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零三章 会飞的豹子! 二合一
    看着宰相大人两眼的全是不信任的目光,四季楼的这位高手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羞惭无地的走出门去,才破口大骂几句老混蛋。
  
      只听见小院内,那位老祖宗还在余怒未消,破口大骂:“现在的孩子一个个是怎么了?练武都练傻了不成?不过是区区神魂重组之术,根据神识的游离状况判断一下当前情势,将零归整,大体还原,进而点滴修复,大功告成,一共就这么点小事,他妈的讲五遍还跟白痴一般的瞪着眼睛问东问西!”
  
      “长了眼睛不是充满疑问地!而应该是充满了了解,感悟!长了脑子不是豆腐渣!而应该是思想,思考,举一反三!一群白痴,笨蛋!还四季楼顶尖高手,我呸!四季楼有这样一群猪脑袋,那是迟早要玩儿完的!老夫就在这里断言,四季楼如果全是这种猪脑袋,灭亡可期!什么东西,人头猪脑的东西……高手,呸!”
  
      “噗!”
  
      这位四季楼的九重天高手憋屈得喷出一口血,头也不回地走了。
  
      特么的!再听下去,老子恐怕就会活活气死了……
  
      兰无心亦是一脸的纠结。
  
      “云老,这等秘术,看来不是一般人能学得会……这可怎么是好?”
  
      云扬怒气冲冲:“你叫来的都是一些人头猪脑袋,怎么可能学得会?你看看这混蛋,除了会迷惘的瞪眼睛还会什么?连傻子都不如!”
  
      兰无心感觉自己精气神都没了:“可是这是四季楼派在这里修为最高的一个了……其他的都达不到六重天的标准啊……”
  
      云扬哼了一声:“干老夫啥事!”
  
      兰无心束手无策:“这咋整?”
  
      云扬沉默了一下,突然爆发的怒道:“还能咋整?等你那什么医仙家族来了,若是有办法帮老夫恢复一二,现在只有老夫亲自出手才能了结此事了,彼时务必要让这几个猪脑袋在场看着!特么的!那就是一群蠢猪!真不知年先生是怎么调教的,凭的耗费老夫了许多唾沫……”
  
      “到时候排着队在一边看!看看能不能学得会!猪!”
  
      兰无心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好啊好啊……”
  
      ……
  
      人都走了。
  
      清静下来了,终于清静了下来!
  
      云扬躺在床上,眼睛无神地望着天花板。
  
      今天接收的消息太多了。
  
      多到云扬自觉难以负荷,全都是重磅消息,内忧外患,强敌更甚,自己需要面对的难题远远比想象中更艰巨,更恐怖!
  
      云扬甚至怀疑,对上我这么一个小胳臂小腿的小修士,至于出动这么庞大阵容么?
  
      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毕竟,在四季楼的情报系统中,云扬,也就是风尊,前次现身于人前的风尊还是杨波涛那场风波之中,那时候的风尊才不过山境中阶修为,满打满算六重山左右的实力,这样的实力,对上四季楼已知的许多高手,当真吹口气都足以吹死云扬!
  
      面对如斯险恶的局势,纵使胆大包天如云扬,仍旧感到一阵阵的后怕!
  
      ……
  
      在知道这里存在有专门针对克制自己的绝灵陷阱之后,云扬筹谋机先地布了一个局,极尽虚实之能是,先是将自己伪装成一位世外高人,更籍用绿绿的协助,将自己身上搞出来那种充满古朴沧桑的气息氛围……
  
      常言说得好,眼神是骗不了人的。但现在的云扬的眼神,当真是充满了沧桑岁月的味道,哪怕是在笑,在骂人,都充满了一种历尽红尘的沧桑苍老。
  
      面对这样的眼神,不管面貌多么年轻都不会怀疑这其实是一个年轻人。
  
      加上玄兽森林的那番际遇,尤其是号令亿万玄兽的威势;寻常修者已臻惊天动地级数的修为……
  
      无论如何一点,都跟风尊或者云尊的资料完全不沾边!
  
