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他想通了
    “早上晨露重,这个时候喝茶对身子不好,还是进屋歇一会去吧。”危行路并没有继续多说,反而出声督促道。
  
      “没事,真没事。”
  
      云扬笑了笑:“你们也忙了一夜,还是赶紧去睡觉休息吧,我这一夜睡得瓷实的,又喝了好多茶水,现在正是精神饱满的当,一会儿还要去打打拳,练练功,怎能辜负这大好天光。”
  
      说着笑着站了起来,似是作势欲往前走。
  
      可是这么突然一站,两条腿乍然一颤,竟是险些又坐了回去;便恍如当真是坐了整整一晚上腿麻了。
  
      但他随即就挺直了腿,站得笔直,只是,骨骼却是不由自主的发出咔嚓的一声响。
  
      危行路温和道:“我们这会回来,就不会再出去,大家都去休息一会,下午再见如何?”
  
      “好的好的。”云扬搓着手,一副纯情好少年的德行。
  
      危行路拉着古古径自而去。
  
      自打危行路出言劝慰之后,古古便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两人缓步前行,身后传来低低的一点声响,那是如释重负的叹息声。
  
      “古古,你看出来了么?”危行路低声道。
  
      “什么?”古古的声音同样压得很低。
  
      “他一夜没睡,一直在喝茶等我们。他的茶,早已经没有了颜色和香味,这样的茶,即便是十几泡也未必能到这地步……要将一壶茶喝到这个程度,起码也得冲泡三个时辰以上的时间吧……”
  
      “还有那壶水,壶里原本应该是满满一整壶的开水……没有人烧水是用半壶的……沏茶更加如此。但现在那里边就只剩下一个壶底,他愣是没有察觉,显然这壶水,也是最少烧了一个时辰多了,幸亏烹茶火势不能太旺,否则那壶只怕早就烧穿了……”
  
      “他一直在想心事啊。”
  
      危行路眼神中流露出深思的意味,看着古古:“你说,他为什么一夜没睡?”
  
      古古低着头,一言不发。
  
      “显而易见,他是在等我们,更准确一点说是在等你,他在担心你的安全,我万万没想到那何汉青非但本身已经是超一流强者,身边更跟随有比其本身更强的高手,幸亏有森罗庭十殿阎君同临,否则何以抵挡,我现在想来都感到后怕!”
  
      危行路郑重说道:“而今晚上何汉青那边动静那么大,云扬怎么会不知道?我想云扬应该对何汉青所拥有之实力有所了解,所以他才会担忧至此,而刚才他看到你回来,确认你无恙,才会松一口大气。”
  
      “他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摔倒,骨骼咔嚓,分明就是呆呆的坐在这里想心事,好长时间没有动才会有这样的情况,你自己想想,他可是个武者,修为不俗,拥有比一般人强太多的承受力,要让这样一位武者的骨头发出异响,他得一动不动的坐了多久呢!?”
  
      “但是你回来,他接着就动了,就站了起来。”
  
      危行路一声叹息:“更难的是,他却还不肯承认,连连说他是睡饱了才起,看他脸上的风霜之色,哪有半点睡过一觉的样子?”
  
      “他为啥不承认?”古古低声道。
  
      “傻丫头,你怎会有此一问,平日里的古怪精灵呢?他分明就是怕增加你心中的负担啊……”
  
      危行路长长叹息:“如此至情至性的男儿,天下罕见啊……”
  
      古古低着头,又不说话了。
  
      危行路轻声道:“古古,我要跟你说一句话,很郑重的说!”
  
      “嗯?大师兄你说什么?”古古的声音如同梦呓。
  
      “若是将来……”危行路轻声说道:“……若是将来你们不能走在一起,那么……至少不要伤他太深。这个孩子,很好,极好!”
  
      古古默然不语,很意外的没有反唇相讥。
  
      ……
  
      下午。
  
      危行路与古古收拾行装,走了出来:“云公子,我们这就要告辞了,这几天里多谢云公子的款待,他日若有闲暇去到东玄帝国,一定要来春秋山门一游,咱们师兄妹必然扫榻亦迎。”
  
      云扬脸上一片平静,微笑道:“大师兄,古古,一路顺风,多多保重。”
  
      古古背转身子,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危行路叹口气,道:“云公子,你也要多多保重,记得一定要来本门做客。”
  
      他本想说,不必担心,你们那位何大人,已经威胁不到我们了,他现在最好的状况也要重伤垂死,断断没有功夫和心情追杀我们。
  
      昨夜战斗,危行路也有伤在身,走的甚早,并没有如森罗庭那边确认何汉青的陨灭,只以为其已被刀尊者带走,虽重伤却未死。
  
      但危行路转念一想,却又明悟这话绝不能说。
  
      就当前立场而言,何汉青乃是玉唐帝国的股肱老臣,三代文宗,而云扬同样为了玉唐帝国出力,两人实则还是站在同一立场的,若是当真说了这件事,除了会对云扬造成莫大打击之外,更有可能令到双方原本和/谐的氛围不存,毕竟何汉青的伤上加伤,很大程度都是因为危行路。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把真相拿出来刺激云扬了!
  
