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灭春堂!
    森罗庭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显然乃是不达到目的绝不罢手的格局?
  
      若然五人尤少的话,森罗庭竟然十殿阎君同临此地,这是太看得起何汉青了吗?
  
      而现在出现五个,若是另外的几位阎君也都来了,那么,另外几人现在在哪里?
  
      宋帝王嘿嘿冷笑,并不阻止刀尊者的通风报信。
  
      事已至此,只好一网打尽!
  
      ……
  
      何汉青这边才刚刚在玄晶大阵中坐定,四下里的四位护法高手也各自屏息静气,开始输入玄气,激发玄晶大阵,相助何汉青疗伤。
  
      可是就在紫色光芒刚刚闪烁、亦是昭示疗伤阵局启动的时候,蓦然“砰”地一声脆响,正中央位置的一百块上品玄晶,突然爆裂成为一堆碎片。
  
      一个尖锐的声音凭空响起:“何汉青,此刻运功疗复已注定于事无补跟着我的勾魂锁链走吧,你的时辰,已经到了!”
  
      一团冥雾,突然弥漫了整个密室。
  
      又有一座大山,宛如凭空出现,狠狠地压顶而落。
  
      周遭的四名护法齐齐怒喝一声,同时出手反击。
  
      “泰山王!”
  
      何汉青端坐原地,面色又自泰然,然而眼神却是猛地收缩了一下,眼看着虚空之中的突来攻击,两只手缓缓的交叉在胸前,浑身上下突然散发出空前强大的气息。
  
      一掌悍然翻掌而出,刚刚压下来的庞然大山,就此轰的一声,化为乌有。
  
      那乍现的庞然巨山看似有形有质,宛如实体,对上一般人也确实于大山压顶无异,然而对上修为更强的何汉青却又不够看了,不过一掌硬拼,山形立溃,端的力强则胜,高下立见!
  
      一道人影闷哼一声:“春寒尊主果然名不虚传。”
  
      随即一个声音不屑道:“难道我便浪得虚名了么?”随着这声音,一口惨白色的剑,突然从冥雾中冲了出来,只如白驹过隙一般,刹那间便即来到了何汉青的咽喉位置。
  
      “平等王!”
  
      何汉青一声惊呼。
  
      他显然没想到森罗庭的两位阎君,居然同时出现密室之地,非但来得突兀,更是联手夹攻自己。他一声闷哼之余,整个身子异常轻盈的飘了起来,于间不容发之际闪过了平等王的疾速之剑。
  
      随即,何汉青脸色转为潮红,突然间仰头吐出来三口鲜血,而他身上的气势,非但没有因为吐血而衰退,反而一下子攀登到了巅峰层次。
  
      跟着,噗噗噗的声音接连不断的想起;何汉青的肉掌与平等王的剑硬碰硬的先后冲击十几下,两人齐齐闷哼一声,各自退后。
  
      森罗庭。
  
      阎君出手!
  
      这等同是绝杀临头,死关照命!
  
      何汉青虽然不知道什么到底原因使得这帮家伙来到了自己这里,展开绝命杀局,但是,何汉青却很清楚的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已然去到了生死关头。
  
      所以他立即启动燃魂**,凭空燃烧自己十年寿命,将所有伤势,在一瞬间全部压了下去!
  
      必须全力应战,非如此难有生机。
  
      若是不这样做,那么,明年今日,就必然是自己的忌辰!
  
      损失十年寿命虽然可惜,但只要见到了年先生,这十年寿命还是有机会可以弥补回来的;但是若是应付不了当前的危机,却立即会成为一具尸体,谈何今后!
  
      “出去!”
  
      何汉青一声厉喝,身子一挺,原本呈现佝偻状态的身躯,突然变得挺拔直立,须髯戟张,一掌奔雷,径自将密室打穿了一道通往地面的通道,掌力端的强猛无匹!
  
      森罗庭的人来了,而且还是阎君亲自出手。那么,这间密室已经不能成为依仗,反而成了森罗庭阎君们得天独厚的构建杀局之地!
  
      想要博取生机,当务之急便是立即到地面上去!
  
      哪里想到这个通道才刚刚打通,一声怪笑乍起,一道阴风,居然顺着这个刚刚打通的通道,顺势逆流而进。
  
      “回去!”
  
      一声爆响,何汉青双手颤抖,一个跟头摔了回去,大惊失色:“你们……到底来了多少人!这是为什么?”
  
      一个一身灰衣,头戴王冠的人忽隐忽现:“何汉青,你的阳寿到了,我等替天行道,接你回地府!”
  
      “放屁!”何汉青怒不可遏:“四季楼与森罗庭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们突然这般大举出动攻击老夫,是何道理?森罗庭是要与四季楼正面为敌吗?!”
  
      又是同样的问题!
  
      显然在四季楼的高层心目中,从不认为天玄大陆的任何宗门、任何势力敢主动挑衅、攻击四季楼!
  
      然而今天,显然是个例外的日子!
  
