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冲动也要有代价!
这头小猫儿,之前谁都没有щww{][lā}
  
  兵荒马乱的战场上,怎么会出现一只猫?
  
  而且还是在高空?
  
  只有拳头大小,它怎么上去的?
  
  这头小猫看似人畜无害,但,实则——
  
  下面,数万人窥见如此异数显现,都是心头猛地一跳,一种不妙的感觉升起,登时齐齐声嘶力竭的齐声大吼:“小心啊~~~~”
  
  “喵呜!”
  
  一声轻鸣,二白白一爪子狠狠地拍在那位紫幽高手毫无防备的后脑勺上。
  
  啪!
  
  这位高手的整个脑袋,就此彻底碎裂!
  
  然而他的身体似乎还是不可置信,不能想象当前的现状,兀自在半空中又扭转了一下,想要回头看看,究竟是谁杀了自己。
  
  刚才在自己身后,分明什么都没有啊!?
  
  怎么会突然出现敌人?
  
  自己又怎么会突然遭到袭击的?
  
  这完全不应该,不可能啊!!
  
  他的身子依着自身头脑在最后一瞬所下达的致令,在空中生生转了回去,胸口面对着自己后面,只可惜他的最后愿望仍旧落空了,因为他的眼睛已经永远的看不到了!
  
  身子在空中略略停了一下,就此滴溜溜的落了下去。
  
  一直到死,依然稀里糊涂,去的不明不白!
  
  一代高手,就此黯然辞世,魂走九泉!
  
  这一幕,下面无数人都是眼睁睁地看着的,这一刻,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眼中看到的世界似乎都变成了只有黑白两色,再没有此外的一切色彩!
  
  这,这简直就是一场梦魇!
  
  原本丁云路的宣言破灭,已经令众人陷入难以自拔的梦魇之中,随着这个人的出现,更首次挫折了云扬,令其无匹无对的绝世刀招无功而返,众人希望重燃,以为这场梦魇终于可以结束了!
  
  可是结果却是,救星陨落,希望破灭,众人再陷更黑暗的梦魇之中!
  
  云扬不知道自己干掉了什么人,但下面的人却又怎么能不知道刚才那人是谁!?
  
  此人在紫幽帝国可说是神话一般的人物,一代剑王曲寒雪,此人声望之隆,如日中天。
  
  一旦出手,全城长剑都予以感应!
  
  就是这样一个的宛如人间神话的传奇人物,居然就在自己眼前,这么轻易的陨落了!
  
  甚至连他的随身长剑,传闻中的传奇逸品,竟也被砍成了十七八截!
  
  这,根本不能接受的现实!
  
  这样的一代剑王,刚刚才宣称了对手的黔驴技穷,随即就被打脸,被自诩早已尽破的刀招所伤,更连一个符合他身份的死法都没摊上,被一只巴掌大的小猫一爪子拍碎了脑袋!
  
  这般死法,端的掉价!
  
  众人怔怔的抬头看去,只见空中尽是空白。
  
  那里,本应存在一只刚刚杀死了剑王曲寒雪的小猫儿啊……怎地不见了,貌似谁也没看到它去了哪里。
  
  似乎这真的是一个梦。
  
  梦醒了,那小猫就不见了。
  
  但……曲寒雪死了啊!
  
  真的死了啊!
  
  正自远远赶过来的那三个人如被雷击,满眼尽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不由自主的减慢了速度!
  
  曲寒雪……怎地就这么毫无价值的死了?
  
  一代剑王出手,居然连在云尊身上留下一点痕迹都没有做到?
  
  他不是已经洞悉了对方的刀路么?不是宣称对方黔驴技穷了吗?
  
  该当占尽优势啊?!
  
  怎么死的反而是他呢?!
  
  他们愣了,迟疑了,云扬可不会愣住,更不会犹疑不决,他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又再往前冲了一百多丈,刀芒闪烁,还在半空中如梦如幻!
  
  从他飞上天空一直到现在,他已经在空中滞留了一个半时辰!
  
  这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时间数据!
  
