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鏖战御花园!
    所有人都知道,姜总管有晚上不睡觉的习惯,每一天,都是在天色快要明亮的时候,才会回去入睡。
  
      黑夜乃是人休息的时候,而也正是这个黑暗的阶段,人的警惕性最差。
  
      但姜中的这个怪异的习惯,却保证了玉唐皇宫多少年来,黑夜之中从没有发生任何变故。
  
      也正因为如此,这么多年来,姜中的地位,始终屹立不倒!
  
      他之命令,才是真正的言出法随,令行禁止。
  
      御花园中尽是树影婆娑,绿意森森,周围的灯笼都已经熄灭了不少,显得一片阴沉沉的。
  
      天空中北风呼啸,寒意凛然,天时到了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很暖和。
  
      姜中慢慢的蹒跚过来,将袍子使劲的裹了裹,似乎有些瑟缩。
  
      “老了……不中用了……才这么点儿寒气就受不了了……”姜中喃喃叹息:“想当年……”
  
      后面的两个小太监都是闭着嘴不敢说话。
  
      姜总管总是喜欢缅怀过往,然后喃喃自语的吹嘘一下,但他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应和。
  
      似乎只是一个人自我缅怀,就可以了、足够了。
  
      然而黎明破晓之时风声骤然增大。
  
      流散出空前凌厉的呼啸响声。
  
      姜中正在往前走的佝偻身躯突然间顿住,随即猛然抬起头来,看着天空,老眼昏花的眸子,突然发出来灼灼精光!
  
      流溢天空中的狂风突然间罩顶而下。
  
      与此同时,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说道:“姜中!”
  
      一股比寒风更加凛冽的刀气,有如从穹顶一般散落而下。
  
      姜中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啸,身子刹那间就化作了一片高速移动的模糊,疾速趋避来袭之凛冽刀气。
  
      更有一股尖锐的阴测测的声音回应道:“风尊,这是为何?缘何来袭大内?!”
  
      嗤!
  
      一道刀气划过,姜中的袍子突然被撕开一道大口子!鲜血淋漓!
  
      姜中一声厉啸之余,身子蓦然一晃,乍然分化作了几十条人影,在空中来回穿梭。
  
      虽然明明只得他一个人动作,但场中所见的几十条身影都呈现出高速移动轨迹,进而衍生出无数残影,顷刻之间,其身影遍及之处,竟宛如有千军万马在群起奔腾一般。
  
      风声兀自呼啸,半空中青色旋风如同翻江倒海的怒龙,尽显狂暴气息,杀意张狂无限。
  
      姜中看似狼狈的竭力躲闪,实则只有第一击因为来得过于突兀,又兼出乎预料,这才受了伤,接下来在风尊有如狂风暴雨一般的密集攻击之下,赫然安然无恙,再无伤损。
  
      纵使他的一个个分身被刀光碾碎,但他却在以更迅速的高速移动下制造出更多的幻影分身。
  
      “风尊大人!”姜中一边闪躲,一边呼啸:“这是为什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风声越来越见狂暴,其势亦是越来越凌厉,对姜中的质问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一道道刀光,宛如霹雳闪电一般从夜空风声之中不断劈落。
  
      而这份凌厉至极的森然杀气,令到整个皇宫大内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风尊的愤怒,极为明显。
  
      已经愤怒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皇宫内院,无数御前侍卫蜂拥而至,但在他们看到正在攻击姜中的,居然是九尊之中的风尊,一个个都是齐齐大惊失色,并无一人胆敢妄动!
  
      但人人心头都泛起一个疑问,这是怎么回事?!
  
      当日公审杨波涛之案,九尊之名再现尘寰,大大地鼓舞了玉唐上下这段时间以来低迷的士气,而此次九尊之中的风尊骤临,目标却是直指皇宫大内中人,个中因由却使人浮想联翩!
  
      难道皇宫大内亦为玉唐之敌渗透,而当前目标更是玉唐皇宫大内总管姜中,如此身居高位,手握重权之人,骨子里竟也是玉唐之敌?!
  
      灯笼闪晃,皇帝陛下偕许多侍卫远远而来。
  
      这边这么大动静,皇帝陛下怎么可能还睡得着?尤其还听闻事关九尊风尊动作,自然第一时间便即披衣而起,直奔事发之地。
  
      一路走来,还在一边系着棉袍的扣子,脚步匆匆,脸上尽是一片急切之色!
  
      “真的是风尊?”
  
