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死不瞑目!
    杨波涛形容凄切,惨笑:“换做别人,我是不信的,但那是我爹!我亲爹!而且,我父亲有让我探测了他的丹田;我查了一下,他的丹田内中,当真存在有一株共生九片叶片的植物……而且才一探查,我就感觉自己的修为有所精进,绝无虚假,若非旷世逸品,岂会神异如斯……”
  
      “我父亲又道,现在有两个你这,第一个,就是把此草给我吃了;让我能长生不老……只是,那彩虹草乃是天妒逸品,必须在宿主陨灭之前采下,且取下之前,宿主不能自我了断,换言之,我需要杀死自己的父亲,才能得到这九霄彩虹草。至于第二个选择……则是以九霄彩虹草换取九尊的相助,我父亲之所以会受这等天谴之伤,便是因为蕴养此草,此草为天所妒,非聚合九大源能方能脱此天灾,让我父亲能活下去。我父亲说完,说,两个选择,任我自己选择。不管如何选,我父亲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杨波涛越说,精神反而越来越显亢奋,说话也越来越流畅了。原本惨白的脸色,居然也出现了一丝丝红晕。
  
      云扬叹了口气,知道杨波涛已经处于回光返照的状态,随时可能一命呜呼,魂走九泉。
  
      “说来惭愧,当时我还犹豫了一下,幻想了片刻成就永恒神仙的无上风采……”
  
      杨波涛惨笑一声:“但我随即就决定,无论如何我都要救我的父亲,我一定要帮我的父亲活下去,彼时,得到了九霄彩虹草的九尊大人,也会实力大增,真正的成为玉唐传说,永镇玉唐……”
  
      话说到这里,云扬已经完全愣住。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的最初起始,竟然还存在有这样的一个反转!
  
      这算是神反转吗?!
  
      算计我们九兄弟之人的初衷,竟是这样的?!
  
      “我将决定告诉父亲,父亲又道,在我找寻九尊相救之前,还需要找到一种叫做断肠恨的奇药。只要确定了九尊在什么地方,我父亲服下断肠恨,就能暂时压住伤势,然后去找九尊谈判。谈好了,等断肠恨剧毒发作的时候,正好剖开丹田,取出九霄彩虹草;让九尊服下;然后输出灵能,为我父亲重塑骨血、五行凝体,如此方能彻底解除死厄;彼时正是皆大欢喜之格!”
  
      “此外,我父亲还要我立誓,若是九尊不肯援手,或者最终未能聚齐九尊的话,他服下断肠恨的契机只在瞬息,错过了就再也活不成了,但要我一定不可记恨九尊,毕竟大家都是玉唐国人;九尊太重要了,绝不可以一家一人之事仇怨于九尊。”
  
      杨波涛神色怔忡:“那时候,我完全相信了我父亲的说法。甚至一直都在担心,万一九尊不答应,我父亲岂不就死定了?我从此又变成了一个孤儿,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哀又将再临……”
  
      “也是从那天开始,我开始着手收集九尊的所有消息,任何消息,一切消息……为此,我甚至买通了不少人……”
  
      “我一直都想要与九尊一谈,但始终没有机会,终于那天,我从皇宫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皇帝陛下要见九尊的土尊……”
  
      “我费尽心思,在宫中等候,与土尊终于说了一句话,土尊大人,有事情要找您帮忙不知道是否方便?”
  
      “当时土尊很诧异的说道:杨帅有什么事情要找我,我晚些时候,会到府上找你。”
  
      “我很开心的回家,等待土尊的到来,完成我的心头大事,但那一晚,土尊却没有来;我最终等到的,乃是第二日的陛下传旨,训斥我一顿;罚俸半年,戴罪立功。”
  
      “那是,我终于知道单纯等候机缘这条路注定走不通……不意隔了没有几天,突然宫中有人告诉我,九尊要去办一件大事……那时候,我只知道机会来了,错过了再不会有!”
  
      云扬听到这里,心中一动,道:“告诉你这句话的是谁?”
  
      “大内总管,姜中!”
  
      杨波涛恨恨的咬着牙:“这最后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于是我四处打听,九尊大人要到哪里去,亦是在那个时候,另一个人找上了我,告诉了我,九尊要带八百壮士,才能完成这个任务。这个人,乃是傅报国;当时在军部与他闲聊,无意中说起来,他说完就不再说话……当时的我,只觉欣喜若狂,又道天道常佑善人,怜我救父情殷,得此讯息!”
  
      云扬这会的心中真心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这一环一环的……绕在杨波涛身上,当真是……细腻严密到了极点。
  
      须知杨波涛一直在打听九尊的所有信息,这些人与他交好,也会帮他打听,无论是否有心无意,甚至就算泄露消息给杨波涛,也是无法佐证该人就是四季楼的奸细!
  