  赶来的那三个人,已经落在了他的身后,侧面。
  
  而且就算这三人追上来,云扬也不会再被动,这三人已经因为剑王曲寒雪的意外陨落而心志失衡,战力必然大打折扣,自己尚有许多底牌未出,足可应付三人联手,更别说自己启动在前,三人已经不够时间追击自己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股异常强大的气息蓦然凭空出现,就在云扬左侧前方。
  
  云扬目光陡然一凝,身子如风摆柳,在空中荡了一下。
  
  一个佝偻的身影,宛如无中生有一般,悄然出现在他左侧十丈之处,随即便是一掌拍出!
  
  这一掌,来势直如开山巨斧,有石破天惊之威,一掌拍出之余,那人身侧的整片空间,即时变成了黑色的!
  
  空间,也因此人的出手,产生异变!
  
  一掌打出来一个直径不低于三丈的空间黑洞,黑洞出现瞬间,早已将原有空间之内的尽数吞噬,亦有此而生一股庞大引力,莫说云扬现在无法施展风云两相,就算尚能施展,面对这种强大吸引之力,也要迟滞数息!
  
  那强绝掌力已将临身,因那掌而产生的如同鬼啸一般的恐怖声音这才蓦然出现!
  
  这力量的速度,竟比声音尤快!
  
  是那个黑老!
  
  云扬登时认出来来人的身份,就是那个一直跟在紫幽皇帝身边的老太监!
  
  只是这一掌,早已让云扬判断出了这个老太监的实力:天境四重天巅峰!
  
  超过自己不止一筹的强横实力,较之当日的刀尊者,竟似还要更胜一分!
  
  强横的力量罩体而下,笼罩范围泽原广被,波及极广,更有强大引力为辅,显然是不容云扬有任何的闪避余地!
  
  而云扬看来当真就好似是因为变生肘腋,更受制掣肘于强大引力,一时间躲闪不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全程整个身体就只是略略做出闪躲的趋势,却又骤止,跟着便是两掌匆忙间地猛推出去,似乎是极尽仓促的应变。
  
  然而在他的手掌边缘,却有丝丝的绿意萦绕。
  
  轰的一声!
  
  黑老只感觉自己那一记雷霆万钧志在必得的一掌,打是确实打中了,但打中的感觉却只如打在了棉花包里,打在了云彩里,竟是毫无受力之处。
  
  更有甚至,从对方手上,还有一种莫名的反向吸力陡然而生!
  
  这下子换成黑老因为料敌有误,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稍稍前倾,然而且应变亦是神速之极,于间不容发之际力聚足底,整个人登时往下足足沉了三丈,更往后一仰,才保持住了自身不再处于失衡状态。
  
  至于对面的云尊,貌似受到的冲击更为巨大,轰然一声之余,整个人都被打得飞了出去。
  
  看似占到上风的黑老反而脸色大变,他情知状况不对,对方犹有余力令自己身形失衡,便绝没有理由会被打飞,唯有一切皆是对方设计出来,才合乎情理,那么他的这下飞出,那就是另有筹谋,一念及此,即刻尖声道:“拦住他!”
  
  旁边正极速往这边赶过来的那三位高手眼看着云尊就要被黑老重创,虽然侥幸接下了那一掌,仍旧是被击飞甚远,每个人的目光心情都极尽复杂,特么的,我们紧赶慢赶,终于在关键时候赶来,却被这不阴不阳的老太监捡了一个大便宜!
  
  早知道还不如不出现呢!
  
  这么一想,便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动作不免更慢了一步。
  
  及至老太监尖锐的提醒声音响起之余,三人仍旧没有反应过来,等到重新提气,自然更慢了一拍。
  
  触目所及,却见那云尊身形,在这一掌悍然之余,便如是炮弹一般疾飞了出去,所过之处,空中居然流溢出一股股青烟,显然移动速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而他的去向落点,赫然是……无敌将军祠!
  
  老黑破碎空间,沛然一掌之力,再加上云尊本身的能动力,这一冲,竟然于弹指之间,跨越了五百丈空间,最终更是轰的一声直接撞破了无敌将军祠的墙壁,烟尘弥漫之中,云尊的身体已经消失不见了!
  
