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往情深?
    来人一眼照看,惊见院子里聚集又这么多人,而且都是高阶修者,忍不住眉头也是跳了跳,显然,非常出乎预料之外。
  
      在定睛细看,却见个中不少人,赫然都是熟面孔,居然是春夏秋冬四大家族之中的三家。
  
      显然来人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三大家族的精英高手,竟然聚集了这么多在此地,他们想干什么?难不成是在此埋伏自己吗?
  
      来人忍不住转身看了看门匾,脸上显出几分惊疑不定的神情。
  
      这到底是云府……还是四大家族的某一家来着?
  
      毕竟三家三十名高阶修者的阵容真是太吓人了,来人就算自视极高,却也没把握能够对上这么些高手,一旦大战爆发,只怕连全身而退都是奢望!
  
      而三大家族的几位九重山修者眼见来人面容亦是脸上变色,“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其中一人惊声道:“古兄?你……你怎么来到这里?”
  
      那位古兄也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我来这办点事儿……你们几个人这是……?”
  
      这一刻,双方尽都是面面相觑,每个人都是一肚子疑问。
  
      那黑衣少年古古在旁边骨碌碌的眼睛乱转,道:“大师兄,这些人是谁?怎地会聚在此地?”
  
      这位危兄低声道:“他们乃是春夏秋冬四大家族中人,每个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等下不可轻举妄动,说话更要小心。”
  
      古古眼珠转了转,径自开口道:“敢问各位前辈缘何集中在这里?不知道可否满足一下小弟的好奇心?”
  
      一名春家高手闻言皱了皱眉,却很是小心的回答道:“危兄,敢问这位是?”
  
      那“危兄”似是无奈的笑了笑,道:“这是鄙人的小师弟,年纪小,不大懂事,若有得罪的……呵呵,各位海涵。”
  
      众人都是勉强笑了笑。
  
      众人会聚集到此地,目的不外就是因四大公子传信,言说此地主人拥有栽培高阶玄兽幼崽突破自身桎梏极限的手段,各家抱着一试的打算云集此地,虽然这个试验尚未得到证实,但个中牵扯却大,若是栽培之事成真,势必将改写天玄大陆势力格局,可谓大事之中的大事,若是可以,莫说回应那少年人的问题,直接动手开杀灭口才是正经。
  
      然而大家却还知道,眼前这位“危兄”一身修为已臻十成大圆满级数,身背后更有强大宗门势力为依靠,非是能够轻易动得了的;本来就算难啃,调教玄兽幼崽之事实在关系太大,此地有三家三十位一等一的好手,齐心合力之下,也可将之收拾,只要做得干净,就算其宗门想要追究,也难以找到线索!
  
      但,这人除了自身实力强横之外,更有一头九品巅峰的灵兽作为坐骑!
  
      而且是飞行灵兽!
  
      这一人一鸟连成一气,战力基本就等同于超出了十成大圆满一个大阶位的层次,虽然这个实力三大家族仍旧可以狙杀之,但势必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纵使三大家族嘴上说彼此同气连枝,此次事件又处于同一阵线,可真个要付出偌大代价,平白树立强仇,却是不值,尤其当前只是知道此地主人有调教栽培玄兽的能力,并非亲眼目睹见证,自然更加不会轻举妄动!
  
      “我们这伙人此次乃是来天唐城游玩。”
  
      一人干笑着,道:“恰巧我们几家的公子都在此地,大家顺道过来看看。至于别的意思,却是没有的,这位小公子不知道还有什么好奇之处,我们可以一一解答。”
  
      古古精灵古怪的说道:“话是这么说,不过在下之前也来过天唐城,那时候,四位公子也在这里,但各位前辈那时候怎地却没有来呢……距离我前次离开,一共也没隔几天的时间啊,前辈们就突然到来……呵呵……”
  
      春家一位容貌瘦削清癯的老者淡淡道:“我等来到这里,不过偶然,偶然相会,亦偶然与两位相会,世事若无许多巧合,岂非无趣,再者,就算我等来此别他事。,却似乎没有跟小公子报备的义务吧……”
  
      显然,古古盘根问底,让这些人都已经烦了。
  
      大家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你这么问话,将我们当成啥了?
  
      古古吃了一记排头,却不着恼,又道:“果然是凑巧,然而诸位之事跟在下没有关系;但此间主人,天外云府中的云公子与在下却是素识。”
  
      在场三十多人同时脸上一僵。
  
      你是云扬的朋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很是惊喜地叫了起来:“咕咕?”
  
      众人一愣。
  
      咕咕?
  
      难道是哪里有来鸽子?
  
