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四十二章 山门之变!
“还是那句话,咱俩谁跟谁啊。”云扬呵呵一笑:“雷兄你和穆老安心养伤,外界的相关消息就都交给小弟搜集好了,说来见笑,小弟真正能出力的,也就在这上面上了。”
  
  雷动天连连点头,感叹的说道:“这一趟出来之前,实实在在的是没有想到,我不仅可以修炼七情大法,还能有如花美眷,更有意外之喜,再有震撼的四季楼天人之骨的惊世骇俗消息……更难得的是,还结交了云兄弟这么一位肝胆相照的好朋友,好兄弟!老天待我甚厚,待我甚厚啊!”
  
  云扬同样感叹说道:“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初见雷兄的时候,还感觉雷兄貌似很不好接近、很不好相处的款,哪知道接触多了之后,彼此竟是这般性情相投,性格直爽,一见如故,小弟能够认识雷兄也端的是三生有幸,此生足矣!”
  
  两人对望一眼,都是充满了知己相得的一阵哈哈大笑。
  
  笑声里,充满了肝胆相照、志趣相得的情意。
  
  “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雷动天唏嘘一声,一脸笑容。
  
  “不错,人生难得一只鸡啊!”云扬也是唏嘘一声,感情愈发真挚的到:“雷兄,小弟与我兄之间的这番兄弟情意,我感觉,说句不吉利的话,可以一直持续到死!”
  
  雷动天连连点头:“不错不错,兄弟情义,一直到死!”
  
  边上,白衣雪,老穆都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老穆是感觉自家公子这会貌似是有些失态,更关键是有点夸张了,这分明就是动了真感情的款,因为……公子说的那些话实在是太肉麻了一些。
  
  白衣雪则有另一重感悟:马勒戈壁的……这个姓雷的,看来之后肯定得坑得比我惨,惨多了,没听云小子说,目标直指死亡了么!!
  
  不过若是能够亲眼看这混蛋如何被坑死倒也不失为人生一大乐事!
  
  哎,云扬这坑人的本事越发的炉火纯青,登峰造极……委实是让白某叹为观止,心悦诚服。想我白衣雪自负聪明,还不是从第一次照面就开始被忽悠,一路忽悠成了护院……而且还是那种连撒尿都不自由的护院,非是无因啊!
  
  看到今天这一通忽悠,白衣雪算是彻底的服了!
  
  这就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超级人才啊!
  
  …………
  
  另一边,四季楼已经开始全面动作,正是启动布武天下,血洗江湖!
  
  就在这一日!
  
  春秋山门。
  
  弟子们正在按部就班的做早课,宗门驻地的山门之前,云雾缭绕,一如往常一般的安静祥和。尽显世外红尘,天上宫阙气象。
  
  一些弟子在相互喂招,还有人在打坐冲关,还有人出去寻找食材,还有人开始偷奸耍滑……门派高层都是闭门冲关,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突然间。
  
  远方似乎有一道光芒闪了一闪。
  
  山门前有看到的弟子原本还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狐疑的看了一眼,旋即便扭转了头,说说笑笑,再没有将那异状当回事,放在心上……
  
  但,下一刻。
  
  一道宏大剑光骤然从云层之上降落下来,声势沛然莫御,震慑全场。
  
  一个夹杂着凌霄剑气的锋锐声音,突然间在众人耳朵边上响起:“春秋山门威名赫赫,高手辈出,但不知道这山门之坚,是否能够经得起我一剑!?”
  
  话音犹在春秋山门众门徒耳边萦绕,一道剑光已如太阳射出来的光线,悍然来到了山门前。
  
  轰的一声!
  
  剑气冲霄而起,四面八方飞射!
  
  此刻在春秋山门山门位置守护的八位守门轮值弟子首当其冲,连一个字都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即时化作了一团血雾,在空中飘荡不息。
  
  而春秋山门那道宏伟的大门,亦在砰地一声之后,彻底沦为了齑粉,纷纷扬扬的散落在地上。
  
  一时间,灰尘弥天而起。
  
  就在血雾灰尘萦绕的氛围之中,一个宛如出鞘利剑,浑身上下尽都锋芒毕露的白衣人,背负双手,悠闲潇洒的缓步走进了春秋山门大门,淡淡道:“威名赫赫的春秋山门,居然挡不住我一剑,这样的山门,留来何用?去之何惜!?”
  
  里面,春秋山门的弟子们面对骤来的莫大变故,惊恐之下,四散躲避,却犹有一声警钟,悠扬响起。
  
  “不好了……有人闯山,一出手就毁灭了山门!”
  
  “有人杀进来了……”
  
  “八个值守的师兄弟已经悉数被杀了……”
  
  “来人乃是高手,速速通知门内长老。”
  
  “不好了……”
  
  满目尽是一片纷乱。
  
  那白衣人满身皆素,唯有肩头处露出一个乌黑的剑柄,眼睛淡漠的看着春秋山门里面的纷乱现象,眯起了眼睛,淡淡道:“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只余污染上古十大门派名头的用处。”
  
  突然振声说道:“春秋山门那些能抗揍的老家伙们,还不赶紧出来几个人祭剑!”
  
