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十九章 少主遇大少
不过,护卫们心中也清楚。不管多少功劳,都必须要回家之后。
  
  但现在,当前,在这件事情没有完成之前,却无须要小心翼翼,竭尽心力保护好公子,保护好玄兽,尤其要保护好云公子本人!
  
  不过在训练过程中,大家也觉得有些地方,貌似不大对劲儿。
  
  这云府之中的玄兽,似乎还分了阶级一般?
  
  不,应该说玄兽之间的位阶差别泾渭分明、一眼看尽。
  
  比如说……刚来的那个鬼面鹰,明显就是被排挤的。那几只闪电猫都不理睬它,走路都躲得远远的,似乎怕沾染上臭气一般。
  
  这一点,大家是表示理解的,完全的理解。
  
  毕竟,鬼面鹰神憎鬼厌,几乎不受一切生物待见,这一点大家都有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所以这鬼面鹰一个劲的找主人云扬寻求庇护,跟云公子的关系更近一些,时时刻刻跟着,同样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毕竟,云扬貌似是当前表现出比较乐见它的唯一人!
  
  但是,那几只闪电猫却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只只的闲着没事儿就来欺负欺负我们的三眼猪和万斤熊?甚至连黑翅虎也要欺负……
  
  这是个为什么情况!?
  
  我们这些可都是八品玄兽!
  
  就算真实本领有待商榷,但仍旧是实打实的八品玄兽!这血脉中,可是不掺假的。
  
  而闪电猫才几品?
  
  这几只全都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居然敢来欺负上阶玄兽!
  
  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么?
  
  可云公子摆明就是护着他自己的那群闪电猫,玄兽之间一旦出现任何冲突,云公子便会即刻出现,将闪电猫召唤回去,生怕他的闪电猫受了委屈的样子!
  
  众人对此倒也能够理解,闪电猫只不过是初阶将将中阶的玄兽,即便万斤熊三眼猪等三只玄兽都是初生,但位阶在那摆着呢,只要上位者气势爆发,闪电猫肯定无法负荷,一下子吓死了也是有可能的,但对于云扬的态度仍是略有微词,自己的玄兽有所偏爱无可厚非,但至于把那么几只闪电猫当宝贝吗?
  
  这也太小家子气了吧?!
  
  随着一众玄兽相处时间长了,久而久之,这些闪电猫居然形成了那种属于“嫡系”的傲气!趾高气扬神气活现!天天喵呜乱叫着,将三眼猪和万斤熊推得一个跟头一个跟头的……
  
  看得四大家族的高手们一个个的牙疼!
  
  不免生出这事儿貌似不靠谱,不对劲诸如此类的感觉。
  
  难道说我们乃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所以就连我们的玄兽也得有了这种觉悟?
  
  每天先出来的,都是那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鬼面鹰叽叽;然后是那群闪电猫排着队慵懒的出来。
  
  有时候会出来四个,有时候会出来五个……但大家也分不清楚哪个是哪个。
  
  毕竟都长得一模一样,顶多就是身量略有差异而已。
  
  久而久之,大家也都渐渐习以为常了。
  
  反正只要自家玄兽幼崽最终能够进阶,那么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毕竟从闪电猫敢欺负上位玄兽竟不遭反噬这点上来看,更能从侧面看出人家云公子的调@教道行,这本身就已经很违背玄兽自然法则定律了好么?!
  
  从第七天开始。
  
  云扬径自将三大公子叫在一边,单独传授驯兽手法,这一手登时戳中各家高手的心事,不禁更加地放心了。
  
  云公子果然是讲究人,这事办得讲究。
  
  太讲究了!
  
  ……
  
  然而这样一来,冬天冷不免更加的无所事事了。
  
  这家伙之前几天一个劲的耍贱加耍剑,玩得不亦乐乎,意气风发,可随着云扬传授其他三大公子御兽手法之后,再也没几人搭理他了,三大公子本就对他的耍贱腻歪至极,现在有正经事,自然全身心地投入驯服玄兽的大业之中。
  
  冬天冷自己玩了几天,终也感觉到了没趣,毕竟无论耍贱还是耍剑,那都是需要有观众的,光是自己一个人耍,剑/贱给谁看?!
  
  “出去喝酒不?”冬天冷大声吆喝道,唯恐众人听不到。
  
  没人理。
  
  “我请客啊……我说我请客,谁去?啥都请!”再次呼喊,声音音量又再提高了一层。
  
  依然没有人理会。
  
  “你们都不去我自己去了啊……你们一个个的可别后悔!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冬天冷再次扯着嗓子喊,端的声嘶力竭。
  
  “滚!”三大公子异口同声,联袂合力出声痛斥之。
  
  “靠,你们三个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老子祝福你们玄兽全部养成鬼面鹰!……”冬天冷骂骂咧咧的自己走了出去,随便找个酒店去借酒消愁去了。
  
  他的护卫一个个摇头叹息,最终以猜拳对决的方式择出来一个跟着去了。
  
  嗯,就是对决,现在是最后输的那个跟着冬天冷,赢的谁去啊!
  
