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七十一章 明白你的意思!
云扬继续看下去。
  
  “孩子大名叫做玉乾坤,小名宝儿,他是我的宝贝;宝儿天资并不好,只有天开五窍;但这也好,我本就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无灾无难地度过他的人生。”
  
  接下来乃是一大段洋洋洒洒的关于孩子的描述。
  
  然后便是对兄弟们的嘱咐。
  
  云扬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下去,一直看到最后。
  
  “若是有兄弟看到我这一封信的时候,只怕咱们兄弟未必还存在的很多人了;我衷心希望幸存的兄弟们,每一个都要高高兴兴的活下去。不要再执着于报仇,不要再背负这么多的东西,也要好好地,好好的活下去。”
  
  “活着,才是最大的幸福!”
  
  “孩子的信物,在……”
  
  遗书看完了。
  
  云扬的心头却又更加沉重了几分。
  
  叫了好几年的四哥,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应该是四姐。
  
  不,貌似称之为大嫂好像更适宜!
  
  但他随即想起了什么。
  
  急忙又将遗书全部看了一遍。
  
  尤其是其中一段话,云扬反复看了十七八遍。
  
  “我这一生,最愧对的,就是我的儿子。身为皇家血脉,却不能享有任何天潢贵胄的待遇;身为有父有母的孩子,却得不到父母半分呵护;身为九尊后人,却永远不能显于人前。”
  
  云扬合上遗书,仰脸向天,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水尊的遗书之中并没有任何的倾向性,就只希望她跟土尊的孩子能够平平安安,无灾无难,度过他的人生。
  
  这是一句很平淡的话,亦是母亲对孩子最大的祝愿。
  
  但云扬却从上面一段话之中,隐约读出来了一些别样的东西。
  
  身为皇家血脉,他不能享有任何天潢贵胄的待遇;身为有父有母的孩子,却得不到父母半分呵护;身为九尊后人,却永远不能显于人前。
  
  “四哥……呃,四姐,不对,应该是大嫂……算了,怎么叫都对、都行吧。”云扬苦笑一声,随即凝神沉思:“四姐的意思虽然没有明白表露,她也不可能太明白的表露,但她想要补偿孩子的那份想法,我却是能够领会的。”
  
  “尤其是隐蕴其中的那份怨怼之意,意味深长,难怪我才是能够让她最安心的那个人!”
  
  “四姐,你放心吧!”云扬默默的说道:“既然你将孩子交给了我才安心,而这么多兄弟如今也就只有我自己在这里,那么……我会帮孩子,拿到一切!”
  
  “我明白你和老大的意思!孩子的大名,叫做玉乾坤!这个名字,就足以让我完全明白。”
  
  他的眼神中猛然射出锐利的神芒!
  
  “包括,老大得到又失去的!也包括,亲情呵护,也包括……九尊后人的身份!”
  
  “总有一天,我要让这一切,全都是大白于天下!”
  
  “非如此,何能安心!?”
  
  “你,大哥,还有孩子,尽都如是!”
  
  云扬小心的收起来水尊的遗书,妥善收藏。
  
  其他兄弟的遗书,基本都已毁掉;唯有水尊的这份遗书,却是不能毁掉的,云扬另有打算。
  
  他收好了承载圣水诀功法的玉珏以及神木诀入门心法,又将那孩子的信物,极为小心的收入空间戒指之中,又自恋恋不舍的在九尊府里转了一圈。
  
  现在,九尊府中还有三个房间没有打开。
  
  老大土尊的,老二金尊的,老三,木尊的。
  
  云扬在三个房间门前转了几圈,深情的看了几眼;再次进入水尊的房间,呼吸着空气中残留的味道之余,默默告别。
  
  随后,他又分别去了火尊的房间,雷尊的房间,血尊的房间,风尊的房间,一一告别。
  
  也不知怎地,云扬迄今为止,仍旧感觉到兄弟们尤在,都在各自房间里等待着自己,但凡来到九尊府,一定要去见一面,然后再走。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云扬轻声道:“下次再回来的时候,我会去看你的,三哥。”
  
  按照云扬的想法,修炼神木诀第一层而已,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搞定。
  
  但云扬根本就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一次离开九尊府,及至再一次进去的时候,居然已经是好久之后了!
  
  云扬出来之后,即刻化风离去,杜绝任何一点泄露自身痕迹的可能。
  
  或者是情绪波动未息,云扬没有注意到,身后九尊府浓郁的云雾在异常激烈的翻腾,不知道为什么竟再不复之前的平静。
  
  守护在外面的老兵们一个个的观视着九尊府的云雾异动,每个人脸上都是慢慢的诧异,却又是一脸欣喜。
  
  “九尊大人有人回来了?不知是不是风尊大人?又或者是别位大人再临,这是喜事,天大的喜事!天佑九尊,天佑玉唐!”
  