  嗖嗖嗖……
  
  一片浓烟漫天灰尘之中,突然有无数人影,从各个方向飞了出来。
  
  其中为首者,乃是一个长袍老者,此刻一脸的慎重,伸手一挥,大声道:“众人稍安勿躁,都停下来!”
  
  一声断喝,威仪尽显,四散纷乱的场面登时一敛,慌乱的春秋山门门人仿佛有了主心骨主持,渐渐行之有序,各归各位,各司本职。
  
  那老者眼见门下渐安,随即又越众而出,眼睛盯着白衣人,满怀戒备的说道:“名震天下的四季楼剑尊者,缘何跑到我春秋山门来撒野?大家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不生龌龊,却不知道本门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们四季楼?一上来便拔剑动杀,毁我山门,屠我弟子,却是何故?!”
  
  剑尊者冷冷说道:“本座来此动杀,自有因缘,现在只是略施薄惩,小惩大诫,春秋山门若是不能给本座一个交代,那么,就不仅仅是杀你们几个弟子的事儿了。”
  
  他冷冷的笑了笑,淡淡的说道:“说不定……鼎盛一时的春秋山门,就会从今天开始,从这天玄大陆之中……除名!”
  
  语气淡然,然话语内中含义却是尽显森然!
  
  那老者瞳孔猛缩,嘴角露出来一个充满讥嘲的笑意,淡淡道:“想要将春秋山门除名,只凭着你剑尊者,似是还没有这个本事!”
  
  剑尊者道:“有本事没本事,还要看你们怎么做!这个交代,能不能让我满意。若是让本尊这不满意,那你马上就会看到,本尊者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
  
  “敢问缘由何来!”那老者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三佛涅槃,厉声道:“剑尊者,说说吧!”
  
  剑尊者静静地站着,眼睛如同一条蛰伏的毒蛇,看着对面的老者。
  
  蓦然,他肩后原本静静地插在剑鞘里面的长剑突然“铮”的一声鸣叫,自动出鞘半尺。
  
  寒光登时大作。
  
  一剑光寒春秋山。
  
  森寒的杀气,好似潮水一般狂涌出来,在场所有人尽都感觉到遍体生寒,清晰地感受到一种剑芒在自己赤裸的肌肤上划来划去那种感觉。
  
  剑尊者阴冷的笑了笑:“贵山门弟子,参与了森罗庭截杀我四季楼春寒尊主之役,更于此役中出了大力,不知道,所为何事?缘由何来?还请给我一个说法。”
  
  “相助森罗庭?截杀春寒尊主?”
  
  那老者一阵懵逼:“我们截杀你们春寒尊主做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们断断没有做过这等事!至于说跟森罗庭联手,更是荒诞,子虚乌有之说!正邪不两立,如何联手?!”
  
  剑尊者眼帘半阖,风轻云淡说道;“我此来不是来问你们有没有,只是来要一个说法,若是这个说法你们拿不出,那么,四季楼这一次的布武天下,血洗江湖,就从春秋山门开始!我给你们的宽限十分有限,就只有两项,有,还是没有!”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昂然道:“剑尊者还真是宽怀大量,海量汪涵。春秋山门差点就被剑尊者的宽容感动了。嘿嘿,嘿嘿。”
  
  剑尊者淡淡道:“你早就该出来了!但即便是你出来又如何,能改变结果吗?!”
  
  随着一声冷笑,一个丰神如玉的中年人赫然出现在山门,眼睛注视剑尊者,冷笑道:“一别经年,剑尊者还是这般的咄咄逼人、分寸不让。”
  
  剑尊者道:“确实是一别经年,一笔春秋肖腾空还是风采依旧,依旧一般的傻逼德行!”
  
  肖腾空微微一笑,并未因为来人的出言不逊而动气,道:“剑尊者,既然来了,来者是客。还是先把话说个清楚明白才好;若是其中另有什么误会,那么只怕就需要剑尊者和四季楼反过来给我那些死在剑尊者剑下的门下弟子一个交代了。同样的,若是本门弟子确实有得罪四季楼之处,我们也不会姑息,勿枉勿纵。”
  
  “这句还像是一句人话。”剑尊者道:“贵山门有一位弟子,名叫做……危行路?世道危途,难行前路的危行路,这名字起得,真是晦气!”
  
  听罢剑尊者提及目标之人的名字,春秋山门上下登时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氛围之中。
  
  肖腾空瞳孔收缩,沉声道:“如何?”
  
  剑尊者道:“就是危行路阻击我春寒尊者,致令春寒尊主陨落,此事罪证确凿;若有质疑的,可叫出来当面对质。”
  
  危行路?
  
  肖腾空一听这个名字眼睛突然眯了起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