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这是为什么?
    是的,原本呼啸的北风,突然间增大数倍,呼呼啦啦……三军战旗,同时飘扬翻腾,气派大增。
  
      无数人的脸色都因此变故而同时一动,有的喜形于色,有的面显忧容,也有七情上面的,而人海深处,尚有一小撮人面色巍然不动,却是目光大盛,隐现锋芒。
  
      “果然……”
  
      秋剑寒临风而立,眼神中显现出久远的怀念。
  
      风声越来越急,势头越来越烈。
  
      皇帝陛下本来在低着头等待,猛然抬头,心情激动地站了起来。
  
      杨波涛眼睛缓缓地闭了起来。
  
      他来了!
  
      他终究还是来了!
  
      他一来,我就完了。
  
      这本是早有心理准备的认知,但真正来临一刻,仅有的一点点侥幸,也破灭了!
  
      所有隶属于四季楼的高手,这会可没人在理会杨波涛的心情,一个个的尽都是全神贯注,所有人将自身神识之力隐秘串联,登时笼罩封锁住了几乎整个天唐广场!
  
      “准备!”
  
      风骤起,风卷残云。
  
      天际流云随着呼啦啦一阵波动,已然从头顶密布,转移到了彼端远天。
  
      霎时间天空尽是晴空,万里无云,尽是绚烂曙光,光照寰宇!
  
      天唐广场,万众欢呼。
  
      那是民众的声音。
  
      “风尊大人!风尊大人!”
  
      震天的欢呼声不断地响起,很多人眼中都是热泪盈眶。
  
      不曾失去过,就不懂得珍惜。
  
      这句话放在任何一件事情,都可以用得上。
  
      在九尊犹在之时,还在不断为国出力的彼时,还在战场鏖战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尊敬,崇敬,知道有这么九位英雄存在。
  
      乃是玉唐的保护神。
  
      但,一直到失去,才真正意识到,九尊的守护带给了玉唐什么。
  
      此刻距离九尊出事已经有一年多的时光,而四面战报宛如不间断的雪片陆续飞来;整个帝国的态势有如风雨飘摇,险况频现;即便是玉唐的普通家庭,也因而被波及。
  
      随着战报一道而来的,还有战死通知,如果说四面战报乃是不间断的雪片,无数的死亡通知书就是更加狂暴的暴风雪;玉唐帝国以军伍利国,又兼举世皆敌,四面受攻,玉唐百姓家里没有当兵的家庭,甚至不足十一之数;有些男丁众多的百姓家,一户出去七八个都是等闲。
  
      而每次军部下属开始分发阵亡名单;开始发放抚恤物品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伸长了脖子,急切地等待。
  
      唯恐念到自己的名字,因为一旦被点名,那就代表着……自己的一个亲人,已经为国捐躯!
  
      但这样的等待,担心,要等到名单全部念完之后,确定了没有,才能真正放心,然后安慰那些号啕痛哭的,回去,再等待下一批战报……
  
      再一次的等待,再一次的煎熬……
  
      几乎每个人都察觉到,一年多的时间,战报的空前频繁,以及阵亡人数的骤然增加。
  
      原本在一起,都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下才会在说:你听说了么?据说隔壁村那个谁的儿子,在那那那阵亡了……然后摇头叹息,各忙各的,很长时间都听不到类似消息。
  
      但是这一年却不是!
  
      这一年中,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一批战报回来,自己身边的,自己见过的,自己邻居的,自己亲戚的……自己亲眼看到过的无数鲜活生命,化作了一纸通知,再不复见。
  
      实在是太多太多!
  
      有个家庭兄弟七人一同参军,共守疆土;家里也只在大前年收到兄弟的信笺,那次乃是报平安,七兄弟尽都健在;然而从去年开始,基本一个月一次……
  
      迄今为止,那户人家已经累积接收到六封阵亡通知书。
  
      那可怜的老太太,早已经哭死了过去……
  
      就连一个大字也不认识的山民们,也都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九尊!
  
      有了九尊和没有九尊的玉唐,是完全不一样的!
  
      之前有九尊存在,大家能够安居乐业,亲人去参军,虽然危险也在,但,也无所谓,就当是出了远门了;总有回来的时候。
  
      回来就是一家团聚。
  
      一年就那么几个伤亡的,哪里会那么倒霉就轮到我家头上来……
  
      对这一点,几乎已经成为了人所共知的共识。
  
      但现在没有了九尊,每一家在送着自己的孩子出征的时候,都是一场生离死别的痛心。
  
      有与没有,绝不一样。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随着战事增添得越来越是频繁,越来越密集,随着国家形势越来越是岌岌可危,随着周围收到阵亡通知书的人越来越多……
  
      所有人都在怀念,彼时还有九尊存在的岁月!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心中畅想:若是九尊大人还在,玉唐怎么会如此大败?阵亡如此之多的兵士!
  
