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逃出生天!
两人同时大吼一声,浩然剑气径自脱手而出,直指天际七彩WwW..lā
  
  与此同时,两人亦腾身而起,以自身最高极速冲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两人才刚刚冲上去,下面却又再度传来特异波动,而且不是自一个地方显出波动迹象,却是同时又三个不同的方位,都在剧烈波动!
  
  似乎那云尊,这会在地下发了疯一般!
  
  年先生两人应变仍旧迅速,全程没有任何的犹豫,一个继续保持流星一般的声势追向半空中的虹影,而另一个则是即时折返,扑向地面波动处。
  
  从急速冲向高处,到折返扑回来,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完全没有半点勉强。
  
  剑光一闪,年先生一声轻喝,长龙一般飞出。
  
  居高临下,剑气极限发动!
  
  这一刻,年先生的剑气剑光宛如开天巨斧,以开天辟地,石破天惊之势乍然斩下!
  
  当前的状况也未出年先生的根本预计,年先生早就算定云尊不会束手待毙,尤其是针对他的控灵大阵再临,必然会在最后关头垂死一搏,而当前这会也是云尊唯一的出手时机,所以这会的年先生,可谓是早已蓄势待发,纵使一切来得似是变生肘腋,实则尽都胸有成竹,更兼此刻乃是决胜一击,是以攻击力道远远比之前更增了数倍!
  
  噗地一声巨响,三个位置同时被剑光闪烁所笼罩,瞬时间尘土弥天,那拥有着奇异属性的诡异剑气,登时彻底覆盖了这三个地方百丈方圆空间。
  
  而此际正在进行秘法的云扬即时感觉到如遭雷击,心脏在这一刻,竟然骤停!
  
  就在云扬心脏骤停一瞬,绿绿所特有的神异能量却好似长江大河一般急疾涌入。
  
  与此同时,本是白昼的天际,突然间就在这漫天大雪之空中,乍现缕缕星光,密密麻麻,陡然间透射而出,竟成星光耀日之奇景!
  
  长河一般落下!
  
  高空中,那急速追击之人一剑斩在那七彩虹影之上,却意外发觉落点之物尽是斩之不灭,定睛仔细分辨之下,却发现那七彩虹影赫然是一口刀!
  
  一口造型奇古,看起来却是异常瑰丽,让人爱不释手的玄妙奇刀!
  
  此刀光是能够承受如此级数强者的全力一击而不毁,便已显示其极端不凡的质地!
  
  那人见猎心喜,径自伸手去抓,口中却兀自不忘提醒彼端的年先生:“立即完善控灵阵!”
  
  下面,年先生剑光普出,却骤觉立身之地山摇地动,天际星光竟是径自直坠下来。
  
  这天地之威,端的沛然莫御,即便如年先生这等不世强者,却也不敢直撄其锋!
  
  年先生情知事态不妙,当机立断,径自将手中余暇几块七彩晶石脱手飞出,流星赶月一般地飞往既定方位。
  
  天空中,那人的手指头将将要接触到天意之刀之际,却见那天意之刀乍然一闪,莫名的消失不见了。
  
  而此刻地面,整座大山竟都开始摇晃了起来,尘土冲天而起,直上数百丈高空,直欲遮天蔽日,一时间伸手不见五指,目不见物。
  
  轰隆隆的声音震耳欲聋,数十座大山,同时山崩!
  
  星辰之力坠落,庞然大力,令方圆万丈,所有大山同时解体;山摇地动,似乎整个大陆,都在这一刻愤怒了起来。
  
  面对这种异象,年先生也是只有惊异的看着,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这是怎么回事?
  
  云尊?
  
  云尊若是能有这等实力,就算是与自己正面对敌,甚至是斩杀自己,也不是什么难事,怎么可能会被自己逼到这等地步?
  
  但若这不是云尊所为,却又是怎么回事?
  
  地面之下。
  
  经由绿绿异法催运的云扬非但生机再复,庞然大力,轰的一声涌进他的身体,云扬只感觉浑身猛地一震,神魂几乎在这一刻完全碎裂。
  
  他强行忍住那中极度的痛苦,只凭着脑海中最后的清明,再度催动圣水诀,这一刻的云扬,在无边的大力驱使之下,竟是在刹那间将圣水决修为提升到了一个令人恐怖的高度,端的世间万水,皆为我控!全力施展!
  
  几乎是动念之间,地面之下三百丈之深处的水流猛然间轰的一声逆冲而上。
  
  全力运转圣水决的云扬忍着神魂撕碎一般的剧痛,沿着年先生剑气劈落的空间,全力下潜!
  
