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七十五章 你想怎么做?
    “老元帅认为,三皇子若是为君,如何?”云扬紧接着问道。
  
      “不成!此子心胸狭窄,素来睚眦必报,为人心性尤其恶毒,一旦得势,下手极尽歹毒。若是为君,恐怕一众老臣皆难以善终。”老元帅这次却是不假思索,信口而来。
  
      “四皇子呢?”
  
      “更加不成!四皇子也是睚眦必报之辈,而且此子耳根子极软,最易被人左右,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朝令夕改,这等心性之人决不可为君。”
  
      “五皇子呢?”
  
      “还是不成,此子好谋而无断,色令却智昏,哪有半点为君者的风采!”
  
      “六皇子呢?”
  
      “仍是不行,六皇子虽然如今只得十四岁,个性昭显无遗,为自己上位铺路铺得明目张胆肆无忌惮,从头到尾尽都无计无谋,只得匹夫之勇,万不可取!”
  
      “七皇子?”
  
      “不成!还是不成!”
  
      ……
  
      “十三皇子呢?”
  
      “不成!”
  
      “十九皇子呢?”
  
      “十九皇子!?十九皇子才刚满月好么?”
  
      问到这里,云扬住口不言。
  
      老元帅整个人却如同是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好半天不曾动弹一下。
  
      如是这般的数算了半天,数算出来的皇子一个个全都是不堪大用之辈。不要说是开拓进取一统天下,就连偏安玉唐于一隅,也是无能做到的!
  
      玉唐身处大陆中央,地理位置殊异,正是兵家必争之地,却又何能偏安了!?
  
      若是想保偏安,难度之大,只怕比之一统天玄尤要过之!
  
      “当前大陆局势,玉唐的地理位置早早就决定了一件事情。”云扬慢慢的说道:“这件事情,老元帅该当心知肚明吧?”
  
      秋剑寒仍旧不言语,然而眼中却径自射出来两道精光。
  
      “玉唐帝国,将来就只有两种可能。”云扬直接断言道:“第一种可能,莫说是昏庸之主,就算是中庸之主、守成之主,也只得亡国灭种一条路!至于第二种可能,则是有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出现,一统天下、终靖天玄!”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第三条路,第三种可能!”
  
      云扬断然道。
  
      秋剑寒怅怅叹息。
  
      “先皇虽然不算雄才大略,也没有吞吐天下君临世间的壮志,然而先皇在位之时,全国发展经济,对外可保不失,对内更是逐年富足;在位期间励精图治,厉兵秣马,种种政绩,不失为一代明君!”
  
      云扬缓缓的声音:“先皇保住并发展了一片锦绣山河,留给当今陛下,才有了当今陛下的基础。而当今陛下,龙行虎步,雄才大略,着手当下,放眼天地;麾下名臣名将,人才济济!即算是当初遭遇五国同时联袂来战,又有四季楼这样的内忧相扰,仍旧是东西格挡,南北纵横,玉唐国威,声震天下!”
  
      “然而陛下今年已经有五十一岁了!已经过了壮年之期!”
  
      “想要在当今陛下手里,就完成君临天下的壮举,显然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当今陛下却犹有余力能够打造一道铜墙铁壁,能够构筑出一个足以扫平天下的班底,交给一个合格的接班人!”
  
      云扬淡淡道:“所谓合格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接班人,必须足够优秀;足够气量,才能容忍的下当今陛下耗费无数苦心,所留下来的足以荡平天下的班底,也才能够驾驭得了现在这一帮骄兵悍将!”
  
      “而现在台面上的这些个皇子……”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一字字道:“距离这个标准,最少还差了从我说话的椅子到天上的太阳那么远的距离!”
  
      差天共地吗!
  
      秋老元帅又是沉沉一叹。
  
      老爷子发现,自己今晚上除了良久不语之外,再就是叹气,似乎这半辈子的唉声叹气,都在今天叹完了!
  
      这位风尊说的有错么,一点错都没有错!
  
      风尊所言的每一个结果,都是老元帅想了好多年,想的白了头发,想出来的相同结果。
  
      与他所说的,当真毫无二致,一模一样!
  
      纵然有足以荡平天下的班底,纵然有经天纬地之才,纵然有铁桶一般的江山,但若是这份家业落在一个败家子手里,下场却又何能侥幸?!
  
      没有强有力的主人家,纵使铁桶江山,比纸糊的江山,也结实不到了那里去。
  
      荡平天下的班底,会被不合格的继承人一手解散;经天纬地之才,会被昏君弄得心灰意冷;铁桶一般的江山,也将在其随意折腾之下变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
  
      现在玉唐朝堂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还能巍然屹立的大员们,哪一个不是一身傲骨?哪一个不是满身傲气?
  
