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死的冤枉不?
    兰无心下一刻才想起来:这是咋回事?他们怎么就打起来了?不就是一言不合么,至于这样吗?为啥就在这里打起来了?这这这,这到底是咋回事?
  
      他们可不能打啊。
  
      至少不能在这里打啊!
  
      随着砰地一声轰然,似乎是两口剑撞在了一起,然后,一声闷哼似乎从某人的胸腔深处透出来,一道血色,豁然突破剑光笼罩,猛然直冲天际。
  
      下一刻,一道人影踉踉跄跄、浑身打着转地往外退走,每转一圈,周边就更多一圈的鲜血。
  
      众人骇然看到,却见那人的身躯上,罗列着最少一百多个伤口,每一处伤口犹自在往外喷射着鲜血。
  
      及至那人踉跄站定之余,一张脸早已惨白如雪,一只手哆哆嗦嗦的伸进怀里,似是想要拿出疗伤药物疗复伤势的时候,却见一道剑光从激战的圈子里面飞了出来,随着嚓的一声,一道血箭从这人的额头激射而出,那血箭之中,混杂着白花花的脑浆,散发着蒸腾的热气,落在天寒地冻的地面上,触目骇然,惊心动魄。
  
      这人取药的动作就此中断,瞳孔散乱,整个人就此仰天倒了下去,一命呜呼。
  
      剑光圈中犹在争斗的另外三人同时发出一声咆哮,声音之中尽是悲愤至极的意味。
  
      然而却再没有任何一人能够冲出来,剑光再度形成了一道完整的光幕,宛如是囚禁他们的困牢!
  
      不过片刻,又是一声惨叫响起,又是一个四季楼的人咽喉处冲出一道血箭,歪歪斜斜的摔了出来,破麻袋一般摔在地上,身子禁止抽搐一下,就此声息全无。
  
      原来,唯有必死者才能离开光幕笼罩,离开之刻,就是该死之时!
  
      一个凄厉的声音响起:“君莫言,你是存心要和我们四季楼不死不休了?”
  
      话音中满满的威胁意味,然而隐藏于其后的色厉内荏以及求饶意味,却也是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原来这才是天下第一剑客的实力,亲身体验之后才知道剑之巅峰竟是如此之高不可攀,绝颠之巅非是仅凭臆想,仅凭自信,就可能攀登,可是知道这点的代价未免太大了!
  
      竟是性命的代价!
  
      君莫言的声音冷漠的似乎带着冰渣子:“若是年先生会因为杀了你们这几块材料而来找我玩命,君莫言就认了!”
  
      这才是自信,天下第一剑客的自信!
  
      当年凌霄醉屠戮四季楼偌久岁月,年先生明明拥有与凌霄醉同级实力,却一直到最后才亲身放对,便是同级强者之间的忌惮,非至必要,便不会生死相搏,凌霄醉如是,君莫言也如是!
  
      若是年先生会因为这几个人的生死而找上君莫言,当真就是个笑话!
  
      “彼此无冤无仇,你为何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凄厉的叫声夹杂着一声惨叫。
  
      “江湖名声地位,本来便是这么来的,你以为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头,是我自己吹出来的吗?!”君莫言的话,悠悠缓缓,却不是对着正在被自己痛宰的人说的,他说话的对象,乃是在场的所有紫幽帝国官员。
  
      “一个人在江湖上行走,便该当有自己的尊严和风范,若然有人冒犯了自己的尊严,就该杀之!这本就是江湖铁律!”
  
      “我君莫言身为天下第一剑客,虽然很不喜欢天下第一这四个字在我头上,但这四个字只要在我头上一天,我就要维护一天!”
  
      “杀到所有人都不敢在我面前出言不逊,这也是件很困难,很不容易完成的事情!”
  
      君莫言的声音传到兰无心等人耳朵里,所有人尽都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
  
      “纵使我现在因为种种因由不得不暂时忍下一口气,但这口气总还是要出的,也许是明日,也许是后日。”君莫言的声音带着一股淡漠的笑意,那是一种草菅人命的感觉,似乎在他的剑下,无人不可杀。
  
      “我若是不出这口气,心中念头如何通达,而我一心想要杀死一个人的时候,这整个天下间,亦断断无人能够逃脱我的追杀!”
  