      危行路可是很笃定云扬是那种为了立场,为了家国,可以轻抛儿女私情的那种人,前日锁魂针之变故,岂非就是由此而来,所以这件事,还是不说为好!
  
      “古古,你若是有什么话想要对云公子说的,就趁现在吧,你下次来玉唐可就不定什么时候了!”危行路微笑着催促,自己很带眼色的带着大鹰,缓缓走到了一边。
  
      云扬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看着古古。
  
      古古转过身,冷冷的小声道:“云扬,我们后会有期了。”
  
      云扬微笑:“从此关山万里,江湖路遥,你务必要多多珍重;古古的未来,定将驾临在九霄云端之上,云扬把酒以待,等……你名扬四海成为传奇之日,必将举杯遥庆,为君一醉。”
  
      古古哼了一声,道:“谁稀罕。”
  
      云扬哈哈一笑,道:“天上地下,相见是缘,相聚亦是缘,此番别离,一路保重,恕不远送了。”
  
      他一挥手,老梅捧出来一个包裹,云扬微笑道:“些许盘缠干粮,不成敬意,更不入两位眼内。但还请收下,以往多有得罪,所幸从此一别,后会……遥遥无期,古古……姑娘若仍是介意,便当作是做一场噩梦吧;云扬此前孟浪,在此谢罪了。”
  
      他一拱手,脸上说不出的云淡风轻,潇洒如意。
  
      似乎对这一次的分别,已是全不在意,豪迈之极。
  
      “谁要你的东西,既知不堪入目,何必献丑人前?!”古古也不知怎地,只感觉心中有些难受,又自冷眼相向,话音未落,径自转身就走。
  
      云扬脸上露出苦笑,满满的尽是苦涩。
  
      一只手伸了过来,将那包袱接在手中,危行路哈哈笑道:“此行遥遥,我还发愁这一路上到何处打尖吃饭,云兄弟可是想得周到了,反正我是不客气的收下了,云兄弟,山高水长,定然后会有期,他日若有闲暇,一定要来两极山,春秋山门,危某随时恭候大驾。”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又再度恢复了和煦的微笑,却总难免有几分僵硬,便如是带着一副微笑的面具一般,拱手道:“贵山门云扬是一定会去拜访的,两位……一路顺风。”
  
      “告辞!”
  
      危行路一拱手,拉了古古的手,一跃而上大鹰背上。
  
      随着一声嘹亮的鹰鸣,劲风四面扑出,大鹰腾空而起,扶摇直上。
  
      古古与危行路从大鹰背上低头看去,透过大鹰的翅膀,却见下方彼端的云扬似乎追了两步,却又颓然停下,仰着脖子,看着天空,满目尽是不舍。
  
      黑鹰越飞越高,云扬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一般,几已遥不可见,但见其身子似乎晃了晃,旋即坐在了地上。
  
      云雾恰巧从眼前飘过,遮住了视线,彼此再不复见。
  
      危行路兀自低头俯瞰,轻轻叹息道:“他这是想通了……”
  
      古古咬着嘴唇,一言不发,扭着脖子,看向另一边,沉默半晌。
  
      良久之后,在高空朔风中,轻轻问道:“想通了什么?”
  
      危行路叹息道:“临走时,他不是说……你的未来,在九霄云端之上?又说……天上地下,相见是缘?还说……从此一别,后会遥遥无期?”
  
      古古咬着嘴唇道:“这不就是挺告别的客套话么?”
  
      危行路哈哈一笑,道:“客套话?!若是就普通人而言,这确实是客套话,可是你是谁,你是春秋山门的高弟,注定的人上之人!他正是意识到了这点,作为红尘俗世中客的他,与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完完全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而且,就算是同在红尘,也身处两个敌对国家,你们之间,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都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所以他才会这么说。古古,你恐怕无法想象,他在这么说的时候,心中是何等的难受。”危行路眼睛怅惘的看着虚空,这一刻,突然想起了一些久远的往事,蓦然间一阵心酸。
  
      “他难受什么?我看他分明一直都在笑,脸上平静,更像是如释重负,巴不得我早走早好一般。”古古哼了一声。
  
      “你不懂……你不懂男人的心啊……丫头。等你懂了,你会……”
  
      他想说,你会心里非常难受酸涩。
  
      但想了想,并没有说出来。
  
      …………
  
      <其实我看书,最讨厌断章了。今天没断章,值得表扬,求月票。>89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