不是?如果是,别说我对你拔刀,便是我砍了你又如何,你道我敢是不敢?!”
  
      “他么的!就算是真的,那也是杨元帅一个人的事情,你以为我这级别能够得上这样的大事?”将军原本就心头憋闷,此际更是彻底气急败坏,一时间口不择言,脱口而出。
  
      “那也就是说是真的了?”老兵的气势越来越危险。
  
      “我没这么说!”
  
      “你明明就说了!草你娘的!你他么的说了!就是说了!”老兵眼中烈焰熊熊,杀机空前炽烈。
  
      “我没说!我什么都没说!全都回去!赶紧回去!都在这围着老子干嘛?还有没有点军规军纪了?”
  
      这位将军眼看安抚不成,弹压不住,干脆来了一个大撒把:“老子也在这等消息呢!你们光知道围着老子有屁用!这事儿若是真的,老子拼着造反,也要和杨波涛拼个死活!但现在还是需要等确切的消息过来,一切才能定数!”
  
      “你们都再耐心等一会行不行?你们光以为你们急吗?老子也快急疯了你们晓得不!”
  
      ……
  
      北军上下将士宛如开锅一般的一片沸腾。
  
      “我们北军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欠了九尊大人最少一条命!若是这种事是真的……咱们全北军所有人,哪里有什么脸面去见其他方的兄弟们!羞也能把咱们都羞死?!愧也能把咱们都愧死!人说无愧于心,行事坦然,咱们今后永远都不能坦然了,问心有愧啊!”
  
      “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
  
      “草你么,老子就问句话你麻痹倒是放个屁出来啊……”
  
      军营门前。
  
      正在值守的士兵一个个低着头,便如认罪一般的站在那里;就他们最倒霉,别人还能躲在营帐里,起码外人看不到;但,这几个值守的却是就那么暴露在大庭广众眼睛里。
  
      里面都已经闹得如同翻了天,军营门口却是如同一片鬼蜮一般,寂静得吓人。
  
      三方面军营,这还会已经有无数东西南三方军队相继开拔而来,兵锋隐隐,直指北军大营。偶尔还有不少其他番号的将军士兵,带着人到北军军营门前,来转上几圈。
  
      眼神中全是满满的鄙视与痛恨!
  
      一位大胡子将军带着自己的手下兵士打马来到北军军营门前,重重的哼了一声;北军门前正在值守的一队将士满脸羞惭,头更加的低了。
  
      ………………
  
      <我这几天感冒,一直发烧,有时候更新会不及时,大家谅解下哈。
  
      真的,连续四天了,几乎每天都想请假,但,还是忍住没请假。跟大家说并不是说装可怜啥的,而是莫要被人带了节奏跟着喷子一起骂我就好啦>
  
      介个,是不是给张月票安慰下?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