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五十三章 去便去,死便死!
    这般大举来袭的,当然就是四季楼,而此行为首者,正是四季楼五大尊者之首,剑尊者。
  
      风雪中,剑尊者目光如剑,举凡飘落在他目光所及之空间的雪花,尽都悄然粉碎,点滴无余。
  
      这个人的目光竟恍如实质,较之所谓的目光如剑尤甚,该当说是目光亦是剑才更为恰当!
  
      还有他的声音,也如同剑鸣一般的铿锵阵阵,带着一种凌人之气。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此拦路?”
  
      他的口气之冲,就如同是随时都要找人干仗也似,尽是不耐烦不消停的烦躁味道。
  
      春氏家族为首的一九重山高手心下登时一阵闷,暗道:我们干啥了?我们怎么就拦路了?
  
      你这么说话分明是没事找麻烦啊!
  
      但形势比人强,人家拳头足够大,己方是万万惹不起的,只能委曲求全,期许忍下这一时之气,能够保得百年之身!
  
      “我们一行人急于返家,兼程赶路,但是走到这里适逢大雪封路,实在没奈何之下,只好原地修整,稍等一下再走,若是打扰了列位的游兴,在下代己方众人向诸位致歉。”
  
      那春氏家族的九重山高手尽量将自身身份放低,异常和气、甚至是很谦卑地说道:“各位这等天气亦兼程不歇,想必亦是有事,交浅不敢言深,还请自便。”
  
      剑尊者哼了一声,目光满满狐疑的注视了他们片刻,突然厉声道:“尔等这么多的高阶武者凑在一起赶路?你们是感觉我瞎了不成?痛快说你们的身份来历背景,这时候在此安置,意欲何为!”
  
      “……”
  
      面对剑尊者突如其来的声严厉色,四大家族的高手们齐齐一阵无语。
  
      知道你们四季楼牛逼,也知道你们惹不起;但彼此素昧平生,你们就直接将我们当做犯人审问起来却是什么道理?
  
      可是这个道理却是讲不了的,对方拳头大,那就是道理大,四家高手久历江湖,如何不明白这层道理,是以——
  
      “我等乃是春夏秋冬四家之人;此行出来乃是因为一桩四家公案。”春氏家族这位高手忍气吞声的道:“剑尊者当面,我们唯有敬重,绝不敢有丝毫冒犯。”
  
      “春夏秋冬?四大家族?”剑尊者冷冷道:“听说你们四大家族的人现在一个个混得风生水起,很是春风得意嘛;难怪大雪天还这么大模大样的横在路中间,拦住我们的路,这是发财了吧?还是找到靠山了?”
  
      一边,冰尊者冷凄凄的说道:“老大,无谓节外生枝,跟这些人为难个什么劲?我们还是赶紧去天唐城找那个姓雷的!”
  
      “哼!”
  
      剑尊者满心不情愿的哼了一声,喝道:“走!”
  
      剑尊者骤闻噩耗,此际正是一肚子悲愤外加一肚子闷气,没处发泄;本想籍着眼前的这些人大杀一场以泄心中闷气。
  
      左右四季楼布武天下血洗江湖的号令已下,见人就杀又怎么了?
  
      碰着我们算你们倒霉,尤其还是在我们心情不好的,自然就是倒了血霉,不见血怎么行?!
  
      但冰尊者这么一说,他却势必不能不给自家兄弟面子,道:“罢了,今日就放过你们,哼,你们这次能活着回去,记得上两注高香叩谢列祖列宗吧。”
  
      这是将冰尊者当做了我们的列祖列宗么?
  
      四大家族方面的人手暗气暗憋,气得肝都肿了,但面上还要维系谦恭,再如何的敢怒也是不敢言的,眼看着四大杀神侧身而过,那冰冷的杀机犹在笼罩全身。
  
      已经走到数十丈外的剑尊者哼了一声,骂道:“出门在外居然还有帐篷,居然还在喝酒,好大的派头。”
  
      信手一挥,一道剑气骤然飞出,嚓的一声轻响,早已将冬天冷四人喝酒的帐篷直接从中间削断。
  
      冬天冷等四人这会正在喝酒,完全就没注意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变生肘腋之间,只感觉头皮一凉,刷的一声,及至抬头看去,却见帐篷顶部已经整个的飞了出去,随即,漫天大雪呼啦啦地落了下来。
  