      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再问,不需要再确认。
  
      因为皇帝陛下已经看到了空中那团盘旋呼啸的影子。
  
      还有不断劈落下来、好似霹雳雷霆一般的刀光!
  
      极端狂怒的气息,极端暴虐的杀机!
  
      眼前所见种种,尽都是无法转圜的极端!
  
      皇帝陛下见此情形,心下骇然不已。
  
      之前九天之令铲除奸细,皇帝陛下一直都想要帮手,但却从来插不上手,一直的有心无力;最关键的是,九天之令所属从来没有闹到过皇宫里。
  
      而今这般明目张胆就在皇宫里大打出手,更是风尊亲自出手针对目标,简直是以前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一念至此,皇帝陛下突然脸色煞白!
  
      姜中!
  
      这一次,风尊出手的对象,居然直指这位大内总管,这个几乎可以说是看着自己长大的老人家?!
  
      怎么会是他!?
  
      怎么可能是他?!
  
      相比较于姜中,连何汉青这个三代帝师,数朝老臣都显得有些不足论了,这个相伴皇帝陛下一生的老人,竟然也是一个潜伏者?伪装者?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恐怖,更惊悚的现实?!
  
      此际风尊所展现疯狂的杀机,堪称弥漫天地,暴怒的情绪,更是感染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如此盛怒,如此态度,在在指明此点。
  
      难道……
  
      姜中一边闪躲,一边满心冤屈的哀声叫道:“风尊大人,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姜中对于当前发生的所有一切都感到很憋屈。
  
      他可是拥有九重山巅峰的修为,只差一步就将臻至十成大圆满的顶级强者。
  
      以他的修为,只要不是对上那些所谓臻至天境的超一流高手,尽都有自信保命,甚至是战而胜之。
  
      但,唯独今天,面对风尊,他却是连还手都不行!
  
      只能闪躲。
  
      虽然眼前之人的真实修为并不是很高,也许连八重山都没有,但他就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妄动!
  
      因为,眼前人是风尊!
  
      九尊之一。
  
      若是自己敢还手,立即就是一个叛国罪名,就此夯实,无从洗刷!
  
      没看到四周御前侍卫密密麻麻,却没有任何人出手?
  
      要知道这些御前侍卫平日里对于自己根本就是妥妥的俯首帖耳,言听计从,无人敢有丝毫悖逆,而现在,却是一个个眼神警惕的盯着自己,怀疑之色,隐隐可见的杀机随处可见……
  
      显然在这些人心中,风尊出手对付的人,那就一定是罪大恶极的角色!
  
      你姜中既然被风尊出手针对,那么就必定有原因!
  
      风尊要你死,你就必然该死,足以定论,不需要证据,不需要审判,就是这般的不由分说!
  
      没看到就连皇帝陛下到来之后,也只是远远地看着?全然没有喝令停手,一问究竟的意思!
  
      甚至连寻隙一问缘故都没有!
  
      姜中亦是在这一刻,才彻底认识到九尊于这个国家的影响力!
  
      他们的话,他们的行动,甚至比圣旨还管用!
  
      此际,他不还手,并不能让云扬因而手下留情,对方现在杀机狂溢,整颗心已经被悲愤恨意充满,几乎就是不管不顾的亡命攻击、务必要将眼前人彻底击杀、粉身碎骨,神魂湮灭!
  
      “陛下……陛下……”
  
      姜中没奈何只好呼救:“老奴冤枉,老奴冤枉啊……”
  
      皇帝陛下静静地站在那里,深邃的眸子看着眼前这一幕,淡淡道:“传朕口谕,任何人皆不准轻举妄动,胆敢扰战者,杀无赦!”
  
      这一道命令发出,侍卫们,禁军们更加是一动也不动了,反而在有意无意之间,所有人围成了一道大大的包围网。
  
      显然是在防备着某人的逃走。
  
      那么,到底在防备谁逃走?
  
      某人又是谁呢?!
  
      不言而喻!
  
      姜某人心中尽是一片无力。
  
      皇帝陛下,看着场中,姜中所展现的神鬼莫测身法,还有那见所未见的神异功法,只是随意一动就引动出一片模糊怪异景象的玄气气相……
  
      心中震惊之意愈来愈甚,恐惧之情亦随之暴增。
  
      大内总管姜中!
  
      自己从来没有想到,姜中一身修为,居然是如此的惊天动地!
  
      自从自己幼儿时候起,这个姜中就在服侍父皇,自己蹒跚学步的时候,就是他一手扶着自己,一直到现在……
  
      自己居然不知道,这个忠心耿耿的老奴才,居然有一身如此深湛的武学修为!
  
