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大对劲儿
    危行路轻轻道:“他之所以会做出那个样子,乃是怕你难受……所以才强装平静;你没看到我们飞上高空之后,他一下子坐在了地上?那是支撑他的力量,已经用完了,他实在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一个颇有实力的修者,等闲岂会无故跌坐在地,你难道全无所觉?!”
  
      古古咬着嘴唇,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却还是倔强说道:“他有这点自知之明也是好事,大家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纵然痴心妄想,又有何用?”
  
      危行路苦笑一声。
  
      小丫头死鸭子嘴硬,真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心中也很难受么?
  
      于是不再说话。
  
      一路上,古古坐在大鹰背上,姿势一动不动,直接沉默了一路。
  
      黑鹰穿云破雾,向着东玄帝国的方向,好似一支利箭一般飞去。
  
      ……
  
      “终于走了!”看起来本是颓废至极的云扬从地上一跃而起,哈哈大笑:“这几天可是累死我了,笑得脸都僵了……”
  
      老梅笑呵呵的道:“不过公子演的这几天戏,确确实实实在是太有用了,将敌杀敌,借力打力,若非有危行路这个意料之外的助力,想要成功的除掉了何汉青,只怕难矣……”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这个真是机缘巧合,我原本没把他列入杀局之中,但没有他的加入,此役真的很难当真将春寒尊主拿下!”
  
      “这俩人只怕还有后续,刚才我看那位古古姑娘在临走的时候,对公子的态度,很明显的发生了许多改变。”老梅轻轻叹了口气,道。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暂时没办法考虑后续如何如之何……我们如今虽然斩杀何汉青,但内忧外患的状况根本没有多少好转,春秋山门,同样是招惹不起的庞然大物……若是按照我以往的个性……这一次必然会弄僵,情势一旦失控,将一发不可收拾。”
  
      “甚至就算我们能够将他们师兄妹杀死在这里,但那头鹰,我们也留不住,春秋山门的后续报复,将接踵而至,我们亦将因此彻底露于人前,光是一个春秋山门已经承受不起。更何况还有一个四季楼在虎视眈眈,见微知著,我们以往非是全然的毫无破绽,任何一点联想都足以牵扯出无数后续……”
  
      “眼下实力不足,只能采用这种取巧的方式,让自己更安全一点。”
  
      云扬淡淡道:“这样的路,只怕还有好长一段要走。”
  
      老梅点点头,心中却是一声叹息:公子,你这么做,固然是度过了一场危机,更成功地利用了对方的武力,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却也是实实在在的拨动了一颗少女芳心啊……
  
      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感觉么?
  
      这件事情,若是那位古古姑娘自始至终对云扬很厌恶的话,倒也无妨。
  
      但若是万一……那对这位姑娘来说,却是一桩极大地残酷之事啊!
  
      这段话,老梅留在了心里,并没有说出来。
  
      或许……公子对此并不在意吧?
  
      毕竟……两人无论身份、背景、立场任何一方面亦是冏然,能够在一起的机会,少之又少,微乎其微!
  
      这份情,也只好交给时间了。
  
      不得不说,老梅此刻的想法竟与危大师兄不谋而合,几乎完全一致!
  
      ……
  
      云扬回到花树下,这会好好地沏了一壶茶,缓缓的烧水,静观水雾蒸腾,脸上带着淡然的从容微笑。
  
      花树青青,红花点缀,树影婆娑,随风摇曳,花香阵阵,茶香袅袅,公子如玉,紫衣飘飘。
  
      便如是画中人。
  
      老梅看了一会,终于叹了口气,自己忙去了。
  
      云扬感觉老梅已经离去,身子竟自瞬间软倒了下来,以一种懒洋洋的姿态躺坐着,看着水逐渐的冒泡,沸腾,想起了古古临走的时候,那种异样的沉默,忽而悠悠的、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夜色降临。
  
      一阵阴森冥雾,乍然无声无息的进入了云府。
  
      云扬煮茶等候之中,一个人影,麻衣高冠,宛如无中生有一般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殿秦广王。
  
      终于来了。
  
      该来的,终究要来,任务既定,也已完成,合该来到此刻将此事了结之时!
  
      在冥雾出现的瞬间,云扬不禁笑了起来。
  
      这般独特的出场方式,让云扬无法不笑,实在是太明显了。
  
      更将对方身份彰显无疑!
  
      对于习惯了阴森氛围的人而言,幽暗冥雾仅止于看着不明朗通透,再无其他,更何况这团鬼雾的主人,给自己来带的乃是好消息!
  
      “你笑什么?知道自己快要倒霉、完蛋了吗?”一殿秦广王黑着脸,冷冷道。
  
      自己和兄弟们这次可是费尽了手脚,尤其是自己,可谓是拼了老命,差点儿真个把命丢了,就为了给这小子干事儿。
  
      到了到了,大家都累了个半死的时候,这货自己出现,把目标的人头切下来带走了……
  
      这他么的叫什么事儿?
  
