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各有奇谋
铁骑竭尽所能的地想要冲过来,毁掉城下的堆积物,但是黑骑却是同样的全力阻挡,为此,甚至不惜出动比铁骑人数多得多的兵马来阻止。
  
  不惜用人命拼回去。
  
  秋剑寒轻轻叹了一口气:“撤兵吧,既定目标不可能达成了。寒山河不会允许这个被破坏的,勉强持续下去,只会造成更多的铁骑兵伤亡。”
  
  傅报国闻言脸色又是一变。
  
  然而不待傅报国下令,对面的号角声竟是再起。
  
  东玄军队仍旧如前,如碗照搬地扛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冲了过来,又是一阵堆积之后,滔天大火再度冲天燃起。
  
  城头上又是大量的冷水泼下去。
  
  到后来秋剑寒下令,不等对方火箭发射,这边就先浇下去冷水,但这样两次往复之后,秋剑寒断然放弃了这么做,这样做的效果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大量冷水的冲刷,只会更进一步的动摇铁骨关城墙的根基。
  
  这一日,东玄军队连续冲了七次,直到天色将晚,对面鸣金撤兵。
  
  除了黑骑之外,东玄方面的所有人马都撤了回去。
  
  这一日下来,秋剑寒命令铁骑冲击城下的命令始终难以贯彻,但因为黑骑的拼命抵挡,连续冲了十几次,其中就只有一次成功,仅止于一次的冲击,对城墙下面那些东西所形成的破坏力微乎其微。
  
  及至天色将暮,天气更显冰寒,这些没有燃烧干净的物事渐渐凝结成为一团,若非是超级威能的强撼,再无破毁之余地,至少铁骑的冲击已经无能为力,徒叹奈何。
  
  亦是至此,傅报国眼中终于闪出来恍悟之色,与此同时,一种难言的恐惧随之攫紧了他的心!
  
  所谓的绝世妙计,所谓不破冰城,竟只是一个假象,非但隐患良多,更可被对方借势而为,甚至,天下第一雄关,会因此次变故,就此不存?!
  
  看着城墙下黑乎乎的连绵十几里路的城墙根那一坨一坨没有燃烧干净的东西,他只感觉浑身一下子冰凉起来。
  
  然而浑身上下的鲜血,却亦在这一瞬间冲上了脑门!
  
  刹那间头晕目眩,眼冒金星,原本就久疲未得充分休息的身躯险险再也支持不住,禁不住晃了两晃!
  
  “你现在明白了?所谓的不破冰城,不过是权宜之计,饮鸩止渴尔!”秋剑寒沉着脸看着傅报国。
  
  傅报国张张嘴,想要说话,却感觉喉咙里如同含着一块火炭,火辣辣的疼痛,艰涩的说道:“明白了……”
  
  “这就是寒山河的手段,大陆第一名将的手段!”秋剑寒叹了一口气:“铁骨关……注定是守不住的了!想不到,铁骨关第一次失陷,居然是在老夫的手里……这千古羞辱,万世笑谈……却不知老夫能否背得起来……”
  
  傅报国浑身冰凉,大脑一片混沌,一时无语。
  
  也许是魔咒,也许是噩梦,又或者是梦魇,总之接下来的七天时间里,玉唐东玄双方,始终持续重复着这种攻城的节奏。
  
  大火燃起。
  
  水浇落,扑灭之。
  
  再次燃起,再扑灭之……
  
  如此往复,循环不已,第一天的七次往复,竟是最少的一天!
  
  凡事都有个熟练过程,孰能生巧这句话,在当前竟也是适用的!
  
  城墙下面那些没有焚烧干净的物资越来越多,越堆越高,在寒冷的天气中,已经无法破坏!
  
  随着坡度的渐次显著,已经渐渐形成小小的冰丘了。
  
  城头上,现在所有人都生出了明悟,以至于所有人的脸色都沉重到了吓人的地步。
  
  时至今日,再不会有人不明白了,寒山河到底想要做什么,最终目的又是什么。
  
  或者不需要等到天气转暖,铁骨关城墙因为连番冰冻火焚出现破绽的那日便已告破!
  
  因为,那些堆积物所形成的冰丘,已经足以构建一条攻城通路!
  
  那些堆积物已经将铁骨关与外界形成了另一种联通模式!
  
  庞大的人力,数量众多的兵士,周遭群山之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再加上寒冷的天气……这一切的一切,都尽数成全了寒山河当前的攻略手段。
  
  若是铁骨关没有出现那个漏洞,没有那个该死的巨石突出,寒山河的这个办法根本就用不上。因为玉唐一方绝不会选择用冰雪铸城,自毁长城!
  