      是以紫幽帝国的那些高层们就只是简单的试探了一下,就深信不疑,至少不再怀疑云扬骨子里是敌人。
  
      一个这么沧桑,这么强大,还能随意号令玄兽的能者,这样的能为,只怕连四季楼的年先生也做不到吧?
  
      没有长年累月、无数岁月的熏陶,怎么能做到这般神迹?
  
      而貌似无意中的美酒,让人猜测自己的身份,顺势诱导;自然而然就将自己塑造成了神龙见首而不见尾的某某高人。
  
      其一言一行,更在在明示了紫幽乃是自己的故国。那份故国情深纵使只是稍微显露,其效果已经太足够了。
  
      紫幽人士,隐居避世超过三百年岁月;随手拿出冠绝寰宇的超品美酒;慑服万兽,功参造化,凤凰涅槃……这一切的一切都将目标指向了传说中的酒神凤弦歌!
  
      而那凤弦歌正是紫幽本土人氏,避世偌久,许多年都未曾现身红尘!
  
      以至于紫幽文官之首兰相爷,那么谨慎,那么智慧的存在,愣是实打实地认定这位云老就是凤弦歌。
  
      涅槃啊!
  
      那是传说中凤弦歌家族的凤凰血脉才独有的神异秘术!
  
      但,纵然猜了出来,兰相仍旧称呼云扬为云老。
  
      这是聪明人办事的方式方法,却也给了云扬更多的便利!
  
      云老。
  
      云扬很喜欢这个称呼,来自于兰无心的称谓,便已经证明了云扬的计划大获成功,至少到目前为止,是全无破绽!
  
      即便是因为神念神魂修为之事上,惹来了怀疑的时候,云扬仍旧坚持不出手,非要等到对方来求来拜托,一副成败不关心,一切都是你们的事的态度。
  
      而且千求百恳,都不答应。只答应教给别人去做;进一步消除自己所有嫌疑。
  
      当然,你们学不会能怪谁?是你们的眼力才份见识经验阅历不够的问题,与我何干?!
  
      甚至到了到了,只能由云扬自己出手,也需要先谈好条件,你们不给我治病,令我的伤势有所好转,我仍旧是不会出手的;纵然出手,也主动提出来需要有人在旁边看着……
  
      以上种种,哪里有奸细会这么做的?
  
      但云扬偏偏就这么做了,所谓大奸若忠,大诈若诚,不过如此!
  
      此际的云扬,可说已经是完美的打入紫幽帝国高层内部。
  
      甚至,即便是现在的紫幽帝国皇帝陛下,都准备来拜见一下这位紫幽老祖宗级别的存在。
  
      当然,云扬的身份也非是完全不虞被人发现破绽,无论是年先生或者君莫言这两人,随便有一人凑巧来到,云扬的假面骗局便有可能即时穿帮!
  
      四季楼年先生神通广大,修为更高,此点已经在之前其与雷动天交手之时,云扬有所认知,如果说年先生认识凤弦歌,甚至有所交往,云扬不会觉得多意外!
  
      但年先生现在应该还在玉唐那边,距离偌远,即便风闻这边凤弦歌的消息,赶过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至于另一个人君莫言,君莫言也是紫幽人士;按照年龄来说,似是比凤弦歌要小得多;但毕竟凤弦歌隐居之前,君莫言已经出道了,这两个人还是有可能相识的……
  
      但君莫言沉寂已久,未必会这么巧的到来,就算真万里有个一,他真来了,云扬也不怕,毕竟云扬手头还有君莫言的报恩令,两人当真照面,君莫言到底会帮谁,真还不好说!
  
      更何况……你们认为我是凤弦歌,我自己可没说。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隐忧固然尚存,却非是太大的难题!
  
