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四十九章 你笑什么?
    冬天冷越想越是兴奋,两只眼睛幻想着未来的美好,尤其是别人震惊时候的表情,爽得整个人都高潮了,身子一歪就趴在了云扬被子上,两手一个劲的拍着被子,闷声大笑,笑得张狂,笑得肆意,笑得意气风发,笑得没了样子。
  
      “呜吼吼吼呜吼吼吼嘿嘿噶嘎嘎哈哈哈哈嗝……”
  
      云扬一头黑线,又再度无语了。
  
      良久良久之后——
  
      “你笑完了没?还打算笑多久?”
  
      “没……呜吼吼吼噶……”
  
      “到底有完没完!”声音严厉。
  
      “呜吼……呃,完了,笑完了……”冬天冷讪讪。
  
      云扬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半晌无语,冬天冷讪讪地坐直了身子。
  
      云扬的视线随即又注目于自己的被子之上,目光尽显冰冷。
  
      冬天冷脸上登时一僵,讨好的用手赶忙去抚平褶皱,却看到上面湿了一块,那是自己笑出来的口水,还有一团鼻涕……
  
      冬天冷情知不好,赶紧手忙脚乱的去抹。
  
      男人的被子上,多了另一个男人的体液,这个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云扬面无表情,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有意无意地盯上了冬天冷的屁股。
  
      冬天冷登时感到浑身上下都不得劲,讪讪地站起身来,却使劲地弓着腰,一脸谄媚外加谦卑的道:“老大……嘿嘿……我是来……我是来……我来做什么的来着?”
  
      云扬眼神都空洞了,这特么的到底是一个什么货?!
  
      冬天冷趔趄着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歉:“老大,你看我……弄脏了你的被子,不小心来着……这个…那个…老大你等下记得洗一下啊,千万别让别人看到,就不会有人认为你尿床了……”
  
      云扬黑着脸,搓着手,杀机四溢,难以抑制。
  
      冬天冷倒退着往外走:“老大你……恩恩,啥都没事……就是那团鼻涕,你处理一下就好了,这个,你毕竟还没那啥,免得被人认为你那啥……其实那也没啥,是男人都会那啥的,要是真没那啥才真正那啥了呢,但那啥终究是……被误会了不大好……”
  
      云扬瞪大了眼睛,这次是真的有些迷惘了。
  
      这货说的是什么?
  
      什么那啥是那啥,那啥不是那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哈哈哈哈……唔吼吼嘎嘎嘎嘎哈哈哈哈哈嗝……”冬天冷看到云扬由冰冷转为懵逼的表情,突然间好似是想到了为什么,笑点直接到了鼎沸处,疯狂的大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张着嘴居然合不上的笑,就像是要活活将自己笑死过去一样……
  
      云扬一头黑线。
  
      “你这二货发什么神经病!你又笑什么?”
  
      “哈哈哈……”冬天冷越发笑得快意,渐渐笑得喘不过气了。
  
      “砰!”
  
      云扬莫名地感觉到自己竟然被鄙视了,登时狠狠一脚就踹了出去,冬天冷整个人好似腾云驾雾一般地飞了出去。五体投地的趴在雪地里,却兀自大笑不已。
  
      一个冬氏家族的高手小心地问道:“公子怎地被踢了出来?有没有问明白,云公子到底要我们做什么事?嗯……你笑什么啊?难道是被云公子点了笑穴?”
  
      “啊?”冬天冷闻言之下一下子就懵了,一拍大腿:“糟糕,这正事儿让我给忘了,这事弄得……”
  
      几个在外面等候的冬氏家族高手一头黑线:这你也能忘了?那您是进去干嘛的?笑他么的能当正事办么?
  
      真有心问问,你到底进去干什么啦?
  
      特么的就自己笑得跟个海狗似得,居然还回去怎么装逼说了一堆,打算是挺好,想的也挺美,但是……你以为我们这些在外面等着的都是聋子?
  
      云公子说你二货那都是轻的,轻到极点了,你他么的就是老子活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的煞笔!
  
      冬天冷急匆匆的爬起来,又跑了进去。
  
      “滚出去!”
  
      云扬震天怒吼。
  
      “呃……”冬天冷狼狈之极:“我就是来问问……”
  
      “问个屁!”云扬怒不可遏的道:“你刚才在笑什么?那啥又是啥,你他么的到底在说啥,在笑啥?”
  
      “那啥是啥?我就是在笑……”冬天冷顿时又想了起来刚才的系列对话,登时一股笑意又再度直冲脑门,顿时又张开大嘴:“哈哈哈哈嗝……嗷……”
  
      随着一声惨叫,整个人又被踹了出去。
  
      外面几个冬氏家族的高手这下子真心的无语了!
  
      你这个憨货到底还能不能行了?
  
      会不会说话,会不会办事,能不能有点正形,能木能?!
  
      几个人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也不管这是自己家少爷了,恶狠狠的扑上去,直接将冬天冷的衣领拉开,一大团的冰雪就塞了进去!
  
      我让你笑!
  
      笑个西八!
  
