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森罗廷
云相无相,纵然一时支离破碎,随即便又缓缓凝聚,似乎根本不受影响。
  
  金衣人哼了一声,身子徐徐落来,脸色却愈发的阴沉。
  
  “大人,可是有什么发现?”一人问道。
  
  “没有。”金衣人阴沉沉的道:“刚才的天气,本已呈暴风雨将来之势,然而却迟迟没有下雨;此刻还缓缓移动消散……我因而生疑,一试究竟……”
  
  他阴森森的说道:“大抵是我多疑了,如此境况,除非是风尊云尊和雷尊水尊同在,否则绝难出现……但我刚才有洞察周遭特异神识状况,并无所获……就算四尊未死,不过一年之别,他们不可能全数精进至完美趋避我感应的地步,只要确定不是他们作怪,那就无妨!”
  
  云扬在上面,激灵灵出了一身冷汗。
  
  若不是自己为防万一又再升起了五十丈空间,自己几乎就被这道剑光搅碎;就算云相化身不惧刀兵,性命无碍,但无论如何也要受点伤,露出几分行迹。
  
  但就算如此,承受相当波及的身体仍旧感觉到周身一阵阵疼痛,难受,更有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久久不去。
  
  正如那金衣人所言,刚才若当真是风尊雷尊水尊在此,必然无法逃出其追查,毕竟风尊等三人,当真没可能如自己一般精进如此之多!
  
  那金衣人是谁,实力竟致如斯?!
  
  云层持续缓缓移动;下面的人也在快速收拾,不过片刻之后,黑衣人们就在金衣人的率领下,下山而去。
  
  眼见对方全员离开,云扬就算心有不甘,也不得不转向回归。
  
  然而在回归接近天唐城的时候,却是遥遥看到空中的那一团刀光在四处游曳,寻找;好似没头苍蝇一般的四处乱窜……
  
  云扬心中哼了一声,驾驭着云彩高高升起,悄然而去。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空陪你捉迷藏……
  
  ……
  
  在遥远的某地。
  
  一座阴森森的大殿之中。
  
  一殿秦广王满脸尽是无语的神情,低着头,头顶上全是唾沫星子。
  
  “你傻啊?”一个白衣高冠的人一脸的不可思议:“你自己说你是不是傻?太多太多年没见你这么缺心眼的人了啊!”
  
  四周,还有七八个人翻着白眼群起围观着一殿秦广王。
  
  “这就是个傻逼……”
  
  “我从前就知道他二,但也没想到他会这么二!”
  
  “简直是二傻他爹,大傻!”
  
  “比猪还蠢,反正我是无语了,太无语了……”
  
  “老八!你这混蛋说话要注意!别侮辱了猪!猪哪有他蠢,不许说反话褒奖他……”
  
  一殿秦广王可怜兮兮的站在中间,一脸的冤屈:“……我哪里想到会酱紫……”
  
  “你说你能想到个屁?!”
  
  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一张嘴,唾沫星子如雨喷在一殿秦广王脸上:“就算是再傻再蠢再二吧,怎么也该先拿出名册看看吧?你连这一步都省略了?还怪自己被人坑?!这能怨人家吗?”
  
  “就算脑袋里面全是屎……也不至于这样子吧?”
  
  一殿秦广王闷着头挨骂,瘪着嘴一言不发了。
  
  “不过这个发布任务的小子也是蔫坏蔫坏的,肯定是头顶生疮脚底板流脓的那种!我去杀了他!”
  
  另一个人站起身来,一脸愤怒:“还不赶紧告诉我他的名字,我去把他办了!我兄弟就算再蠢再笨再二也好,总不能任他玩弄!”
  
  一殿秦广王咧咧嘴,没说话。
  
  “难不成你被玩弄上瘾了,居然还不赶紧说那人是谁?”
  
  其他人一起追问:“赶紧的赶紧的!被坑了也就被坑了,杀了何汉青,也就杀了,但是这个坑我们的人同样不能放过!”
  
  一殿秦广王嘴角抽了抽,道:“这个人的名字,我肯定是不会告诉你们……一句话,你们不能杀他……”
  
  另外九个人同时怪叫起来:“你他么的真的傻了吗!?不让我们杀不得止,连名字你都不说?你怎么想的!?”
  
  “难不成是被人坑得爽了?上瘾了?你就是头猪!呸,我怎么又瞎比较,有怪莫怪!”
  
  “我他么都不能理解了……难道这家伙是中了对方的美人计、迷魂药?说,那人是不是人样子特别的出色,你对他动心了?”
  
  “还真别说,没准那人乃是个绝色美人,美色当前什么都忘了,有情可原……”
  
  “有情可原也不行,老大你给他检查检查,别是中了什么奇门秘术了吧?!”
  
  “我看狂揍一顿最实际,没准他就清醒了。”有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这人真不能杀……”一殿秦广王几乎要哭了:“要是能杀,我还能不让你们去?”
  
