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劫后余生,艰难求存!
    只是瞬息之间,年先生两人就是走的无影无踪。
  
      对于自己一手制造出来的这个奇怪的湖,半点也没有留恋。
  
      年先生并不知道,此际的离去,才是真正失去了杀死云尊的最佳机会!
  
      在云扬落下去的瞬间,控灵大阵已经成功发动!
  
      而云扬的化形能力在那一刻是真的完全消失了,重新回复为人型,更因为秘法反噬,使得整个人就此昏迷不醒,仅能随着暗河随波逐流的往前飘……
  
      年先生只需要跳入暗河,跟随往前搜寻,至多不过几十里空间,就能找到云扬!而且还不费吹灰之力的就能将之灭杀!
  
      但,他却没有想到这一点。
  
      毕竟,水尊化水而去,水相遁形的能力太过深入人心,年先生也决不会相信,在那样的情况下,明明已经成功脱身,却还会被控灵大阵封锁了能力……
  
      更有甚者,拥有制造出这样天崩地裂的能为,却会因为承受不住反噬而昏迷——这怎么说都是说不通的。
  
      于是,这千载难逢,今生可能唯有一次灭杀云尊的机会,就这么被年先生轻轻放过了!
  
      回复肉身状态的云扬随着地下暗河的水流,不知道被冲出去多远,全无意识的他仅能被动的随波逐流,及至再次醒来的时候,诧然发现自己已然身处在一处浅滩边缘之上。
  
      游目四顾之下,发现自己身后乃是一座巨大的高山,崇山峻岭,巍峨险峻,满目尽是郁郁葱葱,遥遥看去,不禁心神一畅。
  
      更见一道水流,又如怒龙突出,自一处深幽的洞口源源而来,绵绵无尽。
  
      云扬悠悠醒转,下意识的打量周遭环境之余,还未来得及庆幸自己劫后余生,却又几乎再次虚弱的晕过去。
  
      近乎本能的闭着眼睛,呼吸着新鲜空气,云扬终于确定:自己还活着!
  
      下一瞬,非是庆幸自己的百死余生,而是是无穷无尽的痛苦即时袭来。
  
      整个脑袋便如同即将要爆炸了一般。
  
      这突如其来的痛楚,痛得云扬浑身一阵痉挛,想要以嘶吼来宣泄部分痛楚,却愕然发现自己居然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这会的喉咙里竟也如同有千万把小刀在割一般。
  
      只是这一刻,身体的痛苦相较之下反而算不得什么。
  
      关键是大脑,如同无数的星辰,在脑海中一个接一个的爆炸。
  
      云扬痛到极处,两颗眼珠子几乎都要鼓出眼眶,竭力的想要调动自身玄气压制,身体异状,却发现丹田之内空空荡荡,一丝玄气也没有,遑论运用镇痛。
  
      云扬痛苦的运转生生不息神功,却发现这门自当日还魂之刻便随身的神功,也已然从身体内消失了踪影。
  
      想要打开识海,让绿绿帮忙,仍旧是失望,此刻自己俨然与识海无法联通!
  
      自己的修为、玄功、神识,丹田,气海,全部毫无声息,较之寻常人还要不堪!
  
      感受着无边痛楚如同大海浪潮,一波又一波的连绵袭来,不过短短一刻钟的时间,云扬就生出了无数次自杀了此残生的冲动。
  
      云扬用他现在唯一能动的右手手指头紧紧地扣在身边一块大石头上,死死地抓着,一直将自己的指骨抓断,鲜血淋漓,却愣是半点也感觉不到手指伤处的疼痛,因为他现在就只有脑海中那千刀万剐的疼痛不断地侵袭感觉而已。
  
      一波又一波,一次又一次,宛如无止无休,全无尽头……
  
      “我要报仇!”
  
      喊不出声,云扬就心中在嘶吼,以这股愿念对抗那无边痛楚。
  
      “我的兄弟们还在等着,看着我为他们报仇!”
  
      “我无论如何都要撑下去,此役尤能脱身,便是天不绝我。”
  
      “我不可以放弃,放弃众人的血海深仇!”
  
      “我……我一定要覆灭四季楼,击杀年先生,还有当日所有伏击我们众兄弟的人手!”
  
      “此仇不报,永不言弃!”
  
