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八十章 他姓云!
“老元帅小心,小心寒山河诡计!”傅报国吓了щww{][lā}
  
  “无妨。”秋剑寒心中笃定。
  
  有白衣雪方墨非两人近身保护自己,放眼天下,当真想要找出一个照面就能杀死自己的人,还真不多。
  
  更别说只是几个半大小子?
  
  而单就当前状况而言,那几个半大孩子确实有手下留情,更加没有说谎的迹象!
  
  秋老元帅是什么人,自然不会如那几个老兵一般的想当然,他们心底所谓的破绽,反而不会破绽,真正的奸细,恨不得将自己掩饰得全无特色才好,哪里会整一群半大小子成群结伙的到来,还带了十好几匹宝马良驹,直接叫出自己目标的名字,更是天大的诡异,绝无此理!
  
  “老头子我就是你们要找的秋剑寒。”秋老元帅微笑着看着几个小家伙:“是谁让你们来找我的?信在哪里?”
  
  仍是那为首的那个半大小家伙一脸狐疑的开口道:“你说你是秋剑寒,有啥凭证?!你是这群坏人的老大,我们不相信你!”
  
  这句话端的是神来之笔。
  
  秋剑寒一阵怔住。
  
  对啊,我说我是秋剑寒,有啥证明?
  
  傅报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大踏步走出去,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傅报国。可也要凭证吗?”
  
  对面小家伙楞楞的道:“当然凭证,你凭啥说你是傅报国?我们这边才说要找你俩,你俩就出来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你以为我们傻子吗?”
  
  傅报国:……
  
  秋剑寒大感有趣的说道:“老夫纵横天下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见到老夫的时候要什么证明身份的,今天老夫算是开了一次眼界……”
  
  此刻,旁边的兵将一起恭恭敬敬的行礼:“参见秋老元帅,参见傅大帅!”
  
  半大小子一脸惊奇,如同做梦一般的晕头转向:“你你……这个……这个……秋剑寒居然是大元帅?傅报国也是大元帅……?哪那个上官姑娘是不是也是大元帅啊……我我……”
  
  十二个小子一起在风中凌乱,彻底的懵逼了!
  
  其中几个人更是脸色煞白,他们固然仍旧不知道秋剑寒、傅报国是谁,但却知道大元帅是个大官,至少在东线铁骨关这边,这官是最大的!
  
  “好了好了,老头子越来越有兴趣知道你们老师是谁了?现在也证明了,信总可以拿出来了吧?”秋剑寒哈哈大笑。
  
  这几天就没见过秋剑寒如此,这几个孩子当真是难得开心果,同样被质疑得哭笑不得傅报国心下亦有莞尔!
  
  “嗯,信……信在这里……”半大小子一阵手忙脚乱,解开棉袄,将手伸进内衣,摸索半天,才掏出来了一个用兽皮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包。
  
  一层层打开,里面正是一封信。
  
  一个秋剑寒的亲卫上前一步,将信拿在手中,转身恭恭敬敬的递给秋剑寒。
  
  秋剑寒接过那信,漫不经心的一边拆一边问道:“你们老师到底是谁,姓什么啊?怎么搞得这么奇葩”
  
  半大小子恭谨的说道:“老师说,他姓云……”
  
  秋剑寒拆信的手猛地一下子僵住了,眼中陡然射出来凌厉的神色:“你老师现在在哪里?!”
  
  脱口而出问出这句话之余,心下一股不妥的感觉骤然涌动。
  
  随即便将那信往怀里一塞,急声道:“这里的所有人全部跟本帅前往帅帐,带这几个小子过来!全军全城戒严!任何人不得妄动,妄动者军法从事!”
  
  随即率先大踏步而去。
  
  傅报国也是浑身颤抖了一下,急忙跟上去,脸色严肃空前,哪里还有半分笑意
  
  几个小子被一干军官将领们簇拥着,一脸迷惘满心恐慌的来到了帅帐。
  
  秋剑寒异常仔细看完了信,一双眸子精光四射,注视着对面的几个小家伙:“除了这封信,你们老师可还有说什么?”
  
  被秋老元帅异常重视的信上当真是什么消息也没有透露,大抵就是让自己和傅报国对这几个小家伙加以照顾一下,全然没有任何秋老元帅真正关注的信息。
  
  “老师就是说……就是说,最迟半月,他就到了。”
  
  小家伙说的很是有些惶恐。
  
  此际目睹这森严的帅帐,来来去去都是位高权重的将军,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这个老师让自己找的人,居然是这样的大人物!
  
  这个时候还能说出一句囫囵话,已经是心理素质很过硬了好么!
  
  最多半月!
  
  秋剑寒与傅报国听闻此语,目光熠熠,心头尽是狂喜之情!
  
  看着几个小家伙的目光,当真如同看到了绝世宝藏一般。
  
  “你们老师……现在,情况怎么样?”秋剑寒沉吟了一下问道。
  
  “情况不是很好。全身骨头多处折断……我等离家时,老师还站不起来,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有受过那么重伤势的人。”为首的那半大小子迟疑了一下,喃喃道。
  
  秋剑寒的脸色登时转为难看。
  
  全身骨头多处折断,站不起来。
  
  这等情况,即便是身为高层修者,也属难愈之重创,半月之内如何能赶到?
  
