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零五章 四方寇边
    东玄的消息传回。
  
      玉唐皇帝陛下等人在如同听到一记晴天霹雳的同时,也感到脸上挨了一记热辣辣的耳光!
  
      什么东玄君臣不合,寒山河功高震主,什么寒山河末日可期……
  
      之前所有所有的传闻,全都被当前的这件事实打得粉粉碎!
  
      事实证明,所有的一切,尽都是东玄之前设下的障眼法!
  
      人家国君压根就没有自毁长城,灭杀良将的打算!
  
      “或许功高震主真有其事,或许君臣不合也属事实。但现在面对的乃是千古霸业的诱惑,东玄国君还是会将之前种种全数抛开,一切尽都以确保寒山河此役大捷为第一优先!”
  
      秋剑寒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倍觉压力山大!
  
      其实在寒山河出征的第一时间,双方的斥候就已经开始先一步的惨烈战斗!在万里山河之间,斥候们的争斗,丝毫不逊色于万马千军之间的厮杀,同样的极尽惨烈。
  
      他们在密林中,草丛中,山顶上,乱石间;展开战斗。为了获取对方消息,并保密己方消息;舍生忘死,义无反顾。
  
      哪怕是一座山头的地形变化,一片密林的地形,在东玄侦查之后,立即便会有玉唐斥候出现破坏;数万里疆土,可谓处处鲜血横流,地地满目疮痍!
  
      现如今两国极端大战还没有正式爆发,但那份席卷天下的气势,却已经让整个大陆为之震惊。
  
      甚至,东玄玉唐两边的江湖人士,也都纷纷参与进来!
  
      所谓心忧故国,永远非止修为高深,远比红尘纷扰的那些高人隐士!
  
      这些平常快马横刀,纵情潇洒于万水千山之间的热血汉子,有许多都在这个时候义无反顾的踏入了战场!
  
      甚至,更先于大军一步。
  
      东玄那边战意高昂,尽都感觉霸业从此始,彼时此天之下,唯有东玄称尊!
  
      而玉唐这边也是明白,眼前已是生死存亡的关头,所谓亡国灭种,尽系一战!
  
      这是两个民族的存亡延续的极端战斗!
  
      两个国家之间的荣辱之战!
  
      “男儿何不跨横刀,直取边关仇寇腰;卫国抛洒热血后,再到江湖逞英豪!”
  
      这是玉唐一位刀客,与自己仇家的约定。
  
      当年江湖恩怨,这位刀客全家十九口,悉数死在仇人之手,双方之仇恨不共戴天,不死不休;事实上,这段仇恨已经绵延了三代,双方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死在对方刀下,仇恨越结越深,早已没有了转圜之余地。
  
      然而在听说此一战关乎国运,有可能导致亡国之后,这位已经白发萧萧的刀客,孤身一人前往仇人居处,与对方交谈。
  
      “国仇之前,个人恩怨先放下。你若是有种,我们便去前线,战后,数军功人头,谁输了,横刀自刎,籍此了却两家恩怨如何?!”
  
      刀客白发苍苍,他的仇人又何尝不是两鬓沧然,听到这个约定,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此战之后,以军功人头下酒,一头一杯;喝到最后,无酒可喝的,横刀自刎,引刀一快。”
  
      “你若战死,百年恩怨一笔勾销!我若战死,同样一笔勾销!”
  
      “好!”
  
      无数的江湖人士,在这段时间里涌入铁匠铺。
  
      “给我打一柄长矛,不要奇金异铁材质,只要够锋利够坚固就好!”
  
      “给我打一柄长柄大砍刀,最耐用的那种!”
  
      “给我打一对大锤,份量一定要足!”
  
      “战场鏖战,剑身太短,难以发挥运用,仅能在危急时刻护身保命,要论杀敌建功,还是长刀长矛为佳!”
  
      整个玉唐帝国官道上,骏马疾驰,马上的江湖人一个个全都打扮得如同武将一般,顶盔带甲,手持长矛大关刀,尽都向着一个方向汇聚!
  
      铁骨关!
  
      一个个面容严肃,浑身杀气。
  
      身在草莽意未沉,胸中依然报国心;此去东防鏖战去,不负此生男儿身。
  
      大战,一触即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局面再变,却是向着更加不利于玉唐方向发展——
  
      又有两个方向有战报传来,两粉战报来得突兀至极,全无征兆,可是内容却是触目惊心,足堪惊心动魄——
  
      第一份战报:大元帝国起兵五十万,兵锋直指玉唐南疆!
  
      玉唐皇帝陛下立即召集群臣商议应对之策,可就在众人商议对策的时候,突然间又有战报传来;天赐帝国起兵七十万,寇边北疆!
  
      皇帝陛下手中的玉如意“啪”的一声折断了,面如沉水,极端难看。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想要装,想要故作镇静,却也已经做不出来平时的那份从容镇定。
  
      然而这还不不算完;一天后,又有第三份战报传来:紫幽帝国正在全民动员,军方亦在整肃军队,准备出动大军,意指西疆!
  
      目前,紫幽国内大军已经在集结,现在西面前线,已经集兵三十万;后续部队亦在源源不断的从各地开拔,迅速集结。
  
      战火,可谓是全面弥漫了玉唐的整片天空。
  
      竟是四国同时寇边!
  