      “嗷……”冬天冷的惨叫惊天动地,空前惨烈。
  
      ……
  
      冬天冷第三次是打着哆嗦,唇青面白地走进去的:“老大……得得得……你到底让我帮你……得得得……干什么事?”
  
      冻死了!
  
      真正的冻死了!
  
      我现在已经被冰冷的寒意所支配!
  
      这还是我自己家的侍卫么?不仅扒了我的衣服往里塞雪块,而且还将我的玄气封住了……
  
      这天下间,谁家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侍卫?
  
      嗯,还不止一个,是一群!
  
      “我怎么总是遇到一些奇葩呢……”冬天冷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
  
      云扬冷口冷面冷眼地看着他,冬天冷顿时又感觉一阵笑意涌起,差点又要爆笑出口,幸亏太冷了,他身上的寒意还没消散,还提醒着他,这才勉力忍住了。
  
      哆哆嗦嗦的说道:“老大您到底有何吩咐……我我我……小弟……阿嚏阿嚏!……赴汤蹈火,阿嚏……在所不辞……”
  
      云扬对于是否交代冬天冷这件事越来越没有信心了,这货实在是太不靠谱了:“还是等我再想想……你先出去吧。”
  
      冬天冷迷迷糊糊的走出去,兀自感觉迷惘之极:这……咋回事儿?
  
      难道竟是在玩我吗?
  
      看着冬天冷又再度一脸迷糊的走出来,冬氏家族几位长老感觉直接就是日了狗!
  
      “哎……”
  
      人人都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只感觉心中的无力感,已经去到了极处。
  
      人生不幸啊!
  
      人生本来已经艰难之极,怎地偏偏又摊上这么一位少爷。
  
      前途无亮啊!
  
      ……
  
      第二天一早。
  
      春晚风,夏冰川,秋云山三人整理好了行装,前来向云扬辞行;却发现冬天冷好似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的德行,焉头搭脑,无精打采,浑身上下都仿佛罩着一层迷雾一般,满头满脸满身满心的魂不守舍。
  
      “你这是咋了?”春晚风关心地问道。
  
      冬天冷瞪眼道:“我哪知道我咋了?我要知道我咋了,还用你问?你闲的吧?”
  
      春晚风一番好心惹来一通狗屁呲,顿时一肚子纠结:“你丫的吃错药吧?”
  
      “药不药的你能治啊?”冬天冷不客气的道:“滚!别挡老子面前碍眼!赶紧滚,痛快滚!”
  
      春晚风气的一肚子大便,特么大早晨起来你就给我这样的不痛快!
  
      我关怀你还关怀出错了,你这么拽你咋不上天呢?!
  
      “那你走不走?”春晚风瞪着眼睛。
  
      “我走不走关你屁事!”冬天冷也瞪着眼睛。突然发现了新大陆:“哎,你们三个,特么的这几天怎么没穿绿袍子?怎么没戴绿帽子?你们这三个没有信誉的无耻之徒!赶紧给老子换上,麻利的,痛快的,我说这几天总是不爽快,原来你们几个混蛋赖了我的账,一群言而无信的卑鄙小人,下作!”
  
      秋云山夏冰川春晚风三人登时齐齐瞠目结舌,哑口无言,半晌无语,瞪着冬天冷,额头上青筋跳起来老高。
  
      特么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记着这些?
  
      三人一脑门子的黑线,再也不理这货,径自去找云扬告别。
  
      你丫的爱走不走!
  
      “江湖风波起,归家保平安,诸位尽早返程回家。”云扬道:“就此分别吧。”
  
      秋云山三人登时感觉到似乎有哪里不对,但就表面看来,一切全都正常得很,风平浪静。
  
      而且,云府此际还有雷动天与老穆这样的超级强者坐镇,无论如何,也不该出事才对。
  
      “老大您也多多保重!”
  
      三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分外情真意切:“日后天高水长,千万莫要忘记了我们家族,还有您的一位兄弟。不管有什么事情,只需要老大一张纸条一句话,兄弟我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有心!多谢!多多保重!”
  
      云扬微笑。
  
      三人接上那三头正处在深沉睡眠之中的玄兽幼崽;但只要对玄兽有所辨识的人都会感觉出来,这三头玄兽,已经不同了,本质丕变,未来不可限量。
  
      三大家族的人深深弯腰,向着云扬鞠了一躬:“云公子,多谢了!”
  
      云扬点点头:“后会有期。”
  
      他抬头,看着远方阴上来的云彩,心中默默地说道,看来……又是一场暴雪将来了!
  
      春晚风等人退后几步。
  
      冬天冷上前,纠结万分的说道:“老大,您之前说的到底是啥事儿?”
  
      “没事了,是真没事了!”云扬打定了主意,不用这货了,随便找个理由道:“你也一道回去吧!确实没啥大事儿,原本我想让你帮我找点幽冥草,但想一想,这东西全凭际遇,有心寻觅难度太大,我还是等有空的时候自己去找吧。”
  
      …………
  
    lt;其实我也没弄明白,冬天冷在笑什么,把我都笑迷糊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