  ……
  
  “这帮混蛋!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陪我!”冬天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兀自满脸愤愤,斜着眼睛,歪戴着帽子,一条腿还架在椅子上,满嘴满脸都是油。一边吃一边骂:“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迟早有一天,老子要让他们好看……”
  
  一边的护卫低着头,在确保冬天冷看不到的情况下猛翻白眼:人家那都是有正事好不好?你以为都像你这样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今天不耍剑、耍贱,开始耍赖耍嘴炮了是么?
  
  “哎……老胖!”冬天冷突然想起来什么,眼睛开始发光。
  
  “公子,我是老庞。不是老胖。”护卫悲催地看了看自己排骨一般的身材,您啥时候看到我胖了?
  
  “嗯,老庞!”冬天冷从善如流,凑过头来,压低了声音:“你想想办法,给我弄点药……”
  
  老庞激灵灵一下:“药?啥药?您要干啥?”
  
  “啥药?干啥?”冬天冷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老庞:“当然是给他们玄兽吃的补药。”
  
  “补药?”老庞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能有这么好心?
  
  说出来谁信呢?!
  
  “不是那种要命的补药,也不一定非得是无色无味的稀罕药物,寻常的泻药就行,再不然春药也行,只要能让他们每家的玄兽都状态不好一个月就行。”冬天冷咬牙切齿:“他么的一个个都不理我……岂有此理!我不好,他们还想好?!”
  
  老庞感觉自己要晕了,他现在非常怀疑自己的运气是不是此世低点!?
  
  要不今天猜拳怎么就输了呢!?
  
  要不不就是换成别人坐这里了?
  
  你说这个任务……让我咋完成?
  
  不致命就行了?!
  
  你对还没满月的玄兽使春药?使泻药?让其一个月状态不好?!
  
  您这分明就是折腾不死它们誓不罢休的款!
  
  最后要是真闹出事儿来,你特么没啥大事,我一定得变成那只代罪羔羊,关键还不一定我一个人完蛋,没准一家老小全都得交代在这一场。
  
  “成不成?”冬天冷兴致勃勃。
  
  “不成不成,此事决计不成!”老庞摇头若拨浪鼓。
  
  “老庞,你知道你在咱们家为啥升得太慢?”冬天冷斜着眼:“就是因为胆子太小!多大点事儿啊……”
  
  多大点事儿……
  
  你一次性将三大家族往死里得罪,你说那是多大的事儿?
  
  眼前这货若不是自家公子,老庞觉得自己绝对能暴起,然后将这个贱货活活打死,进而鞭尸三天:我让你说我胆小!老子让你看看我的胆子有多大!
  
  就在冬天冷骂骂咧咧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白衣公子,带着一个黑衣随从,施施然走了进来,所到之处,似乎有一股香风款款相随。
  
  那白衣公子风度翩翩,容貌俊雅,身材颀长,气质极佳。一看就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大家族出来的;不管是各方面,都是出类拔萃的上佳气相。
  
  但冬天冷翻了个白眼,低下头去吃菜。
  
  冬天冷大少爷向来自诩乃是人间一切优雅的最大天敌!
  
  无论是再如何超凡脱俗的人,只要是冬天冷大少爷见到了,就是心中不爽:你丫的凭啥比我还俊?凭啥比我风度还好?凭啥比我气质还好?
  
  他么的全是装的!
  
  本公子要是装的话,绝对不比你差!
  
  我只是不屑于装而已,乡巴佬!
  
  本来以云扬的人样子,异常出众的人模狗样不该跟冬天冷投契,但世事就是那么玄妙,当日两人初会之时,云扬所展现的乃是刻意做作而为的纨绔一面,甚得冬天冷欢心,第一时间就喜欢上了云扬,再之后冬天冷尽都有意无意的感受云扬言行举止“暗蕴”的超级纨绔气相,愈发的五体投地,甘愿以小弟自居。
  
  但其他的超逸公子,俊朗少年尽都碍了冬天冷的眼,再无例外!
  
  只是冬天冷此刻,情绪空前低落,实在没心情节外生枝找人麻烦,决定只要那公子不在他面前晃悠,便大发慈悲,不开杀戒,但若对方再有照面,立马将你的风度打进屁股里!
  
  但他不想招惹人家,人家却主动找上了他。
  
  “哟?”白衣公子一眼看到冬天冷,突然眼前一亮:“这位公子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小弟一见之下,就顿时生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知道这位公子可否有兴趣,与在下共饮一杯?小弟做东!”
  
  老庞面皮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
  
  哥们,您到底从哪里看出来我家公子是人中龙凤的?居然敢在这时候上来搭讪,你胆子不小啊!看我家公子一句话怼你个满脸精彩表情。
  
  果然!
  
  “你一贱之下?”冬天冷歪着头抬起来:“你有多贱?”
  
  amp;…………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