      玉唐,再一次面临这恶劣到了极点的局势。
  
      在这数九寒冬,大雪纷飞的时候,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彻骨的凉意。
  
      然而这却又不是源自身体的冷,而是连心,此际当真好似心也冰冻了。
  
      东玄前线。
  
      傅报国召集二十五万大军,发动战前动员,全程就只有几句话——
  
      “我傅报国决意以死报国,宁死不退一步!誓与玉唐国土共存亡,不死不休!”
  
      “我会站在这里,就在这个战场上!谁见我后退一步,人人皆可杀我!”
  
      “宁死不做亡国奴,纵死也为玉唐鬼!!”
  
      傅报国的声音,震撼天空。
  
      “宁死不做亡国奴!纵死也为玉唐鬼,吾等愿随大帅同呼吸共存亡,不离不弃,生死与共!”二十五万大军,同时满脸通红的大吼出声。
  
      二十五万大军,悉数感觉到胸中热血,激昂澎湃的几乎要冲出来,声势直贯天际,震动九霄!
  
      北疆,铁铮一如既往的雄伟身躯屹立在万军之前。
  
      所有将士,只要看到这铁塔一般的身躯,似乎就突然有了无穷信心。
  
      “我只说四个字!”
  
      铁铮振臂大吼:“干他奶奶的!”
  
      下面一片大叫:“大帅,您说的是五个字啊!”
  
      铁铮大怒:“谁叫的?谁叫的?出来!”
  
      一个大汉在哄笑声中被推搡出来,却是一个伍长,粗手大脚,嘿嘿的笑,有些不好意思!
  
      铁铮大声道:“你说我说的不好,那你来说。”
  
      伍长扭扭捏捏,下面满满的尽是一片起哄声,嗷嗷的叫。
  
      伍长貌似是受不了,终于不再扭捏,腾地一下子跳到高台上,仰天长嚎:“说就说!大帅说了四个字其实五个字,老子现在也说几个字……其实有什么好说的,不外就是决一死战!但有一口气在,就干他奶奶的!”
  
      下面,数十万大军同时仰天咆哮:“干他奶奶的!哈哈哈……”
  
      一时间北军将士士气冲天,让外面人听到,几乎不以为这是在决战誓师,反而像是什么联欢活动一般的喧闹,竟不见丝毫大战之前的紧张氛围。
  
      玉唐帝国西方,南方,也都是一片差不多的战意沸腾,不见丝毫怯意。
  
      与朝中的文武百官忧心忡忡不同;边关的将士每一个都是战意昂扬,不因外敌即将大兵压境而灰心丧气,所有人尽都如同是被激怒了的雄狮!
  
      各种血书,各种誓师,各种活动,在这大雪飘飘天寒地冻的氛围中进行,白天训练得一个个如同水洗了一般,浑身上下再没有半点多余力量。
  
      晚上一个个的咬着手指头,绞尽脑汁的给家里写信,写遗书。
  
      那有些不识几个大字的,涎着脸,拿着纸笔四处的求人,点头哈腰,一脸谄媚,不知道还以为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搭呢!
  
      那些还没有经过战火洗礼的入伍新兵们,凑成一群一群的闹得热火朝天。
  
      “你遗书写完了没?”
  
      “写完了,你呢?”
  
      “我也写完了。”
  
      “拿来我看看。”
  
      “咱换着看看,借鉴借鉴。”
  
      “好。”
  
      “你这写的不行,文采不行。你看看我的,那才是真正的借鉴借鉴。”
  
      “你写的真是不错,要不你直接帮我写一封得了,我也不懂借鉴哪……”
  
      “快来快来看啊,哈哈哈,笑死我了,张二狗遗书里写他死了之后婆娘改嫁拿多少留多少的事儿,真是细致入微,简直太有心了,哈哈……”
  
      轰的一声围上来一群人:“我看看我看看,让我欣赏欣赏,拜读拜读……”
  
      一个一个传着看,不时地爆发大笑声,外围张二狗脸红脖子粗上蹿下跳的去抢:“给我给我,你们一个个能不能有点正事,该干嘛干嘛去吧……”
  
      大家故意的处处别着他,就是不让他凑近,等他勉力靠近了,那遗书早就转到别的地方去了,然后,又是一番费力波折。
  
      “卧槽,李四牛的花花肠子挺多啊,遗书上居然写他要是凯旋回去,连小姨子一起娶了……哈哈哈,真有想法,那叫什么来着……鹅黄女啥啥的典故来着……嗯,这跟鹅黄不黄有啥关系呢……”
  
      “我看看我看看给我看看……”
  
      都是一帮小伙子们,一个个的浑身精力旺盛得怎么用偶用不完,写遗书,本来是件最庄严严肃的事情,但是此际,却被搞得乌烟瘴气,笑声震天。
  
      唯有那些百战沙场,百死余生的老兵们,一个个都是两眼沉沉地望着这帮欢笑的小伙子争来斗去,眼底尽是一片深沉。
  
      ……
  
      <感慨两句。
  
      想起了我们多灾多难的祖国,民族;当外寇犯边,各国进关的时候,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但那也是炎黄子孙最团结信任的时候。
  
      最恶劣的时候早已经度过,但,现在和平时期人与人之间,却几乎没有信任可言,有时候,真的想说:被欺负的时候的团结,是无奈的相濡以沫;但,最强大的时候的团结,才是无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