      但这样的谋划,实在是让人只是一听,就是触目惊心。
  
      “我那时候的唯一心思就只有找到九尊而已……八百人的调动,这动静远非九尊单独行动可比,终有迹象可循。我毕竟是一方元帅,要知道这些调动情况,还是挺容易。在我多方观察之后,终于确认,有一小股部队出了天唐城,往东走了。那一小股队伍,必然就是九尊所在!”
  
      “我知道,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可以确定九尊去向的机会,所以我回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我父亲,而我父亲,第一时间了就服下了断肠恨和续命丹,恢复本身十成大圆满的真实修为,连夜追踪而去。”
  
      “从那之后,我就一直在等待父亲的消息……我希望,等到父亲痊愈归来,等到九尊名震天下……成为无敌高手……成就流传玉唐久矣的不朽传说……玉唐从此兵戈不兴,靖平天玄!”
  
      “有时候我也奇怪,我父亲的修为怎么会那么高?却又自己说服自己,父亲肯定别有机遇的,若非有这样的修为在身,何以蕴养九霄彩虹草成型?!不世出的高手多了去了,有这样的父亲,做儿子的该当与有荣焉,怀疑我自己的亲生父亲算什么说法,真真的不肖子孙!”
  
      “我一直等……一直等,但,最终等到的却是天塌了一般的噩耗!九尊,在天玄崖中伏,无一幸存!”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让我当场就崩溃了!当时我正在吃饭,一失手,将整个桌子都砸成了粉碎,整个人便如失去了魂魄一般,做梦也想不到,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但那是我亲爹,不说面目气息和对我的疼爱没有改变,我从小到大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包括我小时候怎么调皮,身上有什么胎记,如假包换的亲爹……我又怎么会怀疑自己的父亲?”
  
      “他的所作所为,所有想法做法全都入情入理,尽在情理之中,甚至是大义凛然,我又凭什么怀疑!”
  
      “错非噩耗已经传来,绝无花假,我根本就不会信,可是事实凝然眼前,我却又怎么会不知道,我爹有问题,而且还是因为我提供的消息而出了问题?”
  
      “我杨波涛,就这么成了玉唐帝国无法原谅的千古罪人!”
  
      杨波涛眼中全是茫然,喃喃的重复:“千古罪人!千古罪人啊!……”
  
      云扬心中叹息。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杨波涛说到这里,气息逐渐的微弱。
  
      脸色,也越来越见惨白,他努力挣扎着,轻声请求道:“风尊大人,予我一口气,让我把话说完。”
  
      云扬叹了口气,伸手抵住他的后心,将一缕精纯的玄气输送了过去。
  
      “我本想将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带进坟墓里……我连妻子都没有告诉……这是我毕生的耻辱……还不如我当真就是一个彻头彻底的坏人好听……但是那日,一见风尊大人,风尊大人就将目标明明白白的指向了我,我却生出了一吐为快之念……甚至直到刚才,我才终于决定,要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我不想,我的夫人到了地下……还不理我……”
  
      “我……我不想,让我的夫人到死,到了地下,还以为她夫君是虚伪做作,奸邪之人,万恶不赦……她这一生所托非人……”
  
      杨波涛眼眸涣散,强行提着一口气,喃喃自语。
  
      “不会的。”云扬叹了口气,
  
      这会的云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点什么才好!
  
      难道自己那么多兄弟死在他的情报之下,自己还要反过来安慰他不成?
  
      但这件事,却又能怪谁?
  
      “过了十几天,我父亲回来了……说要带我远走高飞……还会给予我更远大的前程……”杨波涛微弱的道:“当时我问他,疯狂的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杨波涛眼中闪现出极致的疯狂之色:“其实那时我就已经隐隐猜到,我父亲……乃是四季楼的人……而且还是四季楼高层之中的高层……错非如此,我一定会被灭口!但我仍要问,当面问个究竟,问个清楚明白!我不甘心!我为玉唐奋斗了一辈子,最终,却成了千古罪人!我父亲很是直接的告诉我,九尊的存在,乃是莫大的威胁,非除不可,九尊皆亡,才是大陆幸事,这非是一家一人之事,该为之事,应为之事……但我听不懂,真心的听不懂!”
  
      “然后我又问他,九霄彩虹草是真的么?他说是假的。所有的这一切,尽都是为了确定九尊下落的骗局。”
  
      “而我杨波涛,便是这骗局之中,最重要的一环。呵呵,呵呵呵呵……”
  
      “而催动我这最重要一环的,却是我亲生父亲!嘿嘿嘿嘿……”
  
      杨波涛声音苍凉,虽然在笑,但笑声却是一片自嘲,眼神一片空洞、死寂。
  
      “若是战死沙场,若是病死,中毒而死,我杨波涛,可以含笑,并无畏惧,但,就这么死……因为这样的原因,背负着千古骂名,永生永世无法洗刷的耻辱,我杨波涛死不瞑目!”
  
      “我死不瞑目!”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