      “我草你伊拉……”
  
      冬天冷下意识的欲待跳脚大骂,话还没完全出口就被捂住了嘴巴,只听到自家护卫颤声说道:“我的小祖宗……你可收声吧……你再出声,保证比上次还惨,上次是受伤,这次连伤都不会受,直接就是一个死字……”
  
      冬天冷登时一阵懵逼,定睛看向其他的侍卫,却见一个个看着自己的眼神尽都充满了惊惧,其中几人,在这漫天大雪之中,居然被冬天冷这一句骂吓得脸上全是冷汗。
  
      “怎么了?”冬天冷心念转动之间,骤起一股悚然心思。
  
      能让四大家族这么多人还能这样子的……事情绝对不单纯,但,到底是什么古怪事情发生?
  
      “那是四季楼的四大尊者……”冬家护卫青白着脸:“咱们赶紧走,尽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四季楼的四大尊者?”冬天冷也吓了一跳,脸色一白:“我曹!此处果然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赶紧走是正经!”
  
      惊魂未定的一行人冒着风雪急疾上路,一边走,一边后怕。
  
      “四季楼的顶级强者怎么到了这边来?”冬天冷白着脸:“你们刚才得罪他们了?怎地将我们帐篷掀了?!”
  
      “我们怎么敢得罪他?也不知是什么缘故,令到那五大尊者之首的剑尊者异常暴怒,刚才差点就要对我等开杀,出气泄愤……”一冬氏家族高手将刚才发生之事告知冬天冷,兀自心有余悸。
  
      “靠,四季楼四大尊者齐出,这阵仗会不会太大了,难不成竟是要对付凌霄醉、君莫言之辈?!”冬天冷狐疑道。
  
      “应该不是,刚才四季楼之人无意漏出了一点口风,言说此行要针对的目标是个姓雷的。”
  
      冬氏家族那位护卫沉吟片刻才道:“我估计啊,天唐城姓雷的,除了那个雷动天,再没有其他人能够劳动四季楼这么的兴师动众了。”
  
      “你说他们是去找雷动天的麻烦?”
  
      冬天冷一喜,道:“那倒是好事,麻烦寻衅麻烦,谁倒霉了都是好事一件。”
  
      旁边,春晚风与夏冰川和秋云山亦是齐齐松了口气。
  
      这四个人甚至觉得,四季楼的人直接去将雷动天杀了才好呢!
  
      “姓雷的骄横跋扈,目无余子,不意也有今日!”冬天冷大为解气,道:“四季楼此次大兵压境,强者如云,那雷动天注定是秋后的蚂蚱,没几天可以蹦哒的了。”
  
      “不错不错,人贱自有天收,真真是大快人心,等下我等定要浮一大白,以为庆祝!”
  
      如是走出十几里路。
  
      冬天冷一路走一路琢磨,却是越想越不对劲,突然猛地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春晚风三人跟他并肩而行,见他停下也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停下了:“咋地了?你又想到什么可乐的事了?”
  
      “屁的乐事,这事不对才是真的!”
  
      冬天冷皱起了眉头道:“你们怎么不往深里想想,四季楼的人去找雷动天的麻烦,双方真个放对,无论谁死了,咱们都乐见其成,但现在的情况是,那雷动天可是就住在老大家里……”
  
      春晚风三人脸色一变:“……”
  
      “想到了么?咱们之前在这里住了这么久,老大从来都没说让我们走人。但是现在,突然间就又送东西又送药又给提升修为还给我一把剑,然后就将我们赶了出来,更是让我们利马走路,这……”
  
      春晚风倒抽一口冷气,道:“难道老大早就知道了四季楼的人马将至?”
  
      秋云山脸色沉重:“应该便是如此了。想必是老大早就知道雷动天惹了不该惹的人,但是雷动天现在在云家,老大义气为先,不肯置身事外,而我们留在那里,必然会将危机牵连到我们身上,所以老大才这么急着将我们送走……”
  
      “这么说老大那边岂不是很危险?!”
  
      冬天冷瞳孔登时一缩,素常那份玩世不恭的贱贱模样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竟是判若两人。
  
      夏冰川吸了一口气,却吸进了一口冰雪,直着眼睛道:“也就是说,老大已经知道他自己很危险,却不想连累我们,所以才这么做。”
  
      春晚风皱眉道:“那现在怎么办?”
  
