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我是风尊么?
云扬不想暴露身份,发现控灵大阵之后,将马儿留在一边,单身尝试闯关。
  
  但,再三尝试,却根本不能突破。
  
  不过四季楼的人也都是心中凛然。
  
  这个一脸血污的家伙不知道哪里来的,身法奇诡,稍不小心居然要吃他的亏。幸好这家伙修为稍逊,否则,自己这些人还真拦不住他。
  
  云扬百般无计之下,陡然将心一横,急疾回撤数十里,竟是转为正大光明之势,却是恢复了自己京城云公子的装扮。
  
  云扬,天外云侯少侯爷,驰援赴战铁骨关!
  
  原本打算不暴露身份,因为云扬担心,自己过去之后定然是要恢复云扬的身份的;但若是自己过去之后,情势危急之际,若是自己的九尊能力陡然恢复了。
  
  那就是云尊突然莅临铁骨关。
  
  但,这段时间里过去的高手,却很是有数的。只需要稍微想一想,就能够确定这个云扬云公子就是云尊。
  
  那样,等于自己在四季楼那边全无秘密可言。
  
  但,数次冲不过去,云扬也急了眼,干脆就不管不顾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过去了也未必能立即恢复九尊的力量呢。但不管如何,还是先过去了再说其他。
  
  ……
  
  再复旧观的云扬,身着一袭紫衣,头发紫玉冠扎起,面如朗月,凤目长眉,发丝飘飘。
  
  腰跨雪亮长刀,胯下超逸红马,好一路疾驰!
  
  当真是公子如玉马如龙!
  
  红红一路疾驰,跑发了性,一跃之间十丈有奇,数十里路程不过弹指即过。
  
  转眼间,一人一马又已经来到山前。
  
  云扬似乎全然不知道此处有拦路强梁,仍自纵马而进,马速更是不减反增。一派军情紧急,刻不容缓的样子。
  
  就在此时,一片剑光从密林之中猛然闪亮,如同云雾一般当头落下,尽是森寒杀意。
  
  云扬见状似是吃了一惊,却是虽惊不乱,长刀悍然出手反击之余,身子亦猛地跃起,口中厉喝道:“什么人?”
  
  声出招出,一招刀不容情也已然应手而出,厉行反扑。
  
  对面出招之人不知是看清他之形貌,还是对刀不容情这天下独此一家的奇招有所印象,总之是一声惊呼骤起:“云扬?!”
  
  显而易见,对方眼见来人乃是云扬也是大出意料之外。
  
  云扬闻言惊讶更甚:“霜尊者?!”
  
  山林间骤然有人现身出来,一身霜雪长袍,目光如同冷电扫射,正是四季楼现在仅存的四大尊者之一的霜尊者!
  
  他此际也正一脸诧异的看着云扬。
  
  云扬一招落空,因为力道用错的失势致令狼狈地从空中落下,大怒道:“霜尊者,你们四季楼怎么这么的阴魂不散,说话都只是放屁的吗?!”
  
  霜尊者怒道:“我们怎么阴魂不散了?你说谁说话只是放屁呢?嘴里放干净点!”
  
  云扬更怒:“若非是阴魂不散,那你们为何拦住我的去路?若非是说话如屁,为何对我下杀手,当日约定声犹在耳,你出手在先,还要埋怨我嘴里不干净吗?”
  
  霜尊者登时僵住,半晌才道:“我哪里知道是你?”
  
  “啥?不知道是我?没看清楚对象就出手?你糊弄鬼呢?”
  
  云扬道:“罢了,我现在贵人事忙,没时间跟你斗嘴,我只问你,现在你知道是我了?还不让开?真想说话如屁,臭不可闻吗?”
  
  霜尊者道:“就算是你也不行,本尊者现在决计不能放你过去!”
  
  云扬大怒道:“呸,你这是打算当面反口了么?堂堂四大尊者,竟然当真言出如屁吗?!你说吧,你想把本公子怎么样?!总归你实力强横,无论想怎么样,我也只有受着的份!”
  
  霜尊者登时满脸讪讪的,喃喃辩解道:“我也没说要拿你怎么样怎么样,只是不能让你过去而已,此事情非得已,非是吾等刻意违反约定,总之就是如此!”
  
  云扬冷哼一声,貌似强抑怒气,沉声道:“霜尊者,咱们怎么也算是一面之缘吧?我当日可是救了剑尊者一命才换取到的双方约定,非止是你们四季楼单方面的给予,你违背约定,阻我前路,至少该跟我说明是这是怎么一回事吧?”
  
  霜尊者冷冷道:“单纯就是奉令封锁这条路,凡是从这条路上走,往东北去的活人,统统拦截!无有例外,妄入者死,你现在还没死,就已经是看在当日那场因缘的缘法之上,知足吧!”
  
  云扬无力的叹口气,道:“好好好,你们四季楼向来霸道,说封路就封路,拦我去路还是给我面子!我知足还不行吗?但我还是要问你一句话,你们四季楼当初答应我的条件,霜尊者大人可还记得?还算数吗?”
  
  霜尊者道:“当然记得!自然是算数的,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
  
  云扬怒道:“算数就好!我记得其中有一条是这么说的,大家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尤其是你们四季楼不得主动找我的麻烦,这一条是不是这么说的!?”
  
  霜尊者嘿嘿一笑,道:“确实有这么一条,但现在可不是我们四季楼主动找你的麻烦,而是你在主动找我们的麻烦!”
  
  云扬怒喝道:“放屁!放起屁来没完了是吧?我此去乃是驰援东线,还有圣旨在身,刻不容缓!你们在此阻拦我的去路,显然是欲要破坏我国大事,居然还好意思说是我主动找你们的麻烦?简直是岂有此理!你这么红口白牙的信口雌黄,心里真能过意的去吗?”
  
  霜尊者自知理亏,幽幽道:“任你说得天花乱坠,反正我就是不能让你过去,不对你动杀就已经是极限了。”
  
  云扬如欲吐血一般的说道:“好吧,说句到家的话,我知道你们在这里等谁,我也知道,你们在这里是想要干什么!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拦住我能起到什么作用?我看你就是故意找我麻烦,是不是?!”
  
  霜尊者哼了一声:“你知道我们等谁?”
  
  云扬暴怒道:“还要嘴硬,整个天下间谁不知道你们等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拦截风尊?这么显而易见的答案还非得要我说明出来?难不成你们还以为这事有多蹊跷多玄奇么?!”
  
  霜尊者哼了一声再不说话了,显然他也意识到了这件事还真不堪一辩,事实就是如此,只不过之前遭遇之人,尽都顺手杀了,哪里有想其他的余地。
  
  “再退一万步说,换个你们不认识的,你们拦着了,杀了也就杀了,不外运道太差!可是我是谁,我是云扬,天外云侯少侯爷!我是风尊吗?我可没打算要坏你们的事情,更加没有招惹到你们……尤其大家还打过不少的交道……你们却还要这么做,会不会太不地道了呢?”
  
  “咱们这么着,我就只问你一句:我是风尊大人吗!?我是你们截杀的对象么?”云扬一脸的苦口婆心。
  
  “废话!”霜尊者翻了个白眼,悻悻的道:“你这话等于放屁!”
  
  云扬吐血道:“回答我的问题,我是不是风尊?!你说!”
  
  霜尊者一脸的不耐烦:“你自然不是风尊,否则岂能容你活到此刻,老夫早就将你宰了!”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