  不过弹指刹那,整个人已经潜下至少两百丈空间。
  
  此际,云扬脚下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地下暗河水的冰寒,心中登时一松,正要随水流而去,不意那控灵大阵亦在此刻骤然发动,云扬只感觉身体一阵沉重,竟是就此失去了水之化相,恢复了人的身体,依着惯性,翻翻滚滚的落入涌动的地下暗河之中,而失去了圣水诀的控制,瞬间回落的地下暗河的水流,带着滚滚泥沙,携裹着云扬的身体,忽的一声直接坠落,重回底层深处。
  
  刹那间恢复到了原本流向的暗河通道之中,宛如长江大河一般滚滚往前!
  
  瞬息之间,便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轰隆隆……山脉炸裂而开,碎石穿空,惊涛弥天,满目尽是世界末日的景象。
  
  地面上,两个人长袖挥舞,在山崩地裂的变化面前,面不改色,从容的挥动衣袖,将崩裂的山石,飞扬的尘土一一拂开。
  
  两个人一左一右,将周遭所有的碎石尽数分开,随即便如同两道闪电,径自往下潜入。
  
  不时地发出轰隆隆的声音,那是两人在将地下的那些刚刚粉碎喷涌的石块击打到一边,或者直接击碎。
  
  触目所及,那两百丈的深处兀自残留着地下暗河冲上来的痕迹,仍旧是一片湿润。
  
  两人同时发力,随着剑光爆闪,轰的一声之余,登时又再往下打下去十丈空间,却全然不见云扬踪迹,两人如是反复十多次,连续十几次暴击之后,已经可以隐隐听到了地下暗河轰隆隆的奔流声响。
  
  就在两人欲待再接再厉,抵达地下暗河,继续追踪云扬之际,上方山崩的后遗症终于彻底呈现,随着一声宛如天崩地裂的轰鸣,两人头顶上两侧竟是同时塌陷下来。
  
  一时间,非但满目尽是疮痍,地貌亦随之骤变!
  
  两人怒骂一声,浑厚的玄气即时出手,想要以自身强横威能抵御住着天崩地裂的威势。两人修为已经是天下顶尖级数,就连山崩地裂,也对两人不能造成什么伤害。
  
  但他们终究无法阻止让这些塌陷下来的土层石块的惯性下沉。
  
  等到这一次塌陷结束,两人愕然发现,自己两人又已经重新回到了接近地表的位置,而脚下刚刚打出来的数百丈的大洞,已经悉数被塌陷的土层石块堵得严严实实了。
  
  而云尊的气息,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消失了!
  
  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了!
  
  “啊~~~”
  
  后来那人仰天长啸,双手一分,竟是两道剑光同时出手,噗噗噗……
  
  显然那人仍是不死心,仍要勉力一试,不想就此放弃狙杀云尊的机会!
  
  无数的泥土石块应剑光而再一次飞出,年先生也适时出手,协助动作。
  
  半个时辰之后。
  
  两人所处之地出现了一个深达三百多丈的超级深深的洞口,最上面的宽度,足有不下千丈方圆之地,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漏斗!
  
  在两人面前,已是地层之下逾三百丈之下。
  
  一条仅有两三丈宽的汹涌暗河不知多深,奔腾而过,径自汇入了对面黑黝黝的洞口彼端。
  
  年先生满面狰狞,双手一搓,一根完全由玄气构成的棍子蓦然在手中出现,直接插入暗河之中,更不断地加长棍子长度,一直增长到十丈左右的长度,才确认到底!
  
  这条地下暗河,宽仅三丈,却足有十丈深浅,水流湍急;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云尊又有水尊那样的水相之能,这会恐怕……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再说这会又与之前不同,云尊化形能力在此大有发挥余地,就算是明知道他就在这暗河之中,也已经是无可奈何!
  
  再也抓不住了!
  
  一整条河的水,你知道,哪一滴水是云尊?
  
  纵使两人修为通天,也不可能将这种地下暗河彻底蒸干!
  
  “跑了。”
  
  年先生轻轻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光芒。
  
  委实是没有想到,自己亲自出马,实力全方位碾压,更早定筹谋,每一手都是极具针对性的手段,最终居然仍旧没有能够除掉这个九尊余孽!
  
  “是那云尊命不该绝!只能下次再找机会了。”另一人淡淡的说道:“不过,下次机会就在眼前,我们只需要在战场上寻找就是……当前正是玉唐危急存亡之秋,云尊只要出去了,就绝不会不去战场的。”
  
  “说的也是,他心有牵挂,必然难逃死厄!”
  
  年先生点点头。
  
  两人彼此对望一眼,更无犹豫,齐齐飞身而起,回到地面,收起控灵大阵的布置灵石,冲上高空,向东而去。
  
  地面上,那被两大高手挖出来的漏斗形状的大洞,慢慢的沁出水来。
  
  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独眼,在闪烁着讽刺的光芒。
  
  ……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