      云扬死死地鼓着眼睛,两侧太阳穴在突突的跳动,青筋便如两条怒龙,鼓出来老高,他死死的咬着牙,任由鲜血血沫从他嘴角不断地汨汨流出来。
  
      他这会已然不敢叫,唯恐一张嘴叫出来,自己的意志力就会全盘瓦解!
  
      他死死闭住嘴,咬住牙,手指头抓着石块,明明已经全无半点玄气支撑,更已断裂的手指,竟然……缓缓地……慢慢的嵌进了石头里……
  
      在水边不知道冲刷了多少年的坚硬的石头,慢慢的出现一个手抓的痕迹。
  
      云扬的眼睛凝定的看着前方,一眨不眨,好似前方有莫大的诱惑吸引,实则前方只是寻常景致,随处可见。
  
      因为在云扬此刻脑海中,满满皆是兄弟们一个个翩然而来,眼神温和的宽慰。
  
      “兄弟!”
  
      “小九!”
  
      “撑住!”
  
      “我们都在等你!”
  
      “云尊不能倒下!九尊不能湮灭!”
  
      “记得为我们报仇!”
  
      句句温言仍自在耳,慰藉云扬已渐干涸的心田。画面陡然一变,满目所见转为一片尸山血海;遍地皆是鲜血残肢,乌鸦在半空嘎嘎的叫。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看着高空,眼中全是凝固的悲愤。
  
      那是自己的兄弟!
  
      自己的八个兄弟!
  
      自己的八百兄弟!
  
      年先生的话又如同恶魔一般响起:“……那是土尊吧?嘿嘿,被打的浑身血肉猛然爆裂……”
  
      “……另一人是什么尊?看到土尊死了,居然疯了,送死的冲上来,正好被一剑两断,宰杀得爽快……”
  
      云扬喉咙里发出嘶哑的闷吼,眼神唯见疯狂,而点滴凝固的眼神中,一丝丝狰狞闪现。
  
      这时,老爹出现了!
  
      那满布皱纹的苍老面容,仍旧是温暖的笑意:“孩子,我教给你的白菜豆腐,你自己会不会做?好吃不好吃?”
  
      一袭白衣翩然而来,云醉月凄然看着他:“小弟,不要放弃,万万不可放弃啊……”
  
      画面又一转,却见东玄百万大军枕戈待旦,坐镇中军的寒山河正自发出命令:“今日,毕其功于一役,绝灭玉唐,不胜不归!”
  
      四国联军旌旗遮天蔽日,无数的人马蜂拥进入玉唐百姓安宁的家园,无数的无辜百姓,在铁蹄下挣扎,在惨嚎,在绝望的呼喊。
  
      “九尊大人……”
  
      “九尊大人救救我们……”
  
      “九尊大人你在哪里?”
  
      ……
  
      控灵大阵,控灵大阵又出现了!
  
      四季楼!
  
      一个充满霸气的声音油然响起:“屠尽九尊,寰宇无圣,唯我四季楼独霸天下!”
  
      云扬死死的瞪着眼睛,看着眼前一幕幕画面闪过,死死的紧盯着,死死地忍受着无边痛楚……
  
      云扬当前所承受的痛苦,纵使只得一刻钟时间,就足以令到一位不惧生死的铁血硬汉化作软骨虫;就算是一百个人同时在一个人身上施展分筋错骨手,也达不到这份痛苦的百一之数!
  
      相信换做任何一人,早已不堪重负,放弃生机,毕竟这样子的活着,当真比死艰难得太多太多了!
  
      但云扬就这么忍着。
  
      忍着。
  
      忍了整整一天一夜!
  
      云扬之前遭受控灵大阵掣肘,非但令到水相化身失效,更令鸿蒙借法失控反噬,肉身承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更兼修为、玄功、神识三者尽皆丧失,此际当真是连稍微动一动都有所不能,嗯……原本唯一能动的右手,还被云扬自己给捏废了!
  
      一动不能动的云扬,这会只余下视觉的感知,触觉的感知,感觉着,自己的眼前从一片明亮,缓缓的暗下去,成为一片漆黑,星光闪烁,夜雾冷风,缓缓地风起云涌,天空中阴云密布……一丝凉意落在脸上。
  
      下雪了!
  
      又下雪了!?
  