      不过那都是假设,君莫言来了,也的确会是个麻烦。现在云扬唯有祈祷,君莫言千万别来!
  
      可是抛开自身隐忧之外,云扬却还有另一层顾忌,那就是上官灵秀的船,距离紫龙城还有一千里;而兰无心所说的计划,却要将上官灵秀等人一网打尽,尽数覆灭于此,可云扬如今置身于紫龙城,惯用的诸相神通完全无法施展,难以以以往常用的手段示警!
  
      云扬皱皱眉,写了一封信,随即又将之做成了蜡丸,让二白白含在嘴里。
  
      人出不去,二白白出去还是不成问题的。
  
      “去,送过去,交给那个很英气的姑娘。如此如此……”
  
      “喵!”二白白摇头晃脑,借机索要了一团生命灵气,这才化作了一道光线,极速消失在夜幕之中……
  
      ……
  
      云扬松了口气。
  
      上官灵秀看到这封信,应该会识得厉害,及时应变。
  
      接下来就完全是自己的事情了!
  
      对于兰无心等人居然推测出现在的风尊其实就是云尊这件事,云扬毫不意外。
  
      正如兰无心所说,就算是玉唐皇帝陛下与秋老元帅等人,也必然不会相信现身之人就是真正的风尊!
  
      这实际上是云尊的想法,想必也早已经心知肚明,明悟于心,只是从来没有挑破明说而已。
  
      真正的风尊或许冲锋陷阵鏖战沙场乃是一把好手,但却绝对做不到现在做到的这一切。
  
      兰无心所言之中的另一个重点,却让云扬感到更深的危机感。
  
      这个陷阱,竟是四国联合了四季楼合力设置而成的。
  
      这边设置自己不得不来,不得不闯的阳谋陷阱,那边寒山河大兵压境遥相牵制;云扬感觉自己若是没有估计错的话,另外两国只怕也会在这个时候出兵。
  
      这将形成一个在有意无意之间,针对玉唐帝国的全面分解计划。
  
      这边在阴谋对付九尊,那边在全面压境,瓜分玉唐国土。
  
      自铁铮大婚之后,看似安稳的平和日子,即将终结,玉唐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危局!
  
      “寒冬啊!”
  
      云扬轻轻叹了口气。
  
      天象天时,会是玉唐仅有的优势吗?!
  
      ……
  
      此际仍旧处在大江上大船之上的上官灵秀,神思悠远。
  
      前几天的那场变故几乎将上官灵秀吓死,好好地云府,居然瞬时倾颓倒塌,宛如废墟!
  
      犹有无数的高手,威压天唐城,强势凌驾云府。
  
      一幅赶尽杀绝的派头。
  
      上官灵秀那个时候刚刚得到紫幽这边的消息,带了人准备出发的当口;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反正就是直接带着人赶了过去。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必须要看到云扬安全之后,才能放心离开。
  
      最后,终于看到云扬毫发无伤的回来,上官灵秀彻底的放了心。
  
      确认云扬安全之余,上官灵秀再没有多滞留哪怕片刻,照看一眼之后,径自转身而去。
  
      “这……或许是我今生看你的最后一眼了,彼此再会无期,无谓再生牵绊……”上官灵秀站在船头,回头遥望,脸上淡淡的笑了笑。
  
      此去紫幽,上官灵秀抱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打算,实在是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
  
      一切尽都交给天意,生死难侧!
  
      此次深入虎穴,又是欲待完成一桩近乎无法完成的任务,当真就是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无生!
  
      但谁让自己乃是上官将门的人!
  
      上官将门,有进无退,义之所在,生死何惧?!
  
      “紫幽,紫幽……”
  
      上官灵秀长长吸了口气:“纵然我今生注定要埋骨在这,但,一死也要令天下惊!纵然是女儿身,但,这胸中玉唐将门之血,却也要比别人要鲜艳的多!”
  
