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同归、玉碎、麻衣!
    东玄的战术很明显,很单纯直接,却也很有效:就算是用人命堆,也要堆死秋剑寒!
  
      绝不允许此地步的秋剑寒尚有生机!
  
      巨大的利益,巨大的名声,巨大的好处,巨大的抚恤!
  
      甚至是只要在这一战中死了,牺牲了,都会有子孙后代享用不尽的好处!
  
      谁不拼死上前?
  
      更何况,执法队明晃晃的钢刀就在身后!
  
      上前固然难免一死,生机渺茫,但终究还有机会能立大功;而且就算死了,还有那些巨大的好处,怎么算也是值的。反之,若是稍稍迟疑一下,略略后退半步,那就是叛国罪名,非但死有余辜,犹有遗臭万年。
  
      云扬目标瞬定,再发一声长啸:“挡我者死!”
  
      整个人便如疯虎一般,向着那处最密集的人群直冲了过去!
  
      此际那早已经因为连番劈斩而卷了刃的长刀再度轩动,乍然挥起一溜凄艳的血珠,在人群中划出一道半圆的血色弧形,砰砰砰……
  
      一刀过处,登时又无数江湖高手在接触到这这一庞大的威能之后,悉数惊骇一声,齐齐飞了出去,个中更有多人在空中飞着飞着,身体突然四分五裂,一命呜呼!
  
      云扬一人一骑,如同巨船划过了水面一般地强势突进,强行分割来一道清晰的血色分水岭。
  
      所过之处,满地残尸,生机不存!
  
      沿途兵马千万,高手无数,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人能够阻挡他哪怕眨眨眼的光景。
  
      此刻的云扬,就像是一道闪电,向着被密密麻麻包围之中的秋剑寒残部冲了过去!
  
      若说云扬刚才是心急如焚的话,现在就直接疯狂!
  
      因为云扬不但知道了那边有秋老元帅,有白衣雪,有四大纨绔,还有计灵犀月如兰上官灵秀三女,还有自己名义上的父亲天外云侯云逍遥,不光秋老元帅云扬不想失去,以上每一个人都是云扬不想失去的至交亲眷!
  
      不能失去,一定不能失去!
  
      而对方的攻势如此疯狂,那边就像是飘摇在怒海中的小舟,随时有倾覆的可能。
  
      所以这一刻的云扬,战斗力爆表,宛如杀神降世,无可匹敌!
  
      另一边,同样站在高处指挥战斗的战歌,自然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个战场异数,如同闪电一般将自己的军队强势劈开了的恐怖身影。
  
      战歌乃寒山河高足,衣钵传人,自然擅晓兵事,第一时间就察觉了状况的不对劲。
  
      即时发出号令:“同归战法!玉碎战术!以针对那白衣人的手段针对那后来的紫衣人!”
  
      玉唐东军人头各有标价,其中自然以秋剑寒居首,傅报国其次,而第三就排到了白衣雪。
  
      初初是因为白衣雪的前事,当日白衣雪正是引动寒山河归程遭遇无数追杀险阻的罪魁祸首,此次再见,自然多一分注意,更多一分杀心,然而真正对上之后,东玄高阶修者迅速回报,若是可以的话,还是不要招惹此人为好,此人的实力已经大大超出了我们的认知,一般意义上的战术对其毫无意义,只有白送人头的份!
  
      寒山河亦因此重新审视了白衣雪,甚至一度下令可以放松针对此人,哪怕让其全身而退也无所谓,毕竟白衣雪非是玉唐军方高层,就算放他走,也是无济于事。
  
      可是白衣雪始终护卫在秋剑寒身边,不离不弃,如影随形,可以说,想杀秋剑寒,必须先弄死白衣雪,又是一番周折之后,最终得出结论,还是得杀白衣雪,哪怕再难杀,也要杀!
  
      事实上,秋老元帅残部若非有白衣雪这根定海神针支持,早就崩溃了,但亦是因为此点,白衣雪自己吸引了东玄军方超过五成以上的高端战力,固然杀伤无数,自己也消耗到了差不多气空力尽的程度,当前仅能保持与云逍遥两人联手双剑合璧状态,维持最后防线!
  
      而当前云扬的异军突起,取代白衣雪引起了战歌的关注,战歌乃是疆场名将,却对修行高手之间的差异认知有限,他将云扬与白衣雪并列,却实在是太看得起云扬了!
  
      但云扬现在这等遇神杀神的威猛样子,却又实实在在的比白衣雪还要猛得多!
  
      至少气势上,白衣雪比起这位云公子那是差得远了!
  
      不过这也确实是战歌的心声,决不能再出现另一个白衣杀神,更加不能让其与秋剑寒残部汇合,一定要将之扼杀于双方汇合之前!
  
      “再催战鼓,再多加一把劲,尽速了结此役,我要看到秋剑寒的脑袋!”
  
      战歌一脸亢奋的大声喊叫着。
  
      他并没有注意到,就在身后不远处,正坐着休息的寒山河脸上蓦然略过的奇异神色。
  
      似乎在叹息,似乎在嗟然。
  
      随着战歌的一声令下,东玄军阵之中,所有的军号同一时间嘹亮响起,仅只一瞬之差,所有的战鼓亦随之轰隆隆地敲打起来!
  
