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下午一起更新
    只是此刻,云府废墟之中始终没有任何动静,却始终有莫名冰霜之意萦绕,威慑之感竟是空前,血腥味也似乎是越来越重……
  
      面对如此情形,老人家的心头不免越来越凉了,连嘴唇都在哆嗦,眼圈也红了,大手猛地一挥:“将士们听令,给我……”
  
      便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个声音急急忙忙出现:“别别别……别动手,我来了我回来了……”
  
      秋剑寒闻言浑身陡然一震,霍然转头循声看去。
  
      只见漫天风雪中,一道紫衣人影手舞足蹈的跑了过来,步履尽显轻松,神采飞扬。
  
      正是云扬!
  
      这一刻,老元帅的眼中差点流出了眼泪,心中松了口气,却是猛地怒吼一声:“小王八蛋!你他么的跑哪里去了?这是搞得什么名堂!?你这是玩倾家荡产吗?”
  
      一连串的叱骂宛如连珠炮轰鸣,然而老人尽显颤抖的声音早已将其真正的心情出卖!
  
      云扬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暖意,急忙抢步来到老元帅近前,低声道:“这件事别有蹊跷,此际尚有后续须得尽速了解……容后我再向您详加解释……现在先撤了吧……此次……已经平安度过了。”
  
      “平安度过了?!”老元帅哆嗦着手指头,指着已经是一片废墟的云府:“你家连一块完整的瓦片都找不到了,你告诉我平安无事?!”
  
      “咳咳,刚刚是有事,但现在的的确确是没事了,现在真的没空兜缠这些细枝末节了……”
  
      云扬略显焦急的解释道。
  
      现在解释始末,真的只是浪费时间,一旦剑尊者不治,要死的可就不知是之前那么十几二十来个人了,而是眼前的三万禁军都可能尽数丧命于此!
  
      天境修者跟十成大圆满的山境修者实力差距迥异,尤其冰霜雪三大尊者的领域威能相似雷同,三重叠加之下,威力比之单独一人还要再增十倍,眼前这些个玉唐男儿,根本无法对其造成有效伤害,就要死伤殆尽!
  
      云扬绝对不能允许此事发生!
  
      “真没事了?”
  
      冷刀吟老元帅上前一步,出声问道。
  
      “我须得了结此事后续手尾,才是真正的没事!”云扬用力点头。
  
      “大军后撤百步!兵不解甲,将不下鞍!”秋剑寒眼见云扬神态交集,情知事态有异,即时下令,再未兜缠。
  
      一声令下,大军整齐后撤。
  
      “弑神弓严阵以待;重弩手扇形分布,箭在弦上,扣而不发;重骑前列阵,枪矛前指!”
  
      秋剑寒下令撤军之后,却又以森然声音再下一道命令,显然是意在威慑四季楼中人,不得轻举妄动。
  
      云扬感叹老元帅此举不过是无用功之余,却又终于松了一口气。
  
      秋剑寒冰冷的目光看着雪尊者等人,夹杂着深深的恨意与杀气。
  
      “老夫知道,你们是四季楼的人,而我们的九尊大人,就是死于你们的阴谋布局之下;此仇不共戴天!早晚要找你们清算这段恩怨!但此际云侯世子既言已与尔等达成共识,只要你们在玉唐城期间老老实实的,不要再耍什么花招,可暂时相安无事!反之,我们不管你是四季楼还是八季楼还是什么楼,玉唐帝国必然倾尽全国之力,与四季楼不死不休!”
  
      霸气!
  
      云扬心中就这一个感觉。
  
      雪尊者黑着脸,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此刻,他竟生出几分庆幸,刚才与云扬谈判,并没有太强硬,尤其是放过云扬的决定。
  
      看玉唐国人的样子,全都疯了!
  
      就眼前的这个老头,明明修为不过尔尔,却敢当面威胁自己,更难以思议的是,自己居然真的感到了威胁,那是一种源自上位者、统辖无数人力战力上位者的威胁,竟当真足以对自己构成强烈压力!
  
      “老元帅息怒,我先处理点事儿……一会儿就出来。一定会给老元帅一个满意的交代!”云扬陪着笑,尽是伏低做小。
  
      “哼!”
  
      秋老头表现得很傲娇,头一仰,胡子一撅,咬着牙森森的说道:“老夫等着你的交代,交代不好,干烂你小子的屁股!”
  
      云扬登时打个颤,这老头说话怎地这么的黄,这么的暴力呢?!
  
      秋老头森然的目光转而瞄了四季楼两位尊者一眼,带着毫不掩饰的仇恨,重重的哼了一声,就这么瞪眼凝视着,脚下一步步后退回去。
  
      在队伍之中,有一队人马,黑衣黑甲与众不同。当前一人身段高挑,英姿挺拔,眼中有无限的关切。
  
      正是上官灵秀。
  
      上官将门将亦有战力来此援手,更是上官灵秀亲自领兵来援。
  
      她的眼睛静静地盯着云扬,看到他平安无事,悄无声息的松了一口气,身子往后一缩,融进队伍之中,并没有出面现身。
  
      “二叔。”秋云山上前跟秋剑寒打招呼。
  
      “滚!”
  