      “报告将军,咱们距离紫龙城,水路还有七百五十里。”
  
      上官灵秀淡淡道:“全速前进!”
  
      她看着江水两侧,那无穷无尽的山林,竟下意识地生出一种神思缥缈的微妙感觉。
  
      若是有一天,天下太平,再无战争,自己跟着与心上人遁迹于这种山林,再也不理红尘是非,该有多好?
  
      只可惜,身为上官将门后人,生出这种念想本就是已经奢望。
  
      纵使穷尽这一生一世,只怕也绝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或许不知道什么时候埋骨沙场一刻,才是自己此生的最后归宿!
  
      寻常人家女儿的那种平和安详幸福,自己这一生也是无望奢求的。
  
      大船上,所有人都陷入一种沉默的氛围中,每个人的眼睛都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某个地方。
  
      这些人都是上官家族的家臣,每一个人都是身经百战浴血疆场的勇士,可以说,这些人放到战场上,随便一个都是活生生的杀神,教科书标准的屠夫!
  
      然而此刻,为了上官家族的夙愿,全部都集中到了这条船上。
  
      他们的表情,眼神,全都表明了一件事:自从踏上这条船起始,就没有再想要活着回去!
  
      “这一次任务,纵然能够侥幸完成,现在的这些人,十成之中或许有一两成能够随我回去吧……”上官灵秀一阵黯然。
  
      便在这时……
  
      突然间空中一阵嗖嗖的风声传来。
  
      “戒备!”
  
      一声警号响起,顿时,整艘大船之上尽都是刀光闪烁,八千人同时拔刀在手,但耳闻中却好似只有一声刀出鞘的响声!整齐得足以震撼整个世界!
  
      只是在呼吸之间,一座刀阵已经形成。
  
      八千长刀,映日生辉。
  
      上官灵秀心中突然充满了骄傲。
  
      这样的战士,绝对是整个大陆最顶端的精锐兵士!
  
      毋庸置疑,无可争议!
  
      这八千刀客战阵,乃是上官将门最后的力量!
  
      有这八千人在,不管是面对上任何敌人,上官灵秀都敢挺身上前!
  
      哪怕是面对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也有信心一战!
  
      八千人如一人!
  
      “呜呜呜……”半空中响起焦急的呜呜声音。
  
      上官灵秀抬头一看,只见一头硕大的雪白豹子,在空中盘旋往复,虚空回翔。
  
      是一只会飞的豹子?!
  
      这个所见让上官灵秀一双秀眸差一点射出眼眶!
  
      试问这个世上谁见过豹子会飞?
  
      嗯,吞天豹乃是极为罕见的九品玄兽,整个天玄大陆一共也没有几头,前者剑尊者也是万没想到如此稀罕的吞天豹竟然不止一头,这才大意失荆州,四大尊者得知吞天豹竟然共有四头,更是震撼莫名的真实原因,所以上官灵秀不识吞天豹不算多稀罕的事情!
  
      就好像云扬自以为自己修为大幅度精进之后,便拥有了跟四季楼叫板的实力,但乍然知道事实真相乃至四季楼的恐怖实力之后,差点没把自己吓到萎靡也差不多!
  
      上官灵秀触目所及,这头豹子在空中来回盘旋,显然是具备有极强大的实力,但面对下面森严壁垒,却完全没有战斗欲望,只是一味的呜呜叫唤。
  
      那声音中似是充满了委屈的味道。
  
      咱们是朋友,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是来送信的,干嘛对我动刀动杀,咋那么没人性呢……
  
      但下面的人明显听不懂豹子的委屈呜呜,这会就只有一门心思的如临大敌!
  
      会飞的豹子,绝对就是传说中的九品玄兽!
  
      甚至,更高!
  
      要不怎么这头豹子的形象,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呢!
  
      而那个级数玄兽的破坏力,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绝逼的恐怖!
  