      面前身侧,随着天降大雪而渐渐变成了一片银白,曾经怒睁的双眼,逐渐被白雪覆盖,再也看不到眼前事物了……
  
      然而心中的火焰,却是越烧越高,脑海中的疼痛,也是越来越觉剧烈,丝毫不因时间持续而有所减缓!
  
      一丝丝鲜血,仍自从已经被冰冻住的脸上积雪中,缓缓沁出片片鲜红,然后,又被冰冻,再次溢出,再度冰冻……
  
      云扬始终一动不动,而脑海中的极度疼痛,让他的心中愈发的翻腾。
  
      “无论如何都要撑下去!”
  
      “我一定要熬过去!熬过去,才能报仇!”
  
      黑夜缓缓过去,大雪越来越厚,云扬整个人已经被皑皑白雪彻底掩盖!
  
      以云扬当前的身体状况,全失的功体,重创的肉身,光是这场雪,只怕就足以危及其性命!
  
      次日破晓之刻……
  
      “啊~~~~~~”
  
      一声嘶哑得近乎听不到,却是竭尽了云扬此际全身力量的吼叫,蓦然从其口中冲了出来。
  
      与此同时,尚有一道白气亦随着那一声“啊”也从他口中一道喷发了出来,他终于能动了!
  
      源自脑海之中的那份剧烈痛楚,还在继续,但是……却已经比昨日减轻了许多。
  
      偶然一阵疼痛袭来,云扬太阳穴上两根青筋仍旧会猛地鼓起来,然后大脑再陷有如撕裂般的剧烈疼痛之中。
  
      但只要挨过这阵疼痛,便能够有一口气的喘息时间了!
  
      相比较于整整持续了一夜的痛苦,现在的些微喘息余地,便已经足够令云扬感到轻松了。
  
      而云扬此刻心中,忍不住浮想联翩:经过了这一次痛苦磨砺之后,相信……相信这个世界上九成九以上在自己身上都会失效,甚至就算一股脑齐上,全部施加在自己身上,云扬也有把握,可以一直撑到死,也不会发出半点声音。
  
      所谓刑罚,与现在之经历相比,与那种痛苦相比……真正的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云扬喘了口气,勉力控制着自己身体动了动,以右手扶地,想要将身子撑起来,这一瞬,又是一阵剧痛袭来,这一次的痛楚却非是源自脑海,而是来自于右手,右手断折的手指位置传来,而后,全身上下的肉体痛苦似乎亦因此而从沉睡中被惊醒,宛如潮水一般的发作起来。
  
      云扬痛苦的闷哼一声。
  
      这股来自肉身的痛楚亦是异常的剧烈,仍旧是非常人能够忍受,只是在经历过脑海极度痛楚连续侵袭一昼夜之后的云扬,虽然未至于不当一回事,但还是可以忍受的!
  
      但见他的身子勉力挪移,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然后一个翻身,终于从原地挪开了,再一个翻身,恢复了仰脸朝天的状态,覆盖了一夜的脸上冰雪悉数落了下去。
  
      而此刻呈现在云扬面前的,乃是一个昏蒙蒙的天空。
  
      鹅毛大雪还在飘飘扬扬。
  
      只是落在脸上的冰凉感觉,却似是能够让自己的痛苦减轻一些。
  
      然后云扬才来得及检查自己当前的身体状况,确认究竟伤损严重惨烈到了何种地步。
  
      恍惚记得,貌似自己在暗河之中右腿被撞断了,现在胫骨处稍微一动就疼,更让人恐慌的还是右腿下半截完全无感,云扬想要确认状况,却直不起身,只能用手去摸,总算右腿断掉的部分还连在身上,也就松口气。
  
      除了右腿折断之外,左胳膊也断成了好几截,弯弯曲曲如同一条蛇一般的挂在身侧,还有肋骨断了三四条,这状况倒是出乎云扬预料的……好。
  
      本以为最少也断个八九条……现在只断了三四条,居然让云扬感到了惊喜……
  
      原本右手手臂是四肢中保存完好的,只可惜刚才作法自毙,被捏坏了,五根手指头全部断的血肉模糊!
  