      玉唐皇帝陛下玉沛泽可非是等闲之辈,除了本身玄气修为不俗之外,更是识货之人,他虽然不识得姜中所展现的功法底蕴,却很清楚此等功法的层次水准,至少玉唐帝国这个级数的高手,凤毛麟角!
  
      换言之,姜中的来历身份背景,必然有诡!
  
      “风尊!”
  
      皇帝陛下沉声说道。
  
      呼啸的风声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压抑着传出来:“陛下有何话说?”
  
      皇帝陛下沉静的说道:“敢问风尊这是怎么回事?还有此獠是什么来历?”
  
      皇帝陛下此言一出,等同是定论了姜中的奸佞身份,在场众人隐约知道是一回事,听皇帝陛下将此事定论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半空中,青色风声中化现的刀光仍旧如同霹雳闪电将临人间,又是接连不断的连环十八刀劈落,那低沉的声音压抑着狂怒,快速的说道:“青云坊没有了!”
  
      青云坊没有了?
  
      先前那剧烈的爆炸,皇帝陛下也被震动的不轻,自然是知道这件事,但青云坊又有何特异,值得风尊暴怒至此?!
  
      虽然青云坊之主云醉月号称是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的红颜知己,但此点并无当真佐证,再者,此事或者可由凌霄醉出头,但风尊你出头是个什么缘由?!
  
      皇帝陛下的疑问瞬间得到了解答——
  
      “青云坊之主云醉月,乃是我们九尊家眷!”
  
      “一声爆炸,青云坊瞬时灰飞烟灭!所有人尽皆粉身碎骨!”云扬的声音便如是地狱里面吹出来的森森阴风!
  
      皇帝陛下的瞳孔瞬时间睁大到极点。
  
      青云坊云醉月,乃是火尊之妻这件事,云扬曾经有跟老元帅提及;但,老元帅为了确保此事机密,却并没有跟皇帝陛下说明白。
  
      是以皇帝陛下此际也是刚刚得知,然而天知道,皇帝陛下在听说这句话之后心中的震动!
  
      九尊家眷!?
  
      皇帝陛下原本挺拔稳健的身子乍然晃了一下,脸色尽显煞白。
  
      他亦在此刻想起来一件往事。
  
      那一次,他和身为大皇子的土尊秘密接触。
  
      “皇儿,你虽然身为土尊,不宜暴露身份,但是……你年纪终究是不小了,终身大事,也要考虑考虑了,纵使你不恋栈皇位君权,但延续自身血脉总是该然。”
  
      “父皇放心,关于此点孩儿心中有数。”
  
      “你有什么数?这么久也没见你有什么动作,要是你早有动作,朕又何必当面言说,这会朕的话,只是作为一个父亲在劝导儿子,这其中的分别,你明白吗?!”
  
      当时,土尊犹豫了一下,道:“孩儿并非当真全然的清心寡欲,甚至已有意中人,然而……她们不宜露面,所以……也只好委屈了她……”
  
      得到自己想要结果的皇帝陛下自然大喜过望,可是之后皇帝陛下又再逼问多次,土尊却始终没有给予进一步的回答。
  
      为此,皇帝陛下除了因为希望而失望的恼怒之外,更有几多无奈心痛,因为自己的缘故,亏待了儿子,亏待了儿媳,若有机缘,一定要找机会弥补,好好的弥补……
  
      心中早已预留下了一份期盼。
  
      皇儿既然言说自己了红颜,那么再多一个可爱的孙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毕竟距离知道儿子有意中人的那时间,可也不短了……
  
      皇帝陛下现在早已经有了其他孙儿,但他对于大皇子的孩子,却始终存有一份莫名的期盼。
  
      那是自己亏欠了大儿子的,若是可以,自然要多多的补偿给孙儿。
  
      甚至,皇帝陛下心底都已经想了怎么补偿的打算……
  
      但没有等到皇帝陛下将这件事情逼问出来,土尊就出了事。
  
      由于儿子没有留下任何一点相关线索,儿子媳妇甚至可能不知道丈夫骨子里乃是皇家血脉,一念及此,皇帝陛下每每捶胸顿足;那不知道有没有的孙子,只怕就更加不存见面机缘了。
  
      如今,突然听见空中的风尊说。
  
      “青云坊之主云尊月,乃是我们九尊家眷!”
  
      “青云坊灰飞烟灭,所有人粉身碎骨!”
  
      这两句话,心生联想的皇帝陛下登时感到眼前一黑,心中一阵剧烈绞痛,差一点点就晕了过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