      急骤而全然没有任何停歇的持续下去,仿佛要一直这么吹奏下去,一直这么敲打下去!
  
      这一瞬间,整个战场,就像是一头巨大的神兽被这一连串的响动惊醒,心脏剧烈的跳动,让浑身上下的血液尽都熊熊燃烧起来!
  
      东玄兵马一个个都是突然间红了眼睛!
  
      “同归战法!又是同归战法!”
  
      一个东玄将军笔直的站在疾驰的马背上,仰天长啸,声音凄厉壮烈。
  
      “玉碎战术!再度启动玉碎战术了?!”
  
      一念通达的无数东玄军人,仿佛化身发狂的野兽一般,竟自齐齐爆发了极端凶性!
  
      这一刻,什么趋避什么死亡什么荣耀什么……所有的一切,都被这战鼓声祛除得一干二净了;这震天的号角,吹响的乃是死亡的召唤,又或者是死神的奏鸣曲!
  
      这是东玄方面第二度奏响同归战法,玉碎战术,之前就是这个手段抑制了白衣雪的强势突围,将之限制在当前的恶劣局势之内,现在二度采用,针对的却是云扬!
  
      云扬骤然感觉到前行阻力瞬时加大,加大了多倍!
  
      前行通路之上的无数东玄士兵,完全以不要命的方式向着自己扑过来。再非是用兵器,用招法,用战场上正统的战法拦截,而是用自己的身体、骑着马硬撞自己,用自己的生命作为拦阻的障碍……那等疯狂程度,当真是全然的不顾生死。
  
      当前的做法,再用“将生死置之度外”来形容,已经不足够。
  
      因为拦截者的心头,已经再没有了生死的念头,就只有阻拦,仅此而已!
  
      位于云扬两侧位置的大军一个劲地往中间集中,又或者是挤压,最里面比较靠前的人,哪怕是自己没有往前冲,也会被自己身后诸多狂冲过来的同袍们直接挤压到云扬身前。
  
      这样的厚势,这样的拦截,世间又有什么的冲锋能够继续?!
  
      不过弹指刹那,云扬身前身后,前后左右,尽都堆满了这等密密麻麻的疯狂的人群,无论任何一个方向,都是一眼看不到头的人潮,满目尽是人头!
  
      在这等疯狂的极端攻势之下,护送秋剑寒往这边冲的兵马,竟然被硬生生的遏制住了,甚至还被反向压回去了数百丈,白衣雪纵使勉力应付,还是步步后退。
  
      人力有时穷,纵使此世顶峰强者,面对如斯人海战术,尽命攻法,仍要徒叹奈何!
  
      云扬这下子算是体会到了白衣雪的无奈感觉,大刀一挥再挥,清空一片有一片的前路,但瞬息之间,乍现的前路就会再度被充满,再度欲行无从。
  
      人海战术,从来就是应付超级强者的最后手段。
  
      同时却也是最有效的手段。
  
      就算你牛逼你厉害,你能杀一百人一千人甚至万人,但我还有十万人,一百万人!就算站着让你杀,也能让你消耗殆尽,最终连刀都提不起来!
  
      累也要累死你!
  
      更别说当前赴战之人,犹有为数不少的强者,纵然这些强者与你相比相差距离遥远,不堪正面对决,但他们的力量联合,也总会有一定作用的!
  
      就算是你在切肉,可是你在切肉的过程中,切到太多次的骨头,而且还是硬骨头,总会更大限度的消耗你的力气!
  
      眼见云扬已经被大量兵潮吞没之瞬,却见云扬手中刀蓦然脱手而出,一刀旋转着形成了了一道闪亮的硕巨光圈,尽是四周开花,直接将云扬身前周遭的数百人齐齐拦腰斩断;水泄不通之地陡然一清,几乎在同时,云扬右手一探之间,又有一柄闪亮的大刀出现在其手里,这一掷一取,竟是全无间断,直若行云流水,顺畅无比。
  
      眼见周遭压力骤灭之瞬,红红就势往前猛地一冲,两个后蹄子噗地一下子同时踢在两个敌军的脑袋上,随着落脚处两颗脑袋的同时脑浆迸裂,借得力道的红红已经顺势蹿出去十几丈,落地之余,仍施前法,再次一冲,又再度冲出十几丈,及至第三度落下之刻,却没能再度飞蹿,而落入了另一圈密密麻麻的敌军包围之中!
  
      当前的东玄大军也尽都是能征惯战之辈,纵使变生肘腋,被红红得手一次两次,逸走一遭两遭,又岂会全无动作!
  
      那边,白衣雪等人眼见云扬雄起,亦是摧鼓余力,尽情拼杀,尽可能地往这边冲,显然是想要与云扬汇合,进而合力突围,破此残局。
  
      双方在迅速的接近!
  
      然而就在这微妙当口,东玄军阵之中蓦然人影连闪,几十个身穿麻衣,头戴高冠之人乍然闪现,人手一柄造型古怪的单手钩,却自挥洒出万道寒光,数十人合力动作,疾速布成了一个奇怪的阵势,不过短暂交手,却已经将白衣雪等人的攻势,完全遏制。
  
      ………………
  
      第二更!
  
99uu娱乐