      最后的左腿完全没有了知觉,不过却也没有什么痛苦感觉,应该是姿势的问题,僵了。
  
      刚才翻身之际,感觉后脑勺位置貌似也有一处不小的伤口,不过没有血流下,该当是结疤了。
  
      外伤如是,几乎就是遍体鳞伤,无处不伤,云扬当下又欲展开内视之术确认内伤,却发现一夜之后,自己仍旧是半点灵力也调动不起来,不过五脏六腑的伤势,貌似同样是异常的严重。
  
      最最让云扬感觉到茫然的,还在于绿绿,绿绿完全联系不上了,这也意味着,自己最大的王牌,超级外挂生命能量,自己一点都没的动用了!
  
      而两个白白和唧唧,都已经被云扬扔进了绿绿的空间,现在,想要找个帮忙的,居然也找不到了。
  
      云扬躺在泥地里,小口小口的喘气,控制呼吸:“这一次的伤势,感觉中,比上一次天玄崖之战,还要严重!”
  
      “上一次,起码绿绿还能救我,但这一次,连绿绿都没有声音了。”
  
      云扬叹口气。
  
      “不过,貌似我现在的情况,与绿绿所说的几个可能,都不符合?”
  
      “没有当场神魂俱灭,也没有成为白痴,更没有成为天下无敌的高手……就连那成为普通人的可能,也似乎不是……”
  
      云扬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丹田并没有废掉,现在虽然提不起任何玄气,但,这只是因为虚脱,伤势。
  
      稍稍恢复一些,自己还是能够调动玄气力量的。
  
      “也就是说,我并没有废掉。”
  
      云扬感觉自己,在这样绝望到了极点的悲惨情况下,居然还能找到一丝慰藉。
  
      不过有一点,绿绿说对了。
  
      在自己体内,属于九尊的那些力量,已经是荡然无存!连一丝一毫存在过的痕迹,也没有留下来!
  
      但是,云扬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内,似乎存在其他的一种奇怪的力量。但这股力量却不听自己的使唤……
  
      云扬并不知道,自己的运气多么好。
  
      绿绿为什么一直到最后,也不愿意动用这个办法,就是因为,云扬根本没有撑过去的希望!用了,只有一死。
  
      以凡人之力,引动天道至宝,沟通星辰之力,灌注人体!
  
      什么样的体制,能够承受那样庞大的力量?
  
      一颗星星的力量有多大?完全可以这么说:一颗星星,完全就可以是一个天玄大陆!
  
      甚至,比天玄大陆还要大!
  
      就算是小一些的星辰,但能够在夜空中亘古存在的,又能有多么小?
  
      一次性引动周天星辰的力量,什么样的人能够一口吃下千万个天玄大陆?不说别的,就算是天玄大陆上所有的天材地宝,现在让云扬吃下去,也足够他爆体万儿八千回的!
  
      虽然每一颗星星传输来的都是对于星体来说微不足道的一股力量,但,星辰太多啊!
  
      云扬本来也是不能幸免的!
  
      但是……最大的幸运之处就在于……就在星光垂落的那一瞬间,年先生启动了控灵大阵!
  
      控灵大阵,直接削弱了一部分星辰之力,而云扬更是立即进入了地下暗河,让绝大多数星辰之力,在控灵大阵的影响下,没有进来。
  
      等星辰之力瞬间冲破控灵大阵的时候……云扬已经在暗河之中,不知道飘出去多么远了。
  
      星辰之力,就这么落在那片大地上,落在那漏斗湖中。从而成为一个天赐的福地,假以时日,定然会天地灵药成群出现。
  
      而云扬逃过了爆体之危,由于控灵大阵的原因,云扬在那一瞬间化作人的身体,反而封存了一部分星辰之力,在云扬的体内。
  
      而这星辰之力,正是云扬感觉到了的力量,但却绝不是云扬自以为的玄气力量。
  
      半天之后,日上中天。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身子翻滚一下,用断掉的手拼命的支撑,终于让自己坐了起来。
  
      才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乃是一个沙滩。身下,都是细细的如同粉末一般的沙子。就在自己面前不到半尺的地方,一条河水浩浩荡荡的冲向远方。
  
      而自己的一条腿,还在水里泡着。
  
      他转头,想要看看别处,却听见脖颈中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疼的几乎冒出来眼泪,却是颈骨居然错位了。
  