      若是九尊大人还在,我儿子也不会死。
  
      若是九尊大人还在……
  
      铁铮一战天玄崖,带回来九尊之中或者还有人活着的消息;举国沸腾;但又是这么长时间过去,却再也没有确切的讯息传回。
  
      让民众渐渐迟疑,进而失望了。
  
      更有许多人产生了新的联想,或许那只是高层想出来稳定人心的计策吧……
  
      但是今天,终于好了,终于要亲眼看到九尊大人了!
  
      九尊大人果然还有人在世!
  
      这一刻,玉唐风起;所有的玉唐人的心里的激动,没有人能够体会!
  
      万众一心,期待九尊大人的再现尘寰,重护玉唐河山!
  
      狂风呼啸,渐渐在空中转化成了一团巨大的龙卷风;就在天唐广场上空,持续不断的高速旋转。
  
      越来越低。
  
      随着一声长啸,空中黑衣身影乍闪,那急旋的龙卷风中突兀地变成了一个身着黑衣、面罩黑巾之人的形象;那黑衣人轻飘飘地落在二十丈高的旗杆顶上,单足而立,衣袂飘飘,俯瞰下方。
  
      秋剑寒极目远眺,与这对眼神遥遥对上,登时心头一震。
  
      这眼神中,包含有多少落寞与孤独,多少凄凉和仇恨。
  
      他来了,任凭下面人潮人海,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他就在旗杆上站着,挺拔的身子,便如是一柄插向天穹的利剑!
  
      但,他没有下来。
  
      秋剑寒大踏步出来,遥遥一拱手:“可是风尊大人莅临?”
  
      上空,旗杆上的黑衣人一扬手,风尊令牌赫然在目。
  
      不等秋剑寒再说话,旗杆上的风尊一声淡淡的冷笑,道:“九天令,九尊府;今日风来,了却宿怨。”
  
      远方彼端,在这里还有依稀可见的九尊府,忽而全无征兆地轰然震动了一下,蓦然间,冲出来九道彩虹!
  
      直冲上天!
  
      赤橙黄绿青蓝紫白黑。
  
      九道彩虹,在青天之上交错盘旋,便如是有生命迹象一般,夭矫如龙,越来越高,慢慢的,升到人眼睛看不清楚的高处,消失了……
  
      这是奇迹?又或者说是神迹!
  
      绝对无法作伪,更加无法复制!
  
      “风尊大人!真的是风尊大人再现尘寰!”
  
      整个天唐城都沸腾了起来。
  
      之前风势骤变之刻,广场民众已经有所感应,渐显欢颜,及至风中身影显临,天唐广场瞬间就化作了欢乐的海洋。
  
      风尊出现了,再现玉唐了。
  
      根本不需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只是化风而来,振臂一呼,已经是万众一心,再无疑虑;却犹有九尊府的即时响应;更是进一步证明了风尊身份的确凿无疑!
  
      有不少军人,半辈子都没掉过一次眼泪的,此际却是激动地两眼尽是水光。
  
      战无不胜的九尊大人,今日,终于又再出现了!
  
      与此同时……
  
      有三股强大的神念,在空中交汇。
  
      “怎么回事?对方身形明明确定无疑,怎地就是掌控不住!”
  
      “我这边也是锁定不住,那身形看似真确,实则似实还虚,捉摸不定。”
  
      “我这边的情况也是如此,风虽无形,过处犹留痕迹,怎会如此虚幻不实!?”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
  
      随着三股神念的一触即分,尽都迅速做出了决定。
  
      只见那乍现的身形屹立在旗杆顶上,声音尽显苍凉萧瑟:“当日天玄崖一战,我八百零八名兄弟,身陷重围,死关扣门……至今,仍自时刻想起他们的音容笑貌,宛在眼前……杨波涛,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天玄崖一战。
  
      九尊带着八百壮士,因驰援而入伏,苍天泣血的一战,何人能忘!。
  
      说起这一战,又岂止是无人或忘,更可谓是近百年以来让玉唐人最为痛心疾首的一战,犹在当年上官将门三大元帅惨亡于长青道的那一役之上。
  
      因为就是这一战之上,玉唐帝国失去了九尊!
  
      玉唐帝国近日以来遭逢无数濒危战局无以逆转,便是因此而起,无数玉唐儿郎因之殒命,无论于公于私,于国于民,玉唐上下,无人不恨,恨那弄机之人,恨那设伏之人,恨那痛下杀手之人,然而包括皇帝陛下在内的所有的玉唐人心中,心底最恨的人,却还不是那些当真出手杀死九尊的凶手。
  
      而是……在背后用阴谋出卖九尊的本国之人!
  
      所有人都想问上一句,作为玉唐国人,为何要这么做?!
  
      玉唐帝国以外之人,与玉唐份属敌对,他们仇视九尊,针对九尊,乃至设层层布计,重重陷阱针对,理所当然,纵使无所不用其极,也难斥其非,可是,你身为玉唐之人,何至如此?!
  
      而今日,此时此刻此地,这个人已经出现了,而且还是由九尊之一的风尊亲自面对面的质问,道出众人心声:“这是为什么?”
  
      一束束夹杂着强烈恨意的目光,狠狠的看向杨波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