      沉默。
  
      冬天冷长长吸气,一字字道:“你们说,老大会不会死?”
  
      三人同时无言。
  
      会不会死?这怎么能说的准?
  
      但看这架势,能活下去的可能性真心不大。
  
      四季楼是什么人,连此世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都怼不灭的超级势力,老大那边纵使有雷动天、老穆两大强者,情况也绝不乐观,最关键的还在于,那雷动天老穆会尽力相护云扬吗?
  
      以老大的那点修为,在雷动天老穆与四大尊者那个级数的强者战役氛围之下,基本就是擦着就伤,碰着就死,一个不好就是灰飞烟灭、神魂不复啊!
  
      冬天冷搓了搓脸,突然很平静的说道:“我想回去看看。”
  
      冬氏家族的侍卫一阵大急:“公子,那边已经是是非之地,危险万状,云公子有心周全几位公子的安危,这才下了逐客令,你……这……”
  
      “你们回去吧。”冬天冷迅速的下定了决心,道:“你们不用跟我一起做傻事;我要回去是因为……我不确定老大的安全,我不放心。”
  
      夏冰川道:“若是四季楼真的是对付老大的云府呢?你能怎样?”
  
      “我能……”冬天冷两个字脱口而出,却是猛然停住。
  
      “你能做什么?”秋云山咬着牙问道。他的脸,都有些因为用力过度而发白。
  
      秋云山的话很冷,很无情,却是真话、实话,顶级修者之间的战役,连云扬都不过是蝼蚁,修为更弱许多的冬天冷,连蝼蚁都算不得,去了于事无补,全无裨益!
  
      “我什么都不能做!”
  
      冬天冷突然间歇斯底里道:“但是……特么的我陪着老大一起死能做得到吧?!”
  
      “牛逼!”
  
      春晚风一声喝彩,随即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我陪着你回去看看,万一你和老大都死了,我负责给你们收尸。”
  
      两人对视一眼,都不再说话,径自转身而走。
  
      “公子!”
  
      春冬两家侍卫刹那间吓得魂飞魄散,祖宗,不带这么玩的啊。
  
      那是真正要人命的啊!
  
      正要上前拦住,却见人影一闪,秋云山和夏冰川两人联袂拦在他们面前,淡淡道:“不用那么担心,我们一起回去。”
  
      秋家和夏家的人几乎背过气去。
  
      “我和冰川也去。”
  
      秋云山平静的笑了笑:“仔细想想,本公子这辈子貌似都没做过一件够义气的事情,今天就傻逼一回,陪着义气一把。”
  
      夏冰川哈哈大笑:“走走走,义气义气!”
  
      两人转身,向着已经隐没在风雪中的冬天冷和春晚风追去。
  
      四大家族的高手一个个目瞪口呆,如同泥雕木塑一般的愣在当地。
  
      “你们怎么来了?”
  
      风雪中传来冬天冷的声音。
  
      “我怕你们没人收尸。所以,跟着来看看,可别指望我跟你们一起死,我没那么傻。”
  
      “哈哈。”
  
      “哈哈个屁。”
  
      “那夏冰川你回去吧,你在家还是蛮受重视的;跟我们去干嘛?”
  
      “老子乐意跟着去看热闹你管得着么?”
  
      四人一路斗嘴,互相攻击,言辞犀利,寸步不让。
  
      但是,每个人的嘴角,却都在含笑。
  
      虽然都没有说出口,但是,心中的那一份温暖,却陡然间扩大了好几倍;整个人,都感觉暖洋洋的快活起来。
  
      “走!”
  
      “老大见到我们,定然会大吃一惊!”
  
      “就让他大吃一惊!”
  
      “哎……你们说,我们死的可能性有多大?”
  
      “……现在谁还考虑这个?”
  
      “你怕死么?”
  
      “怕!”
  
      “我也怕!”
  
      “我最怕死!”
  
      “但此去必死!”
  
      “去就去呗;死就死呗,你们都去了,这个面子我丢不起!”
  
      “我也丢不起。”
  
      “那就去!死就死!”
  
      “哈哈哈……”
  
      四人说着说着,突然一起大笑起来,在大雪中笑声阵阵,手舞足蹈,就像四个疯子。
  
      …………
  
      《决定硬写下去,本章四千字,下午还有。》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