      这样的贤臣良将,忠诚固然毋庸置疑的,却又岂是一个刚刚上任的小皇帝所能操控得了的?
  
      而这样的人,又有哪一个不是格外敏感的?
  
      如果是天下太平,小皇帝就算当真只是个纨绔,上位后将这帮老家伙全部撤换掉,也未必会有什么大事。
  
      甚至皇帝陛下在临死之前,就将原本那帮人清洗一批,给儿子留下可以操控的班底,顺利完成皇位过度也是常事,最是无情帝王家,对亲人尤能无情,何况是手下臣子!
  
      但现在,玉唐就等于是一块肥肉,四面皆敌!八方觊觎!
  
      贤臣良将只有不够,哪里奢侈到剪除以便利于管理操控的程度!
  
      怎么可能那么做?
  
      可以操控的班底,与可以荡平天下的班底……绝对是完完全全的两回事!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这已经是差天共地的距离,而现在诸多皇子彼时可能构建出来的班底,只怕比那可以操控的班底还要再差两个级数,这样算下来,个中差距,说是差天共地,竟还是少说了!
  
      ……
  
      “你是铁了心,要做这件事?”老元帅有气无力的问道。
  
      “我不能这么做吗?不该这么做吗?!”云扬反问道。
  
      “你能保证这个孩子将来就能雄图伟略?气吞天下?比现在台面上的诸多皇子更好,比太子殿下更好?!”秋剑寒有些讥诮的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能保证!”云扬道:“但是,这不是有老元帅您么?”
  
      秋剑寒大怒道:“这事情与老夫有什么关系?你能干,你该干,那就是你的事,往老夫身上扯什么犊子?!”
  
      云扬撇撇嘴,道:“我可没跟您扯犊子,现在的皇子们,尽都是在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氛围中长大,哪里知道民间疾苦,更不知军,不知将,不知战,只知道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所以,才不成!”
  
      “但我们既然知道根源问题所在,我们又怎么会再养一个这样的货色出来?”云扬道:“我们可以将那孩子放在军中悉心栽培。”
  
      “那怎么成!一个两岁多些的孩子,老夫可下不了手!”老元帅摇头如拨浪鼓。
  
      “和平年代,当然可以重文抑武,因为一切为了安定!为了长治久安。但是,现在战乱时期,天下群雄争霸,那就必须文武并重,甚至,武要重于文才行!”
  
      云扬道:“这一点,老元帅您作为为将者怎么也看得比我清楚,至于年岁……成大事者,小小牺牲纵使避免不了的,相信我,那孩子彼时必会至为感谢老元帅的栽培!”
  
      秋剑寒点点头,大是豪迈的道:“感谢就不必了,老夫彼时能够得个善终就老怀安慰了,不过就算难得善终,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怎么也要等到天下一统,四海靖平之后,只要能够看到这片大陆终于尽入玉唐版图,死又何憾!”
  
      云扬呵呵笑了笑。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从来都不是什么好词语,君臣主从之间更是忌讳,但是在有些时候,却也只能如此。
  
      尤其是作为统治者的角度的时候。天下太平的时候,若是还留着这一帮从生死战场中走出来的骄兵悍将,从某些程度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云扬固然可以代替那孩子承诺保证,可是玉唐未来君主终究非是云扬,玉唐新君绝不会乐意遵守其他人的承诺,这本就是上位者,一国之君乾纲独断的本能,所以此际,云扬也就只能笑笑不说话!
  
      一切,都还要看未来发展。
  
      能够一手平天下,一手安人心的英明神武的君王并非没有;但那种是属于千古一帝的范畴;云扬怎么能做出保证。
  
      “你想要怎么做?大体的方向总是有的吧?”秋剑寒看着云扬,转换为一种很有趣的眼神。
  
      大方向既定,老元帅登时回复了京城三大流氓之首的本色!
  
      “这玉唐天下本就该是老大的,纵使他现在走了,他儿子却还在,子承父业,顺理成章,恰如其分!”云扬一字字说道。
  
      秋老元帅闻言张了张嘴,却又一时沉默,半晌才道:“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甚至可以表示个人的认同,但认同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你应该知道,有些事情,纵使你如何的不甘心,眼睁睁看着,也是注定无法阻止其发生。那个孩子现在还能安闲快乐的生活,但他若是当真到了天唐城里,相信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会遭遇到很不好的事情。”
  
      云扬道:“所以我才来找老元帅您,将他托付给您,有老元帅全力辅助,我才能放心!”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