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九十七章 细思极恐
    不能进城?
  
      兰家却哪里丢得起这个人,毕竟兰公子自认为自己乃是这位世外高人的主邀者,尤其还有高高在上的身份地位背景在那里摆着,进个城居然需要路引这种东西,脸面岂非已经被践踏到不留余地的程度了么?
  
      纨绔们在普一出森林那会便各施各法将自身状况、信息全都传了回去。
  
      二百二十人出去,只有十七个人回来,伤亡不可谓不惨重,听闻自家子孙居然经历了这么大的凶险,各大家族的长辈,尤其是那几个少年少女的直系长辈全都吓坏了,连连称道自家子孙受苦了。
  
      而此刻的城门外,早已经有各大家族的人在这里等候。
  
      随着队伍接近,早有各大家族中人围了上来,其中又以几个妇人最为出彩,有如疯了一般地冲出来寻找自己的孩子;直到看到人无恙才狂态渐敛,抱住其大哭不已。
  
      少年们平日里自然不会喜欢被家长好似小孩一般的对待,但这次死里逃生,再见到家人的心情却是与平日里迥然,任谁经历了生死险关,心境总有不同,激荡异常。
  
      云扬淡然地看着眼中种种,脸上不期然地闪过寥落之意;似乎是避世太久,对这人世间的情感,颇为陌生,尽是隔阂。
  
      对于各大家族中人上来跟自己凑近乎,说好话,云扬也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样子,眼神尽是淡漠,固然说不上什么高傲高冷,但那种对眼前所谓权赫一方家族丝毫不放在眼中的感觉,却是显而易见,全然不曾掩饰。
  
      然而能够被各大家族派出来交集外务的人又有哪一个不是人精?
  
      这些人尽都心中清清楚楚,他们早已从自家小主子传回来的信息中得知了这位爷可是拥有惊天动地级数的威能。
  
      而这等盖世奇人,高傲高冷高屋建瓴高山仰止甚至高高在上那都是常态。诸人自然只有小心翼翼执礼甚恭状态,簇拥着云扬;一行人浩浩荡荡进入了城门。
  
      至于路引……那是什么?
  
      云扬冷漠的看着城门口正在盘查的官员们,面无表情。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最需要防备的人,已经大摇大摆的被自己磕着头迎进去了吧?
  
      “老大人那边尚在上朝,却已经传回话来,让小人等万不可怠慢贵客,务必要小心接待……就在今晚,老大人也已经准备好了盛大宴席,为贵客接风。”
  
      兰家的管家佝偻着身子,凑在云扬面前,拼命地讨好。
  
      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而兰府的大总管等闲也得算得上五品以上的级数,此际却是将态度放得低到了地面以下,极尽奉承恭维之能事!
  
      他可是很知道如这样的高人,那可是一定要请到自己家的。
  
      大家都是宦海沉浮多年,在这等战火连绵的岁月中,谁不知道家里有这样一位盖世高人的好处?
  
      看不到的摸不到的好处,那是比天还大。
  
      “那是在做什么?”云扬淡漠的随口应承;目光看向城门,以一种猎奇的口吻问道。
  
      “回贵客的话,那是本城在验证进出者身份来历的手续。”管家很是健谈,也早已经习惯了察言观色:“这般兴师动众,其主旨在于捉拿一个危险人物,举凡是没有路引在身,又或者身份验证与所持路引不符者,一律抓起来送官法办,务求将一切危机尽数消弭在最初阶段。”
  
      云扬淡淡的嗯了一声,道:“这些东西,我也没有。”
  
      “贵客自然不在此限之内。”管家谄媚的笑了笑:“所谓路引云云,不过世俗庸人的身份证明,岂会在贵客眼中,纵有必要,本府亦会为贵客准备妥当,决不会让贵客有半点纷扰。”
  
      云扬摇摇头,百无聊赖,垂下眼皮,对于其他几家刚刚凑过来套近乎的人就此不理不睬,显然是认可了兰府主邀者的地位立场。
  
      ……
  
      而就从云扬普一进入紫龙城的这一刻起。
  
      紫龙城范畴内的所有玄兽,动物,全都安静异常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甚至连带所有爬行动物,毒蛇,蜥蜴,蜈蚣……等,也全都驻留在自己之前所在的位置,呆立不动,宛如木雕泥塑。
  
      它们和人不一样;它们能够清晰的感到,四大尊贵玄兽王者之二,已然莅临紫龙城!而且还有另外两个至高无上的存在,也来了!
  