  但总归是有了消息。
  
  虽然没消息就是好消息,但有了确实的生还消息,更好!
  
  “你们老师……长得什么样子?”傅报国沉吟半晌,终于问到了一个秋剑寒一直想问,却又……不敢问的问题。
  
  半大小子苦苦思索,使劲挠头,将头皮屑挠的雪花一般落下来,迟疑半晌才道的道:“这个……还真说不好……老师的年纪应该不大,但因为本身……伤势实在太重,看不出本来面目……反正他浑身都是伤痕……不过伤归伤,他很了不起的!”
  
  “……”傅报国一阵无语。
  
  这话还真不如不说。
  
  难道自己刚才就不该问,又或者说,这才是老元帅没有问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所在?!
  
  “王定国!”傅报国一声大喝:“这几个小子就全部交给你了!全都给我好好看护,尽量莫要有折损。”
  
  王定国答应一声:“走吧。”
  
  几个小子急急的说道:“我们不要看护!我们此来是来打寒山河的,是来保卫国家的,被看护起来算什么事,我们得了师傅的真传,我们要实打实的上战场,还要挣军功回家哩……”
  
  傅报国大笑:“我哪里有说不让你们上战场了,只要你们一直跟着王定国,就不愁没有军功可拿!不过战场之上首重军规军律,你们首先要学会的,便是服从!下去吧。”
  
  几个小子听话的下去了。
  
  看着那几个小子离去的背影,傅报国转头看着秋剑寒的脸,试探的说道:“老大人,您看……是不是……”
  
  秋剑寒也皱紧了眉头:“老夫这会也是拿不准,不敢断言什么……”
  
  他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傅报国,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一定是我们的人。”
  
  傅报国喜形于色:“那究竟是不是云尊大人?”
  
  他听得出来,老元帅显然是不愿意深谈这个问题;但是傅报国却是心情激动,忍不住想要问个水落石出,打破砂锅问到底。
  
  秋剑寒叹口气,道:“那人只是说了他姓云,然而姓云的……未必便是云尊啊。”
  
  傅报国愕然:“既然说了姓云,不是云尊还能是谁?”
  
  秋剑寒瞪了他一眼:“名字里有云字的高阶修者大有人在,除了云尊还有许久未曾显面的天外云侯,七步杀生剑云逍遥;即便是云逍遥的儿子,云扬也是高阶修者,一手超妙功法,鹤立玉唐少年一辈;除却他们两人之外,才是云尊!云尊素来以风尊的身份加以掩护,所以当真道出姓云之说,云尊绝非首选!”
  
  “这个什么云老师,固然是他们三人之中的一个,这点已是毋庸置疑。但具体是哪一个,却还需要来了之后,才能知道。”
  
  傅报国已经难掩振奋,道:“是,是。不管是谁来,都是好事。就是……那位云扬公子就算了,来了……也没啥大用。”
  
  秋剑寒含有深意的看了傅报国一眼,悠悠说道:“那倒未必……那云公子若是来了,未必就比云侯的作用小,甚至能够起到很让人惊艳的效果,你当老夫刚才所说的鹤立玉唐少年一辈,只是说说的吗?!”
  
  傅报国道:“难道那小子乃是修行天才,居然已经强爷胜祖了?”
  
  秋剑寒突然不耐烦起来,道:“问那么多干嘛?你这个混蛋都能强爷胜祖,为什么别人就不行?还不滚出去看着你的部队,老是在这里待着偷懒吗?你这大帅就是这么当的么?滚滚滚!赶紧滚,痛快滚!”
  
  带着满头满脸的唾沫星子,傅报国一边擦拭一边迷惘的走出来,说啥也想不通,明明说得好好的,那么融洽的气氛,怎么就突然间就来了劈头盖脸的一顿狗屁呲呢?
  
  难道那云公子,真的很有手段,又或者其实他才是秋老元帅心中较为倾向的姓云之人,嗯,很有可能,毕竟那几个半大小子曾言,他们云老师虽然看不清面目,但年纪不大,天外云侯云逍遥,年纪怎么也不能说不大,云尊修为高深莫测,也该当有点年纪,貌似只有云公子才能称得上是年纪不大,但如此一来,自己跟老元帅的寄望岂非又落空了!
  
  天外云侯少侯爷云扬,纵使有惊艳之才,却终究无法跟云尊相比拟的!
  
  区区云扬却又哪里比得上九尊智尊云尊!
  
  差天共地,远远的不可同日而语!
  
  傅报国感觉自己似乎是找到了秋老元帅突然变脸的原因!
  
  帅帐里。
  
  独处的秋剑寒满脸尽是忐忑还有疑惑,脚下不断的踱步,口中喃喃自语,一个劲地叨咕着:“是不是你?究竟是不是你?”
  
  ………………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