      自己确定了一下方位,肩膀一耸,咔嚓一声狠狠地扭动了一下脖子,将错位的地方扭了回来。浑身疼的打了一个哆嗦。
  
      但脖子终于可以转动。
  
      浑身泥浆,破破烂烂,云扬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
  
      四周,青山绿水都被白雪覆盖,放眼看去,雪地上居然没有任何脚印,只有几个浅浅的三角形的爪印,想必是某种鸟儿曾经驻足。
  
      以现在自己的力量,恐怕绝对走不出去,但这里,却似乎是人烟罕至。
  
      想起那些传说中,有某位前辈掉落深渊,掉落暗河,总会遇到绝世奇缘,遇到绝世高人,学会一身天下无敌的武功……
  
      云扬看了看左右,似乎并没有什么奇缘和奇人的影子,反而是自己快要饿死了。
  
      在被困的时候,有绿绿提供能量,自然不会觉得饿;但现在,自己的身体却是血肉凡胎,不吃饭……照样会饿死。
  
      手指上还带着雷动天给的空间戒指,但是……没有玄气,连空间戒指也打不开了。
  
      云扬艰难地挪动自己的身体,只是将自己的脚从水中抽出来,然后在滩涂上一点点的调转身体,就疼的数次要晕过去。
  
      然后他找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靠住后背,这才敢趴下身子,张开嘴,一口口吞着地上的已经被自己转动沾满了泥沙的白雪……
  
      一大口雪吞进去,只感觉连肚子也被冰住了,精神倒是激灵灵的一下振奋了起来。
  
      接连吃了十几口,最后一口雪在嘴里含着化掉,将泥沙噗的一声吐了出来,云扬叹了口气,才发现自己能出声了。
  
      强忍着喉咙疼痛,嘶哑的叫道:“这里有人么?”
  
      四周寂静,没有任何回音。
  
      云扬随即就停止了这种不智的行动,放眼看去,自己现在乃是在河床之下,而且对面正是一个凹槽,就算有人经过,也看不到自己。
  
      而且自己声音太微弱,传不远;再叫几声,就将自己仅有的力气都耗费干净。
  
      当前,最需要的,还是自救。
  
      云扬手脚并用,不顾自己的断的七七八八的肢体,努力的在雪地上往前爬。
  
      前方,乃是一个缓坡。
  
      而且,缓坡下面的河里面,云扬发现,有几块石头,被白雪覆盖着,而那边,正是水流相对缓慢的所在,河水并不深。
  
      那么,这么摆着几块石头,是干啥的?
  
      那就是说……有人过河。
  
      用这几块石头垫一下。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缓坡虽然被大雪覆盖,却也正是一条道路,一条过河的必经之路。
  
      云扬所处的地方,能够看到那边,但从那边往这边看的话,却有崖壁遮挡,看不到云扬;所以,云扬现在要做的,就是爬到那边去!
  
      一共只有十几丈的距离。
  
      换作平常,云扬闭着眼睛都能一下子跳过去,但现在,这十几丈的距离对于云扬来说,却等于是万水千山!
  
      想要跨越,是如此的艰难!
  
      他一点点的在雪地上爬,努力控制着平衡,用下巴,断手,肩膀,甚至是小腹……
  
      一点点往前挪动。
  
      他还要努力的控制着,往前爬出去后,万万不能因为雪冰而滑回去……
  
      他从河边开始往这边爬行的时候,正是中午。
  
      但,等到他爬到缓坡旁边的时候,居然已经天黑了。
  
      但云扬已经再也支持不下去,静静地趴在了雪地中,昏迷过去。在昏迷之前,只来得及将自己流血的右手往前伸出,在雪地中垫的比自己的身体高了一些。
  
      这样,有人过来的话,哪怕是我的身体已经被大雪覆盖,也能看到自己的手。也能看到这流血的鲜红……
  
      做完了这些,云扬就昏了过去。
  
      剩下的,就只有听天由命。
  
      若是有人经过,而且心善的话,那么,自己尚有一线希望。
  
      若是无人经过,或者……经过的人视如不见的话,那么,自己恐怕就要在这里,与世长辞了!
  
      “哥哥们,若在天有灵,派个人来救我……”
  
      云扬昏迷中,喃喃自语。
  
      …………
  
      两更合一,六千五,写的好痛苦……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