      云扬手腕上缠着小蛇,身边跟着小黑熊,小黑熊的头顶上,两个小小的猫儿乖巧的蹲着,蜷成一团在睡觉。
  
      小熊眼神中全都是惊慌失措,那是一种几乎吓尿了的神情。
  
      天哪……
  
      我头顶上这俩……是什么恐怖的存在!
  
      虽然看起来好像是还未成年的款,但我为什么感觉到了这么重的压力呢?
  
      我分明没有感觉到它们的具体阶位啊!
  
      怎么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威压呢?!
  
      难道是比我高太多了?
  
      可是这样恐怖的存在,怎么还是有主人,仅仅只是作为宠物的存在……
  
      我的天啊,那主人得强到什么份上?!
  
      是此世绝颠?!
  
      是天下无敌?!
  
      是修者顶峰?!
  
      又或者是传奇神话?!
  
      不敢再设想下去了,不然非得被自己给吓死不可!
  
      ……
  
      另一边,到了兰家的云扬即时享受到了比皇帝还要尊贵的接待。
  
      不但被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幽静小院子,还特意安排了一个修为三重山的兰姓小童在旁专司伺候。
  
      那小童才不过十岁不到的年纪便已经有了三重山修为,天赋之高可以想见,更是兰姓,显而易见乃是兰家精心栽培的家族种子子弟,在兰家的地位未必就下于兰公子本人。
  
      兰家一上来就将他派过来,除了显示莫大诚意之外,更希望能够这小童能够入得了云大高人的法眼,若是能够得到这等高人传授一二,此小童的未来必然更加无可限量!
  
      云扬对此自然知之甚详了悟透彻,只是这样的资敌之举,打死云扬也不会干,反正才只初遇,自己该干什么干什么就好,倒是不用刻意为之,这才更符合自己世外高人,遗世孤立的人设!
  
      晚上,兰家举行了盛大的晚宴,欢迎贵客到来。
  
      紫幽帝国宰相兰无心亲自主持,将云扬让上了最尊贵的座位;旁边作陪的,尽都是八大家族的家主。
  
      此行出去的四个少年,四个少女,全都出自于这几个家族的嫡系后嗣,正因为于此,每个人都是娇惯坏了的,尤其是那蓝衣少女紫云烟,更是紫幽帝国靖安王紫元祥的亲孙女,正牌的皇室贵胄。
  
      连这一次晚宴,靖安王紫元祥亦是亲自到来。
  
      这场晚宴异常盛大,众人吃吃喝喝放得很开,气氛极尽欢愉,唯有贵宾本人对于当前喧闹似乎是很是有些不耐烦,就只喝了一杯酒,便不再喝;脸上固然淡然若水,不动声色。但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其心中的不满意。
  
      若不是其还有对菜肴多吃了几口的话,众人只怕就要怀疑这位高人全然的不食人间烟火了。
  
      兰无心含笑道:“云前辈救了晚辈们的性命,可谓是我们几家的大恩人,不过为何对寒舍的酒似有看法?”
  
      得知云扬乃是隐居了至少三百年以上的不世出高人,兰无心虽为文官之祖,位高权重,此际却也不敢托大。但心中,却也绝不会这么便相信了。
  
      不过这帮人都是老狐狸,纵使心中如何怀疑也好,但嘴上还是很是礼貌的询问。
  
      云扬自然明白个中关窍,对于蒙骗那帮小辈,固然轻而易举手到擒来;但现在对上这帮老家伙,想要顺利过关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听闻兰无心问及宴会用酒,云扬立时摇摇头,淡淡道:“这,也叫酒?”
  
      几位高官贵族齐齐一愣,随即同时苦笑。
  
      若然是寻常人物说自己见过什么伟大的物事,九成九会被指责:吹牛逼!
  