      秋剑寒一声喝:“看见你,比看见你爹还生气!”
  
      秋云山碰了一鼻子灰,刹那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什么叔叔啊,你对云扬关心得跟亲儿子似得,怎地看到自己亲侄子反而像是看到了敌人。在玉唐呆了这么多年待得脑子不清楚了……
  
      他没看到的却是,秋老爷子的眼角分明多出了几多欣慰。
  
      这臭小子,原以为是个烂泥糊不上墙的惫懒货色,想不到居然走了狗屎运,交上了好朋友……
  
      但凡是能够和云扬交上朋友的,还被云小子认可的,总是不差,有其可取之处。
  
      ……
  
      及至云扬当真看到剑尊者的时候,眼眶都猛地跳动了一下。
  
      怎地这么惨?
  
      不是云扬心思素质不够,实在是某人的状况实在太堪虞了,明显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下身血肉模糊,已经看不清形状了。
  
      云扬只看了一眼,就赶紧别过头去,一来这是人家**部位,非礼勿视,二来嘛……大家都是男人,那玩意受损,怎么也有几分感同身受,还是少看为妙,万一落下心理阴影呢!
  
      云扬毕竟还是没有过那啥的初哥,总有几分忌惮!
  
      倒是冬天冷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好一番,在雪尊者黑着脸的注视里,讪讪的走到一边,心道:竟然才这么一丁点,别说现在少了一个,就算是两个都在,貌似也不顶啥用的说……
  
      相比较于自己这段时间的英姿勃发,忍不住在裤裆里抓了一把,心中比较:咱的宝贝,可是比这个剑货的……要大好多,好多好多,龙虎膏岂是白吃的?!
  
      一念及此,冬天冷登时空前兴奋、快活起来,嘴角荡漾着笑意越来越大!
  
      夏冰川莫名其妙的看了看他:“你笑什么?大家都是男人,你怎地这个德行,难道竟是动了心?!”
  
      “我委实是动了心……”冬天冷喜滋滋的左看右看:“我发现,我在某方面起码也得是相当于凌霄醉那个级别的超强者……”
  
      夏冰川:……你丫做梦呢吧?你知道你丫在说什么么?!
  
      冬天冷快活大笑。
  
      夏冰川怒骂神经病,转头不看这个疯癫的家伙。他却不知道,若是将这个换算成武功,那么,冬天冷还真不是吹牛逼……
  
      “这是解药,服之毒祛。”云扬递出来一颗绿色的药丸。
  
      “这就是凝血之毒的解药?”雪尊者与霜尊者等人都是一阵狐疑,看着这么不像啊。
  
      “这就是解药!这当口我怎么还会看玩笑!”云扬哼了一声。
  
      凝血之毒当然是没有解药的;要不然,以四季楼四大尊者之能,但凡知道任何解法,又岂会受制于云扬,应允他那么苛刻的条件?
  
      但云扬是真有解毒之法,而且还是可以随时配置的那种。
  
      当然,这种方法只有云扬才办得到,其他人……就算是年先生亲临,顶多也就是用深湛修为帮剑尊者逼毒,绝无可能给出另外的解方!
  
      举凡云扬搞出来的毒药,就算世上原本没有解方,但只要经过云扬的手,绿绿怎么也能给出解救之药。
  
      就一般情况而言,毒药、解药乃是绝大多数最为难解头痛的问题。
  
      但这对于云扬来说,却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出现过绿绿也解不开的毒,反之绿绿制的毒,具体危险上限尚不可知,至少四大尊者这个级数应付不了!
  
      绝对霸道!
  
      还有就是,云扬给出的解药,唯一的功效就仅止于解毒而已,对于剑尊者的外伤,并没有任何额外帮助,云扬固然可以多加一些生命元素,甚至可以让剑尊者损失的身体部位重新生长出来,这只需要绿绿多加一些生命元素就可以。
  
      但就算云扬杀了头也是不肯这么做的,这般助敌损己,还会暴露自己一大底牌的傻事,云扬怎么会做,怎么肯做?!
  
      解药的效果端的立竿见影,剑尊者才服下不过片刻,脸色就一点点的好看起来,体内几乎完全凝结的血液,也开始了流动,但与此同时,下面的伤势却也又开始了大出血,血流如注。
  
      雪尊者和霜尊者赶紧敷药,他们拿出来的伤药,同样是极品,剑尊者下身受创虽重,但及时处理,还危及不到性命。
  
      漫天大雪仍自持续,高空中正有一道黑色身影衣在虚空伫立。
  
      他的神识,覆盖了整片区域。
  
      看着下面的忙碌,脸色变得很难看,眼神也是极为的不满。
  
      那是年先生,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