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虚晃一招!
    以往总是听闻“坑爹”之说,杨波涛的机缘却是“爹坑”,该说是开了一次眼界,还是被药了一口毒粮,不胜唏嘘,不胜唏嘘!
  
      “放心,我会说到做到的!”云扬默然道。
  
      随即青色的风影一旋,对着那个一直默默等待在一边的黑衣人:“前面带路吧,且让本座看看,你们四季楼,到底还有什么伎俩可以施展!”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风尊大人果然好胆气,请随我来。”
  
      身子一起,好似旋风一般往山上面急疾卷去。
  
      云扬冷哼一声,青色身形狂风一旋,径自去到了半空之中,更在咻的一声之余,直上高空,风声呼啸空前,然而骤起之风势突然变向,转而向着天唐城的方向,狂飙而去。
  
      这一下真是大出意料之外!
  
      那黑衣人这边犹自向着山顶狂冲,突然感觉身背后风声有异,仰头一看,顿时气的鼻子都歪了:“风尊!所谓九尊就是这般贪生怕死,说话如放屁么?你的人无信不立呢?!”
  
      半空中风声凛冽,一句话哈哈大笑着响起:“请转告你老大一句……一样的陷阱,布置一次便已经太多,同样的坑,难道还指望本座踏进去两次吗?你们这帮猪脑袋也配跟本座讲一个信字?!难道你们就是这般幼稚才成就四季楼赫赫威名的吗?”
  
      大笑声中,风流滚滚而去,一泻千里。
  
      “待我风凌天下时,斩尽杀绝四季楼!”
  
      看天际流风“呼”的一下子消失不见,位于山腰的那四季楼黑衣高手愣了一愣,随即破口大骂,无数脏字粗口喷涌而出,滔滔不绝,端的出口成脏!
  
      捂着胸口,一时间气的肝疼。
  
      这位风尊实在是太不讲究了!
  
      刚才口口声声的人无信不立呢?你的口齿呢?你的言都被你自己吃了吧?!
  
      自己在这里傻逼似的等了老半天,眼巴巴地看着这货跟杨波涛叽叽歪歪的说了那么长时间,然后这家伙又让自己等一会,拖拖拉拉的收拾了尸体,明明什么都答应好了,结果完事后转身就跑……
  
      这他么的分明就是玩人么……
  
      那黑衣人险些气出一口老血。
  
      但就算如何气也好,就算气死了也没辙,毕竟那风尊此际连影子都看不到了,最终也只能喃喃咒骂不休地自己一个人往山顶跑去。
  
      那里……彼端……
  
      还有不少跟自己一样傻呵呵的布置陷阱等了好几天的人……
  
      ……
  
      青色流风去势愈走越疾,渐渐散做了一股飓风,在高空极速掠过。
  
      向着天唐城而去。
  
      高空上,刀光再闪,天上之刀不出意料的再现,紧紧地尾随着追了下去。
  
      “竟然没有上当?!不过也不要紧,但就算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还有我在后面一直锁定着他,想要全身而退还得过了我这关……若是九尊传说最终是灭绝在我的手里,却也不失为一段佳话……为我的传奇再添一页吧……哼哼……”
  
      刀光暗暗得意,决心再谱一页传奇。
  
      此心既定,他反而更加地小心起来,追及风声之后,一路小心翼翼跟随,甚至还刻意拉远了彼此间距离,唯恐打草惊蛇,让风尊有所察觉,让这段佳话有缺……
  
      这遭回程乃是云扬主导,速度比之来时更快,过来之时,就算背负杨波涛那人有十成大圆满级数的修为,终究是背负一名壮汉,速度难免大打折扣,而此刻,全程飓风飚速,速度又怎么会慢?!
  
      反而是天上之刀一点都不急,他现在的耐心很好,现在的他更倾向于籍此机会找到风尊的老巢所在,并且确认是否尚有其他的九尊中人尚在人间,毕竟之前攻击杨波涛那一夜,曾有异火攻击,疑似火尊亦存,左右风尊已经在掌握,不必再急于拿下!
  
      如此一路追下去,一直追出了一百七八十里路,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彼端天唐城雄伟的城墙,天上之刀突然间呆住了!
  
      因为,他愕然发现……自己正在追踪的风尊意念,居然在渐次……消散?!
  
      再过片刻,竟然完全的消失了!
  
      明明一直衔尾追逐,神识锁定,怎地就……追丢了!?
  
      对于这个结果,天上之刀显然无法接受,片刻的呆愣之后,他开始在云层中焦急的来回转圈,徒劳的搜索着四周,相比较于从一开始自己就被骗,他更倾向于自己是被风尊意外发现,然后施展某种法门,暂时散溢,这才出现了原本意念消散的迹象!
  
      但如果如此的话,他绝对走不远,一定就在附近!
  
      可是天上之刀将自身神识最大极限散开,再无任何掩饰的全力搜索,仍旧是徒劳无功一无所获,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上当了!
  
      但他仍旧想不明白,自己之前一路追出城,一路又追回来,精神早已将对方锁定,那可不是一般意义的锁定,而是灵魂印记锁定,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呢?
  
      难道一个人的灵魂印记,竟然也可以因为某种手段而突兀消失么?
  