      然而某个大人物在正式场合说自己见过什么好东西,哪怕他其实也是在吹牛逼,与闻者却只会恭恭敬敬地聆听之,且表面看起来,就是真的那么认为,很有道理的说!
  
      而现在恰好就是那般状况。
  
      相府设宴,所宴的客人尽都是一等一的贵客,酒宴用酒岂会等闲,这绝逼已经是整个紫龙城或者说整个紫幽帝国最昂贵的酒,最上档次的酒,极品好酒!
  
      在云扬出言评说之前,所有人都甘之如饴,尽情享用。
  
      但云扬此际突如其来,出人意料地来了一句:“这也叫酒?”
  
      所有人并没有感觉自己被侮辱了,或者感觉这货根本就是故意的放屁,反而本能的认为:看来这位云老的确是认为这酒不好,这才浅尝则止,停杯不饮的!
  
      对于一个已经隐居了超过三百五十年的超级老怪物来说,谁知道他曾经见过什么好东西?更何况还是一个玄功修为都达到了世间巅峰的高人!
  
      这样的人怎么会贸贸然说假话抬高自己的身价?更不会那么拙劣地当着所有权贵的面,硬说人家的美酒是垃圾。
  
      人家肯定就是有最好的美酒,真正意义上的极品美酒!
  
      “云先生定然有更好的美酒。”兰无心呵呵笑着。
  
      本来以兰无心的身份而论,他这么说其实是有失身份的,但他仍旧说了,却是顺水推舟来了一次试探,倒要看这位隐士高人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
  
      想要故作姿态就在他们这些老油条家族里捞好处,那么,就算你是隐士高人也不行。
  
      “哼。”
  
      云扬淡淡的哼了一声,随手在戒指上一抹,两坛酒蓦然出现在桌面之上。
  
      达官贵人们见状便是一阵瞠目结舌。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之前听说这位有空间装备是一回事,此际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但只是空间装备便已经是此世绝无仅有的梦幻之物,再联想其身份,以及他所拿出来、自诩为好酒的酒,晾必不同凡响,当为逸品之属!
  
      有鉴于此,所有人的心里都不由自主地更多了三分敬畏。
  
      “这些酒……可堪勉强喝上几杯。”云扬淡淡道:“我是说,我拿出来的这些仍旧未算上乘……毕竟已经几百年没有干活了,手早就生了。”
  
      兰宰相见状不敢怠慢,派人过去拍开泥封,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飘然而出。
  
      云扬取出的乃是雷动天家族所有之酒;这是其在将戒指送给云扬的时候,里面的十几坛酒就没有取出来。
  
      这酒于雷动天而言自然不算什么,却终究是玄黄界才有的酒品,更是玄黄界的大家族的大人物们经常喝的酒,错非如此,雷动天又怎会安置十几坛随身携带呢。
  
      可以说,此酒无论是材料,还是酿造工艺,都要比天玄大陆现有的酒品强出太多了。正合适云扬此刻拿出来装逼。
  
      一杯酒浆下肚,所有人都生出一种感觉:这才是酒!
  
      刚才喝的那所谓紫幽帝国最好酒,与这酒相比,根本就是垃圾!
  
      人家高人喝惯了此等逸品,肯再喝垃圾酒才是有鬼呢!
  
      大家尽都暗暗使了个眼色。
  
      盛宴继续,众人继续喝酒,喝的当然是云扬刚刚拿出来的酒;只不过,众人对待云扬的态度更加尊敬了。
  
      此老不但修为惊天,有无上威严,有空间装备,能号令天下玄兽之能,连随手拿出来美酒,也是冠绝紫幽,不,该当是冠绝天玄,世间美酒再无逾此者……
  
      看来,是真不催又错了。
  
      酒宴中,有靖安王的一位护卫喝多了,上前醉醺醺的与云扬要求要切磋一下,被云扬淡淡的吐出一口气,某护卫被那口气砸得半死不活,口喷鲜血飞出十几丈,正好落在大殿之外。
  
      众人一片骇然!
  
      这位可是七重山的高手!
  
      被一口气吹成了这样子?
  
      而且那护卫飞行距离怎么会那么寸呢?
  
      不会是计算好的吧?!
  
      细思极恐啊!
  
      ……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