  黑老的身体猛地往前冲,身子在空中拉出一道道残影,发出尖锐的呼啸,向着无敌将军祠那边飞去。
  
  另外三人也急忙跟上,这三人也是奇葩,不检讨己方三人的败事有余,反而对黑老幸灾乐祸:这老货,原来被坑了……哈哈哈!
  
  云扬强行吸纳黑老的力量,借力飞出,固然是筹谋得手,然而他的真实修为到底比黑老逊色两筹有余,虽然有生生不息神功护住心脉,五脏六腑,却仍旧难免被那股骤然涌进来的强横力量震撼一下。
  
  云扬一时间五内如焚,口鼻出血;强吸了一口元气,使得自身按照既定轨迹,流星一般急疾飞去,强行撞破了无敌将军祠,进入到内中。
  
  一眼扫过,却见内**有无敌大将军一家三口的神像牌位,在神像牌位之下尚有两个黄布包裹着的骸骨。
  
  再前面的则是香台,此际尚有香烟袅袅升起。
  
  云扬不由分说,径自一掌将那三个神像全部打碎,一把将黄布包裹的骸骨与灵位同时抓起,收入空间戒指,喝道:“紫幽帝国已灭,无敌将军,跟我回家了!”
  
  “从此一家团聚!”
  
  话音未落,身形再动,这次却是撞破了另一面的墙壁,于烟尘滚滚之中,云扬电射而出,便如一头穿云破雾的雄鹰,搏击长空,翱翔九天!
  
  与此同时,巍峨的无敌将军塔,紫龙城的地标建筑物之一,突然缓缓的歪倒,最上面的十几丈塔顶,更是随着云扬电射而出的方向,轰然倒落!
  
  显然云扬两番突破墙壁,已然动摇其地基,二度破墙之际,更是瞄准了方位,令此塔再无支撑余地!
  
  轰隆隆一阵嘈杂之声后,满目尽是弥天尘烟,久久不息,登时遮蔽了无数人的视线。
  
  而云扬在这一刹那,则是将自身移动速度提升到了最极限。
  
  他此行的所有目标,包括额外目标都已经完成,现在,当然想要走了的!
  
  而他刚刚开始冲出来的那会,维持他的乃是那种难以宣泄的悲愤,以及那种压抑到了极点的愤怒!
  
  令到他只想要大杀一场,放肆一回!
  
  明知道那是冲动,那是妄动,但仍是大开杀戒,大杀一场。
  
  那个时候,虽然明知道这样做,不符自己九尊智囊的身份,更不是任何智者所不会选的,但,那时候已经被愤怒与悲痛冲昏了理智。
  
  毕竟,只是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少年啊……
  
  然而杀到中途的时候,云扬理智回归,登时感觉到自己这样做,真是太傻了,不过自欺欺人而已。
  
  最起码来说,四季楼方面在此坐镇,针对云尊的最高高手都已经被君莫言杀了,所以自己才能这样横行无忌!
  
  反之,云扬扪心自问:若是那几个四季楼的五六重天高手还在,自己还敢不敢这么冲动?
  
  更有甚至,若是君莫言没有承诺乃至守诺将四季楼的四名领队悉数杀死,那么自己又该怎么办?
  
  诚然,君莫言杀死那四个人是在自己的预定计划之中,但万一君莫言对报恩令看的不是这么重呢?
  
  毕竟报恩令的直接当事人老独孤已经不在了!
  
  再想深一层,君莫言说到底仍旧是紫幽帝国出身,他处于朋友情谊帮了自己一把,人家当真不履约,甚至反过来杀了自己又如何呢?
  
  这么一想之下,云扬即时出了一身大汗,汗透重衫。
  
  只不过当时云扬已经身在局中,已经是那么冲动万状的冲出来了,再那么落荒而走,貌似又更加傻了几分;而且,既然已经傻了,已经冲动了,那就把冲动进行到底,尤其是一眼窥到上官灵秀之后,云扬干脆决定,就趁当前时机,将无敌将军的骸骨一并带回去。
  
  反正紫幽国运底蕴,已经被自己扫荡一空,玉玺气运尽去,镇国宝物变成空壳,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紫幽帝国也委实可以相当于是亡国了。
  
  这样算下来,上官无敌将军当年的誓言,也就相当于完成,差相仿佛,何能尽善尽美!
  