      再看看那巨大的体型,那锋利的闪着寒光的厉爪,那血喷一般的大口……若是落到船上,恐怕只是这一只豹子,也足以将这艘船搞得七零八落!
  
      一番屠戮之后,人家还能安然离去,全身而退。
  
      八千刀客战阵,号称是无惧此世一切强者,终究只是号称,并没有真正对战过顶峰强者,也没有对战过身具特异异能的顶级玄兽,战况殊不乐观!
  
      嗯,至于说有把握战胜天下第一高人云云……人,总是要有点目标,说点口号的,万一达成了呢!
  
      面对如斯危境骤临,所有人都是默然不语,手下愈发地紧握刀柄,紧盯着半空的豹子。
  
      那豹子一味在空中来回回旋,呜呜的叫,看着下面的目光,愈显茫然。
  
      上官灵秀甚至从豹子眼睛里看到一种充满幼稚莫名的意思。
  
      似乎还没有长大?
  
      上官灵秀仰头问道:“豹子,你要做什么?”
  
      二白白见上官灵秀跟自己说话,高兴的呜呜大叫:“嗷呜呜……嗷呜呜……呜呜……”
  
      “你想下来?”
  
      “嗷呜呜……”
  
      “你找我有事?”
  
      豹子不再嗷呜呜,而是小鸡啄米一般的连连点头。
  
      “散开刀阵!”上官灵秀当机立断。
  
      “姑娘!”统领乃是一个独眼刀客,焦急的大叫:“莫要轻信。”
  
      上官灵秀道:“一头豹子单独前来,显然没有任何的后续手段,又怎么会是陷阱?放它下来可免一战,纵然有些许风险也是值得的。”
  
      “喏!”
  
      刀阵顿时收起。
  
      天空的白色豹子眼见冲突危机解除,呼的一声落将下来,明明是偌大身躯,落在第三层甲板上竟无丝毫动静,仿佛比燕子还要轻盈,落地瞬间还要优雅地抖了抖身上白毛,随即便屁颠屁颠的向着上官灵秀走来。
  
      上官灵秀看到这白色大豹子如同一座山一般走来,纵使心中有所定计,仍旧难免紧张,但却又没有害怕之意,道:“白豹子,你找我有什么事?”
  
      二白白小狗一般摇摇尾巴示意,随即嗷的一声张开了大嘴,藏于其口中一颗硕大蜡丸登时露了出来,二白白小心地低下头,将蜡丸放在甲板上。
  
      然后又用自己的爪子往前推了推,抬头注目上官灵秀:“嗷呜呜……”
  
      “这是给我的?”上官灵秀对于眼前种种直接傻了。
  
      一头豹子从天而降,给自己送来了一颗蜡丸!
  
      蜡丸?!
  
      难道是情报?!
  
      “嗷呜呜……”豹子连连点头,跟着更径自坐了下来,伸着舌头直喘粗气。
  
      刚才在半空来回的飞,可累死宝宝了!
  
      上官灵秀半信半疑的拿起蜡丸,将之捏碎,发现里面还一份写满了字的情报!
  
      其实就在上官灵秀捏碎蜡丸的第一时间,上官灵秀就对这份情报的来源再无质疑,因为就在捏碎蜡丸的那一瞬间,突然间一股风刷的一声从蜡丸里飞了出来,呼呼的吹拂。
  
      还有情报上面第一行字,更是直接表明了始作俑者是谁——
  
      “我是风。”
  
      上官灵秀明了情报来源,当真是刹那间整个人尽都放下心来;对满心关切的部下挥挥手,道:“是风尊大人的来信,确定是自己人无疑。”
  
      上官灵秀此言一出,顿时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瞬时放松了下来。
  
      风尊大人果然有通天彻地之能,居然能够出动这样的顶级玄兽来送信!
  
      ………………
  
      <战友开业,去喝喜酒,本来今天想爆发的,但晚上貌似是废了,明天吧。>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