  “为啥不能杀?对方有深厚背景还是特殊身份?”四五个人一起追问。
  
  一殿秦广王又不说话了。
  
  “他么的你倒是放个屁啊……”好几个人急的跳脚,揪着自己头发转圈子:“你他么啥时候变成闷葫芦了,平时不是挺能叭叭么……”
  
  “这个人……”
  
  一殿秦广王呐呐道:“身份很重要……”
  
  “能有多重要?”另一人暴躁的道:“就算是独孤愁的私生子,这一次我也照样杀了!你赶紧快说是正经!”
  
  一殿秦广王嘴角抽了抽,道:“这个人……不是九尊之中的风尊,就是九尊之中的云尊。”
  
  一殿秦广王此言一出,在场的一干人等齐齐住了嘴。
  
  九个人同时瞪大了眼睛看着一殿秦广王,阴森的大殿之中,鸦雀无声。
  
  良久,才有人问道:“你,你怎么知道的?你当真能确定吗?”
  
  一殿秦广王苦笑:“我怎么会不知道……我麾下的金牌杀手被他收服了一个,我去找他麻烦,与他动过手……九尊的化相之力,你们难道不知道?”
  
  一个金袍人咳嗽一声,道:“你真的能确定吗?还是只得揣测?”
  
  一殿秦广王翻翻白眼:“你们一个个的真以为我能傻到那等地步吗?肯定是事出有因,否则事情怎么会演变至此!”
  
  兄弟们顿时都不说话了。
  
  “相信没人会忘记阴魂殿的那段往事吧……”
  
  一殿秦广王苦笑:“当时除了老大和老三,其余的一干兄弟们都被阴魂殿的古怪环境困住了;无法脱身,虽然我们功法特异,能够暂时抗拒阴魂殿诡能,但终究不能久持,只要时候一久,仍旧不免被阴魂殿化作阴魂;永远的困在阴魂殿之中……”
  
  “所幸哪里距离玉唐战场不远;更碰巧那时土尊正在驾驭地龙翻身之异法倾覆战局……是老大和老三找上了土尊,然后土尊带着他两个兄弟以土源之力翻覆阴魂殿外层,再由木尊导引大量木植穿透阴魂殿,最后水尊的力量渗入,这才破了阴魂殿禁制,救众兄弟于绝境。咱们一众兄弟,都欠了九尊一个天大的人情……”
  
  “事后,老大虽然送了一些天材地宝给人家作为谢礼……但是,这份人情,岂能忘记?岂能不还?”
  
  “虽然土尊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当时救的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真正所做的事情真意为何……更不知道我们在下面还有八个兄弟……但当时人家拔刀相助的恩情,咱们能真个忘记吗?”
  
  “我当时之所以没加提防,傻傻的被坑……就是因为当时我曾与这个人交手,早已确定了对方必然是九尊之一。”
  
  “所以我才罢手,所以我才没有追究他收服我金牌杀手的事情,甚至对其释出极大善意;”一殿秦广王苦笑着:“所以在当他找我的时候,我才会什么都不顾立即前去;所以等他提出来要我杀一个人的时候,我才会没有经过查证就答应了。”
  
  “因为我知道,我不能拒绝他,不能拒绝他的请求拜托。”
  
  “当然,这也是我发自本心的想要帮他做一件事才会如此。”
  
  一殿秦广王苦着脸:“虽然我全然没有想到他要杀的人居然是春寒尊主,这个目标不但出乎了预料之外,更加超出了我的能力之外,让我措手不及……但,我仍旧会接下来,其实他是否有玩坑也好,我一定会接下这份委托!我更相信,此次无论换成众兄弟中的那一个,就算是他明明白白的当面明说,他的目标乃是春寒尊主,你们能拒绝吗?谁敢说一句他会拒绝?!”
  
  其余九个人尽都是一脸苦笑,颇有几分尴尬的意味。
  
  的确,曾经天大的恩情,怎么能不认?这是无法拒绝的!
  
  “九尊虽然不知道他们曾经帮过谁;但这份人情债总是我们欠下的,我们总不能当做没有发生过吧?”
  
  一殿秦广王道:“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现如今九尊众人基本已经伤亡殆尽……估计,也就只剩下这一个还在;我们不知道也就罢了,但既然知道了,而且还被他委托了;无论如何也是要履约的!”
  
  “人情债最是难还,我们回报当日的人情,不回报给这个人,又要还给谁!?真个埋没良心,自己糊弄自己吗?”
  
  一殿秦广王悲愤道:“你们说我傻,说我蠢,说我二?在这件事上,就算是我傻,我蠢,我二吧,谁让咱们欠了人家的人情债?人家主动要了,咱们就得还!虽然这个家伙未必知情,但,我们自己知道!”
  
  其他的九个人脸上苦笑更甚,尽都相顾无言。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