  所以云扬就干脆将上官无敌的骸骨请回去。
  
  我冲动了,我不悔,冲动到底,傻到底了!
  
  只不过,我仍旧要为自己的冲动,为我的傻,做一点有价值的补偿。
  
  乍然,迎面劈空风响起,那是一支远方的攻城箭启动了,一箭雷霆万钧。
  
  云扬这边才刚刚冲出浓烟,这支攻城箭已经到了云扬三丈之内,可见操控此弓箭者绝非泛泛之辈,且在云扬的神识探测中,左右尤各有三个人正在飞一般赶过来。
  
  还有自己后方,也有六个人正奔雷掣电一般飞来。
  
  前方,却有一支攻城箭正面来袭。
  
  云扬厉啸一声,去势急疾的身形竟自凌空变向,斜斜的好似旗花火箭一般飞起。
  
  腰腹间猛然回收,只感觉腰腹间一阵凉,一阵剧烈摩擦感觉传来。衣屑纷飞,皮肉高速带起的高温烤糊了的味道升起。
  
  一滴滴鲜血撒出去。
  
  这支蓄谋已久的攻城箭到底伤到了云扬!
  
  这支攻城箭来得角度极其微妙,云扬前冲之势又疾,纵使应对神速,临时变向,终究还是受了些许伤损,然而云扬终究是避过此箭的正锋,随即两只脚狠狠地踹在了那攻城箭上。
  
  攻城箭被他施以全部修为的一踹,登时被踹得在空中转了半个弧度,凌厉且精确无比的冲向正如飞赶来的黑老的胸腹!
  
  相当于拥有了云扬全部威能一击的攻城箭,融合了本身的恐怖速度,再加上攻城箭本身的份量,三者最极端的机场,当真已经具备了弑神灭佛的威力。
  
  黑老识得厉害,哪里敢正面抵挡,忙不迭的急忙闪身飘开,而云扬的瘦削身体在那一踹之后,却是借助反冲之力,径自腾飞上高空五十丈,便如一个人形风筝在天空极速滑行,从地面看出去,整个人就只得西瓜那么大而已。
  
  位于高空之上的二白白,突发一声鸣啸,雪白的身体骤然出现在云扬脚下,再复之前的人兽如一状态!
  
  二白白雪白的身体平稳的张开,驮着云扬,直线往上飞起,眨眼间,已经是百丈高空!
  
  下面十几条正在箭矢一般往上冲的人影一个个神情凌乱,有几个人甚至在半空中一个踉跄,差点儿摔下去。
  
  对方有飞行玄兽!
  
  这……这还怎么留下来?
  
  笨重的攻城弓刚刚仰起角度,所有操作攻城弓的兵士一个个目瞪口呆。
  
  怎么打?
  
  现在,对方在自己眼中已经化作了一个小黑点,怎么能攻击得到?
  
  这直接就是高射炮打蚊子!
  
  最多只有一个参考值,理论上是能打到的,但实际操作,绝对没戏!
  
  弑神弓也都愣了。
  
  拼了老命的放箭,一双手早已经鲜血淋漓。
  
  结果最终将人放到天上去了。
  
  “那是吞天豹!不是飞行玄兽!”
  
  黑老几乎吐血。
  
  对方借了自己的力,冲进了无敌将军祠,然后祠堂就立即倒塌,混乱中一冲而出,居然刷的一声到了百丈高空!
  
  刚才那一记对掌,已经让他感觉了出来,对方的实力,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恐怖!
  
  只要给自己正面作战的机会,就一定能拿下!
  
  但是,对方上天了!
  
  黑老情不自禁的想起来一句话:你这么能你咋不上天呢?
  
  可是现在……
  
  突然间自己这一方就遭遇了极度尴尬的情况。
  
  另外几人也是狂翻白眼。
  
  是,你说得对,那不是飞行玄兽!但是……吞天豹也有很强的滞空能力好吧?它自然不能千万里如同鹰隼大鹏一般的飞行。
  
  但是……在半空中停留个一刻钟,也是轻而易举!
  