      却见云扬一袭紫衣,潇洒飘逸的笑容便如纯净的冰山水流一般,快步走了出来,紫衣飘动之间,自有一股神秘的感觉展现。
  
      云扬看到古古,看到古古这位大师兄,顿时一种危机就袭上心头。
  
      哪里不知道大麻烦已经到来?
  
      但这个麻烦自己该如何解决?
  
      云扬却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最佳选择,自然是混过去……
  
      “咕咕……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是看错了!”云扬哈哈一笑,神色快活至极:“这几天,我可真是想死你了……那日我一觉醒来,你已经不在了,怎地你走的时候都没把我叫醒……”
  
      某人的脸皮越见浑厚,言词之暧昧,话语之隐蕴,引人遐思,发人深省!
  
      云扬话音未落,上前就要搂抱古古肩膀,显然言语调戏之后,还要动手动脚。
  
      古古急疾一闪,怒道:“云扬,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给我放尊重些!”
  
      云扬见状亦是急忙收手,很有些尴尬笑道:“刚才都没注意,周围怎地还有这么多人,平日里我家里都没啥人的啊,意外意外……呵呵,等没人的时候……”
  
      另一边的大师兄早已是目瞪口呆、愣然当场。
  
      这……这话是怎么说?
  
      我想死你了……啥情况?难道竟是刻骨相思!?
  
      那什么那日我一觉醒来,你已经不在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上次走的时候,都没叫醒我……嗯,这又是什么情况?
  
      上次……难道你俩睡在一个床上?否则,何至于此!
  
      上来就搂搂抱抱……这,都随便到这等程度了?
  
      平日里我家里都没啥人……难道动手动脚乃是你们惯常的相处模式!
  
      等没人的时候?没人的时候……你要做什么?
  
      大师兄一脸问号,越想越觉得恐怖。
  
      这件事情,当真是细思超恐的说!
  
      再看到云扬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面容,站着便如是一株挺拔的青松一样的颀长身躯,眼神之中,似乎蕴含着无尽的深情……
  
      俗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赞誉当之无愧。
  
      若是自己小师妹换上女装,回复本相,与这位云公子还真的是一对璧人!
  
      所谓珠联璧合,完美契合,不外如是。
  
      危兄摸着下巴,一脸的若有所思。
  
      “姓云的!”古古气的脸上都变了颜色:“你少在那里乱说!我上次的身份乃是使节。你胡言乱语,是何居心?”
  
      云扬点头如啄米:“当然当然,就是使节啊,当日你有跟我说过,就是你明面上的身份,我知道的。”
  
      众人脸上神情更加暧昧了。
  
      “大家当时兄弟相称,一别多日,云公子就这么对待兄弟的么?”古古努力地想要挽回自己的形象,故作豪迈道。
  
      只是这份豪迈,却是更显不和/谐的氛围。
  
      “当然当然!”云扬挤挤眼睛,道:“古兄弟,咱们一别多日,别来可好?我确实思之更甚,来来来,难得你今日前来,就请进来喝一杯茶……我可是专门为你采摘的……”
  
      听到他每一句话,都在刻意的引人误解,古古黑脸都气得通红:“云扬,你卑鄙!你无耻!”
  
      云扬呵呵一乐,貌似宠溺的道:“对对,我卑鄙我无耻,我还无理取闹呢!”
  
      三大家族众人登时有数人忍不住嘿然出声,都是老江湖了,又有谁听不出个中戏谑。
  
      古古面容更显扭曲,恨恨道:“云扬,你混蛋!!”
  
      云扬执手相让的动作生生地顿住了,再不说话,良久良久,他眼睛有些感伤的看着古古,嘴角突然露出来公式化的冰冷的微笑,似乎突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打击,淡淡道:“古兄弟,你……这是?……”
  
      古古兀自气得咻咻喘气,闭了闭眼睛,低沉的一字字狠声道:“云扬,休要沾染我的清誉!”
  
      “古兄弟说得哪里话来。”
  
      云扬也随即表现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矜持笑容,仰着头,沉声道:“古兄弟的名誉为兄自然会全力维护,这个不消古兄弟再三提醒,罢了,总是远道而来,且给我这个面子,容我招待一杯清茶,再说其他。”
  
      他高傲的仰起头,似乎是受尽了伤害,却又拼命地维持自己的尊严与骄傲,有些冷漠抬着下巴说道:“我明白,两国相争你我份属敌对,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若是连这个面子都不愿给予……那就请自便。”
  
      他冷冷淡淡的笑了笑,伸手一指,道:“大门,在那边。出城的城门,出了大门往南走,请便吧!”
  
      他的样子,活像是一对小情人闹了别扭在赌气。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