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收付宝马
    云扬对红马的反应本就在意料之中,浑不在意,自顾自的又往前面走,似乎是全然的不在乎。
  
      红马见某人渐行渐远,犹豫了一会,却还是禁不住美食的诱惑,再次溜溜达达有些郝然地跟了上来,又施前法,用马头去碰云扬的手,碰云扬的后背,讨草意味昭然。
  
      云扬一甩手,躲开。抱着一大捆青草气哼哼的往前走,竟是再也不让它碰。
  
      马儿无辜地瞪着眼睛,低着头臊哒哒的跟着,然后又凑过去去碰,又不让碰,再碰……再碰……碰到了!
  
      红马高兴的摇摇头,甩甩尾巴,伸出舌头卷了一下。
  
      云扬这次又拿出两三根青草递过去,红马高兴的吃了,非但意犹未尽,渴望之意更为浓郁,恨不得将云扬怀里的那一捆草全数大嚼才惬意。
  
      云扬又再次将手放到马背上。
  
      马儿即刻再次退后,仍是很有些迟疑的款。
  
      如此连续三次之后,云扬似乎彻底的生气了,加快脚步往前走,不管马儿如何献媚,如何讨好,如何撒娇,都不再碰一碰,更加是绝对不给青草吃了!
  
      这样一路走下来已经连续走出了差不多千丈距离。
  
      彼端白马,还有两边的马群尽都瞠目结舌,哑口无言,一时无语,显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再过片刻,红马实在是忍不住,突然噗噗噗跑到云扬面前,马头上下起伏,然后一头拱在了云扬怀里,大嘴一张,就去吃草。
  
      “哄不到就要抢么?!你强盗马啊!你这么能耐你咋不上天呢!”云扬大怒,手腕一翻,那一大捆青草刹那间消失不见!
  
      红马这下子直接愣住了。
  
      我的草呢?
  
      我的美食呢?
  
      哪去了?
  
      这个人难不成会法术,怎么就凭空消失不见了呢……
  
      马儿到底是马儿不知道空间戒指这种居家旅行的必备神器,却也知道这是云扬做的手脚,急得在原地直转圈,两眼中全是焦急讨好。
  
      云扬哼了一声,一派置之不理,自顾自的往前走的款,就好像根本没看到,自己面前还有这样一匹马儿。
  
      马儿再凑上来,他就直接躲开,绕路而行。
  
      想要草,还敢不让我骑!
  
      我不要你了还不成么!
  
      云扬的决绝让红马感到了恐慌。
  
      这个人类居然不理我了。
  
      这可如何是好!
  
      那种青草,我再多吃点,对我的好处就更太大了,我就可以更出色了……
  
      只要那一捆全给我吃掉了,我甚至感觉我的血脉能够提纯,提纯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云扬又自再往走去,红马明显是真急了,不断地跳到他面前,用马头拱着他往后退;云扬一闪再闪,马儿一拦又拦。
  
      彼此陷入一种诡异的僵持局面!
  
      再过片刻,看到马儿是真的饿急了的云扬终于又站住了。
  
      红马焉头搭脑的站在他面前,一派俯首帖耳的款。
  
      “哼!”
  
      云扬忽而冷哼了一声,作势要从一边走过去,红马刹那间急了,突然间呼噜噜一声,随即一骨碌趴在了地上,一个打滚,尽是露出来白白的肚皮。
  
      四个马蹄半蜷着向天,一双眼睛骨溜溜的看着某个无良的人类。
  
      云扬又好气又好笑,骂道:“偷不着就抢,抢不到就谄媚,谄媚不行索性就改成耍赖了不成?你不是马王吗?你的格调呢?!你的傲气呢?!你的节操下限呢?!我今天可是大大地开了一次眼界啊!”
  
      马儿自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一味歪着头看着他。
  
      云扬绕过,又再继续往前走。
  
      马儿见某人还走,一骨碌翻身站起,仍旧是跟在后面,死皮赖脸的纠缠。反正吃不到那草我就不放弃!
  
      云扬叹口气,宛如虚空幻化一般的取出一小把青草,马儿大喜,急疾凑上去,就在云扬掌中吃了。那湿漉漉的大舌头还讨好地舔了舔云扬的掌心。
  
      云扬又取出了一把,马儿眼睛一亮,又凑上前来。
  
      云扬并没直接将青草给予,而是用手掌再一次压在了马背上,往下一压。
  
      红马这次没有退后躲开,但却是僵硬的站立了许久,似乎是在思考,到底该不该从了呢?!
  
      它很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允许这个人类骑上自己身体,那自己就再也不复自由之身了。
  
      但是,不让这个人骑上来,那青草也是永远都吃不到了。
  
      要草,就要被骑!
  
      红马委屈的唏律律一声,湿润的眼睛看着云扬,显然是不想放弃自由。
  
      但是也不想放弃那好吃的草。
  
      这种挣扎的矛盾,云扬很清晰地感觉到了,毕竟某人也不是那么丧心病狂,心下一软道:“好了好了,你只是帮我一段时间,我就会放你回来,你说这样好不好?”
  