  良久良久之后,九尊府上空的云雾翻腾渐渐止息。
  
  然而这一夜,九尊府的云雾异象却让很多人浮想联翩,彻夜不眠。
  
  云府。
  
  老梅兼职监工,一丝不苟的督促着工匠干活儿。
  
  务求将云府的每一处布置,都尽量的恢复原样,唯有原本的花架那块,因为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坏,又有云扬专门嘱咐,干脆就整块不动。所以云府地界满目尽是喧嚣,唯有那边的一片空地,成了无人禁区。
  
  工匠们对此都表诧异,不明白那边为啥就不让去,不是重建天外云府么?
  
  那么一大块地方,全都空置,完全不修葺?!
  
  府中的积雪,还有倒塌的房屋,全都在半天时间之内就被清理了出来。
  
  各种高级建筑材料,遂开始向着云府这边集中。
  
  这就是典型的有钱好办事,建材如流水,白玄石堆积如山。
  
  绝对好大手笔!
  
  工匠们之所以会纳闷花架原址那块为何不动工,直接弃置,主因便在于云府偌大的宅院,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是于同一时间开工的,就没有不开工的地方!
  
  这次的工程,工匠们可谓干劲十足,先不说开工的工钱,就光是那些已经损坏的,已经倾塌的部分,都是直接被清理出去,全都不要了。
  
  单只是这些废墟中有价值的材料,就让这些工匠们发了一笔额外的横财,天外云府乃是皇室宗亲府邸,云侯本人更是玉唐皇帝陛下信重的兄弟,虽然这份关系不能明说,但,皇帝陛下心中清清楚楚,却又怎么会亏了这位兄弟。
  
  当初建府之时,所用建材尽是上乘品质,即便如今已经毁得七七八八,些许残料也有价值,至少对于这些建筑工人何异根本无法接触到的高级材料,而正是基于这种心态,工程进度快的不要飞起。
  
  雷动天的伤还没有什么起色,这边云府的地基已经搭建得差不多了。
  
  只是当老梅想要请示云扬该如何构建地下建设的时候,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自家公子的人了。
  
  “把这么大的摊子交给我,把好几亿的银子交给我……自己就这么消失了?公子这心也太大了吧?”老梅傻眼了。
  
  “这分明对你的信任,你咋不知道好赖呢!?”方墨非呲着牙。
  
  “屁!”老梅没好气的道:“这地下构建乃是公子三令五申的,若是由我擅专,彼时建造出来不符合标准要求,那时候倒霉的还不就是我!?”
  
  白衣雪晃来晃去,翻着白眼说道:“你是总管,你不倒霉谁倒霉?”
  
  老梅一时间为之气结。
  
  这个白衣雪,自从进入了云府之后,性格越来越是向着冬天冷的方向发展!
  
  从一开始的白衣如雪飘然出尘,发展到现在的贱气四溢,张口闭嘴必让人想揍他的超然地步,前前后后一共才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这个方向可是一个不健康的方向啊老铁!
  
  你这样,我们真正是扎心了啊!
  
  但老梅什么人,不过灵机一动,便即计上心来,眼前这俩人幸灾乐祸,指望不上,不还有别人么,径自去找水无音了。
  
  他可是知道,水无音乃是云扬的绝对心腹,其被信任程度貌似还要在自己之上。
  
  最关键的还在于水无音的心思慎密程度,绝对不下于云扬;在某些方面还犹有过之。
  
  找这样的人帮手,于此事有百利而无一弊,妥妥的最佳选择!
  
  采用秘密联系渠道找到水无音,将云扬的打算一说,水无音的眼睛立即就亮了:“妙啊!这是典型的灯下黑啊!高,实在是高!”
  
  对于云府地下设计,水无音可谓是感兴趣到了极点。
  
  根本就没用老梅怎么催促,水无音已经开始悉心设计,渐趋废寝忘食的地步。
  
  “就按照我这个来。”
  
  水无音在忙活了两个时辰之后,给出几张图纸:“让这六支队伍,各干一边。及至全部完工之后,中间的通道部分,由我们自己来完成。这样可以确保全然的神不知鬼不觉。或者到时候让老大亲自来打通,那就彻底不存在任何泄密的可能了!”
  
  “妙计!妙,实在是妙!”老梅瞪圆了眼睛。
  
  怪不得自己一辈子只是一个武者,而云扬和水无音这等人却能号令群雄,这等脑瓜子的转速,自己就算是拍马也追不上啊!
  
  刹那间就设计好不得止,而且想出来一个近乎天衣无缝的保密办法!
  
  这等脑子用来坑人,简直好用到不要不要的程度!
  
  有没有?!
  
  ……
  
  云扬从九尊府出来,没有回家,而是就直接去了水尊所说的孩子所在地址。
  
  这件事对于云扬来说,乃是头等大事,刻不容缓。
  
  一路狂飙!
  
  …………
  
  昨天给姑姑过生日喝醉了……咳,其实是我一个人,把三个表哥都灌醉了;但是我最终被他们全村人灌醉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