      这还算是我们完成的任务吗?
  
      虽然一殿秦广王并没有看到最后杀死何汉青的人是谁,但根据这等神出鬼没、全然不留踪迹的手段,一殿秦广王完全可以认定:杀死何汉青的,就是云扬本人!
  
      这甚至都不需要推理。
  
      更有甚者,最为细心,最擅观察现场状况的宋帝王很干脆的指出,最后一波攻击阵容之中,疑似有一名森罗庭的金牌杀手建功,当今之世,除了森罗庭本部之外,就只得云扬身边有一个曾经的森罗庭金牌杀手!
  
      换言之,四季楼很可能会根据此点,判定最后出手取命的,仍旧是森罗庭的人手,虽然这个与森罗庭的初衷并不违背,但终究还是替人背了黑锅,原本应该黑和被动替人背的感觉总是不一样,真心不好受的!
  
      作为此次任务承办人的一殿秦广王,此际见到云扬得便宜还要卖乖的俊朗笑脸,气自然不打一处来,当即出言讥讽.
  
      “看到你前来,我就知道,你任务完成了。我去一心腹大患,怎么能不笑?”云扬一派温文尔雅,却更加的气人。
  
      一殿秦广王脸色更黑了。
  
      “何汉青死了。”一殿秦广王哼哼着道。
  
      任务完成,例行通报还是要的,这亦是今日此行的主旨所在!
  
      “我知道。”
  
      云扬道:“他的头,现在就在我的密室之中,虽然最后斩首之人是我,但若没有森罗庭的全力以赴,十殿阎君齐临,此局决不能成,我承你们的情!”
  
      一殿秦广王道:“如此双方交易就此确认完成,我此行除了向你说明这点之外,还有跟你告辞,我们须得赶回森罗庭,布置后续。”
  
      云扬道:“等等再告辞不迟;我相信,何汉青府上所有的东西,包括密室之中的东西,想必都在你们手中了。”
  
      一殿秦广王翻着白眼说道;“何汉青随身携带的最值钱的东西都落到了你的手上,你还在意那些细枝末节作甚,难道真个穷疯了?!”
  
      云扬哈哈一笑:“穷疯了不至于,我出高价从你们手上买那些个物事,如何?”
  
      一殿秦广王哼了一声,道:“你这个穷鬼能出什么高价,不过些许物事,我们送你便是。”
  
      “怎地这么大方?”云扬这次是真心的诧异了。
  
      在云扬想来,当前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甚至可能是森罗庭在确认完成任务之后,直接强势问罪,甚至群起围杀自己也非不可能,毕竟森罗庭方面是很有可能猜测到自己身份的。
  
      而森罗庭这次可是把四季楼得罪了个彻底,但若是有九尊云尊的性命为偿,更有被坑的诱因在前,完全可以彻底消弭与四季楼之间的这段过节!
  
      而今不但不曾问罪,甚至还愿意白给他们的收获,他们这一单买卖,可就是亏得血本无归了,云扬虽然是黑心小白脸外兼面皮城墙拐弯那么厚,但这会还是满心疑窦!
  
      “只是求你高抬贵手,以后不要发布这么坑的任务给我们就好了……”一殿秦广王翻着白眼。
  
      云扬打了个哈哈。
  
      不过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何汉青的遗物,对自己事关重大。他们愿意归还就不错了。
  
      但也是有些奇怪。
  
      森罗廷这样的杀胚,怎么就这么好说话呢?竟真肯白送给自己……
  
      这等事情,让云扬有些想不通了。
  
      从什么地方想,也没有这等道理啊。
  
      这些家伙简直是想要帮自己的忙一般,难不成真如那家伙所言,看上自己、稀罕自己?!
  
      一念及此,云扬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赶紧道:“大家此次合作愉快,剩下的银子我立即付你。”
  
      “余款也不用了。”一殿秦广王说道:“此次动作,说到底何汉青最终也不是我们所杀的……你那些银子,还是留着吧。”
  
      “……”
  
      云扬心下诧异更甚,收银买命办事儿的杀手组织,乃是最典型的要钱不要命,此际连该收的银子都不要了,这事儿当真是怎么看怎么怪异啊!
  
      “云扬,我知道心中讶异,本来单就这件事情而言,我们是很愤怒的……”一殿秦广王不满的道:“针对这等隐藏身份的高端人物动作,让我们很是被动。”
  
      云扬笑吟吟的说道:“这事儿,可就怪不得我吧?”
  
      “……”
  
      一殿秦广王一阵无语。
  
      不怪你?
  
      请问我应该怪谁?89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