      那岂非已经是传说中阳神级数以上的法门手段,凭风尊的微末道行怎么可能能为?!
  
      这刀光呆呆的隐藏在一片云层中,仍旧百思不得其解,久久愣然。
  
      心中唯有一股哔了狗的感觉油然升起。这股懊丧与莫名所以的失落,实在是让人崩溃。纵然他见多识广,阅历丰富,此刻也是茫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其实真相很简单,天上之刀追踪的狂飙飓风,不过是云扬施展的一气风属化相,虽然有神有形有相,不过一气维持,随着一气消散,形神相三者俱散,风属威能亦散于无形,何足为奇?
  
      而云扬的真身,却是化为一道云层,仍旧徘徊在那座山的高空之中,根本没有远离。
  
      此刻,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俨然大雨将临之相。
  
      可是该来之大雨始终不至,下方的山顶乱石,更待给云扬一种极端极度压抑的感觉;这份压抑感,让云扬想起了天玄崖,那曾经的惨烈一战……
  
      其实这里的压抑感觉,远要比当日天玄崖来得轻,但是究其根本……那感觉仍是一样的。
  
      “那里果然布置了类似锁灵大阵一般的埋伏……”云扬心中咒骂不已。
  
      确认对方的布置之后,他的动作不禁更加小心了几分。
  
      一旦被发现,更被对方启动阵势,异相秘术不复,自己难免会非常狼狈,甚至死关将临,难有生机……
  
      ……
  
      这会不光是云扬在咒骂,下面同样有咒骂声络绎不绝。
  
      “那什么风尊实在太油滑了!他么的,都准备好了居然不来了。”
  
      “老子等这么多人裤子都脱了,他居然萎了?临阵退缩了?”
  
      “那王八蛋跑的真快,一下子就没影了!”
  
      “简直混蛋,费心费力布置了这么久,徒劳无功……”
  
      “突然感觉怎么这么傻逼呢……”
  
      一群人破口大骂。
  
      在山顶上,一个金衣人位于此山位置最高的一块大石头上,强大的气息笼罩了整个树林,气势滔天,俨然鹤立鸡群,远超济辈。
  
      云扬悬浮在数百丈的高空之上,静静观视下方动静,却还要在一片阴云中小心的控制着自身气息不使外泄,轰隆隆的雷电声音,不断的制造着,越来越急。
  
      给人一种狂风暴雨即将到来的感觉。
  
      “罢了,把东西都收了吧。”金衣人始终沉默,终于开口:“风尊不至,暴风雨却眼看就要来了,无谓平白糟蹋了许多好东西。”
  
      散落在周围的几十个人纷纷现身,一个个兀自无精打采的咒骂着;却亦开始在从山林各处收拾布置下的物事。
  
      云扬登时瞪大了眼睛,将心神聚焦在那些布置的物事之上。
  
      却见其中一个人,率先从一块山石之下取出来一块发光的物事。
  
      随着那发光物事被取下,原本充满压抑气氛的感觉,突然间烟消云散,全告消失了。
  
      云扬心中骤然一动,天际原本便已呼啸不止的狂风更形狂暴,弥漫天空的漆黑云层渐次压低,雷电轰鸣声亦越来越大。
  
      下面的人见状都纷纷加快了动作,一个个在狂风中快速干活。
  
      那金衣人始终停留在原地,负手而立,面色冷硬。
  
      这人的两道眉毛,就像是两把刷子,又浓又密,眉角下垂,勾着;眼睛深深的陷在眼窝里,目光冷漠,没有半点波动。然而一旦被这双眼睛注视的时候,却会不期然地感到被死神盯上,让人一阵阵的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其他的黑衣人全都蒙着脸面;实则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洋溢着强大的气息。
  
      云扬最初的构想乃是使用雷电袭击,借助天利歼灭这伙人;可是真正靠近感受到这些人的强横的气息,情知即便倾尽自己目前的全部实力也是无济于事,就算能够让他们狼狈一番,却一定伤不了人,徒劳无功之余,还会被他们警觉。
  
      尤其是那金衣人,实力更是惊人,绝非自己当前这点程度所能撼动。
  
      云扬此际只敢高高的远眺,遥遥望着着那些发光的物事被取出来,根本就看不出那到底是一些什么东西。虽然云扬有心想要一窥究竟,但若是再降低身形,就有被发现的可能。
  
      彼此实力悬殊,一旦被发现,基本就是必死之格,决不能冒险。
  
      左右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也该是撤了。
  
      云扬心念一动,空中风声愈发的紧促,天空的阴云居然因之缓缓移动,升高,颇有几分风起云涌的意味。
  
      再过片刻,原本阴晦的天空似乎变得明亮起来。
  
      金衣人抬头,看着原本密布的天空阴云,还有不停流窜的电蛇,此际也似乎少了许多?
  
      该来的大雨不至,将转晴空?!
  
      压抑了这么久,怎么会没有了雨?这么多年的生活经历,从来没有过这等现象啊;一般这样的压抑沉闷天气,无论如何,也要有雨点下来的!
  
      今天咋回事?
  
      他皱了皱眉。突然间一声长啸,纵身而起,手中光芒骤甚闪烁,一道凌利异常的剑气,突然冲天而起。
  
      剑气冲霄越云,直将百丈外的阴云肆虐得支离破碎。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