  而自己这边,连这么个东西也没有,只能凭着几个高手轮番的飞上去攻击;以自己等人的力量,飞那么高,基本上已经是一身修为去了一半!
  
  再和这位云尊打,直接就是送菜了!
  
  送人头!
  
  天空中,吞天豹驮着云尊,以直线飞行方式,向着西门那边前进。
  
  地面上,数十万人一片呆滞!
  
  惨烈的战斗了将近一天,结果却是换来这么一个结果?
  
  攻城箭与弑神弓徒劳的发射了一波弓箭,但结果却是与预想中一样。根本无用!
  
  十七八位天境高手就在半空中二十几丈的地方停留,活像是正在被展览一般。上,不好上,下,太丢人。
  
  这种尴尬境遇,实在是太难受了。
  
  黑老将众人召集在一起:“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
  
  另外一个老者哼了一声,道:“老夫知道黑供奉的办法,无非就是……最少八个人先上去,布成八门金锁阵的阵型,然后,这八个人付出生命元魂力量锁定云尊,不让他逃走,尽可能限制行动力量;最后四个人完成击杀是么?”
  
  另外一个老者冷冷道:“当然,这的确是一个办法,只不过,黑老自然不会是那八门金锁阵的一员是么?那八门金锁阵,自然是由我们组成的。”
  
  黑老凛然道:“某不是自私自利的人,若是需要某去牺牲,来换取国家和平,必然不惜此身。只不过,在场中某修为最高,对那云尊的伤害,也会最大!”
  
  其他人冷笑不语。
  
  一人嘿嘿笑:“对,我修为低,我该死!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民族,行了吧?只不过,你黑老这么大仁大义,却是从何来?我等有家有室有宗族,无数让我们可以为之付出的人,而你黑老就只为了国家民族么?”
  
  黑老一张脸涨成了紫色,浑身杀机萦绕。
  
  另一人道:“云尊就算走了,又能如何?将下面那两大玄兽干掉,至不济,也能断他一条臂膀!”
  
  这说法显然是胡说八道,两头玄兽就能断掉云尊半截臂膀?任何人都知道这件事不可能。云尊纵横天下,仗的是九尊秘法,与这玄兽却没有半点关系。
  
  但此言一出,其他十几个人却是纷纷赞同:“不错不错,这个办法好。”
  
  “两大玄兽太过于危险了,必须铲除。”
  
  “我们下去!”
  
  众人战意高昂的呼啸着冲了下去。
  
  只留下黑老孤零零的站在高空。
  
  黑老孑然站立,只感觉自己头顶的天空,都已经变成了黑色的。
  
  下面,两大玄兽正陷身在无数的人潮中奋勇冲杀,那些对云扬无法造成伤害的弑神箭,攻城箭,对于它们来说,却具备致命的威胁。
  
  现在,已经遍体鳞伤。
  
  云扬在天空,驾驭着三白白,目光一闪,就想冲下来;按照现在的情况,云扬发现,自己完全可以毫发无伤的离开!
  
  只需要三白白低空一飞,立即隐形到自己口袋里,然后自己落下去,将熊和蛇化作迷你,冲天而起,三白白驼着自己,依旧可以在瞬息之间升到现在的高处!
  
  从而扬长离开。
  
  正要往下走的时候,突然间心中警兆大作,一种极度的危险感觉升起,浑身一阵毛骨悚然。
  
  云扬立即催动三白白全速前进,同时自己的身子立即跃起!
  
  他的反应,已经算是世间顶尖,只是有了预感就已经做出了躲避的动作。
  
  但,还是晚了。
  
  …………
  
  这章本不想写,这样写人物会有些瑕疵,让人感觉不是那么完美。
  
  但还是写了。
  
  一个人物,不可能完美无缺。云扬也是人,也会悲伤,也会冲动,也会被算计,也会有时候歇斯底里……
  
  写到这里,终于快要告一段落。
  
  这是云扬的缺点:有时候,压抑的久了,会爆发,会冲动。
  
  他不是完美无瑕的,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
  
  依旧两更合一。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