  但是现在,一切都因为那一点破绽的出现已经改写。
  
  你用冰雪铸城,我就用火攻;等你整座城池都已经化作冰浇水铸;我就开始放火。你为了城墙不崩塌,就必须灭火。
  
  若仅止于这般持续下去,局面会僵持至两三个月后,天气回暖的时候,铁骨关才会告破!
  
  可是寒山河的算计显然更高一筹,利用玉唐一边浇落下来的大量水源,与东玄投过去长梯,滚木礌石等物资,再佐以天时,将之会化作一道冰坨,高出地面。
  
  接下去的不断火攻,不断水灭过程,无可避免的令到这座冰坨,渐次扩大,越来越大,越来越高。只要稍假时日,铁骨关高高的城墙,将会与我垫起来的地面齐平,化作我东玄黑骑进攻道路上的一片坦途!
  
  届时,黑骑再不需要辛劳,只需如常一般的纵马疾驰,就能直接冲上城池,信手挥刀!
  
  当所谓的天下第一雄关,变成一马平川之地时,玉唐东军,你又将如何应对?
  
  在近乎无法逆转的绝境里面,寒山河采用这种看似迂回,实则至为精妙的方式手段,将根本不属于东玄一方的天时地利,利用了一个彻底,全数转化为自己这一边的助力!
  
  甚至还有人和,连玉唐一方的人手也是促成当前局势的一部分!
  
  天时地利人和,尽是全方位的契合组合!
  
  这亦是寒山河不断地要国内增兵的根本原因,想要达成这样的战略目标,手里没有异常充足的兵员是万万不成的!
  
  战歌一直都在边上,此时此刻,心下早已经对自己老师佩服得更加五体投地!
  
  是的,原本他就已经对寒山河佩服至极,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只能在这份极致的敬佩之上再加“更加”二字!
  
  扪心自问,寒山河的这种办法,当真是打死自己也想不出来。
  
  “现在已经垫起来了差不多三丈的高度!”
  
  战歌很是兴奋:“相信只要再有几天,就直接能够达到与城墙齐平的高度。不,根本不用那么高,若是计算马的跳跃能力,还能再节省至少一两天的时间,想不到这次攻陷铁骨关,我们在老师的调度之下,伤亡居然这么小,所谓的不破雄关,告破之日近在咫尺了。”
  
  寒山河缓缓摇头:“哪有那么轻易的!”
  
  战歌:“啊?老师为什么这么说?胜利明明就在眼前了!”
  
  “所谓冰城外面的堆积高度,最多只能够到那原本的城墙缺陷的下方而已……距离城头,至少还会保有超过四丈以上的高度,绝对不可能再往上堆了,我想到了秋剑寒想到的事情,秋剑寒又岂会想不到我想到的事情,不,应该说秋剑寒一开始就想到了我想到的事情,当然早有应对策略。”寒山河道。
  
  战歌认真地想了想,恍然道:“不错不错,当前态势明朗,他们不可能让我们一直堆上去,当真去到一马平川的那一日。”
  
  寒山河道:“秋剑寒定然准备了大量的火油;在适当时刻到来的时候,那些火油,火箭,将会带走我们……最少是数万精锐的性命;然而,若想真的拿下铁骨关,这些牺牲,我们却必须要付出!”
  
  他想了想,沉重的道:“……或许会有更多的牺牲。”
  
  “到那时候,那一战的伤亡……将是……毕生仅见的惨烈!”
  
  “又或者是兵战史上罕闻罕见的恐怖数字!”
  
  ……
  
  玉唐被动的防守着,竭尽所能破坏东玄的动作节奏,东玄仍旧保持着全无间断的全军压上,一点点完成既定的战略目标。
  
  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失的玉唐陷入空前劣势,城墙之下冰丘在一点点的慢慢垫高了。
  
  更点滴绵延出去的,是从高到底,一直到寒山河的大营,形成了一道宽有几十里,长有几十里的缓坡!
  
  而后方,东玄的军队的动作还未止息,他们开始往这缓坡的冰雪上面铺上沙土,盖住冰层,令彼时能够踏上这条道路上的人,走得更稳健!
  
  触目所及,尽是惊心动魄,冻彻心扉!
  
  眼看着,铁骨关的地利,已经慢慢地失去,渐渐沦为一马平川的彼端。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