      那人阴森森的说道:“我等奉天承运,恪守职司,接收该死之人前往轮回,只为替天行道,何来井水不犯河水之说?”
  
      一声阴森森的号令:“森罗阴兵何在?!还不快快接应何汉青进入轮回?!”
  
      半空中鬼声啾啾更甚,无数阴森人影,霎时间遍布何府周遭,非但半空中,连房檐、地面尽都占据,黑压压的满目皆是。
  
      四周惨叫声突然间不绝响起。
  
      这显然是大范围无差别绞杀,更是斩尽杀绝,不留活口的趋势!
  
      何府当中的四季楼的高手们虽然人数不少,修为也不俗,但面对森罗庭的海量杀手,更有多位阎君亲身参战,双方实力差距太甚,瞬时便呈不敌,高下分明!
  
      真的不是四季楼这边实力太差,何汉青最是惜命,这段时间以来,尽管人手接连折损,但四季楼春堂底蕴深厚,损失的人手泰半都是露于台面上的人手,高端战力损失有限,此际又值何汉青疗伤当口,自然将能够调动过来的精兵悍将全数聚集。
  
      再加上刀尊者手下精锐,这样的实力规模,除非是如凌霄醉这般的绝颠强者强袭,否则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威胁性,更别说还有刀尊者在旁窥伺,若有极端,只要不当真是凌霄醉亲身来犯,他不会不援手!
  
      但何汉青明显漏算了森罗庭,更万万没有想到森罗庭会跟四季楼撕破面皮,强势来袭,而且阵容还是如此,简直奢侈豪华的令人发指!
  
      森罗庭十殿阎君之中,现在已经现身的,已经有七位之多!
  
      天空之上,宋帝王,阎罗王,转轮王三个人形成一道不可逾越的防线,令到刀尊者等一行人干瞪眼过不来,全无作为。
  
      甚至战斗之中,更不断地有四季楼的人从高空坠落。
  
      轰隆隆的声响,让整个大地都在震颤。
  
      显然刀尊者那边非但不占上风,根本就是落到了下风,战况半点也不乐观!
  
      另一边,随着号令骤起,除了无数阴兵动作之外,伴随着阴风阵阵,又有两条虚幻的人影出现在半空,一个牛头一个马面,拿着勾魂锁链,渐行渐近,却是牛头马面亦临,场中气氛更趋鬼气弥漫,阴风惨然。
  
      噗噗噗……
  
      又是接连十七道人影惨叫着落在地上,纵然其中有几个侥幸伤而未死的,随即便即身首异处,森罗庭杀手对于目标生死伤况观视的最是细微,死没死怎会不知,不死怎么能行?!
  
      不管生死,都砍下脑袋再查!
  
      此际针对何汉青这边的森罗庭几位阎君杀性大起,一殿秦广王狂笑着,手中九节鞭再一次化作了云雾青龙。
  
      砰砰砰……
  
      随着秦广王龙影再现,最后几个四季楼中人,亦在一片冥雾之中尽数脑浆迸裂,魂走九泉。
  
      随着一声狂怒的长啸,一道人影自地下闪电一般飞出,生生冲破冥雾飞升高空,那人一身儒衫,虽然面容苍老,白发萧然,满脸愤然,却仍是一身的书卷气,流溢儒风。
  
      正是何汉青。
  
      身为儒门宗师的他,此刻身形虽看似仍旧挺拔如山,实则却是在轻微颤抖,嘴角更有一缕鲜血缓缓溢出。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何汉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一殿秦广王。
  
      一殿秦广王于此役最是卖力,高呼酣战,是以当前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连身上王袍都已经撕裂多处,衣衫褴褛,头发也早已散乱,胸前更有鲜血滴滴答答,亦是有伤在身,然而其对此却是毫不在意,桀桀怪笑:“何汉青,你阳寿已尽,合该魂走九泉!”
  
      何汉青狂怒的道:“放屁!一殿秦广王,本楼这么多年一直放任你们森罗庭做大,彼此之间从无冤仇牵绊;当初盟约犹自历历在目,你们此次突然大举来袭,是何缘由?”
  
      他长啸一声:“宋帝王!给本尊主一个理由!”
  
      宋帝王手中长剑乍然一抖,一座剑山蓦然出现在刀尊者面前,旋即抽身疾退,目光聚焦在何汉青身上,淡淡道:“何汉青,此次森罗庭行事不过依照行规行事。你难道不知森罗庭是什么地方,收钱买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森罗庭既然收了银子,那你何汉青就非死不可!”
  
      刀尊者在后面,淡淡道:“那么当初的盟约又怎么说?”
  
      宋帝王道:“与你们四季楼的盟约,不过一张废纸,不知道鬼话连篇吗?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足够的钱,就能驱动鬼,你跟鬼讲原则讲契约,那是你的不智,与鬼何干?!”
  
      刀尊者怒哼一声,他如何不知道这些阴森森的家伙恐怕是不会说实话了,眼前才是真正的鬼话连篇。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