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挤兑,过去!
    云扬摊摊手,状似吐血的道:“这还是的啊,你也笃定了我不是风尊大人吧?”
  
      “确实!”
  
      “既然你都笃定了,那你还不赶紧让开路让我过去?”云扬又自露出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大家是老熟人了,咱们别闹了行不?”
  
      霜尊者挠挠头,沉吟片刻,尽觉得云扬说得确实是挺有道理的!
  
      我们等的乃是风尊,为了确保万全,于此经过的所有人等都要尽灭之,宁枉勿纵,因为那些人都有可能是风尊。
  
      然而……某个自己已经知根知底,确定不是风尊的那种……
  
      真有必要拦着不让过么?
  
      可是自己等人接到的命令乃是……无论任何人,哪怕是一条狗,一只蚂蚁,但凡是活物,那就不允许从这里经过!
  
      若有强闯者,无论是谁,格杀勿论!
  
      云扬纵使肯定不是风尊,还是熟人,却也还在禁令之列啊!
  
      那么到底是放呢,还是不放呢?
  
      霜尊者一时间竟是迟迟拿不定主意,二意丝丝,举棋不定。
  
      “军情如火啊!”云扬焦灼道:“霜尊者,拜托你抬抬手好不,最多你们再到天唐城的时候,我请你喝酒总成了吧?”
  
      霜尊者翻翻白眼,下意识的说道:“谁稀罕你的酒?你咋好意思说的呢?”
  
      云扬即时暴跳如雷:“你咋不说你怎么好意思拦我呢,你都明知道我不是你的目标,还要在这里扯皮,你你你你……你要气得我吐血才肯网开一面吗?!明明是你们答应过的条件……你们四季楼怎么能够如此无耻!这就是称霸天下的四季楼气度吗?”
  
      云扬一脸悲愤得要死要活的德行,不知道估计都得以为霜尊者把他怎么样怎么样这么样呢!
  
      霜尊者又是一阵踌躇,终于道:“罢了,你稍等下,我找剑来跟你说,他说了才作数。”
  
      “不用找了,我们都在这里。”说话声音如同出鞘长剑,正是剑尊者来了。
  
      此刻,剑尊这看起来比上一次在天唐城见到的时候又要更加削瘦了很多,同时,也阴沉了很多。
  
      此君看云扬的眼神,格外的不善。
  
      此君对云扬如此自然非是无因,上次中了云扬的凝血之毒导致了身体出现某种意义上的残缺,但凡是个男人,就对此事相关人等友善不了。
  
      而在剑尊者身边,还有雪尊者,冰尊者,以及另外五六个云扬不认识的人,个个深藏不露,修为高绝,大抵尽都是四季楼的顶级高手无疑。
  
      “剑尊者也来了么!有礼了!”云扬气哼哼的说道:“你们四季楼如此的不讲情面,出尔反尔,何能在江湖之上立足?霜尊者也就罢了,你剑尊者当初可是被我救过一条命的!往事历历在目,现在却反口覆舌,令人齿冷!”
  
      这一句话弗出,登时令到剑尊者险险就气炸了肺。
  
      什么叫做救了我一条命?
  
      上次若不是你小子作怪,你小子下毒,我岂能受伤?我能身有残缺?我能到现在都感觉抬不起头来?
  
      “胡说八道!”
  
      剑尊者冷冷一哼:“云扬,这里可不是天唐城,我等固然答应在天唐城不与你为难,但是在这里,却不在限制之内!”
  
      云扬冷笑一声:“厉害,厉害!果然是无耻之徒!居然跟我玩文字游戏?!剑尊者,你真不应该在江湖中厮混,你应该入朝当官才是啊!你这上下嘴皮子一碰,谁知道你说出来的是话还是屁!如此恬不知耻的言语,居然能从你剑尊者口中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云某万二分的佩服,当真是又再开了一次眼界,屁服屁服,屁服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了!”
  
      剑尊者冷冷道:“云扬,你言词间这般的不干不净,真以为我之长剑不能杀人么?先撩者贱,现在主动招惹的人可是你!”
  
      云扬嘲讽道:“你剑能不能杀人,能不能杀狗关我屁事!我现在就只问你们四个人一件事,一句话!今天这条路,你们是让还是不让?痛快说吧!”
  
      冰尊者首度冷凄凄的开腔道:“我们让路如何,不让路又如何?”
  