      “你们知道么,你们四个人之所以今天死在我剑下,不光是因为你们对我起了杀心,还因为你们不礼貌。下辈子一定要记得,不管是做什么,面上功夫一定要做到家,一定不要招惹你们招惹不起的人。否则,真的会丢了性命。”
  
      “我不喜欢对我动杀意,还不知进退的人,我的剑,同样不喜欢。”
  
      “当你们对自己不知进退而开始产生后悔执念的时候,却一定就会是后悔莫及的那个时候了。任何职业,任何人,任何事……”
  
      君莫言一声长啸:“都是如此!”
  
      两道奔雷剑光极速飞出,两个人头亦随着血光崩现而冲天飞起!
  
      四季楼明面上的四大领队高手,居然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里,尽数被君莫言击杀,无一幸免!
  
      而且君莫言一边杀人,一边谆谆教导,满口都是做人的道理。
  
      若是有熟悉君莫言的人就会发现,君莫言这一生,竟是从来都没有一次性说过这么多的话。但是君莫言这一生,也从来没有因为一点杀意小事就动剑杀人,更加没有这么教育人过。
  
      毕竟君莫言已经成为天下第一剑客太多年太多年,若是有人觊觎,有人有战意敌意杀意就动杀,天下第一剑客只怕早就变成天下第一杀星了!
  
      可是兰无心等人,却是一个个的脸色苍白,人人都感觉自己如同是赤身裸体站在雪山峰顶,那刺骨的寒风,将自己全身都冻成了冰块!
  
      不光是身,心,还有神魂,都是冷的!
  
      以政客的手段,固然可以玩弄民意,进而达到自己的目的,也可以让一些在江湖中被人仰望的高手,供自己驱策,听自己的命令,为自己的野心创造便利。
  
      然而这些事情完毕之后,只是凭着政客的手段,当真能够抵挡这些力量的报复吗!?
  
      一旦极端,区区政客手腕,何能抗衡?!
  
      尤其还是……某些力量,根本就是无可匹敌的力量。
  
      根本就是毫无办法,唯有束手待毙一途!
  
      此时此刻,那四具尸体已然死气沉沉地躺在地上,片刻之前,他们还能叱咤风云;但现在,哪怕是一只蚂蚁都能随意的欺负他们!
  
      触目惊心!
  
      “人,生与死,就是这么简单,却又是那么复杂!”
  
      君莫言仍旧白衣胜雪,虽然连夺四命,身上仍旧没有半点血迹,看着地上的尸体,淡淡的说道:“兰大丞相,你可知道这几个人为什么敢对我生出杀意,因为他们很自信,同时也有自信的本钱。”
  
      “要达到他们现在的地步,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拥有天开八窍以上的天赋;再来,还要有良好的悟性、名师的指导;同时,自身勤学苦练,经历无数年生不如死的练功岁月也是不可或缺的,”
  
      “然后还要有足够的运气,有贵人保驾护航,这样才能获得许多的天才地宝,需要无数的生死磨练机会……”
  
      君莫言淡淡道:“这些条件,当真是缺一不可的;只有完成了这么多严苛条件之后,才让他们活到现在,更成为了平常人眼中的世外高人,巅峰高手!足可见他们的机缘真的很深厚,气数也相当的高,不过可惜,他们的气数今天用光了,在他们招惹到不该招惹之人的那时候,就把自己的气数耗尽了。所以他们悉数死在了我的剑下!”
  
      兰无心这会背心已经完全汗湿。
  
      因为他清晰地感觉到了君莫言的愤怒与杀意。
  
      而这份愤怒与杀意,分明就是针对着自己而来!
  
      “所以我希望……”君莫言冷冷的笑了笑:“以后……凡是做什么事情,千万要谨慎,谨言慎行才是保命全生之本……否则,若是一个不小心,惹恼了你招惹不起的人,就那么死了,兰丞相,你说,那样冤枉么?”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