      红马歪着头,眼神纯真的看着他。
  
      云扬正色道:“我是正人君子,从来不说假话,更加不会食言!”
  
      马儿歪着头看着他,眼中神色慢慢的柔和下来,口中唏律律一声,甩了甩尾巴,终于慢慢的矮下身子。
  
      云扬见状大喜,一跃而上。
  
      红马对于自己第一次被人骑很有些不自然的抖了抖身躯,然后就有了新的感觉……这状态也没啥大不了的,这家伙也没啥份量,没他没他不差什么……
  
      一共驮着云扬也没跑了几步,貌似就习惯了;伸过头蹭了蹭云扬的腿,张开嘴巴,眼中全是渴望。
  
      “好好好,给你吃,全都给你吃!”
  
      云扬大笑一声,一下子抓出来一大把,送到红马的嘴边。
  
      红马顿时幸福之极,大口大口的咀嚼,一时间满眼尽是心满意足!
  
      在云扬的指挥下,红马径自向着山外跑去,对于身后百万马群的齐声呼唤,全然的置之不理。
  
      这时,后面马蹄声骤起,一道白色闪电,猛然蹿了过来,一举越过了云扬和小红马,拦在了前方。
  
      来者正是那头白色马王。
  
      这时候,也唯有另一匹马王,另一个王者,才有这个胆量,这个速度,这个资格,拦截小红马!
  
      那白色马王拦在前方去路,眼神焦急,看着小红马,打了一个响鼻,口中呼噜噜呼噜噜的叫唤起来。
  
      红马认真的聆听着白马的叫声,及至白马的叫声告一段落,便即扬天一声长嘶,慢慢的踏步过去,用自己的鼻子碰了碰白马的鼻子,似乎是在告别。
  
      随即后退两步。
  
      静默了片刻,全无征兆四蹄翻飞,俨如一朵红云,驮着云扬,风驰电掣的奔跑出去。
  
      这一次,白马没有再追赶,孤零零的站在原地上,看着远去的红影,马眼中全是不解之色。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的老对手,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了王者之位。
  
      就这么跟着别人远去了?
  
      身为万马之王,天下间最最尊贵的马儿,不过一把青草……就把你勾引了去?
  
      你……还有节操么……还有底限吗?!
  
      就那么心甘情愿的被人骑乘么?!
  
      身后百万战马兀自再齐声嘶鸣,似乎在催促王者归来,又似乎是在为王者送行!
  
      但红马头也不回,已经跑远了。
  
      ……
  
      云扬骑在马背上,不过很简单的磨合,一人一马就达到了配合无间的地步。
  
      红马的悟性异常惊人,甚至可以说是聪明至极。
  
      磨合期间云扬就只是暗示了几下,已经是跑得似模似样。
  
      此际,红马如同一支箭矢射向远方,明明是如此之快的奔驰速度,云扬骑在马背上,居然感觉不到太大的颠簸!
  
      乡民们为他准备的马具,竟然全无用武之地。
  
      当然,云扬本就不愿意用缰绳和马鞍等这些器具来束缚牵绊这匹极有灵性的宝马。
  
      索性就让它这么光着好了。
  
      反正以自己的骑术,有没有马鞍,其中的区别并不大!
  
      这一路狂奔直到中午,还是云扬有意的放慢了速度,乃至自己的断腿和骨头因为颠簸实在是受不了、停下休息的时候,发现小红马已经跑出来了超过五百里的路程!
  
      对此,云扬都感觉诧异了,自他得到小红马为起始,迄今为止一共也才不过跑了两个时辰的时间而已。
  
      竟然已经跑出这么远的距离?!
  
      依照常理来说,能够日行千里的马匹便已经可说是当世一等一的宝马良驹,甚至日行千里就只是宝马良驹的代名词,很少有马匹真正能做到,即便能做到也非是常态,而自己胯下的这匹小红马,极限显然远远不止于此,若是任由它尽情狂奔的话……光只是一天的时间,就算跑出个三千里路程,只怕也非难事,甚至于……它还能跑得更远!
  
      在此期间,最初的时候,基本是跑一段,云扬就会抓出几根青草喂马儿吃了。如此七八次之后,及至再拿出青草的时候,红马闭嘴不吃了,而移动速度却是越来越快,精神更是始终旺盛,丝毫不见疲态。
  
      “嗯,看来有我血液沐浴的青草,效果大非寻常,这马儿一天也就能吃一定数量而已……迄今为止吃掉的这些,该当足够它消化吸收一段时间了……”云扬松口气:“这匹马儿不但悟性高,有聪明劲,更是颇有分寸的,懂事!”
  
      红马呼噜噜的打着响鼻。
  
      不是俺不想吃,而是吃多了没用。你一共就那么点,那可是俺的口粮,得省着点吃,细水长流的吃。反正,除了我自己吃也没有别的马吃……
  
      为自己留点存货,时时都有惊喜,才是真正不错的选择!
  
      “马儿,我给你取个名字吧。”云扬眼珠转了转,贴在红马耳朵上说道。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