      云扬哼了一声,道:“什么如何不如何,你们让路我便过去,赶紧去办我要办的事,难道我还能在这里盖间房子过日子?反之你们若是不让路的话,本公子也就不再废话,直接转身回头,绕道便是,不过就是多花费点时间的事,多大点事啊!”
  
      冰尊者冷冷道:“此事还有然后吧!?”
  
      云扬咬牙道:“肯定有然后啊!你们都投桃了,我肯定得报李啊!我云扬乃是个小鼻子小眼的小人物,自然是要见到人就帮你们宣传宣传四季楼是如何的一诺千金,如何的信守承诺!如何的答应了人家的事情却红口白牙的不认了……当真不愧天下第一帮派的美名!不愧是年先生的帮派,为你们扬扬名而已!我这种勾当最是难手,肯定从早到晚的帮你们扬名,一朝成名天下知,我还是很有信心的,这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事实,难道还不够有说服力吗?!”
  
      冰尊者冷冷喝道:“小子利口!”
  
      云扬怡然不惧:“你们几位尊者连立下了天道誓言的承诺都能不遵守,我多说几句又有什么关系?对了,我个人人微言轻,就算说的话是实话也没几个人能听会信;你说我回去之后让我们皇帝陛下下个圣旨帮你们宣传宣传如何,这样公信力该当够格了吧?!”
  
      旁边几个人也是四季楼高手,闻言不解的问道:“你们几个到底答应过人家了什么?至于被这么个小子挤兑成这样?”
  
      霜尊者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小声的将之前的事情说了一下,另外那几人顿时齐齐的闭了嘴。
  
      江湖上,言出如风,一言九鼎乃是最基本的信条;更别说当日所立的乃是天道誓言。
  
      但若是放他过去……彼时如何向主上交代?
  
      这一时间局面就此僵住了。
  
      静待了片刻的云扬忽而冷哼一声,径自转身而走:“罢了罢了,你们继续堵着吧,我这边绕路去。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呵呵呵呵……四季楼的风采,今天可是见识了,见识到底了,果然是好信用!”
  
      “慢着!”
  
      剑尊者冷喝一声:“你要过去,倒也未尝不可。不过有一个条件须得言明。”
  
      云扬回身:“什么条件?赶紧说,痛快说,本公子贵人事忙,没时间跟你兜缠!”
  
      剑尊者仗剑而出:“江湖事,手下见真章,你只要胜得了我的手中剑,我就放你过去,这个条件公平吧?”
  
      云扬闻言哈哈大笑,笑得那叫一个畅快,好一阵才笑声渐歇:“剑尊者,你这般叫阵真真的不够档次,干脆连那什么年先生也一并叫出来,再将你们四季楼的高手都集中一下,我一个人跟你们全体干上一仗,我打赢了我就过去,那岂不是更好?”
  
      众位四季楼高手齐齐面红耳赤,半晌无语。
  
      “剑尊者,前辈高人,您还能不能药店碧莲!”云扬呸的吐了一口唾沫,斜着眼阴阳怪气:“剑尊者,你也是天下有名有姓的高端人物,居然红口白牙的张嘴说跟我一个十八岁半的人单挑,真真是好英雄手段,豪杰气度啊!胜了我就能过去,好光明磊落,好慷慨大方的条件哪!”
  
      剑尊者一张惨白的脸直接涨成了通红色。
  
      这个云扬的嘴巴,当真是舌厉如刀,字字剜心!
  
      “我要是能战胜你剑尊者,干脆一路打过去就好了啊!至于跟你费这么多的话吗?”云扬兀自指桑骂槐的喋喋不休:“得,得,得,你们不让路是吧?不让路是吧?我再问一遍,不让路是吧?行,我走!我这就走,再见吧您哪!”
  
      说罢当真转身就走,口中一声唿哨,红红从远方奔驰而来,云扬一跃上马,口中喃喃自语:“呸!什么第一门派第一高手,明知道不是的熟人居然也搞这个那个,连一点点碧莲都不要了,老子还费什么话……老子不奉陪了。驾!”
  
      “慢着!”
  
      雪尊者皱眉良久,终于将手一挥:“云公子,你也不用这般的指桑骂槐,我们放你过去便是!然而今次之后,彼此再不相欠!”
  
      …………
  
      今天两更,求保底月票。
  
      APPapp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